番外二(丝丝入彻)——她来找他算账,却不想羊入虎口 (下)

    第447章

    远远的,四名保镖正在考虑要不要上前阻止乔丝,唐开却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对他们挥挥手。

    四名保镖随即退下。

    唐开站在游游泳池旁,抱惬意地看着步伐停在游泳池旁的乔丝。

    ……

    乔丝眼睛跟着乔彻。

    他在水中劈波斩浪,俯仰自如,劲瘦精壮的躯时隐时现。

    她突然想起了小的时候……

    在自家的游泳池里,她每次都会坐在游泳池边看他游泳,她其实是只旱鸭子,根本不敢下水,可就是喜欢看他游泳的样子,想想那时候的子真的很美好。

    乔丝心神恍惚想着过去,乔彻已游到池边。

    在乔彻起的那一刻,乔丝才回过神。

    他穿着泳裤,好材显露无疑,不仅有腹肌,还有人鱼线,头发即使湿了却整齐地全都向后,更突显他俊美无俦的深邃五官。

    他来到了她的面前,兀自接过酒店服务生从后拿来的浴袍。

    乔丝冷淡开口,“我不需要你帮忙。”

    乔彻仅仅看了乔丝一眼,便坐在了泳池旁的休闲椅上,他躺在了椅子上,闭眼回答,“这就是你迫不及待来我这里的原因?”

    “我不需要你的帮忙,不需要!!”乔丝绪有些激动。

    乔彻依然的平静,“你来德国,不就是想要拿下这个赞助吗?”

    乔丝冷看着他,“就算我想也不需要你帮忙!!”

    乔彻睁眼一笑,“你一直努力要把我当成陌生人,你现在一副不愿意接受我半点恩惠的样子,是一个陌生人对另一个陌生人的态度吗?如果你真的只当我是没有深交的陌生人,此刻我帮了你,你不是应该来感激我吗?”

    没有想到会遭遇他的回击,乔丝回应得更冷淡了,“我没有请你帮助我,所以我不会感激你,但我这人向来不会无缘无故接受别人的帮助,所以请你收回。”

    乔彻坐起,好笑地看着乔丝,“你倒是跟我说说,我该怎么收回?我是让教训罗德利的那些手下再让罗德利教训回来,还是我亲自去跟罗德利解释我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我可以再跟罗德利签一份合同,终止合作。”

    乔彻笑得更有兴致了,“难道终止合作就能堵住罗德利那张你是我女人的嘴?”

    乔丝冷冷瞪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你想得太多……我帮你,就算被罗德利说出去,你也可以对外宣称我和厉承曜是朋友关系,你何必怕被别人误会?”

    “我不想承曜误会。”

    “厉承曜如果连这点信任都不给你,他还怎么做你的男朋友?”

    “你不要故意挑唆。”

    “是你对你男朋友没有信心,这也说明你们两个其实并没有到男女间的那种互信互的程度。”

    “我和他进展到什么程度不需要你管。”

    “看来我是才猜准了,你们的感果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的稳固。”

    乔丝气急,“你到底想怎么样?”

    乔彻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如果说我就是想要看到你现在生气的样子呢?”

    “你……”

    看到她气得牙痒痒的样子,他这才停止了笑,缓声吐出,“好了,我要换去衣服,等会儿要陪德国的一个政要打场求,你要跟着我一起去换衣服吗?

    乔丝赌气转离去。

    可步伐迈开没几步,她又转过,道,“我不会白接受别人的帮助,欠你的,我会等承曜回来,让他还给你。”

    乔彻本来心好,可听到乔丝的这一句话,乔彻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她话底的含义,他俨然是外人,而她和厉承曜才是自己人。

    其实这本来就是现在客观的事实,可乔彻听着就是感觉到不舒服。

    乔丝转离去,可是这一秒,她的手却被一道肃冷腕力所擒住。

    乔丝被着转过,看到他幽冷的目光。

    她挣扎着,问,“你想做什么?”她其实有些害怕,刚刚还一脸笑意的他,此刻冷骇人,连体都散发着渗人的冷意。

    乔彻拽着她,森冷吐出,“你口口声声都以厉承曜是你男友自居,你真的厉承曜?”

    乔丝费力扳着他的手,“那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乔彻骘地盯着她脸上的细微表,冷冷地笑,“人这一生只会上一个人,你曾经信誓旦旦地跟我说你只我,可仅短短的一年,你怎么就这么轻易就移别恋了呢?”

    他知道他不该跟她说这样的话,她有权得到现在的幸福,可是,他没有办公从她口中听到她提厉承曜。

    他的话刺激到了她心脏深处埋藏掉的脆弱,她忍着被他拽着的疼痛,抬眸迎向他幽深的黑眸,“对于你来说,人这一生的确只会上一个人,可对于我来说,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的人,有些人你以为你上,其实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人只有在不断寻找和比较中,才会知道那些人才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

    乔丝并不知道,她这段话里,其实也隐了乔彻对瞿苒苒的有独钟,当然,乔丝说这话并没有讽刺乔彻的意思。

    乔彻笑得薄唇冷抿,“你确定一个生命中的过客,值得你曾经不顾一切地陪在他边?”

    “我说过要寻找和比较才会知道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是谁,可是,人有时候也会愚蠢、也会犯错,不是吗?”

    她居然把他们曾经的感当成是愚蠢和犯错!!

    乔彻冷肃的面容变得更加的冷。

    乔丝冷冷道,“放开我。”

    说这话的时候,他竟拉她进了他的怀里,双臂环紧她,邪肆吐出,“如果我不放呢?”

    记忆中好闻的男气息包裹住了她的全……

    她用力挣扎,他却环得更紧。

    直到她意识到她的反抗会得到他更大的惩罚后,她慢慢静止了下来,冷漠吐出,“你再不放开,我一定会告你。”

    他笑,“你告我什么?扰?你别忘了,是你主动来我这里?”

    乔丝气恼地使劲挣扎起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一秒,乔彻突然一个猛力,将乔丝压在了休息的躺椅上。

    乔丝吓了一跳,背重重地磕到椅背上,虽然椅背柔软,却还是造成了疼痛。

    乔彻压覆在她的上,暗的眼眸迸着寒意,一瞬也不瞬地看着她惶恐的脸庞,“我对你来说真的有那么可怕,嗯?”

    乔丝惊恐得眼眸瞪大,子一动都不敢再动。

    乔彻细细审视着乔丝精致的五官,冷声吐出,“你一直问我到底想要干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

    他顿了一下,绪显然有些激动,咬牙吐出,“我想要你,我想你回到我的边,我想我们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你信吗?”

    乔丝愣在了躺椅上。

    他的脸部因为对某种绪的压抑而狰狞,更低沉沙哑的声音发出,“你现在知道怕了?”

    乔丝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神智。

    乔彻一声嘲讽的长笑,突然从乔丝上起,“你不用害怕,我当然不会破坏你眼前的幸福,我知道你跟厉承曜很是恩。”

    乔丝坐起了,呆愣地看着他。

    乔彻背对着她,背影莫名的清冷和孤寂,“我帮你,只是因为你曾经在我最危难的时候帮过我,所以,我对你的帮助,你只当是我偿还你这份谊……当然,如果我的帮助让你这样难以接受,从此以后,我不勉强。”

    丢下这句话,乔彻头也不回地走向了房间。

    乔丝呆愣坐着,直到唐开来到了她的面前。

    “乔丝小姐。”

    乔丝回过神,连忙起,用平静的表掩饰掉了内心的绪,“唐开。”

    “为什么你不愿意接受老板的帮助呢?”

    “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就算你不愿再跟老板就纠葛,老板毕竟是你女儿的父亲,你难道连跟他做朋友都不可以吗?”

    乔丝低下了头,没有回话。

    唐开轻叹了一声,“其实老板并没有恶意,他教训罗德利,是因为你昨天差点被罗德利欺负,老板其实一直都很疼你。”

    见乔丝没有说话,唐开摇摇头,离去。

    ……

    房间的透明玻璃墙前,乔彻远远地看着乔丝迈开缓慢的步子离去。

    唐开站在乔彻的后,小声地问,“老板,既然在乎乔丝小姐,您为什么不跟她说?”

    乔彻森冷转迈开步伐,“我说过我在乎吗?”

    唐开小声咕哝,“你不承认罢了。”

    乔彻冷眼扫过去。

    唐开不敢再说话。

    乔彻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下次不要再做这些事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原谅你自作主张。”

    唐开吓了一跳,声音变得结巴,“老……老板,我又犯了什么错吗?”

    乔彻吐了一口烟,“声音都这样结巴了,还用我来说明吗?”

    唐开低下了头,弱弱道,“老板,怎么什么都瞒不了你。”

    乔彻冷声吐出,“我来德国,她偏偏凑巧也来这里,不是人为,难道还真的有缘分?”

    唐开头勾得更低,“对不起,老板。”

    乔彻缓和了口气,“以后这样的事,不要再做。”

    唐开微微抬头,像个认错的孩子,“知道了老板……我在这里处理项目的事,听说老板你去了巴黎,手下跟我说老板你见到乔丝小姐的心不错,我见您这一年来都不怎么开心,听说德国今年的啤酒节会拉红酒品牌做赞助,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让乔丝小姐来德国,我想,如果老板在德国遇见乔丝小姐,必定也会心转好的,所以我暗中唆使了江正将啤酒节的消息告诉了乔丝小姐。”

    乔彻按灭了烟,起,“她现在过得很好,不应该被打扰。”

    唐开道,“我只是不相信乔小姐会喜欢厉总,乔小姐她一直都是在乎老……”

    乔彻打断了唐开的话,“这样话,以后不要再提。”

    “老板,如果乔丝小姐真的还在乎您,您会去追回乔丝小姐吗?”

    “假设的问题我不会回答。”说着,乔彻走进了浴室。

    唐开看着乔彻离去的背影,摇摇头,叹息道,“老板,其实你骗得了你自己,却骗不了你的心,你早就意识到,你上了乔丝小姐,只是,乔丝小姐已经离开了一直等你的原地。”

    -------------------------------------------------------------

    靠在酒店的*头上,乔丝满脑子都是在泳池旁跟他的争执。

    她没有想过,他会说那番话……

    我想要你,我想你回到我的边,我想我们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你信吗?

    她曾经一直梦寐以求想要听到的话,没有想到在彼此彻底沦为陌生人的时候,他竟会亲口跟她说出。

    不管他是不是恐吓她才说出这样的话,但这样一段话,却成功勾起了她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诸多回忆。

    与他的过去,虽然在他心底不算什么,但也曾经刻骨铭心在她心中。

    她曾经那样卑微、那样可怜兮兮地着他,可是,他从来就只把她当做一个亲人。

    她知道他对她好,可他是否知道,她要的从来就不止是亲人?

    当她选择在t市离开他的那一天起,就是她彻底将他排除在生命之外的时刻……

    她放弃,放弃了那样卑微地着。

    厉承曜给了她很多感动……

    是厉承曜在她离开t市后不顾一切地追了过来,给她安慰,也是厉承曜在她伤痛流泪的时刻,毫不计较地陪在她边……

    是的,回到t市,她伤痛流泪过,因为那时候她还是做不到真的放弃……她心底依然渴求着他在t市痊愈以后会来接她,哪怕是来看看她……

    可是没有,对于她的离去,他毫不在乎。

    是他的冷漠绝,葬送了她对他的最后一丝眷恋……

    她剪了头发,就是想让自己重新开始,而她发现,当自己选择重新开始的时候,这个世界的确美好了许多。

    人生需要的是向前看,而她清楚,选择厉承曜,是她此生都不会后悔的决定。

    她希望跟厉承曜能够永远幸福下去……

    打电话给厉承曜,发现他并没有接,乔丝有些失落的放下了手机。

    想起这几天忙着工作并没有给rachel打电话,想到今天是周末,乔丝给家里打了一通电话。

    pa妈接听电话后交给了rachel,“妈……”

    听到女儿甜甜的呼唤,乔丝突然有些心酸,她想起了前段时间的一件事。

    那天她很早下班,回家亲自给女儿做饭,却看到了女儿沮丧的脸。

    她问女儿为什么沮丧?

    女儿回答她说学校其他的小朋友欺负她,都说她是个私生女,因为她母亲不检点。

    那一刻她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是因为委屈,不是因为难受,而是因为她让孩子无法选择地承受了她曾经错误的选择。

    她的孩子一出生就跟她承受着流言蜚语,可孩子从来没抱怨过一句,那天也没有哭,只是抱着她很久很久。

    她知道孩子的内心是孤独的,因为孩子已经懂事,她也知道“父亲”意味着什么,可孩子很懂事,孩子知道“父亲”二字是这个家庭的忌。

    敛下心头的酸涩,乔丝漾起一抹轻松的笑意,“rachel,妈好想你?你在家乖不乖呀?……”

    -------------------------------------------------------------

    ps:可能这章还没表现出羊入虎口,可其实彻已经一点一点的靠近了,亲们感觉到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