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之季动之歆——他的老婆真好哄

    第354章

    结束跟任清乐的电话,秦梓歆的脸色微微苍白。

    “姐……”

    瞿苒苒突然从后面拍了她一下,“你不是说吃早餐吗?怎么站在这里发呆?”

    秦梓歆摇摇头,走进餐厅。

    瞿苒苒感觉到秦梓歆有丝不对劲,跟着走进餐厅,关心地问,“你跟姐夫怎么了?”

    秦梓歆坐在餐桌旁,不想瞿苒苒担心,回答,“没,是任清乐。”

    瞿苒苒听闻瞠大了双眸,“她又来扰你?”

    秦梓歆冲瞿苒苒微微笑,“没事……她还能扰我什么?我跟凌天的感,没有人能够破坏。”

    瞿苒苒跟着坐在秦梓歆的边,安抚道,“姐,你要相信姐夫对你的感……姐夫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如果对任清乐真的有半点的感,也不会跟任清乐断得决绝,姐夫的心底一直就只有你。”

    秦梓歆点点头,“我知道。”

    “快吃早餐吧,下午我们一起去逛街。”

    “好。”

    -----------------------------------------------------

    瞿苒苒挽着秦梓歆散步在纽约繁华的街头,惬意地道,“真满足现在这样的子,相夫教子,平平静静。”

    “嗯。”

    “姐,问你个问题。”

    “嗯?”

    “你当初放弃姐夫,跟辜御臣在一起,你当时是真的放弃了姐夫么?”

    秦梓歆目光悠远望着前方,如实回答,“我不知道……当时我只知道我不可能跟他再走到一起。”

    “所以姐夫是幸运的……你由始至终都没有选择放弃他。”

    “关昊何尝不是?”秦梓歆扭头看向自己的妹妹,“如果不是你曾经坚定不移地选择关昊,他或许永远都不可能从仇恨中清醒。”

    回忆过去,瞿苒苒一声叹,笑着对秦梓歆道,“姐,关昊用八年才放下的仇恨,姐夫却从未跟你提起,从这一点上看来,姐夫对你的,是凌驾在所有人的之上的。”

    秦梓歆幸福点头,“其实他的个是内敛的,有很多事,他做了,但他不会去说,可我懂。”

    “好啦,过去的伤感就让它停留在过去的时间里吧,从今往后,我们一家人都要幸福开心的在一起……我想爹地在天上看到我们现在这样幸福,他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嗯。”

    “走吧,继续shopping。”

    ……

    秦梓歆和瞿苒苒又一次逛街逛得满载而归……

    这次全都是女人的衣饰和化妆品,提上车的时候,塞了整整一后备箱。

    “购物的感觉真好。”

    一上车,瞿苒苒就感慨道。

    秦梓歆笑,“都说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所以逛街买衣服就成了我们最开心的事。”

    瞿苒苒倏地挽住秦梓歆的手,依偎向她,“可是姐你逛街的时候,还是有心惦记姐夫啊……”

    “嗯?”

    “喏。”瞿苒苒指了指袋子,“你帮姐夫买了剃须刀。”

    “哦,我看你姐夫早上用剃须刀的时候好像坏了……他马上要回y市,我见他从y市来纽约的时候都带着这个剃须刀,我想他是习惯用这个牌子,所以帮他买了。”

    “姐你真的好细心啊……连姐夫用什么牌子的剃须刀你都知道,姐夫拥有你,真是捡到宝了。”

    “别再夸赞我了……我肚子有点饿了,我们去哪吃点东西吧!”她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很容易就饿。

    瞿苒苒道,“好啊,我知道前面有家咖啡厅,那里的甜点很不错……”

    “嗯。”

    司机将车驶向了瞿苒苒所说的那家咖啡厅。

    然而,车子停驻在咖啡厅门前时,瞿苒苒和秦梓歆却互相看了一眼,眸子不约而同地瞠大。

    “姐……”

    “嗯?”

    “我没看错吧?是妈吗?”瞿苒苒愣愣地问。

    是啊,车子刚刚经过咖啡厅的时候,透过咖啡厅的落地窗,瞿苒苒竟见到了关母和任清乐坐在一起喝咖啡的画面。

    两人虽然不像是在喝咖啡厅,更像是在谈事,尤其关母的脸色还是严肃的,可关母和任清乐坐在一起的画面,也令人疑惑。

    “是。”秦梓歆微微拧眉,“妈怎么会跟任清乐见面?”

    “难道任清乐又在使什么招了?”瞿苒苒不善道,“我们去看看吧!”

    秦梓歆伸手拦住下车的瞿苒苒,“妈跟任清乐在谈话,我们贸贸然的过去,似乎不太好吧?”

    “也是……不过妈对任清乐没半点好感,怎么会约任清乐见面呢?”

    秦梓歆凝望着正和任清乐说话的关母,亦充满疑惑。

    瞿苒苒道,“算了,回家以后再问妈吧!”

    “嗯。”

    -----------------------------------------------------

    秦梓歆和瞿苒苒回到家没多久,关母也到家了。

    关母一到家,瞿苒苒和秦梓歆就拉着关母进了书房。

    “妈……”

    “怎么了?”关母慈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媳妇。

    秦梓歆率先开口,“下午我和苒苒出去逛街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你和任清乐在一家咖啡厅喝咖啡了。”

    瞿苒苒道,“是啊,妈,你怎么跟任清乐见面了?”

    关母显然没有料到自己去见任清乐的事竟会无意间被两个儿媳妇发现,她愣了愣,而后愤怒回答,“这女人处心积虑想要破坏凌天和梓歆在一起,我去见她只是为了警告她别再暗中使坏。”

    “妈,是不是任清乐跟你说了什么?”秦梓歆问。

    关母摇头,亲昵拉住秦梓歆的手,“小歆,凌天带你去度假期间,我让关昊查过你和凌天此前争执的原因……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任清乐在暗中使坏,这女人一直佯装大度的样子,却处心积虑在破坏你和凌天的感,还让你受了委屈,我着实气不过。”

    “什么照片的事?”瞿苒苒疑惑地问。

    “苒苒,照片的事我之后再告诉你。”跟瞿苒苒说完后,秦梓歆挽着关母的手,认真对关母道,“妈,只要我和凌天对彼此坚定不移,又岂是任清乐能破坏掉的?您以后别再心我和凌天的事了,你体不太好,要注意休息才是……”

    “我知道。”

    ……

    晚餐时分,季凌天和关昊都准时回到家。

    此刻,偌大的餐厅里,正闹闹。

    “好难得凌天和昊儿都有时间在家里用餐啊,你们平常不是一个晚回来,就是一起不回来,哪有时间坐在家里陪我这个老人家吃饭。”关母含笑抱怨道。

    季凌天伸手挽住秦梓歆,一脸*溺道,“这段时间忙着总部搬迁的事,等事处理好,我每天都能准时回家。”

    秦梓歆撅嘴看着季凌天,“真的吗?”

    “当然。”季凌天趁势在秦梓歆撅起的嘴上偷亲了一下,“我保证。”

    看到季凌天含脉脉的样子,瞿苒苒也不忍不住抱怨边的人,“关昊,姐夫等总部搬过来就有时间陪姐了,你呢?”

    关昊微弯唇角,“老婆,不是你让我回来工作的吗?”

    是啊,两人去沫岛度假那几个月的时候,关昊曾经跟瞿苒苒提过离开商界退居幕后的想法,是瞿苒苒的劝说才让关昊打消了当时的念头。

    “可哪有人像你这样每天都那样忙。”

    “我这不是在努力工作好腾出之后的时间嘛……”

    “腾出时间做什么?”瞿苒苒疑惑道。

    关昊轻点了下瞿苒苒的鼻子,“陪你去度假啊……你不是说我哥带你姐去琴岛很浪漫,你也想要我陪你去……”

    瞿苒苒听闻感动得鼻子酸酸的,“我只是随便提了一句……”

    “可我记在心底了。”

    “老公,你真好。”瞿苒苒扑进关昊的怀里,完全不在意所有人注视的目光。

    秦梓歆称羡道,“关叔叔对阿姨真好……”

    禹安小小的子跑到了瞿苒苒边,摇晃着瞿苒苒的手臂道,“妈,我也要跟你们去……”

    瞿苒苒将禹安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好,妈带你和小宁宁一起去……”

    ……

    其乐融融的晚餐让秦梓歆的心很好。

    房间内,秦梓歆纤手圈着季凌天的颈项,坐在他的大腿上,眼神极尽妩媚地魅惑着他,“说,总部还没有搬迁到纽约你以后这么忙,如果总部以后搬来了纽约,你怎么可能还有更多的时间陪我?”

    季凌天大手搂住秦梓歆纤细的腰肢,薄唇勾勒出一抹笑,“你不相信?”

    秦梓歆点了季凌天的唇一下,“当然,在很多男人看来,事业比老婆还重要。”

    “可你忘了这里是纽约……我不工作的时候,我可以偷懒,因为有人会替我看着公司。”

    秦梓歆眯起眼思虑了一番,倏地心领神会地吐出,“你指关昊?”

    “等公司搬来纽约,我们就会考虑公司合并的事,到时候公司的总裁换他做,我就做个拿分红和工资的闲人,带着你环游世界……”

    “那苒苒怎么办?”

    “那我来管公司?”

    “呃……”

    秦梓歆和季凌天并不知道,在他们对面的房间里,那对相吻上chuang的夫妻此刻也在讨论着这个问题……

    瞿苒苒小手抵在某人压下来的膛上,“不嘛,你还没跟我说清楚,什么以后都有时间陪在我边?就算去度假,回来你难道不管公司了?”

    “会有人替我管理。”

    “谁啊?”

    “你说呢?”

    瞿苒苒惊异张嘴,“你说姐夫?怎么可能,姐夫刚刚还跟姐保证以后会有很多时间陪在姐边……”

    “‘昊天’和‘凌天’之后将合并,公司将只有一个总裁……”

    “你的意思是?”

    “如果总裁的名衔是挂在我哥那里,你说我是不是将有很多时间陪着你?”

    “那姐夫就没时间陪我姐了……”

    “那就让我没时间陪你吧……”

    ……

    从浴室到*上,他就像是永远都满足不了的饕餮野兽,极尽的索取……

    *上,秦梓歆已经累得趴在他的膛上,有气无力地吐出,“好累。”

    季凌天却没有丝毫的疲累感,拥着脊背光滑的秦梓歆,满足地亲吻她汗湿了的发丝。

    秦梓歆倏地抬眸问他,“那个……凌天,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再要个孩子啊?”

    季凌天轻拥着秦梓歆,俊逸的脸庞上呈现淡淡的笑意,“怎么,想替我再生个孩子?”

    “我有这样的想法。”

    季凌天疼惜地啄了她的唇一下,“傻瓜,我们有浅浅就够了。”

    “你是不喜欢孩子吗?”

    “不是……你体不能怀孩子,会很危险。”

    “可是医生说我的体都已经好了……”

    “这我不能让你冒那样的危险。”

    秦梓歆欺在他上,捧着他俊逸的脸庞,撒地问,“那你喜不喜欢小孩嘛?”

    季凌天深凝秦梓歆,嗓音微沙逸出,“孩子没有你重要。”

    “可如果我怀上了呢?”

    “不会的……”他做足了措施,就连刚才,两次(和谐),他也做了两次措施。

    “可是凡事总有意外的嘛,如果真的怀了呢?”

    “那就拿掉。”

    “不……我才不要……如果怀了我就生。”从季凌天的上翻了下来,秦梓歆生气背过

    季凌天轻一笑,侧过拥住自己的*,“好,你说怎样就怎样,只要你高兴就好……”他不会拿她的体开玩笑,可也不忍拒绝她的想法,反正,在这样严密的防护措施下,想要怀上是很难的,他索由着她……

    “这才差不多……”秦梓歆开心地转跟他相拥。她现在还不想告诉他,等他从y市处理好公司搬迁的事回来,可能就会有好的消息告诉他,因为她现在还不能够确定……

    季凌天*溺一笑。他的宝贝真好哄。

    秦梓歆倏地问,“对了,你什么时候回y市啊!”

    “后天。”

    “后天?”

    “后天”这个敏感词瞬间让秦梓歆想起一件不愉快的事,那就是任清乐打给她的打通电话。

    任清乐所提到的时间似乎也是后天。

    “呃,后天回y市,你确定?”

    “怎么了?”

    “没啊……你不能晚点再走吗?”秦梓歆抱着季凌天健硕的手臂,美丽眸子不舍地看着他。

    “你不想我早点放下工作的事,陪你吗?”季凌天下巴抵着秦梓歆的额,温柔道。

    “我想,可我不想跟你分开……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y市?”

    “宝贝,这次去y市会很忙,我没有多少时间陪你……放你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

    其实秦梓歆并不想回y市,毕竟季凌天没有时间陪她,她也不想让季凌天工作分心,只是……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任清乐挑事,她的心就会惴惴不安。

    “好吧,那你一个人在y市要照顾好自己……”即便惴惴不安,她也不会被这样的不安所控制,因为风风雨雨走跟他一起走来了,没有道理还有跨不过去的槛,而且她有预感,这是任清乐最后一次再出现在他们的世界。

    “那天你送我去吧!”

    “去机场送你?”

    “嗯。”

    “好。”

    季凌天亲了亲秦梓歆的额,“很晚了,睡觉吧……”

    “嗯。”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秦梓歆赖进了季凌天的怀里,沉沉闭起眼眸。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