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丝丝入彻)——他将她压在白墙上 (5000)

    第442章

    酒店。

    张祖儿慵懒自大*上醒来,滑落的被单露出她雪白的削肩。

    她拥着被子坐起,看到乔彻穿着睡袍坐在沙发上独自喝酒,沉思。

    张祖儿裹着被单下*,妩媚走到乔彻旁,“乔总……”

    乔彻看都没有看张祖儿一眼,只道,“那边有些首饰,你自己挑一件吧!今晚我想静一静。”

    张祖儿听闻开心地奔到茶几旁,打开那装着昂贵珠宝的首饰盒。

    张祖儿很识相,拿到心仪的珠宝后便拾起地上的衣物离去。

    乔彻静静地喝着红酒,似乎疲累,靠在沙发上,沉浸在思绪之中。

    ……

    同一时间。

    乔丝睡在儿童房的*上,怜地看着沉睡的面容。

    她很难受,因为这是rachel长这么大以来,她第一次动手打孩子。

    孩子刚才哭得那样大声,她知道她打疼孩子了。

    “对不起,甜心……”

    乔丝的声音里充满着自责和内疚,哽咽对女儿道。

    脑海里播放着女儿被她强行抱走时的嚎啕大哭……

    她一直都清楚女儿对他有很深的眷恋,这或许是因为天生的血缘关系,但她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女儿会渐渐忘记他,没有想到,时隔一年,孩子幼稚的意识里还那样清楚地记得他……

    可是,甜心……

    你那样眷恋着他,他是否眷恋过你?不曾……

    一年多的时间,从他做完手术到今天,如果他有在乎过你,他一定会来看你……

    即使她在信中跟他说过从此陌路,可如果他要来看孩子,她不会阻止。

    然而,这一年多,他没有来过一次……

    他的“死亡”让rachel撕心裂肺哭了好些天,她实在安抚不了,不得已撒谎扯出他去了很远的地方,可是,rachel这样的思念他,他思念过rachel吗?

    好不容易才将他彻底地摒除在她们的生命之外,又怎么能够让孩子再对他产生眷恋?如果孩子再度依赖上他,她还能扯出什么理由来安抚孩子?她可以许他走进她的世界,却不许他在她的世界走来走去。

    “对不起,rachel……妈只是不想你受到伤害。”

    歉意在女儿的额上亲了一下,乔丝疼惜地抱着女儿,沉沉睡去。

    ----------------------------------------------------------------------------

    翌

    pa妈抱着rachel来到餐厅,乔丝正好端着自己做的火腿煎蛋从厨房出来。

    “哈喽,甜心……”

    乔丝将香喷喷的早餐放在桌面,然后摘下围裙,去抱女儿。

    岂料,rachel转趴在pa妈的肩上,“我不要妈!”

    pa妈笑着劝说,“rachel,你看你妈这么早起来给你做早餐,乖,不生你妈的气了哈。”

    rachel声音很坚定,“我就是不要妈!”

    乔丝笑着走到rachel面前,做出搞怪的神,“甜心……”她试图逗笑女儿。

    rachel却一点表都没有,瞪着大眼看着乔丝,很是委屈的样子。

    乔丝凑到rachel眼前,嘻嘻讨好道,“甜心,妈为昨天的事跟你道歉,你能原谅妈吗?”

    rachel扁起了嘴。

    见rachel的态度有所软化,乔丝急忙从pa妈的怀里抱过rachel,疼惜地蹭了蹭女儿稚嫩的小脸,“妈以后再也不打你了。”

    rachel嘤嘤啜泣。

    乔丝让rachel趴在自己的肩上,轻拍着女儿的脊背抚慰,“都是妈的错,妈以后再也不会了。”

    rachel靠在乔丝的肩上,酸涩地问,“妈,那个人是舅舅吗?”

    乔丝抱女儿在椅子上,自己则蹲下子,轻扶着女儿,认真解释道,“甜心,妈跟你说过,你舅舅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不会再回来了……所以,你昨天看见的那个叔叔,他不是舅舅,他只是跟舅舅长得很像。”

    rachel惹人心疼地吐出,“可是他怎么会跟舅舅长得一样?”

    “这个世界长得很像的人很多啊,你看电视里不是很多长得很像的人吗?”

    “但是舅舅也是那么高……”

    “好吧……”乔丝环抱着rachel问,“妈问你,舅舅疼不疼你?”

    “疼。”

    “舅舅那么疼你,可昨天那个叔叔并不是来找rachel的,舅舅如果回来了,他会不来找rachel吗?”

    “昨天那个叔叔真的不是舅舅吗?”

    “当然……”乔丝松了口气,坐在女儿边,揽住女儿道,“妈知道rachel很想舅舅,如果那人真是舅舅,妈怎么会不让rachel跟舅舅在一起呢?”

    rachel失落地低下了头。

    乔丝抱女儿在自己的腿上,头紧挨着女儿的头,轻哄道,“舅舅如果知道rachel这样想他,舅舅一定会很开心的……”

    rachel仰头,天真地看着乔丝,“妈,舅舅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乔丝摸了下rachel的后脑勺,“乖,妈也不知道舅舅什么时候回来,但是舅舅如果回来了,他一定会来找rachel的。”不想女儿伤心,她只能继续撒谎欺骗着女儿。

    rachel依偎进乔丝的怀里,“我希望舅舅能早点回来……”

    ……

    送女儿去幼稚园后,乔丝去了公司。

    一进办公室,安迪便冲了杯咖啡进来。

    乔丝说了句“谢谢”,喝了口咖啡,她拿起办公桌面上的一份文件问,“这是什么?”

    安迪回答,“乔小姐,这是wallace查到的一些有关德华的资料。”

    乔丝看了一眼,微微拧起了眉。

    这时候wallace刚好从外面走进来。

    乔丝放下咖啡道,“wallace你来得正好,这资料属实吗?”

    wallace恭敬点头,“乔小姐,我原是想要查查德华利用coco的动机,却在查德华背景的时候,发现德华原来是一个很孝顺的孩子,他从小在单亲家庭中成长,有一个小她两岁的妹妹,但她妹妹因为早年出过车祸而变成脑死亡,这些年一直是在医院用最昂贵的营养液维持着生命体征,花费很大,而德华的父亲,罹患老年痴呆症且患有肝癌,一直在纽约最高级的私人疗养院里,有专业的医生和护士护理,德华为了给父亲最好的生活和延续妹妹的生命,一直在尽最大努力赚钱……此次是因为德华的父亲要做末期的肝癌手术,德华为了给父亲最好的治疗,所以串通了coco敛钱,根据我的调查,德华这几年的收入全都是花在了父亲和妹妹上。”

    乔丝听闻后愣了许久。

    wallace问,“乔小姐,我还查到德华的那笔钱已经分别打给了他妹妹和父亲所在的医院,如果我们要回那笔钱,恐怕医院会在德华入狱后,停止给德华的父亲和妹妹的治疗。”

    “但是这笔钱对‘腾乔’很重要。”

    wallace点点头,“我并不同德华,我只是怕这笔钱我们若是去医院那里要回来,恐怕会间接害死了两条生命,这万一没媒体捕捉到,似乎对您的声誉不是很好。”

    乔丝揉眉坐在了椅子上,“让我想想。”

    “好的。”

    wallace退下后,乔丝沉思了许久。

    “安迪……”

    安迪从外面走了进来,“是,乔小姐。”

    乔丝道,“你跟‘qcs’的总裁秘书打个电话,你让她转告他们总裁,乔总前天跟我商量的事,我答应了,但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德华处理好德国的设计后,他依然要去警局自首。”

    “好的。“

    看着安迪离去的背影,乔丝微微失神。

    这样的处理,应该是最好的。

    “qcs”赔偿给“腾乔”,“qcs”则从德国项目那里获得巨大的利润,而德华侵吞所得的钱,就当是“qcs”付给德华的佣金,德华最终依然还是要受到法律的处分。

    乔丝正想着,安迪笑着从外面走了进来,“乔小姐,我已经跟乔总的秘书打过电话,她说乔总很开心乔小姐您肯做出这样的决定,乔总为了感谢您,想约您中午一起吃个饭。”

    乔丝淡淡道,“你跟她说不必了,我很忙,只要他遵守承诺就行。”

    “好的。”

    ……

    因为rachel在幼稚园中午是不回来的,所以乔丝中午通常都是在公司用餐。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秘书送来的饭,她却一点胃口也没有,靠着沙发,不自就发呆。

    办公室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她回过神,莫名有种异样的预感,由于秘书不在,她亲自接听了电话,“喂……”

    “是我,吃饭了吗?”

    他的声音,永远的磁好听。

    “你好,你是……”

    “非要跟我做陌生人吗?”他的声音有些沉,通常都是略有不悦的时候。

    “抱歉,如果你不告诉我你的份,我要挂电话了。”

    她的疏离,冰冷,完全不留有半点的余地。

    “乔丝!!”

    她平静的,无痕的,挂上了电话。

    可以想象那头的人会有多么的动怒。

    结束通话,乔丝头靠在了椅背上,恍惚一般地看着天花。

    回忆闪过眼前……

    她靠在他的肩上,一起看着夕阳西下,他们十指相扣,仿佛这辈子都不会再分开。

    “真的打算这辈子都跟我老死不相往来了吗?”

    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乔丝震得从椅子上站起

    偌大的公司,因为全都已经下班,空空,显得他的声音格外的寒意人。

    他狭长的眼眸眯成一条线,幽暗的眸光带着些许的不悦,冷冽盯着她。

    那一刹那的心脏停跳渐渐恢复了过来,她平静看着办公室外的他。

    他兀自走进办公室,堂而皇之,如入无人之境,在她办公室的落地窗前转过,曜石般的黑眸直直地盯着她,“不过是一顿饭,何必要搞得这样的生疏?”

    他的语气其实并不凶,反而温和。

    她看着他,体手边的手指不自地紧压着大腿。

    他冷冷地看着她,“除非你失忆,否则过去的一切,你真的能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面对他咄咄人的目光,她却是淡淡一笑,“乔总,你说的话我听不懂……我们以前认识?还有,乔总您来我们‘腾乔’应该跟我说一声,这样冒冒失失接待您,真的很失礼,对于中午拒绝你的邀请,我也准备找时间亲自跟您说一道抱歉。”

    “你以为你的演技高超?”

    他慢慢走到了她的面前,半眯着眼眸,注视着她,“你以为你的演技高超?”

    他的眼睛通常让人不敢直视,因为每次你对到他的眼睛,你就会感觉如芒在背,好像任何伪装在她面前都是多余的,那种被人看透的无力感,会令你永远都猜不到他的想法。

    不过,现在的乔丝,因为心如止水,所以面对着他,也能做到毫无波澜。

    她很疑惑地看着乔彻,“乔总,您这样说,我更加不明白你的意思了……”

    这一秒,乔彻突然将乔丝压向了她后的墙壁。

    “啊——”

    乔丝惊叫了一声,脊背已经抵在冰冷的大理石墙面上。

    看到他森冷的目光,她试图逃离,他却已经双手撑在她的体两边,将她锢在墙面和他之间。

    她倒抽了一口凉息,鼻息里全是他好闻的男气息。

    “你可以假装跟我不认识,但我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让她不认我?”他牢牢地盯着她,像是看着自己的猎物,薄唇冷逸出后抿成隐忍的一条线。

    她其实有些意外他是在生气她昨天抱走女儿……可是,他为什么会生气?对这个女儿,他根本不在乎不是吗?或者说,他还残留着一丝丝父的天,在看到女儿的时候忍不住想要疼惜一番。

    可是这样的父亲,rachel不需要。

    乔丝眉间的疑惑更深,“乔总,什么假装,我们女儿,我真的听不明白……乔总,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伪装得好像真的一样。

    他气得勾起了她的下巴,眯眼,斜睨着她,“真的不认识我?”

    “乔总,我的秘书就快上来了,我们这样似乎不太好……不看你先放开我,你要找的是谁我再帮你找好吗?是我们公司的吗?也是姓乔?还是……”

    他突然低头,靠近她,让彼此的呼吸近在咫尺,目光并深深地锁着她,脸黑得不可思议。

    她瞪大了双眸,显然被吓到了。“乔总,你……”她用力扳他的手。

    他牢牢地锢着她,头微偏,薄唇几乎擦过她的唇,“你要再敢说一句,你信不信,我会让你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愣住。

    他静静地睥睨着她,眸光异样的深邃。

    她一下都不敢动弹,瞪着大眼,只感觉到他的气息围绕在她的周

    他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精致的脸庞,许久后,他低沉开口,“看来厉承曜这个男朋友并没有将你照顾得很好,你瘦了。”

    乔丝乌黑的瞳眸微微瞠大。

    ----------------------------------------------------------------------------

    ps:猜猜下章发生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