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之季动之歆——结局:她从陆冀口中得知了多有的事

    叩,叩。

    “进来。”

    得到里面人的应,瞿苒苒轻轻扭开书房门,走了进去。

    季凌天坐在办公桌后,脸色沉暗,手里执着一杯不知名的酒。

    瞿苒苒微皱着眉心,眸色忧虑,“你今天一天都在书房,你是有烦心的事吗?”

    季凌天执杯抿了一口酒,语调轻淡,“我没事。”

    瞿苒苒又问,“你是在生姐的气吗?”

    季凌天薄唇抿成一条线,冷峻的线条提醒着他此刻的压抑。

    “姐夫……”瞿苒苒顿了一下,“我知道你现在心不好,因为我姐不信任你……可你要知道,姐跟你在一起一直都是缺乏安全感的,我很清楚她内心有股自卑存在,她觉得她配不上你,尤其在十三年的错过之后,在你说过几次负气的话之后,她总觉得你已经不如从前那般她,所以她才会敏感你跟任清乐的事,再加上你的确‘纵容’了任清乐,姐才会误会……”若不是关昊已经查到陆冀和任清乐的关系,她恐怕也会误会季凌天。

    季凌天慢慢放下酒杯,深黑色的眸子凝睇向瞿苒苒,薄唇淡逸,“你知道吗,苒苒……上次回来我就已经看出她的异常,但我不愿意揣度太多,我以为经历过这么多事,我们彼此都已经学会坦诚,相信对方……如果她觉得我有问题,她可以直接来问我,而不是表现得若无其事,不吭一声说走就走……”

    “姐夫,你不了解女人,有时候,我们只是不想输得太难看……从姐的角度看来,所有证据都证实你对任清乐有感,你想想,如果姐跟你摊牌,她将面对你任清乐的事实,那么,姐会有怎样的难堪?从她这么多年含辛茹苦一个人养大浅浅就能看出来,姐是个很清高自傲的人,她从来就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更何况是难堪?”

    季凌天的脸色有微微的动容,脸部的线条慢慢的转柔和。

    瞿苒苒继续道,“既然是误会,你就去法国接姐回来吧……她现在肯定也很不好受。”

    “我自有分寸。”抛下这句话,季凌天起,径直离开了书房。

    瞿苒苒看着季凌天离去的背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关母从外面走了进来,紧张地问,“怎么样?凌天怎么说?”

    瞿苒苒道,“姐夫好像真的很生气,我让他去接我姐,他只说他自有分寸。”

    “唉,这两人……怎么总是有这样多的问题呢?”

    “我相信姐夫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我知道姐夫真的很我姐。”

    “是啊……我也误会了凌天,原来凌天准备在法国举办他和梓歆的婚礼……他已经秘密筹备了一个多月,婚礼所有的流程和细节都是凌天亲自设计的,他在试图给梓歆一个最隆重和浪漫的婚礼。”

    瞿苒苒点点头,“所以姐夫回来没有看到姐,很是失落……”

    “在去法国之前,凌天可能已经知道梓歆心底藏了事……凌天去法国,我想一方面是为了处理婚礼最后的细节,另一方面则是验证一下他心底的猜想……他没有想到,梓歆真的瞒着大家离开了纽约。”关母道。

    瞿苒苒忧心道,“你说他们不会真的因为这件事而分开吧?”

    关母连声“呸”了几下,保证道,“当然不会……我相信凌天。”

    -------------------------------------------

    法国。

    独自坐在窗边,秦梓歆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夜色。

    小镇的夜晚是安静和祥和的,很适合人冥想。

    秦梓歆的心却杂乱无章的,脑海中全都是白天关昊对她所说的话……

    原来他去法国是替她筹备婚礼去了,他几天没有联络她,是为了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而她给他的惊喜却是毫无预警的离家出走。

    她不知道他此刻的心如何,但从他今天一天都没有打电话给她来看,他定是负了气了。

    她想打电话跟他说清楚,但不知道为何,她鼓不起那份勇气……

    纵使此次他失去法国筹备他们婚礼的事,但这不代表他为任清乐拍下手链、送录音给任清乐的事全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他觉得她选择分开很是意气用事,她只能说这样的分开的确是她想要的……

    她没有办法每天面对一个人却要去揣度这个人的心里有没有她,她真的好累,这份感谈得让她筋疲力尽……

    尽管很是疲累,上chuang后,秦梓歆还是紧紧地将手机握在手里。

    是的,她在等他的电话……

    只有说清楚,他们才能解决问题……

    ……

    等了*,最后秦梓歆是握着手机睡了*的。

    一觉醒来的时候,秦梓歆第一个动作就是去看手机,然而,手机屏幕上没有显示一条的未接电话……

    秦梓歆有些失落,按下号码给他电话,但是在手机即将接通的前一秒,她又急急切断。

    平努力维持的倔强和骄傲让她此刻不想向他低头……

    不管怎么说,他放过了任清乐是事实,如果没有一点怜悯和疼惜,以他的格又怎么会轻易放走任清乐?所以,该主动跟她解释的人是他……

    整理好思绪,秦梓歆起*进了浴室梳洗。

    在梳洗期间,她的房间门突然被人敲响。

    在浴室里隐约听到敲门声的秦梓歆心中一喜,急急忙忙地漱了几口水,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浴室。

    在打开门之前,她所预想的人只有季凌天……

    她以为是他来找她,所以止不住那股兴奋,但开门的那一刹那,站在她眼前的人却教她愣了愣。

    竟是季凌天的手下陆冀。

    虽然有些失望他没有亲自来,但陆冀的出现也让她忧烦的心转好。

    “夫人。”

    陆冀恭敬地唤。

    秦梓歆冲陆冀微微一笑,“阿冀,好久不见。”

    陆冀环顾了一眼秦梓歆下榻的酒店房间,微微拧眉,“您就在这样的酒店里下榻?”

    对于陆冀来说,秦梓歆选择的酒店实在是太低档次了。

    秦梓歆道,“我觉得这里好的……虽然没有星级酒店的服务,但这里的装潢很温馨,四周的环境也很好。”

    “可你住在这里,季总会担心的。”

    “所以,今天是他让你来的吗?”秦梓歆问。

    陆冀摇摇头,“季总没有让我来,是我自己来找您的,但我来找您之前已经跟季总通过电话。”

    秦梓歆子一怔,陆冀不是来接她的?那……

    下一秒,陆冀解除了秦梓歆的疑惑。“我来是有话想要跟您说的。”

    秦梓歆点点头,“那来里面谈吧……”

    “好的。”

    ……

    秦梓歆倒一杯水给陆冀,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陆冀将水放到一边,平静开口,“夫人,如果不是瞿小姐打电话给我,我还不知道你跟季总正处在争执中。”

    秦梓歆低下头,颇为的尴尬,“让你见笑了。”

    “对不起,夫人,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

    “啊?”秦梓歆困惑地抬眸看着陆冀。

    陆冀从沙发上站起,躬首对着秦梓歆,缓声道,“如果不是我,您也不会误会季总……一切都是我的错。”

    秦梓歆跟着站起,“陆冀你别这样,有什么话你跟我说清楚……”

    陆冀慢慢抬头,歉疚地看着秦梓歆,“夫人,其实季总跟任清乐之间根本就没有一丝半缕的关系,造成您误会的人是我。”

    “什么误会?”秦梓歆拧眉,“你说清楚。”

    陆冀自责地吐出,“其实由始至终,季总的心底只有你一个人……他跟任清乐一直都是各取所需,在季总追回您的时候,他就已经跟任清乐断得清清楚楚。”

    “我想不尽然吧?”仿佛在述说令她伤痛的事,秦梓歆低头,缓声吐出,“他对任清乐有没有,你应该是最清楚的。”

    “我当然是最清楚的……因为那晚跟任清乐发生关系的人是我,暗中替任清乐拍下手链的人及制造那段录音的人也是我……”

    乍听到陆冀所说,秦梓歆猛地抬眸,怔在原地。

    陆冀如实解释道,“季总生那晚,他喝了很多的酒,后来他让我送他去任清乐那里……当时在车上我就知道季总已经醉得不浅,他嘴里口口声声喊的都是夫人您的名字,可他就是不想承认他在乎您的事实,所以他去了任清乐那里,他只是跟自己赌气,想要跟自己证实他除了你,也可以要别的女人,可是那晚季总最终还是没有碰任清乐……那晚是我扶着季总离开任清乐的公寓的,但因为季总的手机遗落在了任清乐那里,所以在季总回酒店后,我折回了任清乐的公寓替季总去取手机……但我完全没有想到,在我敲开门后,因为伤心喝得醉醺醺的任清乐竟会将我认成了是季总,她对我又亲又抱,之后……”陆冀很是愧疚地低下头,“所以,那晚跟任清乐发生关系的人是我……隔天,我很害怕任清乐会跟季总提到这件事,所以我瞒骗了季总,说任清乐昨晚坚持要送季总回来,所以在季总这里过了*……”

    秦梓歆听完后不断摇头,“难怪凌天他说他记不住那晚的事,原来是你这个最值得他信任的人导了他,他才会以为他和任清乐发生了关系,但其实他的脑海中并无跟任清乐发生关系的事实,所以他才会那么坚持他没有碰过任清乐,而任清乐因为跟你发生了关系,却误会成凌天,所以自感委屈,我因为信任凌天,相信凌天没有碰过任清乐,便将任清乐当成了富有心计的人……这一切,原来都是你造成的。”

    “对不起,夫人,所有的错误的都是我造成的,我甘愿接受您的惩罚。”

    “现在惩罚你还有什么用?”秦梓歆委屈地红了眼眶,嘶哑对陆冀吼道,“你知道为了这件事我跟凌天争执了多少次吗?你知道多少次我想到凌天跟任清乐的关系,我的心头就像是被插了一根刺那样的难受吗?”

    “对不起……”

    “那手链的事呢?”秦梓歆抽了抽鼻子,迫不及待地问。

    陆冀回答,“手链是我用所有的积蓄以任清乐秘书的名义替她拍下来的。跟任清乐发生关系后,得知她曾经怀了孕而没有保住,我一直很内疚,眼见她为了季总而活在绝望和痛苦里,所以我给她生存下去的勇气……”

    秦梓歆喃喃道,“你知道任清乐收到手链后一定回去查拍下手链送给她的那个人,而当任清乐查到是你的时候,她就会误会是凌天要你拍的……这就是你给任清乐的希望。”

    陆冀头勾得愈低,“是……”

    “所以录音的事,也是你暗中作的?”

    陆冀点点头,“我把平常跟季总对话的声音偷偷录了下来,然后利用现在的电脑技术,将季总的话剪切重整……这样一段安慰的录音就出来了。”

    秦梓歆难以置信地看着陆冀,“你知不知道你做这些事是在伤害我和凌天?”

    陆冀自责吐出,“我知道,可我没有办法控制住我对任清乐的关心,因为我她……”

    秦梓歆倏地冷冷一笑,“我现在终于明白任清乐为什么会对凌天一直纠缠不休了,原来一切都是你在从中作梗……”

    “对不起,夫人……”

    眼泪委屈在秦梓歆的眼眶凝聚,她愣愣地吐出,“所以,是我误会凌天了?”

    看见秦梓歆悲伤的脸庞,陆冀内疚吐出,“夫人,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愿意为我所做的事承担所有的责任,请你务必要相信季总对您的心,他真的从未将其他女人放在眼中过。”

    “我有个疑问……”秦梓歆倏地道。

    “您说。”

    “你暗中做了这么多的事,凌天他知道吗?”

    陆冀点点头。

    秦梓歆吼道,“他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跟我说清楚?”

    “因为季总查到那晚跟任清乐有实质关系的人是我后,如果季总当下拆穿,任建军他不会放过我……”

    “难道为了保住你,他宁愿我跟他之间产生误会吗?”

    “不是这样的……”陆冀连声解释,“夫人,如果季总将我伤害任清乐的事告诉了您,您会怎样做?”

    “我当然会去跟任清乐说清楚。”

    “季总正是因为清楚您会去找任清乐,所以他始终没有跟您说这件事……”

    “为什么?”

    “因为季总很清楚如果他将我交给任建军,以任建军的手段,我绝不会有好的下场……而我跟了季总这么多年,季总一直视我为兄弟,所以他不愿意见到我有这样的下场。”

    对于季凌天来说,孤独这么多年,是陆冀一直陪伴着他披荆斩棘,他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陆冀去送死?

    陆冀所说的话,终于说服了秦梓歆。

    因为秦梓歆比任何人都了解季凌天……

    其实季凌天和关昊唯一的不同就是,季凌天的心其实比关昊更软……

    关昊曾经花了那么多年才打消对苒苒的仇恨,纵使他当时已经深苒苒,但他还是不愿意屈服于感……但季凌天不同,当他上一个人的时候,他就放弃了仇恨,他的世界往往是感大于理……

    所以对于季凌天来说,阿冀不止是他的下属,也是他的兄弟……

    在当时他和她已经消除误会的况下,他选择保住阿冀,这也是他当时的感所为……

    -------------------------------------------

    看到这两天亲们的踊跃投票,冰很感激,如果有想支持冰冰的亲们,请给冰投上一票,冰感激不尽。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