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大灰狼诱小绵羊——成功(5000)

    第315章

    况真的这样严重?

    “总裁夫人,您还是不要进去了,总裁不想你看到他的样子……”

    “他就是因为这件事而想要卖掉‘凌天’?”

    手下点头,“总裁是在出事后的第三天决定的……因为医生说了,总裁的双腿痊愈的可能很低,他以后恐怕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秦梓歆子重重一震。

    手下的眼底泛着隐隐的泪水,哽咽到,“总裁对外宣布卖掉‘凌天‘,就是不想让外人看到他现在这样,你知道总裁一向都很高傲的,唉……”

    “我要进去见他,我必须进去。”

    “总裁夫人,总裁不会想要见到你的……”

    “他以为他这样逃避就是办法吗?”

    “可是……”

    手下来不及阻止,秦梓歆已经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

    宽敞舒适的病房内,季凌天躺在病上。

    边上,浅浅拖着他的手臂摇晃着,“爹地,爹地……你干嘛不跟我说话?爹地……”

    因为季凌天是背对着秦梓歆的,所以她看不见季凌天的表,只知道季凌天没有回应浅浅。

    浅浅看见秦梓歆,立即松开父亲,跑到了秦梓歆面前,低落吐出,“妈,为什么我跟爹地说话,他都不理我……”

    秦梓歆注意到浅浅唤她的时候,季凌天的子明显一僵。

    浅浅委屈道,“妈,你快去看看爹地吧,爹地不知道为什么都不理人……”

    秦梓歆温声对女儿道,“浅浅,你先出去一下,妈跟爹地说会儿话,等会儿你再进来。”

    “可是爹地他……”

    “听妈的话。”

    “哦。”

    “乖,在外面等会儿。”

    “嗯。”

    浅浅一向乖巧,这会儿悻悻然地走出了病房。

    这一刻,病房内只剩下了秦梓歆和季凌天。

    秦梓歆来到了病边,出声道,“为什么发生了这样大的事也不告诉我们大家?”

    季凌天背对着秦梓歆,沉默。

    “不管发生什么事,大家一起帮你总比你一个人面对要强。”

    季凌天背部僵硬,依旧没有说话。

    秦梓歆倏地来到季凌天面前,看他始终闭着眼,她忍不住蹲下子,摇晃他的手臂,“凌天,凌天……”

    在秦梓歆的极力叫唤,季凌天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眸。

    他一贯骄傲的眼神此刻只剩下了颓废和消极,他的眼睛像是没有焦距地看着她,“你来做什么?”

    “我……”秦梓歆顿时语塞。

    “你还会关心我吗?你不是已经不我了吗?”

    “我依然关心你啊,再怎么说你也是浅浅的父亲,何况我们不是说好做朋友的吗?”

    季凌天一声嗤笑,“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跟你做什么朋友……”

    “凌天,你不要这样……”看到季凌天现在这副颓然消极的样子,秦梓歆的喉咙突然一阵艰涩。

    “幸好你没有选择我,否则,你这辈子都该是跟一个残疾人在一起了……”

    秦梓歆用力摇头,“你不要这样说,你不是残疾人,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只要你配合治疗,你一定能够痊愈的!”

    “我不会痊愈的,医生说了,我就算是配合治疗,顶多不需要面对截肢,我瘫痪已经是注定的了……”

    “不会的,你怎么会瘫痪呢?你……”秦梓歆哽咽。

    “你带浅浅离开吧,我不想让女儿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也请你这段时间替我照顾好浅浅,以后都不要再来我这里了。”

    “凌天……”

    “走啊!!”季凌天突然吼出。

    秦梓歆吓了一跳,眼泪凝聚在了眼眶。

    没有见到他的那一刻,她还可以安慰自己说他可能只是受了重伤,况绝没有关昊调查到的那样严重,可此刻,看见他消极动怒的样子,她的心不知怎么的很是难受起来……

    这时候,一名医生模样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医生的后跟着两名护士。

    医生开口道,“季先生,今早给您检查的结果越来越不乐观,如果您再不配合治疗,您的双腿可能真的没有办法保住了……”

    “反正都是瘫痪,我还要这双腿来干什么?”季凌天-怒火烧道。

    “可是季总,先保留住腿,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我不是小孩子,你们不需要说谎来骗我!!”季凌天的语气越来越烦躁。

    秦梓歆捧住季凌天的脸,凝望着他,祈求道,“凌天,你听医生的话吧,别让腿感染了,先配合治疗好吗?”

    季凌天愤愤地拿开了秦梓歆的手,怒吼道,“我不是让你出去吗?你给我出去,出去!!!”

    手下听到季凌天的声音从外面冲了进来,“总裁……”

    季凌天-怒声对手下道,“我不是说不要任何人进来的吗?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吗?”

    手下听闻吓得脸色都惨白了,“这……”

    “让他们全都给我出去!”季凌天不耐烦道。

    手下赶忙躬首,“是。”

    医生和护士慢慢退出了病房,手下将恳求的目光睇向秦梓歆。

    秦梓歆依旧深凝着季凌天,劝说道,“请你不要这样,凡事都有转折的……”

    季凌天闭起了双眼,仍旧是一句不友善的——“出去!!”

    面对季凌天的冷漠,秦梓歆的心更加的难受。

    手下劝道,“总裁夫人,您还是先出去吧……让总裁一个人静静。”

    秦梓歆终于不得不直起,转,迈着沉重的步伐慢慢离开。

    ------------------------------------------------

    病房外,辜御臣扶住了失魂落魄的秦梓歆。

    “怎么样?”

    秦梓歆抬眸看了辜御臣一眼,摇了摇头。

    辜御臣注意到秦梓歆微微泛红的眼眶,他瞪着大眼道,“况真的如医生所说的那般严重?”

    秦梓歆咬唇,点了点头。

    辜御臣怔在了原地,始终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

    秦梓歆问,“浅浅呢?”

    “她在飞机上没吃东西,我怕她肚子饿,让人带她去吃东西了。”

    “哦。”

    说完,秦梓歆呆呆地坐在了椅子上。

    辜御臣俯温柔地看着秦梓歆,“你饿不饿,我陪你去吃点东西好吗?”

    秦梓歆摇摇头,“我不饿,你去吃吧。”

    “那我留在这里陪你。”

    “御臣,不用了,你去吃点东西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梓歆,你怎么了?”辜御臣伸手抚上秦梓歆的脸,才发现她的脸冰冰凉凉,一滴泪水从她的眼眶溢了出来。“梓歆……”

    秦梓歆低下了头,像是突然间绪崩溃一样,抽泣出声,“都怪我,他会变成这样都怪我……”

    辜御臣忙不迭地替秦梓歆拭去眼角的泪水,心疼道,“别哭……傻瓜,他出事怎么能怪你呢?”

    秦梓歆抬起模糊的眸子看着辜御臣,酸涩逸出,“我走出病房的时候,他的手下跟我说,因为感的事,他这些天的心一直不太好,所以才会在看工地的时候失神……”

    辜御臣抚慰道,“这也不能怪你啊,出现意外谁都不想……”

    “可是如果我没有拒绝他,他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我……”

    辜御臣轻轻拭着秦梓歆眼角的泪水,“你后悔了?”

    秦梓歆哽咽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

    辜御臣缓缓叹了一口气,“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心很差,不愿意配合治疗,说着一些消极的话……”

    “这样的事,的确是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接受……不过,真的会瘫痪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敢去往这方面想……我……我不能接受……”秦梓歆低下了头,失声痛哭。

    辜御臣伸手拥住秦梓歆,将子颤抖抽泣的她用尽了怀里。

    ……

    不知过了多久,秦梓歆的心渐渐平复。

    辜御臣轻轻松开秦梓歆,柔声问她,“好点了吗?”

    秦梓歆点了点头,站起。“我去看看他。”

    辜御臣微拧眉,“他不是说不想看见你吗?”

    “他说的是气话,这个时候,他只是不想面对任何人而已,可他需要人关心。”

    看见秦梓歆着急的样子,辜御臣的眸色很是黯淡,他低哑地唤,“梓歆……”

    “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说着,梓歆兀自走向季凌天的病房,并没有注意到辜御臣失落的神色。

    ------------------------------------------------

    秦梓歆再一次不顾季凌天手下的阻拦,走进了病房。

    秦梓歆的眼角泛着泪光,微张的唇瓣颤抖,脸色苍白,比季凌天这个“重伤”的人看起来还要像病人。

    “凌天……”

    秦梓歆的一声轻唤,让季凌天慢慢转过头。

    眼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怒意,季凌天望着秦梓歆,因为“自责”,半天才启唇,“刚才……对不起,我说话重了。”

    秦梓歆摇头,“没关系。”

    季凌天将目光慢慢投向了那雪白的天花,略微嘶哑的嗓音逸出,“谢谢你来看我……是关昊查到的吗?”

    “不是。”

    “那么是辜御臣。”他很容易就猜到。

    秦梓歆沉默表示默认。

    “看来你跟他的感发展得不错……这次,是他陪你来l.a的吧?”

    秦梓歆终于点了下头。

    余光注意到她点头的动作,季凌天黯然地垂落眼帘,“辜御臣的确不错……这十多年来一直对你念念不忘,也未曾想过找其他女人,他一直保留着最初对你的那份,在你最艰难的时候对你不离不弃,在你孤独无依的时候给你依靠……比起我,他真的好太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的话令她鼻尖一阵酸涩,她忍不住抽了一下鼻子。

    “你选择他是没错的……怪只怪我从前不懂珍惜,如今追悔莫及也已经枉然,”

    眼泪不受控制地凝聚在秦梓歆的眼眶,她极力遏止,不让眼泪自眼眶滑落。

    季凌天愣愣地望着天花,痴痴地笑道,“这个世上或许真有报应这一说法……若不是我从前做了太多对不起你的事,我也不会有这样的遭遇……”

    秦梓歆用力摇头。

    “想想我以为的所作所为,的确已经到人神共愤的地步,我活该得不到你的原谅,活该半不遂,孤独终老……”

    眼泪终究还是像断了线的珍珠般从秦梓歆的眼眶滑落,她哭泣着吐出,“不要说了,凌天……”

    季凌天转过头看着秦梓歆,语调因悔恨而沙哑,“我以前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你一定很恨我吧?”

    秦梓歆愈加摇头如捣鼓。

    季凌天深邃的眸底泛着水光,“傻瓜,不要哭……我不值得你同,我活该……”

    秦梓歆带着哭腔道,“凌天,不要这样说……”

    “梓歆,我现在这个样子,我知道我和你已经不可能……但你能不能够原谅我,不去计较以前的事?”

    秦梓歆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季凌天的边,她慢慢地蹲下了子,对上他歉意的双眸,“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可是我以前做过那么多……”

    “是我的‘背叛’让你一直受到m的牵制,所以我很清楚很多事都是你不由己……比如‘襁坚’,有很多年我都以为这件事是真实发生的,所以我很恨你、甚至厌恶你,可直到近两年m的份浮出,我才清楚原来我一直都误会了你……当时m信以为真我真的跟关昊在一起,为了报复关昊,他要你派人伤害我,但是你并没有真的做出伤害我的事,你只是给m和我制造了一个很真实的假象……”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没有跟你解释这件事而导致你不愿意再跟我在一起……但是每当我想跟你解释的时候,我总愧疚于曾经对你造成这样的‘伤害’。”

    秦梓歆泪眼涟涟道,“我说过我不是因为怪你而拒绝你,而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为什么?”

    季凌天慢慢地伸起手,略微粗糙的大掌轻抚上她白净无瑕的脸庞,“是因为你真的不我了是吗?”

    秦梓歆没有直接给季凌天答案,而是紧紧地扶住季凌天的手掌,酸涩吐出,“我们之间永远都不会有幸福……”因为你永远都无法做到像我你那样我,你如今对我的眷恋,不过只是因为你失去了一个可以被你随叫随到、心甘愿为你付出多有的女人。

    季凌天深吸了口气,似在遏制心头疼痛,自嘲道,“我现在的确不配再跟你提‘幸福’二字,因为我现在已经给不了你这些……”

    秦梓歆紧紧地抓住季凌天抚着她的脸的手,急脱口而出,“你不要说这些丧气的话,你不会有事的,我会陪在你边看着你好起来的。”

    “你……你真的愿意陪在我边?”

    “我愿意。”秦梓歆抬起泪眼婆娑的容颜,眼睛都哭红了,抢声道,“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承担这些的,我会照顾你直至你痊愈,如果你真的瘫痪,我就照顾你一辈子的……”说到这里,她又放声大哭。

    “真的吗?你不嫌弃我?”

    “我不要你有事,凌天……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

    ps:摸脸了,虽然是很小的一点福利,可这对于季叔叔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季叔叔的演技不错吧?下章一万五千字,看季叔叔如何引小绵羊跌入狼窝……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