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欲望开关开启…… (12000)

    第316章

    辜御臣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已面容疲累,看见秦梓歆从病房出来,他即刻恢复了精神,冲到了她边,“怎么样?”

    秦梓歆嗓音微沙,“御臣……”

    “嗯?”

    “我有事要跟你说。”

    “好,你说。”

    “我……”

    “嗯?”辜御臣扶上秦梓歆,疑惑于秦梓歆言又止的神色。

    “我可能要留下来照顾季凌天。”

    辜御臣子明显一僵。

    秦梓歆低着头,歉意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但是他现在的况很不好,我没有办法让他一个人面对这些。”

    辜御臣握着秦梓歆双肩的手慢慢地放了下来。

    秦梓歆愧疚地看着黯然失落的面容,语调沙哑,“对不起……”

    辜御臣暗淡的眸子慢慢地转向秦梓歆,声音微颤,“你已经决定了吗?”

    “嗯。”

    “那么,你是打算跟他从头开始了?”

    “我没有考虑过感的事,我现在只想他能好起来……”

    “如果他一辈子都在轮椅上度过呢?”

    “那我会照顾他一辈子。”

    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辜御臣摇头,“梓歆……”

    秦梓歆的眸底挂着隐约的泪水,“御臣,请原谅我做出这样的决定,我知道这必然会伤害到你,但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丢下这样的他。”

    辜御臣沉痛闭起眼,深深吸了口气后道,“其实刚刚你出来的时候,我就有预感,你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是真的打算跟你有个新的开始,可是……”

    “我知道,季凌天就是你这辈子过不去的劫。”辜御臣接过了秦梓歆的话。

    “对不起,御臣……”

    辜御臣轻叹一声,轻抚上秦梓歆的充满愧疚的脸庞,“傻瓜,不要说这个话了……你放弃季凌天,这说明你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而你现在打算照顾辜御臣,却是因为内疚和责任……如果你现在真的能对瘫痪的季凌天置之不理,那你就不是我喜欢的秦梓歆了。”

    “御臣……”

    “好了,做你想做的事你吧……”

    秦梓歆哽咽逸出,“对不起。”

    辜御臣微笑轻哄,“别说了,等会儿又要流眼泪了,我可不忍心见到你哭的样子……”

    “你不应该对我这么好的,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对我……”

    “傻瓜,你没有强求我为你付出,一切都是我心甘愿,你不需要自责……”

    “你好傻……”

    “你才傻,放着我这个优秀的男人不要,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秦梓歆被辜御臣的话逗笑,眸底噙着笑意的泪光。

    “来,抱一下……”

    “嗯。”秦梓歆轻靠进了辜御臣的怀里。

    辜御臣痛一般地闭起眼,在她的秀发上亲吻了一下,“如果他敢再伤害你,我绝不会放过他!!”

    -------------------------------------------

    两天后。

    阳光明媚,秦梓歆推着季凌天散步在医院的绿荫之下。

    季凌天突然道,“我是不是很自私啊,要你照顾我这个瘫痪的人?”

    “你别这样说,留下来照顾你是我自己的决定。”

    “我知道辜御臣已经离开l.a了……我是不是破坏了你的幸福?”

    秦梓歆倏地停下轮椅,放低子蹲在他的面前,与他的视线平视。“你别想这么多了,你只需要每天多笑一点,让自己快乐起来。”

    “我现在就很快乐……有你在我边,我甚至觉得瘫痪都是值得的……”季凌天深款款地看着秦梓歆。

    “别说傻话了,医生说过你还有治愈的可能的。”

    “嗯,只要你在我边,我就信心满满。”

    秦梓歆微微一笑。“我再推你走会儿。”

    “好……对了,浅浅呢?”

    秦梓歆回答,“阿冀去接你妈妈,她跟着去了。”

    季凌天惊愕,“什么?”

    秦梓歆脚步一滞,“对不起,我将你的行踪告诉你妈妈和关昊了。”

    “为什么要告诉他们?”

    “逃避不是办法,他们都是你最亲的人。”

    秦梓歆的话让季凌天沉默了下来。

    深怕季凌天是因为害怕亲人看到他现在残疾的样子,秦梓歆不住抚慰他,“不管你变成怎样,他们依然你。”

    ……

    关母是和关昊一起来的,午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站在季凌天的病房内。

    关母的神色是悲伤的,却又不敢对季凌天多说什么,生怕刺激到他。

    关昊的语气也比平常跟季凌天斗嘴的时候柔和多了,“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季凌天歉意道,“让大家担心了。”

    秦梓歆感觉到,出事以后,季凌天的脾气已经收敛了很多,也懂得去别人了。

    “幸好有梓歆陪在你边,否则任你这样一直逃避下去,你的双腿就废了。”关母感慨道。

    跟关母挨在一起的浅浅也开口道,“是的,爹地谁的话都不听,就听妈的话。”

    关母慈一笑,“梓歆,辛苦你照顾他了。”

    秦梓歆笑得很尴尬,“我也没做什么,只是推他出去晒晒太阳什么的,很多事都是看护在帮他做的。”

    浅浅嘿嘿一笑,“是呀,妈只要陪在爹地边,爹地就开心了……”

    秦梓歆被女儿说得脸红,“浅浅……”

    关昊爽朗笑开,“看来我哥是因祸得福了……这婚,该是不离了吧?”

    突然开启的这个话题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了秦梓歆的上。

    秦梓歆的脸色突然变白,似乎在逃避这个话题。

    浅浅嘻嘻笑说,“妈,你不会跟爹地离婚了,对吧?辜叔叔都走了,我还听到他说祝福你跟爹地在一起呢!”

    秦梓歆给了浅浅一记埋怨的目光,“浅浅,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

    浅浅乖乖“哦”了一声。

    不想留在病房里遭遇关家母子的继续问,秦梓歆随即找了个借口,“那个……我去医生那里拿一下凌天昨天的检查报告,你们聊。”

    “妈,我跟你一起去……”

    “好,走吧!”

    ……

    秦梓歆和浅浅走出病房后,关昊俊逸的脸庞上漾开一抹笑,“怎么样?哥,我的演技配合得还不错吧?”

    关母站在一旁和蔼的笑。

    季凌天从轮椅上站起了,晃手动了动全的筋骨,“就知道瞒不了你……说吧,明知道我没事,还假惺惺来l.a干嘛?”

    “是我要来看看你的……这么久也没见到你,所以让昊儿陪我一起过来。”

    面对母亲,季凌天的语气已经不似从前的冷漠,“体不好就不要到处乱走了,我能有什么事。”

    关母道,“我是想看看有什么能帮上你……”

    季凌天嘴角勾起一抹邪肆,“你们只需要帮我保密,我自己能搞定。”

    关昊轻蔑一笑,“是吗?我怎么觉得梓歆似乎还没有原谅你的意思?”

    季凌天眼神犀利一瞪,“你是故意来拆我台的是吗?”

    “我可不敢……我不过是来看看大哥是如何拐骗大嫂的。”

    “别说拐骗,她本来就是我老婆,我们还没离婚!!”

    “可是我听苒苒说,大嫂可是跟你签了离婚协议的,是你不肯跟人离婚,如今还假装瘫痪赖着人家……”

    季凌天颀长的子挪到了关昊的面前,眯起精明的双眼睐着自己的弟弟,皮笑不笑地提醒道,“你要是想取笑我,就尽的取笑我,但你如果敢在梓歆面前泄露半点,我保证你也没有好可过。”

    关昊斜睨着季凌天,不以为然。

    季凌天只慢悠悠地吐出一个字,“‘m’。”

    关昊的脸色瞬间巨变,转为温和的笑,“大哥你真是多想了,我哪敢取笑你……我这是跟妈来帮你来了。”谁能想象一向深谋远虑的关昊也有把柄落在季凌天的手里,让关昊惶恐。

    “是啊凌天,苒苒就快生了,昊儿来看看你,今晚还要回去陪苒苒。”

    季凌天对母亲道,“你也跟着他回去吧,梓歆的事,我自己能搞定。”

    “以梓歆的个,我怕是难哦……就算她现在陪在你边,可以后她万一要是知道了实,我恐怕……”

    关昊的话让大家都敲响了警钟,关母担忧道,“是啊,梓歆子倔,我怕到时候梓歆不肯原谅你……”

    “原不原谅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她到时候又逃不掉……”

    关母拧起眉,“这话怎么说?”

    季凌天得意洋洋道,“天机不可泄露。”

    “告诉妈也不行吗?”

    关昊不齿吐出,“妈……我哥这点心思你都没猜到吗?”

    关母期盼地问,“什么心思啊?”

    关昊横了季凌天一眼,“如果梓歆跟苒苒一样大腹便便的,你觉得梓歆还跑得了大哥的手掌心吗?”

    “啊……”

    季凌天笑得灿烂。

    关昊损道,“烂招,不过倒是最可行的办法。”

    ……

    秦梓歆拿着检查报告走进病房,对大家道,“凌天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况还算乐观……医生说没有什么事,明天就可以出院。”

    关母佯装松了口气,“那就好……”

    秦梓歆将检查报告递予季凌天,“你看,医生没有断定你一定会瘫痪,她说如果你坚持物理治疗的话,或许有机会能让你的脊椎神经修复。”

    “我会坚持做物理治疗的。”

    秦梓歆微笑点头,“嗯。”

    浅浅不知何时来到了季凌天边,冲季凌天眨了眨眼睛,很是自然地叮嘱道,“爹地,妈在你边,你可得好好表现哦。”

    季凌天回给浅浅一个眨眼,笑,“爹地一定会的。”

    关母笑着开口道,“既然明天凌天就可以出院,那我就陪你们一起回y市吧!”

    秦梓歆倏地扭头看向关母,“嗯?”

    关母解释道,“你要照顾凌天,恐怕没办法照顾好自己和浅浅,所以我去y市照顾你们。”

    “伯母,不用了,你去纽约照顾苒苒吧……她过一个多月就生了,没你在她边,我不太放心。”

    “可是……”

    “是啊,你不用担心我和妈,家里有佣人照顾我们啊!”

    关母说这些话自然也是在秦梓歆面前演戏,既然秦梓歆这样说了,她也就顺着台阶下来,“那……那好吧,我先留在纽约,如果有事,你就打电话给我。”

    秦梓歆点点头。

    关母跟季凌天对了一下眼色,要他好好表现,她这个老人家就不去y市碍他的事了。

    ------------------------------------------

    两天后,y市。

    “季先生,少夫人,小小姐你们终于回来了……”

    佣人们开心的从别墅的大厅里迎了出来。

    秦梓歆推着季凌天走进别墅大厅,笑着道,“因为天气不好,所以飞机延误。”

    佣人们看着男主人坐着轮椅的样子,全都怔在了原地。

    季凌天自然是不在乎佣人们的看法的,可为了真,他不得不表现出一幅神色凝重的样子。他预备找个时间跟佣人们教育一番,这样可以避免在佣人们面前演戏,还能让佣人们一起帮他。

    秦梓歆深怕佣人会惹到季凌天一贯的骄傲,忙不迭道,“你们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季先生只是受了点腿伤,没什么。”

    佣人们听闻季凌天只是受了点小伤,全都松了口气,笑着各忙各事去了。

    浅浅挫揉着眼睛,道,“妈,我好困,我想去睡觉……”

    秦梓歆点头,“快去吧,谁让你在飞机上都不睡。”

    “嗯。”

    浅浅转,困意沉沉地上了二楼。

    这时候秦梓歆弯询问季凌天,“你累吗?要不要我扶你回房休息?”

    “好。”

    秦梓歆随即对站在门外的一名手下道,“阿冀,你过来帮我一下……”

    ……

    在阿冀的帮忙下,秦梓歆将季凌天扶在了卧室的上。

    季凌天高体健,扶起来自然很吃力,所以秦梓歆此刻依旧在喘。

    靠在头上,季凌天歉意道,“辛苦你了。”

    秦梓歆摇摇头,“没什么……你睡一会儿吧,我去楼下吩咐佣人做点吃的,你在飞机上都没吃什么。”

    “好。”

    秦梓歆转离去。

    待秦梓歆走后,季凌天拿出手机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一通电话。

    秘书接到老板电话时很是兴奋,“总裁,您回来了?”

    “嗯,公司这几天如何?”

    “运作正常,只是有很多烦人的公司打电话说有意愿收购‘凌天’的股票……我不知道该如何搪塞他们。”

    “你现在可以直接拒绝了。”

    “好的。”

    “对了,近期我不会到公司去,除非有什么重要的事,无关紧要的就交给副总去打理。”

    “是。”

    结束通话,季凌天扬高嘴角,幻想着接下去的美好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季凌天赶忙假装闭起眼。他已经能从脚步声听出来人是秦梓歆。

    秦梓歆走进房间,看见季凌天已经在睡,本来要回房间拿东西的她倏地坐在了沿。

    “睁开眼睛吧,我知道你没睡。”

    季凌天缓缓地睁开了眼眸。不会吧?她听见了他打电话?

    果然……

    “我刚才听到你在打电话……”

    季凌天的心“咯噔”一声碎裂。

    秦梓歆叹息了一声,“我是回房拿东西,无意间听到你打电话的声音……我听到你提到公司了,你是跟秘书打电话吧?”

    “嗯。”季凌天是什么人,大山崩于前而临危不乱者,所以此刻他的神色并未有变化。

    秦梓歆面露忧色,“我听到你们好像在说公司的事……你不会还想卖掉‘凌天’吧?”

    原来……她没有听清楚,只听到了这个。

    季凌天在心底笑,脸上却是悲伤的神色,“就我现在这个样子,留着‘凌天’也是无用……”

    “怎么会呢?就算是坐着轮椅,你也可以继续你的事业啊!”

    “你支持我继续我的事业?”

    “当然啊,你那么辛苦才将‘凌天’做到今天这个成就,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

    “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

    秦梓歆本能地伸手握住季凌天的手,“不要贬低现在的自己……在世人心目,你依然还是完美的。”

    当她碰触到他的手时,他的心头一阵暗爽。

    “就算现在不想出去面对大家,也不要卖掉‘凌天’,以后你会后悔的。”

    季凌天表现出在秦梓歆的极力劝说下终于被说服的样子,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

    秦梓歆微微笑,“这段时间就将‘凌天’交给你们公司的副总打理吧,反正下半年没什么重要的项目,副总应该能搞定。”

    “嗯。”

    “那我出去了,我要去整理一下我的行李。”

    秦梓歆起

    “等一下。”他忽然道。

    秦梓歆折过子,“怎么了?”

    “我……我想去洗手间。”

    “你要……”

    季凌天心底藏着邪恶,表面却很是尴尬道,“解决小的。”

    在医院通常都有护士帮季凌天,可在家里,这还是秦梓歆第一次面临怎样的问题。

    秦梓歆不红了脸,“那……我那去给你拿尿袋。”

    “不用了,我不习惯用那东西。”

    “那怎么办?”

    季凌天支撑起自己的上半,道,“你扶我去洗手间吧!”

    “可是我……”秦梓歆尴尬到脸颊发烫,口齿不清,“我……我……”

    天,男女授受不亲……

    虽然她和季凌天也曾经恩亲密过,但那像是很久远以前的事,她现在压根就没有办法面对他。

    一想到那样的画面,她的脸颊就不自觉地泛红发烫。

    秦梓歆急之下道,“不然我去叫阿冀或佣人上来……”

    季凌天一派正色,“如果是晚上呢?”

    “晚上……晚上……”是啊,晚上如果他要嘘嘘,她能去叫谁?

    “算了,你拿尿袋给我吧……”

    “好。”

    秦梓歆急急忙忙将从医院带来的方便尿袋拿了过来,递予季凌天,“你自己知道怎么弄的噢?”

    “我腰部以下都无力,我怕我够不着。”

    “那我扶你坐起来。”

    秦梓歆坐在了头边沿,帮着季凌天坐起了

    季凌天拿着尿袋,看了许久。

    秦梓歆问,“你怎么了?”

    季凌天叹息了一声,“真没有想到有生之年我居然需要用到这个。”

    秦梓歆的喉咙里忽然滑过了艰涩。

    “你回避一下吧!”

    秦梓歆缓缓站起,背对着他。

    她很细心地听着动静,却发现他久久都没有动作。

    她终于忍不住问,“好了吗?”

    季凌天靠在了头,回答,“我不弄了……一个大男人,弄这个像什么。”

    秦梓歆慢慢转过,看见他一脸颓然地靠在头,尿袋依然在一旁。

    季凌天没有焦距目光看着前方,“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凌天……”

    “要你照顾我终究不太方便……明天就去请个看护来照看我吧!”

    秦梓歆急忙来到了季凌天面前,正色道,“看护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照顾你……”

    “那就安排三、五个看护,反正我请得起。”季凌天的语气又有些自甘堕落的意味。

    “对不起……”

    “傻瓜,跟我说对不起做什么?”

    “是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我扶你去洗手间吧!”

    “你不嫌弃我?”

    “我不是嫌弃你,我只是……”秦梓歆尴尬红脸,低下头咕哝一声,“只是觉得不太方便。”

    “以你我的熟悉程度,还需要介怀这些吗?”

    “我……”

    “你放心吧,你只要把我扶上轮椅,我自己能滑着轮椅进洗手间解决。”

    听到季凌天这样说,秦梓歆这才松了口气,“好……我去拿轮椅。”她以为他要她扶着他,天,她真是想歪了。

    ……

    洗手间门外,秦梓歆脸上霞红一片。

    虽然某人是自己滑着轮椅进去,但她还是有些担心他会不方便,所以在洗手间门外等着她。

    “梓歆。”

    突然的一道声音让她吓了一跳,“啊?”

    原来季凌天已经用好洗手间,从里面出来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怕你不方便啊……”

    难道他不方便的时候她真的敢进来?季凌天在心底贼笑。

    “喂,你笑什么啊!”

    “我笑你脸红的样子很可。”

    “我哪里脸红啊!”

    季凌天含笑,滑着轮椅走向大

    秦梓歆尴尬不已地转走进洗手间,在看见马桶已经冲水且马桶外并没有他嘘嘘歪掉的残液时,她挠挠头,不对他深感敬佩。

    这厮还真是撒的准,她还以为他会对不准呢……男人这邪恶的某部分,还真是很神奇呢!

    ……

    秦梓歆来到了季凌天边,对他道,“我现在扶你上休息吧!”

    “嗯。”

    季凌天支撑着轮椅,倚靠臂力,在秦梓歆的搀扶下,一点点地起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因为轮椅的一个打滑,季凌天体突然往一侧倾倒,秦梓歆生怕季凌天会摔到地上,所以赶忙抱住他往上倒去……

    偏生那么巧,当两人倒在上后,她差点就摔下了,幸好他及时抱住了她。

    秦梓歆松了口气的时候才发现,她此刻不仅压在了他的上,她的小腹处还那么尴尬地贴在了他的鼠蹊部位。

    这画面……简直有够令人遐想的。

    “对,对不起……压到你了……”秦梓歆因为害羞而语无伦次。

    “没事,你忘了我双腿是没有知觉的。”

    “哦……那,那你放开我吧!”

    天知道他抱得她好紧,让她周都萦绕着他的男气息。

    孰料到,这一刻,季凌天却用双臂的力量将秦梓歆愈加地压向自己。

    秦梓歆愣了一秒,“你……”

    季凌天深邃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凝着她,却不开口说话。

    “你放开我,放开……”感觉到他体逐渐燃升的温度,她又羞又恼道。

    季凌天不愿意松手,语调略显低落地问,“你就这么讨论我抱你吗?”

    “你先松开我再说啦!”

    “我不松……我要这样抱你一辈子。”

    “喂……我都说过我会照顾你的。”

    “那你还会要求我跟你离婚吗?”

    “现在不是还没离嘛!”

    “可是你想跟我离……”

    “那是之前,现在你体没康复……我不会跟你离婚的。”天呐,他的手放在哪里,好像是罩在了她的上。

    这……

    秦梓歆都快害羞死了。

    季凌天依然一派正色地道,“所以,如果我的体能够康复,你还是会离开我的对吗?”

    “这些等以后再说吧,你先放开我……”

    “如果我一好你就要离开我,那我宁愿这辈子瘫痪下去。”

    “呸呸呸,你胡说什么,你不会一辈子瘫痪的……”

    “梓歆,我知道我现在这样的况要你跟我在一起的确有些委屈了你,但是,我真的不想再放开你……”

    他说的话,那样的深,那样的令人动容,令她一时间意乱迷。

    他慢慢地抬起头,双手并扣住她的首……

    就在他即将吻上她的关键一刻,她倏地伸手推开了他,急跳下了

    他下意识地想要起拉她进自己的怀里好好吻一番,再圈圈叉叉……

    幸好,他仅剩的理智教他没有做出这后悔之事。

    要知道,对她,他可不能之过急,否则一定会将她吓跑的……

    秦梓歆跳下后,跟他拉开了足有三米的距离。

    看着因为紧张而气喘吁吁的秦梓歆,季凌天歉意道,“对不起,刚才我……”

    “希望不要有下次。”

    转,秦梓歆没有再说什么,径直离去。

    季凌天倏地从上坐起,懊恼地捶了一下

    ------------------------------------------

    秦梓歆之后没再跟季凌天说话,直到晚餐时分。

    “妈,你今晚在哪里睡啊?”

    浅浅在用餐期间开启话题。

    秦梓歆回答,“我能去哪里睡啊,当然是跟你一起睡。”

    浅浅惊愕圆嘴,“你不跟爹地一起睡啊?”

    “秦子浅,妈没有说过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吗?”

    “可是……爹地晚上要人照顾,你不在爹地边,谁照顾爹地啊?”浅浅不怕死地再问了一句。

    “秦子浅!!”

    被母亲用眼神警告的浅浅立刻低下头开始猛地扒饭。

    季凌天始终没开口说话,可秦梓歆的一举一动全都在他的眼底。

    ……

    用完餐后,季凌天是由佣人推着进房间的。

    佣人一离开,季凌天便从轮椅上起

    该死的,今天不过是试探她一下,没有想到她的反应竟这样大……晚上居然直接就不理他了。

    看来他还真是高估了自己,想要收服她,他恐怕得有耐力才行……

    走到房间的落地窗前,季凌天的俊颜冷峻,在思考着补救的办法,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房门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他坐回轮椅,出声回应,“进来。”

    令季凌天有些意外的是,进来的人是秦梓歆。

    季凌天滑着轮椅来到她的面前,嗓音明显的低落,“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

    秦梓歆摇摇头,“不说这件事了……我要去洗澡休息了,你有事就叫门口的佣人。”

    “好。”

    说完,秦梓歆转离去。

    看着秦梓歆离去的背影,季凌天的眸光黯淡。

    ……

    秦梓歆来到了浅浅的房间,疲累地靠在头。

    浅浅正在洗澡,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的。

    秦梓歆倒头睡在枕头上,心烦意乱地拧起眉。

    她今天差点就沉沦进去了……

    她着没用,受不了他的一点蛊惑。

    他说的那些话,深款款,真意切,她真的想要去相信,可是……

    她还能相信他吗?

    十三年前她就已经听过他最动人的话,可是这十三年,她又遭遇了什么?他对她的弃之如敝履,对她挥之则来挥之则去,他根本就没有珍惜过她……

    这些过往让她如何还能再相信他?

    “妈……”

    浅浅不知何时洗完澡穿着睡衣从浴室里出来了。

    秦梓歆回过神,“嗯?”

    浅浅爬上,拉好被子,问,“你今晚真的不去陪爹地睡啊?”

    秦梓歆拖着腮趴在上,“你什么时候看见我跟你爹地睡在一起了?”

    浅浅学着母亲的样托腮趴在上,“可是爹地现在的况不一样了……”

    秦梓歆赌气道,“那我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照顾他啊!”还要被他揩油,谁知道他是不是心怀不轨。

    “好吧……那你就在这里睡吧,我明早要上学,我先睡了。”

    “嗯。”

    浅浅随即躺下子。

    越想越脑子越乱,最后,秦梓歆索抱起睡衣走进浴室。

    ……

    洗完澡后,秦梓歆终究还是不放心地来到了季凌天的房间门口。

    “他有叫你们吗?”

    秦梓歆询问站在房门外的佣人。

    佣人摇摇头。

    秦梓歆微微拧眉。照理说他洗澡睡觉什么的都要人扶的,怎么他都没有叫人呢?

    站在房门前犹豫了许久,秦梓歆最后还是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

    听到他的应答声,秦梓歆这才松了口气。

    轻轻推开-房门,秦梓歆走了进去。

    远远地,季凌天坐在落地窗前,背影看起来是那样的孤寂和落寞。

    “凌天。”

    季凌天依旧看着落地窗,淡淡出声,“你还没睡?”

    秦梓歆来到了季凌天的后,缓声回答,“准备睡了。”

    “去吧,照顾了我一天你也累了,早点睡。”

    “你不睡吗?”

    “我想再呆会儿。”

    “那你想要睡觉的时候就叫佣人吧!”

    “嗯。”

    季凌天的背影让秦梓歆有种说不出悲伤的感觉,她知道,可能是她转变的态度伤害到了他,可是,她想心软。

    她心太软了就会贪心得到更多,而她清楚,她贪心的那些,她在他上永远都得不到。

    “歆歆。”

    他突然出声唤住了转离去的她。

    秦梓歆的脚步停驻,听见他滑着轮椅转过了

    她背对着他,体微僵。

    “我不会再伤害你。”

    “怎么突然说这些?”

    “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过去我的确做了太多伤害你的事,如果你因此不会再给我任何机会,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

    秦梓歆倏地转过,深望着季凌天。

    季凌天的黑眸幽深,饱含着懊悔和深

    “凌天,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你说。”

    “如果半年以前我将我生病的事告诉你,当时依然对我充满恨意的你,会放下仇恨,像我现在这样照顾你一样照顾我吗?”

    季凌天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会。”

    “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你,秦梓歆……不是因为失去你以后我才明白,而是这份一直都在我的心底,只是从来都不愿意认输的我,不想承认我对当时‘背叛’你的我依然那样的在意。”

    他的话教她的眼泪充盈在了眼眶。

    他望着她泛着水光的泪眸,沙哑逸出,“你知道我从前为什么会迷恋苒苒吗?”

    秦梓歆摇摇头。

    “因为她有一张很像你的脸……初认识她的时候,我几乎以为她就是你……她的天真活泼、善良纯真,都像极了我十三年前认识的那个秦梓歆……所以我极尽所能对她好,即便清楚她根本就不是你,可我还是想要对她好,因为我很想回到十三年前……”

    眼泪从秦梓歆的眼眶滑落而出,顺着她的脸颊,湿了整张精致的脸庞。

    “梓歆,我们之间有要多的误会,以致我们错过了这十三年……其实早在你跟我说你曾经堕胎两次都是因为体不许而胎死腹时,我就已经想过挽回我们之间遗失的美好……但我依然放弃不了我的骄傲,所以我一直在犹豫,之后我们分开了一个多月,那一天我提前回来,我原本是想要跟你敞开心扉地谈一次我们之间的事,可是那天你拿了离婚协议给我,你还告诉我你正在跟辜御臣交往……那晚我很生气,可我没有那份勇气去追你,因为知道曾经伤害你太深……”

    想起那晚离开时的悲伤景,仍旧触动了秦梓歆心底最柔软的那跟弦。又有谁知道,那晚的她有多么的失落,因为她以为她和他将是永别……

    “我舍不得你,所以我让佣人去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只要你还愿意回来,我们之间一定还有机会,可是,你留了信,透露给我你永远都不会再回来的信息,我终于才意识到,我永远失去你了,可是我根本就做不到活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所以,我疯了一般去伦敦找你,而直到找到辜御臣后我才知道,原来你已经病入膏肓,你永远都无法想象得到我当时有多痛恨自己,我恨不得杀了自己……”

    秦梓歆哽咽地问他,眼泪不断汹涌地逸出眼眶。“为什么这些话你之前都不跟我说?”

    “你知道我根本是个不懂解释的人……”

    “如果你当初愿意跟我说这番话,也许我就不会答应跟御臣交往……为什么你不早点说?”

    他靠近她,倏地搂住她的体。

    她愣了一下,并没有直接抗拒,只是子渐渐软了下来,最后,蹲靠在他的面前。

    他伸手抚摸她湿润的脸庞,酸涩地问,“宝贝,你还愿不愿意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如果是以前,我也许不会同意,可是现在……”她噙着泪光的眼神深望着他,倏地噗嗤一笑,“你瘫痪,而我这个也不知道心脏还能够撑多久的人,或许……是能凑合地过下去的。”

    “这么说,你是答应跟我重新开始了?”

    秦梓歆用力点头。

    季凌天俊逸的脸庞展开笑意。天知道他此刻有多想起将她抱起来欢呼,可是……

    这一秒,秦梓歆伸手抱住了他,她让自己靠在他的肩上,紧紧地闭起眼,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气息、他的温暖。

    他无法再思考,只紧紧地拥住她。

    她哽咽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我你,凌天……”

    他慢慢地拉开她,看着她挂满泪痕的脸颊,倏地,他扣住她的首,狠狠地吻住她。

    这是他们十三年来,第一次彼此心意相通地吻对方,尽管这十三年来他们不是没有发生过关系。

    她很生涩,他却充满着渴求。

    他的舌引领着她的舌领略着这男女间最纯粹的吻……

    她渐渐地伸手圈住他的颈项,攀附着他,学着他渴求更多。

    他们就像是沙漠里一直都没有找到水的人,渴求看到一片绿洲,所以极尽地-吸对方的甘甜……

    他狂炙、强烈,**的开关像是被打开了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她有些招架不住,想要离开,他却紧紧地按着她,不容她退缩……

    旋转,厮磨,舐,啃咬……

    他的吻充满着极致的占有,仿佛想要将她吞没……

    ……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才心满意足地放开她,她的唇已经被他吻得红肿,此刻正气喘吁吁。

    他将她伸手将她用尽怀里,在她的发丝上轻轻落下一吻。

    她抱着他,靠在她的怀里……

    这十三年来,她第一次感觉到心这样的轻松,第一次这样平静安然地靠在他的怀里,第一次找到了她久违的温暖……

    她要跟他在一起,永永远远。

    ps:今天白天还会更新三千字,后天又会有一万字更新,这几天亲们可以看过瘾了。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