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爱你深入骨髓 (10000)

    第322章

    气息渐渐平稳后,秦梓歆看着天花。

    真的好累,全的骨头就像是散架了一样……

    “怎么了?”

    季凌天发现秦梓歆早早醒来,他不开口只是想看看秦梓歆有什么反应。

    发现季凌天醒了,秦梓歆连忙摇头,“没有啊,只是在胡思乱想罢了。”

    季凌天伸手揽住秦梓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烦恼的事吗?”他仿佛有看穿人心的本领,细心地问。

    “没。”秦梓歆窝进季凌天的怀里,舒适地枕在他的手臂上,闭着眼道,“我只是有点累。”

    季凌天宠溺亲吻她的额,“我知道……宝贝,辛苦你了。”

    秦梓歆被他说得面红耳赤,忍不住伸手轻捶了一下他,“讨厌……”

    看着窝在他怀里简直要将整张脸都藏匿的她,凌天低着头笑,“下一次我不会再让你这样辛苦了……”

    秦梓歆从他的怀里抬起俏红的脸庞,“那下次怎么办?”

    他轻佻地执起她的下巴,“你说呢?”

    “我才不要……这本来是你们男人的事却要我……我一定会累死的。”秦梓歆羞涩抱怨。

    “这样就累了?”

    “能不累吗?你……”秦梓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你都要了两次。”尽管第一次是他用手出力,可第二次却是她货真价实的出力的。

    他带着笑,柔柔一唤,“宝贝……”

    “嗯?”

    “如果是平,我保证你会比现在更累。”

    “色狼!!”秦梓歆抡起粉拳捶了一下他。

    他噙着笑意啄了一下她的唇。

    秦梓歆脸上的酡红还未褪去,更显得她的羞涩,“一个星期以内,我们不能再这样做了。”

    季凌天眉心一蹙,“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她的体状况,但她此刻回答他的却是,“我觉得自己都快散架了,就算是重新整装也得一个星期……”

    季凌天佯装可怜道,“你忍心这样对我?”

    秦梓歆从季凌天的怀里起,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不要贪心,别忘记医生交代你要多做复健……你要是每天都想着这种事,哪里有力气去做复健。”

    “我年轻力壮,这根本不是问题。”

    “大叔,需要我提醒你,你已经是不惑之龄了吗?”

    季凌天狡黠地眯起眼,“你又敢嫌我老?!”

    秦梓歆下,最他做了一个俏皮的鬼脸,“你本来就老。”

    “老就老吧,反正也有人愿意跟着我……”

    “臭美。”

    季凌天尔雅地笑。

    秦梓歆下地后才发现自己的双腿虚软,而私密处也有隐隐的疼痛传来。

    纵过度的后果,就是全都不是自己的了,唉……

    “下做什么?不睡吗?”

    “我想去洗个澡,上好黏。”

    “过来这里。”季凌天冲秦梓歆勾了勾指头。

    “做什么?”秦梓歆不解地披了件真丝睡衣,走到他旁,而他却忽然抱住她。

    “陪陪我,等会儿再洗。”

    “不要了……”秦梓歆拍拍他的手,“我洗完就帮你擦擦子……”

    “时间还早。”

    “不早了,都半夜三、四点了,我好困……”说着秦梓歆打了个哈欠。

    “可是我不困。”

    倏尔,他拉下她,吻住她红润的唇瓣,舌头探入她的口中。

    秦梓歆原本拒绝的手也攀上他的颈项地抚摸着他。

    他的大手在她的躯上恣意的抚摸着,最后停留在她的脯上揉弄着。

    “啊……”

    秦梓歆难耐地将子弓起来,她不停的呻-吟着。

    拉开她才穿上的睡衣,他用力-吸着她的倍蕾,并轻轻啃噬着。“嗯……凌天……”

    在将她逗弄得香汗淋漓后,他抓着她的手来到他下半的分之处,让她紧紧地盈握着它……

    感觉到手边的尺寸在一点点地胀大,恢复到最极致壮大的尺寸,在他的催促之下,她主动坐了下去……

    噗嗤——

    整根尽没。

    他掐着她的腰,像是有使不尽的无穷气力,猛烈地上下动作中……

    房间里只剩下了他的粗喘声和她不堪重负的呻-吟声……

    --------------------------------------------

    隔

    佣人来到秦梓歆面前,恭敬道,“少夫人,我让司机去接小小姐回来。”

    “等下,我自己去接吧!”

    “不用了少夫人,您还是留在家里照顾季先生吧……季先生腿脚不便,我们又不好照顾,所以您还是留在家里吧!”

    “那行,去吧!”

    “好的。”

    佣人退下后,秦梓歆无聊地放下手边的杂志,看了一眼书房。

    今早他的秘书小艾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说是公司有很多重要的事等着他决策……

    经过她的劝说,他这才不不愿从上起来,然后就进了书房。

    转眼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秦梓歆无聊地站起,来到了书房门前,伸手轻敲房门。

    “进来。”

    里面传来季凌天温和的声音。

    秦梓歆微笑走了进去。

    余光看到她的影,季凌天抬起眸,放下手边秘书传来的几分项目资料,笑着靠向椅背。

    秦梓歆来到了季凌天的旁,问,“都处理好了吗?”

    季凌天揽秦梓歆在边,“差不多了。”

    秦梓歆随手拿起季凌天放在桌面上的一份资料,倏地微微拧眉,“这是……”

    “银行传来的回执。”

    “这么多钱?”

    “嗯。”

    秦梓歆仔细数了一下后面的零,“看这收益,该是很大的项目吧?”

    “tsol。”

    “啊?”秦梓歆抬眸看向季凌天,“这是tsol项目的收益?”

    “嗯。”

    “这么一大笔钱你准备转去哪里?”

    季凌天摇头,“我准备转给‘能太’,但任建军没有收下。”

    “为什么要将tsol的收益转给‘能太’?”

    “因为……”

    “哦,我记起来了,tsol项目后期出现了一次大问题,是任建军动用关系帮你度过了那个难关。”

    季凌天轻应了一声,“嗯”。

    “所以你现在要将收益分给他?”

    “这是我在纽约诺他的。”

    秦梓歆并不笨,立即就猜到,“看来是你跟任清乐的事吹了以后,任建军找你算账了。”

    “事实上他并未开口说这件事,是我主动跟他提出的。”

    “本来就应该这样,你要是收了任建军的这份恩,你就不得不娶任清乐。”

    “嗯。”

    “你怎么会让tsol的项目出现那样大的问题呢?”

    “其实当时只是一个小问题,只是因为那时候我没有在纽约,以致没能及时见到能够解决这问题的人……之后是任建军替我出面跟这个人见面,问题这才解决。”

    “是你在y市陪浅浅过生那段时间吗?”

    “嗯。”

    “原来你那时候真的有事没办法来替浅浅过生……但最后你还是来了。”

    季凌天扳过秦梓歆的子,深望着她,“那时候我不仅是为了浅浅,我也想见你。”

    秦梓歆的心头一阵的甜,她靠向他,佯装骄傲道,“可是不知道是谁当时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男人总有点自尊的。”明明想,嘴里也不能说出来,那种痛苦,其实也是一种煎熬。

    “好吧,说了咱们不翻旧账……再说说这钱的事吧!”

    “嗯。”

    “你现在就打算把钱转给任建军吗?”

    “你仔细看回执单。”

    秦梓歆捏着回执单仔细看了看,倏地一声惊讶,“怎么,这张回执单不是你转给任建军钱的回执单,而是钱没有转账成功的回执单。”

    “是的。”

    秦梓歆惊愕地看着季凌天,“这么说,任建军没有收这钱?”

    季凌天点头,“我也在疑惑。”钱已经打过去那么久,任建军始终没要,这是为何?

    “你糟糕了,凌天,任建军是要人不要钱……他是非着你娶任清乐了。”

    季凌天俊颜冷肃,“他还没有那个能耐。”

    秦梓歆抱,调侃看着他,“不过就你现在这样子,任建军要是知道了,恐怕也不会让他的女儿嫁给你……”

    季凌天挑眉,“我现在很差吗?”

    秦梓歆反挑眉,“你是意思是你想娶任清乐?”

    “不准扭曲我的意思。”

    “谁让你之前要跟任清乐牵扯不清。”

    “我都已经跟你认错了。”

    “我也不是跟你算账啊……我这不是在帮你想办法的嘛。”

    “这是我自有解决的办法。”

    秦梓歆好奇地问,“什么办法啊?说来听听。”

    季凌天黑暗眸底闪耀邪肆光芒,“要听?”

    秦梓歆忙点头。

    季凌天突然拉着秦梓歆坐在他的腿上,双手环抱着她并附在她耳畔道,“你以相许,我就告诉你。”

    秦梓歆脸颊一红,轻捶了一下他结实的膛,“没一下正经的。”

    季凌天含笑,正凑上去亲吻妻,却被手机的一阵响动打断。

    秦梓歆随即帮季凌天将手机拿了过来。

    她无意间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任”一个字。

    秦梓歆没好气地将手机递予季凌天,酸溜溜道,“还单字,真是亲昵啊!”

    季凌天没急着接听电话,而是柔妻,“你看这一个字也知道我当时就是为了方便而输了一个姓……没其他含义。”

    “要真的没有含义,你就不会存她的号码了。”

    “宝贝,不能无理取闹……”

    “我就无理取闹了。”

    “那好,我现在就删了这个号码……”

    “说不定你已经记在心里了。”

    “那我该怎么办?”季凌天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要不我将我的心掏出来给你看看,看看是否还藏着别的女人?”

    秦梓歆一声笑,“好啦,逗你玩的啦……存了一个人的电话不算什么,若是真的在乎,就算不存,也会记在心底!”

    季凌天宠地啄了秦梓歆的脸颊一下,“我老婆还是很善解人意的。”

    秦梓歆看向那又被季凌天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问,“你不接吗?手机还在响耶!”

    “我说过我不会再跟她有联系。”

    “你还是接吧……”秦梓歆再次将手机拿了过来,“你不是正在烦恼那笔钱的事吗?也许任清乐想要跟你讨论的正是这件事。”

    “你保证不打翻醋坛子?”

    “你才打翻呢……”

    季凌天一声笑,接过手机,径直按下接听键——

    “凌天。”

    手机里是任清乐温婉的声音。

    “嗯。”他的声音明显淡漠。

    “我已经回纽约了。”

    他对任清乐的行踪漠不关心,“有什么事吗?”

    他清冷的回应令她的声音较刚才明显的低落,“没什么事……就是想要跟你谈谈tsol收益的事。”

    “说。”

    “你不用将tsol的收益给‘能太’,这本来就不属于‘能太’,我爹地帮你,没有想过要你的回报。”

    “我是个商人,我习惯将账目算清楚。”

    “你我之间本来就清清楚楚……你不欠我,我不欠你,我们原本就没有大家所看到的那层关系,连我爹地也误会了。”

    “我不习惯欠别人的人。”

    “那也不是什么人,不过就是跟人见个面吃个饭,要不是你在商界本来就有地位,我爹地也不一定能帮上忙……所以,这笔收益你不用给我爹地,我爹地也说了,他不会收下你这笔钱,不过如果你实在想要跟我们算清楚,‘凌天’和‘能太’以后可以合作……”

    季凌天薄唇冷抿,没有说话。

    “好了,我想跟你说的就这么多……凌天,希望你保重。”

    季凌天依旧没有回答。

    任清乐最后吐出,“你放心吧,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打电话,我以后都不会再来打扰你了,祝你和秦梓歆幸福。”

    ……

    季凌天和任清乐结束完通话后,默默站在一旁的秦梓歆道,“看是任小姐心疼你,那么一大笔钱也不要了。”

    季凌天随手将手机扔到一边,抱着秦梓歆在腿上,“不是说了不吃醋的吗?”

    “我没吃醋啊,我就觉得任清乐对你一片痴心。”

    “可我只对你一片痴心。”

    “那你好招惹人家?”

    “我跟她只是各取所需,没有所谓的招惹。”

    “你需要她刺激我,那她呢?”

    “当时任清乐正被他父亲婚……她不想相亲,所以就找上了我。”

    “任建军那样疼任清乐,又怎么舍得让她女儿早点嫁出去呢?显然,人家任大小姐是看中了你,所以才跟你一拍即合……”说到这里秦梓歆轻叹了一声,“女人就是傻,上一个男人,就会死心塌地,想想任清乐也让人心疼的。”

    “别提她了……”他埋首进她的颈项。

    秦梓歆连忙推开某人灼的亲吻,从他的腿上下来,正色道,“别不老实了,浅浅就快回来了……”

    --------------------------------------------

    中午。

    秦梓歆亲自送浅浅去学校。

    车厢里,母女两正在聊天。

    “妈,阿姨就快生小妹妹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纽约啊?”

    秦梓歆回答,“你爹地现在腿脚不方便,我们只能等阿姨快生的时候再去了……”

    “哦。”

    秦梓歆通过后视镜看了女儿一眼,微笑着问,“宝贝女儿怎么突然想去纽约啊?”

    “很久没有看见关叔叔和阿姨,我好想他们,但我最想的是禹安。”

    “等你阿姨生的时候呢,你差不多也要放暑假了,到那时候妈再带你去吧!”

    “嗯。”

    秦梓歆恬淡地笑。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学校门前,秦梓歆伸手跟女儿挥别。

    直到看着女儿走进学校,秦梓歆这才浅笑离去。

    谁也没有想到,在秦梓歆扶上车门把准备上车的时候,她的心头倏然传来了一阵犀利的痛楚。

    秦梓歆紧紧抓住了口,几乎因为心脏的疼痛而晕眩瘫倒,幸好她及时扶住了车子,在一番深呼吸的调整后,她用无力地手拉开车门把手,而后靠坐在了真皮座椅上。

    闭着眼,她抚着口无力地靠在椅背上,好半晌心脏处的疼痛才慢慢减弱……

    上一次还只是很轻微的疼痛,没有想到这一次却是令人窒息的痛……

    这种感觉又恢复到了没做手术以前……

    她慢慢地睁开眼,呆滞地望着前方。

    死亡对于她来说并不可怕,过去还曾经觉得死亡是一种解脱,可是这一刻,当她真正感觉到死神来临的时候,她竟充满着不舍……

    这几天是她十多年来过得最开心的几天……

    因为,他就在她边。

    她真的好他,跟他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那样的令她眷恋。

    可惜的是,属于他们的时光,总是那样的短暂……

    或许由始至终她就不是那个可以陪他走到最后的人,他们注定不会有最美好的结局。

    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眸色是黯淡的,脸色泛白,仿佛没有一丝生气的人。

    哔,哔——

    后面的车按着喇叭催促着她,她这才回过神,正准备要发动引擎开车离去的时候,才发现她的对面停着一辆车,车主人此刻正从车上走下来,是辜御臣。

    秦梓歆愣了一秒,随即将车挪到了路边。

    ……

    十分钟后,附近的一处幽静咖啡厅。

    辜御臣执起咖啡抿了一口,淡淡地笑,“怎么才几天不见,又好像瘦了……”

    秦梓歆跟着喝了一口咖啡,恬淡道,“你也憔悴了,是忙公事吧?”

    辜御臣摇头,“l、a的项目处理好,下半年就只剩下一些小的项目,我的工作也轻松了……”

    “来y市也是为了公事吗?”

    “就是想来看看你。”

    秦梓歆歉疚地低下了头,“对不起,御臣……”

    “别再说对不起了,这话你已经跟我说了很多遍了……我说过,我尊重你所做的每一个决定。”

    “你的恩我这辈子恐怕都还不清。”

    “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我心甘愿为你做的,何况,我为你做的根本就不多。”

    秦梓歆诚挚吐出,“你很好,你将来一定会找到一个配上你的人。”

    辜御臣温润地笑,“最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看你气色不太好。”

    “我好的,一切如常。”

    “那就好,如果体有哪里不舒服,千万不能忽略。”

    “我知道,我又不是孩子。”

    “对了,有件事想要跟你说……”

    “什么事啊?”

    辜御臣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脸色微凝,仿佛在心底挣扎了一番才道,“你知道我认识一些医生朋友吧?”

    “嗯,你家族是做医疗设备的,你自然认识很多医生朋友。”

    “我在纽约也有医生朋友。”

    “御臣,你想说的是什么?”秦梓歆敏锐地觉察到辜御臣的言又止。

    辜御臣看着秦梓歆平静的脸庞,缓缓道,“两个月以前,我的医生朋友看到任清乐去医院就诊。”

    秦梓歆困惑道,“任清乐的事关我什么事?”

    “她的确不关你的事,但她关乎季凌天的事。”

    秦梓歆敏感地眯起眼,“你这话什么意思?”

    辜御臣如实道,“根据我朋友所说,任清乐进的是妇科。”

    心猛一震,咖啡杯差点从秦梓歆的手中滑落,

    辜御臣急忙接过她手里的咖啡,紧张地问,“你没事吧?”

    秦梓歆的脸色已经苍白,愣愣地看向辜御臣,“你说什么?妇科?”

    辜御臣将咖啡杯放下,轻叹一声,“我知道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件事,但我不想季凌天再伤害你,如果他想要跟你在一起,他就必须跟你坦诚相待。”

    “妇科?”秦梓歆瞪着清澈的双眸看着辜御臣,“去看的是妇科?”

    “是。”

    秦梓歆重重地靠在了椅背上,眸光陷入了呆愣。

    “梓歆,梓歆……”

    “嗯?”秦梓歆从恍惚中回神。

    “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具体任清乐是去妇科看什么我不清楚……可我觉得有些事,你必须问清楚季凌天。”

    秦梓歆愣愣地点了下头。

    辜御臣道,“这段子我会在y市……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来找我。”

    “嗯。”

    ……

    秦梓歆不知她是如何回到家的。

    一回到家,管家立即迎了上来,“少夫人,您怎么出去了这么久啊?季先生打您电话您也没接……”

    秦梓歆仿若没有看见管家,迈着失魂落魄的步伐缓缓上了二楼。

    直到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前,秦梓歆这才晃神回来。

    她的脑海中掠过了那天跟任清乐的谈话。

    女人的第六感是那样的准……

    果然,任清乐隐瞒了一些事。

    深吸了口气,秦梓歆扭动门把。

    一进门便看见季凌天正坐在轮椅上翻看着一本书。

    那本书让她似曾相识,她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她之前写的记。

    听到脚步声的他抬眸看向了她,俊颜呈现淡淡的笑,“怎么去了那么久?电话也不接?”

    “我……我碰到了一个朋友,闲聊了几句。”

    “什么朋友?”

    秦梓歆来到了季凌天旁,回答,“御臣。”

    季凌天眉心一皱,“他来这里做什么?”

    “他说来看看我。”

    季凌天长臂一伸,拉秦梓歆坐在了他腿上,贴着她的脸颊道,“我不希望他来招惹你。”

    “他是我的朋友。”

    “他是我的敌才对。”

    秦梓歆没好气地看了季凌天一眼,“人家都将我让给你了,你还想怎样?”

    “他差点就从我边抢走了你,你觉得我还应该感激他吗?”

    “好吧,不聊他……对了,你怎么能看我的记?”秦梓歆将他放在一旁的记本拿看起来,抱在怀中,“没有人告诉你侵犯别人的**是犯法的吗?”

    “那你应该去告你的女儿,因为是你的女儿将你的记本拿给我看的。”

    “你是怎么知道密码的?”

    “很简单,是我们认识一周年的纪念,那一天我们很浪漫地庆祝了。”

    “那你也不应该看。”

    “如果我没有看过你的记,我又怎么会知道我曾经让你承受了多少痛苦?”季凌天的声音沙哑,带着深深的自责和内疚。

    秦梓歆无话,只是黯然地垂落眼帘。

    季凌天拥紧秦梓歆,“对不起,曾经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

    秦梓歆仿佛倦怠地靠向季凌天,“很多话我不知道该向谁说,可是心里真的很不舒服……”

    “答应我,如果以后还有心事,一定不要憋在心里,请让我给你一份安全感,”

    听到季凌天的说辞,秦梓歆侧过脸,久久地看着他。

    他闭着眼,仿佛沉浸在抱她的满足之中,表认真而诚挚。

    “凌天……”她突然出声唤了他一句。

    “嗯?”他张开眼,对上她漂亮的眸子。

    她言又止。

    他温柔地问,“怎么了?”

    “我们什么时候去t市啊?”她临时改变了想要说的话。

    “这一两天吧……”

    “哦。”

    他突然道,“对了,我有东西送给你……”

    她问,“什么东西?”

    他笑着说道,“你先闭起眼睛。”

    “什么嘛,搞得这样的神神秘秘……”

    “你闭起再说。”

    她乖乖地闭起了眼睛。

    几秒之后,他道,“你可以张开了。”

    她根本猜不到他会送什么礼物给她,所以当她看见眼前这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红色钻戒时,她的脑子突然一阵空白。

    “喜欢吗?”

    他柔声问她。

    她回过神来,却不敢置信眼前所看见的。

    众所周知,钻石普遍的眼色是无色,而以有色彩的钻石为昂贵,其中最珍贵的就是红色钻石。

    而她眼前所看见的这颗红钻戒指,至少有十克拉。

    秦梓歆嘶哑了声,“你……你送我的?”

    季凌天将戒指拿了出来,抬起她的左手,径直入了她左手的无名指,“它原本就属于你。”

    她的手指很细很长又很白希,佩戴戒指尤其的好看。

    他从来就没有送过她东西,勉强要算的话,只有那次拍卖会他送她的那串紫钻手链……

    他道,“这颗红钻是十三年前在南非发现的最大的一刻红色钻,我亲自去了南非买了这颗钻,请南非最优秀的设计师设计……”

    “你说什么?”秦梓歆惊愣,“十三年前?”

    季凌天亲吻了秦梓歆的手背一下,缓声道,“你应该还记得m绑架你母亲的的前几天,我出国一趟差……”

    秦梓歆点头,“那次我还奇怪你没有公事却突然要出差。”

    他笑,“其实那几天我正是去了南非……”

    “为什么那时候要亲自去南非买这可钻石?”

    “因为当时我准备跟你求婚。”

    子再次一震,秦梓歆张大双眸,摇着头。

    仿佛那时候的痛楚已经离去,季凌天轻描淡写道,“那一天我准备跟你求婚。”

    “你出差回来的第二天就……”

    这一秒,酸涩哽在了秦梓歆的喉咙里,她的眼眸迅速蒙上了一层水雾。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出差回来的第二天,她就“背叛”了他……

    他轻啄了一下她的唇,疼惜道,“傻瓜,不要哭……”

    他这样一说,她的眼泪更加肆无忌惮地滑落了下来。

    他将她按进自己的怀里,亲吻她的发丝,沙哑道,“我总算还是将它亲手进了你的无名指里。”

    “呜……”

    这一刻,秦梓歆像个孩子般,在他的怀里失声抽泣。

    他紧紧地拥住因抽泣而颤抖的她,喉咙带着酸涩吐出,“宝贝,我你。”

    秦梓歆抬起泪眼涟涟地双眸看着他,咬唇许久才遏止住抽泣,带着哭腔问他,“你将它保存了这么多年?”

    “它一直都在银行的保险柜里,直到最近我才命人去取。”

    难怪她那天无意间听见他在书房打电话提到“戒指”二字……原来他是命人去取戒指了。

    秦梓歆缓缓地抬起手,模糊地泪眸一眨也不眨地看着这枚红钻戒指,因哽咽再也无法逸出只言片语。

    “这么多年包括当初我没有送礼物给你,都是因为我在等这件礼物……我想要给你的礼物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是千万条紫钻手链都无法比拟的,就像我对你的这份,永远的独一无二。”

    眼泪汹涌地夺出眼眶,秦梓歆再一次无法抑制抽泣声。

    季凌天用下颚抵着她头顶的发生,轻声道,“宝贝,答应我,永远都不要再离开我了……没有你,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意义。”

    第一次,她在他的上找到了她久违的安全感。

    她多想此刻回应他,她绝不离开他,她要缠着他一辈子,可是……

    心酸堆满了她整个腔。

    倏地,她攀住他的双肩,主动地吻上了他……

    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原本是属于被动,不过一秒时间就已经反被为主,深深地吻住她沾染着泪液的咸湿的唇……

    ……

    她是一个连哭都很少的人,可是此刻,她却哭累得靠在了他的怀里睡着……

    睡着了的她,眼角依旧还挂着未干的泪痕,脸和鼻子都红红的。

    他伸手想要替她拭去眼角的泪痕,才发现他坐在轮椅上的子已经僵硬。

    下一秒,他抱着她从轮椅上站起,走向房间的大

    睡梦中的她只是嘤咛了一声,然后像只小猫依偎向他。

    他抱着她靠在头,让她枕着他温暖的怀而睡。

    他低头看着她睡着时楚楚动人的样子,忍不住亲吻了一下她。

    蓦地,他抬眸看向不远处的那个轮椅。

    如果她醒来,此刻必定会发现他是在假装“瘫痪”,可是他突然间不再畏惧了,因为他打算让她知道这一切。

    不管她知道这件事以后是否能够原谅他,他都想让她知道,他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因为他不能没有她……

    “凌天……我好想……跟你走过这一辈子……”

    睡梦中的她梦呓着心底的渴望。

    听到她所说的话,他轻笑,满足地亲吻她,“我也只想跟你走过这一生。”

    “抱歉……”

    他随口问她,“什么抱歉?”

    她没有再会回答,睡得更加沉了。

    --------------------------------------------

    ps:明天白天还会有一更,不出意外会在中午以前。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