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他突然由后抱住她 (10000)

    第311章

    看见父亲从二楼下来,在厅里的浅浅立刻跑了过去,“爹地,你说妈今天回来?”

    季凌天揽住女儿,“嗯。”

    浅浅转头看向别墅大门,“可是都已经这么晚了,妈还没到家啊!”

    从早上等到下午,浅浅开始有些担心了。

    “你放心吧,你妈说回来肯定会回来的。”

    “好吧。”

    浅浅乖乖又坐回沙发,拖着腮,一眨也不眨地望着别墅大门。

    季凌天拿着一份报纸在浅浅的边坐下,他跟浅浅今天请假在家一样,他今天也没去公司。

    “爹地,等会儿见到妈,我可以问她为什么不回来吗?”浅浅惹人怜地吐出。

    季凌天看着报纸,回答,“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你妈生我的气。”

    “可是生气都生好几个月了,妈又不是小气的人。”

    “那你就等你妈回来以后再问她吧!”

    “爹地,是不是你跟妈已经离婚了,所以妈才会离开你的?”

    季凌天放下报纸,端正严肃地看着女儿,“爹地跟你保证,爹地妈没有离婚!”

    浅浅长长舒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我多怕你们瞒着我离婚……”

    季凌天笑笑,突然来了兴致,含笑询问女儿,“浅浅,如果爹地不跟你妈离婚,你妈要跟爹地离婚,爹地该怎么办?”

    “那爹地吗?”

    “呃……。”

    浅浅横了父亲一眼,“那爹地为什么不早点跟妈说?”

    浅浅的问话教季凌天怔住。

    浅浅咕哝道,“妈离开了,爹地才想到要跟妈在一起,这不能说明爹地。”

    “难道你妈也是这样想?”

    “大人的事我不懂……可是不管怎样,我还是希望爹地妈能在一起。”

    “所以,如果爹地现在要追你妈,你会帮爹地吗?”

    浅浅子,正色道,“我不帮……我再也不要爹地妈为了我而勉强在一起,除非你们真的有感。”

    季凌天眉梢一挑,“真的不帮?”

    浅浅将脸撇向一旁,“绝不,谁让你气走妈!我要尊重妈的选择!”

    季凌天正以父亲的崇高姿态对浅浅进行一番教育,这时候——

    “季先生,少夫人回来了。”

    佣人开心地奔进大厅。

    浅浅一听说,拔腿跑出了大厅。

    季凌天站起,看向别墅大门。

    秦梓歆从一辆白色的车上走了下来,没有行李,就挽着一个包包。

    浅浅已然奔出别墅大门,将秦梓歆用力抱住……

    秦梓歆手里的包包被佣人接过,她紧紧地拥住浅浅,眼眶是湿润的。

    母女两络寒暄了一会儿,浅浅拉着秦梓歆的手走向别墅。

    ------------------------------------

    季凌天远远地看着秦梓歆。

    她的气色不错,子也没有之前单薄,可见辜御臣将她照顾得很好。

    看她说话时底气十足的样子,想来已经恢复了以往的伶牙俐齿。

    很好!

    浅浅的声音打断了季凌天的思绪。

    此刻,浅浅跟秦梓歆一起走进了厅里。

    “妈,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傻瓜,妈跟你说了只是出国一段时间……”

    “可是爹地去找你,你不肯跟爹地回来。”

    “那是因为……因为妈有事耽搁了,现在妈不是回来了吗?”

    浅浅张开双手环抱住秦梓歆,“妈,我不许你再离开我了……”

    秦梓歆亲吻女儿的头发,“妈不会了。”

    管家在一旁高兴道,“少夫人,您饿了吧?我让人弄些东西给您吃。”

    秦梓歆微笑对管家道,“呃,我不饿,我午吃过了。”

    “那好,我让人去准备晚餐。”

    “好。”

    管家开心地退下。

    秦梓歆这才注意到沙发前的那抹高大影。

    看到父母对视,浅浅很是识相地对秦梓歆吐出,“妈,我去拿我最近考试的卷子给你看,又是一百分哦!”

    秦梓歆移开跟季凌天对上的视线,冲浅浅笑了笑,“好。”

    浅浅随即拉着厅里的佣人离去,独留下季凌天和秦梓歆。

    秦梓歆的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微笑,主动跟季凌天打招呼,“嗨。”

    季凌天走到了秦梓歆的面前。

    一休闲的他,少了平的刻板和严谨,更显得年轻许多。

    他温吞开口,“看你的样子,恢复得还不错。”

    秦梓歆淡笑点点头,“嗯,我感觉好的……医生跟我说,我能活过三个月算是一个奇迹。”

    “你会慢慢康复的。”

    “我也这么觉得……我现在已经没有以前心脏疼痛的感觉,很多时候连我自己都感觉我已经是个正常人,并且医生也跟我说,我康复的几率很大,因为我手术后至今还没有出现过排斥的况。”

    “嗯。”

    “我得谢谢你……听说岛上那三名医生是你帮我请来的,有他们在,我觉得很安心。”

    季凌天回答得温柔,“举手之劳罢了。”

    “谢谢。”

    他们之间,突然多了一层客

    季凌天似乎不想气氛这样尴尬下去,转移话题道,“对了,你回来的事,跟苒苒说了吗?”

    “嗯,我已经跟她打过电-话,她知道我体没什么大碍后很是开心,说是想立刻飞来Y市跟我见面。”

    “关昊不会许吧?”

    “当然,她现在都怀孕八个多月了,就快生了,关昊怎么可能让她到处乱跑?倒是我,准备下个月就去纽约看她,顺便抱抱她的小公主。”

    “嗯。”

    “还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你说。”

    秦梓歆在心里挣扎了几秒后吐出,“我给你的离婚协议,你签好字了吗?”

    季凌天神色不变,“你真的打算跟我离婚?”

    “我在岛上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

    “你再考虑一段时间。”

    “我不需要再考虑,我已经决定这么做。”

    “浅浅会失落的。”

    “我知道,可她是个懂事的孩子。”

    季凌天没有再说话。

    秦梓歆深吸了口气,道,“对不起,我的语气是不是有些过了?”

    季凌天摇摇头,“我只是很遗憾你有这样的决定。”

    秦梓歆笑笑,“过去就让它过去吧,你我都可以重头开始。”

    她眼底的释然和平静,没有任何的伪装,真实得令他惶然。

    下一秒,她转,“我去楼上看看浅浅。”

    ------------------------------------

    一个下午秦梓歆都陪在浅浅边,母女两有说有笑地讨论这几个月她们边所发生的事。

    季凌天一个下午都呆在书房里,隔着书房那面厚重的墙,他依然能够听到这对母女的欢声笑意。

    他的心也受到感染,微微的笑意在他俊肆的脸庞上呈现,他旋转着手边的一个玻璃装饰品,微敛的黑眸透着一股难以臆测的深沉。

    ……

    晚餐时分,秦梓歆和浅浅之间依然有聊不完的母女话题。

    季凌天没有插-进话题,始终沉默地用着晚餐。

    突然,浅浅问秦梓歆,“妈,你今晚不会走吧?”

    秦梓歆好像被浅浅的这个问题给问住了,顿了一秒才回答,“呃,妈今晚不在这里住。”

    浅浅顷刻就失落地耷拉着脑袋,“为什么啊?”

    季凌天此刻也看向了秦梓歆。

    秦梓歆如实对浅浅道,“妈和爹地已经不适合再住在一起,妈这几天会在酒店住,之后再做打算。”

    “不嘛……”浅浅不舍地伸手抱住秦梓歆,“你可以跟我一起睡,爹地不会在意的。”

    “可是妈的行李已经送去了酒店。”

    “家里也有妈要用的东西和要穿的衣服啊!”

    “浅浅……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你知道爹地妈离婚以后妈是不适合再住在你爹地这里的对不对?”

    “又还没有离婚……”浅浅扁着嘴道。

    “浅浅……”

    秦梓歆再劝说,浅浅却已经不理会,扭背对着秦梓歆,酸涩地抱怨道,“妈跟爹地离婚了,连浅浅也不要了……”

    秦梓歆伸手抱住浅浅,奈何浅浅用力挣开了。

    “浅浅……”

    “我讨厌妈,妈不要爹地,所以也不要浅浅了。”

    “妈没有……”

    “你有……你就是不要浅浅了……”浅浅哭出了声。

    “浅浅!!”季凌天温和的声音倏地传来。

    浅浅睁着挂着泪水的委屈眸子看向父亲。

    季凌天柔声道,“你过来。”

    浅浅离开椅子,低着头来到了父亲边。

    季凌天将浅浅揽到自己的边,轻声责备,“怎么能那样跟你妈说话呢?我不是跟你说过你妈体不好,你不能惹你妈生气,嗯?”

    浅浅泪汪汪的眸子很是委屈地看着秦梓歆,她松开轻轻咬着的唇瓣,歉意吐出,“妈,对不起……”

    秦梓歆此刻已经来到浅浅的面前,她伸手拭去浅浅眼角的泪痕,疼惜地将浅浅拥进怀里,“妈没有生气……是妈的错,离开浅浅这么久。”

    浅浅伸手紧紧地抱住秦梓歆,抽泣着吐出,“妈,我只是舍不得跟你分开……”

    ……

    夜晚九点,秦梓歆坐在沿,出神地望着已经熟睡的浅浅。

    房门传来了一道扭动声。

    秦梓歆回过,看见季凌天走了进来。

    “她睡了?”季凌天问。

    秦梓歆点点头,视线依旧在浅浅上。

    “你不用太担心她……离婚的事,她能理看待,只是感上还无法接受。”

    “我知道。”

    “佣人说有辆车停在大门外很久了,我想,是辜御臣吧?”

    秦梓歆倏地抬起脸庞,看了季凌天一眼。

    季凌天的脸色平和,看不出有什么绪。

    秦梓歆缓声道,“他来送我去酒店。”

    季凌天轻点了下头,“如果要住酒店,那就早点去吧,太晚不太安全……”

    秦梓歆恋恋不舍地看着浅浅。

    季凌天安慰她道,“不必在意她今天说的话,你我都知道她一直都不希望我们分开,也许她只是故意在我们面前耍耍子。”

    秦梓歆慢慢地站起了,看着浅浅,她努力吞下了喉咙间的哽咽。“劳烦你照顾好她,明天我会再来的。”

    “嗯。”

    弯腰替浅浅拉好被子,秦梓歆这才转离去。

    ……

    季凌天跟着秦梓歆走出了儿童房。

    “我送你出去。”房门外,季凌天对秦梓歆道。

    “不用了……谢谢你今天在浅浅面前替我说了那么多的好话,让浅浅能够理解我。”她客地跟他说话,就像他们真的已经成为朋友了一样。

    季凌天没有勉强,只说,“那好,住在酒店,你自己小心一点。”

    秦梓歆点点头,再无话,转离去。

    转离去的那一刻,秦梓歆能够感觉到季凌天的目光始终投注在她的上。

    走在二楼的走廊上,她感觉到他的目光依旧在追随。

    她假装感觉不到,却在此刻听见了除了自己脚步声以外的一道脚步。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子已经被人由后紧紧地拥住。

    顿时,一股熟悉的男气息萦绕在她的周

    他健硕的手臂由后向前将她缠住,两人脸颊紧贴,他磁沙哑又带着祈求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能不能不要走?”

    他的拥抱、他的声音都教秦梓歆慌了神……

    他从来骄傲,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用这样低声下气的语气恳求她。

    她怔愣了许久,回过神后才想着要挣脱开他。

    奈何,他的双臂紧紧地缠绕着她,别说挣开,她就连动弹一下都困难。

    “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我们可以从头开始。”他颤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声音愈发的黯哑。

    秦梓歆沉痛地闭起了眼,有些湿润在她的眼眶凝聚。

    “曾经是我不懂珍惜,才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我错了,我愿意为我以前所做的一切赎罪……我只求你原谅我,给我一次重新拥有你的机会。”

    秦梓歆依旧闭着眼,没有说话。

    “我你,秦梓歆……我你……我你……我你……”他一遍一遍地在她耳畔说着最动人的话。

    秦梓歆慢慢地睁开了眼眸,眸子上已经染上了一层厚厚的水雾。

    他生怕她挣扎一般地紧紧箍着她,不断地自顾自吐出,“我知道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你不会放弃我的……梓歆……”

    “凌天。”

    她终于张开抿着的唇瓣。

    他贴近她的脸,“嗯?”

    “你先放开我。”

    “我不放……如果我放手,你就会离开。”他像个孩子说着稚气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传来了一道肃冷的男声音,“季总,请你放开我的女朋友!”

    紧接着是佣人的声音,“对不起,季先生,这位先生一直说是少夫人的朋友,我们阻止不了他上来……”

    季凌天深深地瞅着秦梓歆,似乎没有受到突如其来的两道声音的打扰。

    看到辜御臣的秦梓歆一瞬间忘记了挣扎。

    辜御臣已然冲上前将秦梓歆从季凌天的怀了拥了过来,然后凶狠地盯着季凌天,“别着我出手,就算是你的地盘,我也不会怕你!!”

    季凌天没有说话,只是一瞬也不瞬地凝睇着秦梓歆。

    他还在等秦梓歆的答案。

    秦梓歆被辜御臣拥着已经离季凌天至少有三米远的距离,她的眸底全都是眼泪,眸光略微的呆滞。

    “梓歆,我们走。”辜御臣拥着秦梓歆的肩转离去。

    秦梓歆呆若木鸡地跟着辜御臣的步伐。

    谁想到,下一秒,一记重拳狠狠地挥在了辜御臣的鼻梁上。

    “啊!!”

    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秦梓歆吓了一跳,只看见辜御臣连连后退了几步,鼻梁上全都是血。

    秦梓歆猛一抬眸,这才看清楚此刻打辜御臣的人是季凌天。

    只见季凌天揪起辜御臣的衣领,失去了一贯的冷静和自制,他冷声吐出,“你最好给我记住,我和她还没离婚,秦梓歆她还是我老婆!!”

    辜御臣被季凌天这样一挑衅,顿时火冒三丈,忘记了鼻梁的痛楚,挥起一拳也朝季凌天上去。

    下一秒,季宅的保镖全都涌了过来,将辜御臣擒住。

    脸上已经挂了好几道彩的辜御臣在极力挣扎的同时咬牙切齿道,“季凌天,你就这点本事吗?有本事你跟我单挑啊……”

    季凌天的脸上同样挂了彩,衬衫袖子上甚至还有斑斑血迹,他森冷命令自己的下属,“都给我走开……我倒想看看他有多少能耐!!!”

    保镖们听到季凌天的命令,随即退下。

    然而,在辜御臣挥拳而上的时候,秦梓歆倏然大喊,“够了!!”

    秦梓歆的声音一瞬之间怔住了在场所有的人。

    秦梓歆先是狠狠地瞪着季凌天,“你为什么要动手打人?”

    季凌天挂着彩的俊颜森冷,无话。

    秦梓歆然后扶住受伤明显比季凌天更重的辜御臣,“我们走吧!”

    辜御臣依旧狠烈地盯着季凌天,直到秦梓歆扶着他转离开,他这才收起那憎恨的目光。

    站在一旁不敢作声的佣人即刻冲到季凌天的旁,紧张道,“啊……季先生你手流血了……”

    季凌天看着秦梓歆扶着辜御臣离开的背影,倏地转背对他们而去。

    听到季凌天踹开-房间门的声音,秦梓歆的心微微一震。

    ……

    因为辜御臣受伤,所以,回去的时候车是由秦梓歆开的。

    此刻,辜御臣坐在后座,手抚着发疼的口,却紧紧注视着驾驶位的秦梓歆。

    秦梓歆好似没有发生过任何事,平静地对辜御臣道,“你口和鼻梁都受了伤,我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不用去医院。”

    “那就去我下榻的酒店处理一下鼻梁的伤口,那里应该有医药箱。”

    “好。”

    秦梓歆没再多说什么。

    辜御臣在心底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开口,“那个……对不起,梓歆,我今天不该那么冲动的。”

    “不关你的事,是季凌天先动手打你的。”

    “我没想跟他动手,可他……”

    “别说了,御臣,他是什么格,我都很清楚。”他永远都是这样的自以为是。

    “对不起,当时看着他抱你,我才会那么冲动说那句话,我……”

    “不关你的事……先回酒店给你处理伤口再说。”

    ------------------------------------

    季凌天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手执着一杯琥珀色的烈酒。

    蓦地,他执起烈酒一口灌进喉里。

    烈酒滑过喉咙,执照了火烧一般的灼痛。

    季凌天随手将酒杯扔向一边,心境逐渐的平复下来。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这样的失去冷静和自制……

    他只知道,当辜御臣以她的男朋友自居时,他极度的不悦。

    她只能是他的,即便她现在无法原谅他,她也只能是他的!!

    但他今晚实在太冲动了些……

    她一定很生气!!

    该死的是他根本无法忍受她跟别的男人亲近,而且,辜御臣那厮居然还搂了她的腰!!

    该死的,若不是她阻止,今晚他绝对不会让辜御臣安然地离开这儿!!

    不过,他该如何去消褪她今晚的怒意?

    他根本不想惹她生气,他只想用尽所有的办法去讨她欢心,可今晚偏偏被他给搞砸了!

    不行……

    他必须去找她……不管跟她说什么都好,他不能让她对他的印象更糟。

    ……

    让手下查来了秦梓歆下榻酒店的地址,季凌天亲自驱车去了酒店。

    车子以一百八十多码的狂行驶在夜晚安静的街道上。

    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季凌天已经站在秦梓歆下榻的酒店房间门口。

    让自己更加的冷静下来,他伸手按下门铃。

    房间里面隐约传来了一道脚步声,下一秒,房门打开。

    没有料到他的出现,秦梓歆僵了一下。

    “对不起,刚才是我的错。”他主动道歉,没有了刚才嚣张的气焰,神还有几分的落寞。

    秦梓歆的表冷淡漠然,“你没有必要跟我道歉,要道歉也是跟御臣道歉。”

    她只是觉得他们还可以做普通朋友,可是今晚看来,他们连普通的朋友都做不了。

    “我……我会考虑。”

    秦梓歆点点头,“那好……再见。”她伸手关门。

    然而,在她关上房门之际,他的手倏然横在了门上。

    她拧眉,瞪着他。

    他语调和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抱歉,我要睡了。”

    他精明地睨着她,“你还说肯跟我做朋友,这难道就是待客之道?”

    “好吧,有些话我也想跟你说清楚。”秦梓歆终于将房门打开。

    季凌天舒了口气,走了进去。

    秦梓歆关上了房门,在房间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坐在秦梓歆对面的季凌天注意到了放在茶几上的那个简易药箱及垃圾桶里擦拭过血的棉签,他随口问,“辜御臣刚刚也在这里?”

    秦梓歆淡淡回答,“我帮他处理伤口。”

    醋意明显在季凌天的上显露,他将手伸向了她,“我的手也受伤了,作为朋友,你是不是也应该帮我处理一下?”

    “我这里不是医院。”

    “既然不是医院,为什么要帮他处理伤口?”

    “因为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我为他做任何事都是天经地义。”

    季凌天“腾”一声从沙发上站起,咬牙吐出,“秦梓歆,你现在是在故意挑战我的忍耐力吗?”

    秦梓歆亦跟着站起,冷冷瞪他,“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在没有离婚前,你别忘记你还是我的老婆。”

    “抱歉,我已经跟你提出了离婚。”

    “说抱歉的应该是我,因为我还没有签字。”

    她从来都不知道他耍赖起来居然可以这样的无赖。

    秦梓歆被气得牙痒痒,“就算我们的离婚手续还没办完,我跟别人恋怎么了?”

    “我不准!!”

    秦梓歆嗤笑一声,“季总裁,你忘了,你没权利干涉我。”

    “只要我们还是夫妻一天,我就有这个权利。”

    “真是可笑,你在婚内出轨都天经地义,而我在办离婚手续的时候谈个恋又算得了什么。”她轻柔地说着,听起来仿佛是针对他们现在讨论的话题,可却像利刃,狠狠戳进季凌天的膛。

    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愣然凝视她。

    她轻轻地笑,“无话可说了吗?”他现在有多痛,她当初就有多痛。

    他仍旧还是希望跟她解释清楚。“我跟任清乐之间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不用跟我解释,我已经不在乎。”

    “你大可装作对我没有任何感觉……可我现在就跟你说清楚,对你,我不会放弃,只要有我季凌天在的一天,你秦梓歆就只能是我的女人!!”说罢,季凌天一肃冷,转离去。

    秦梓歆冷冷大笑。

    听到她笑声的季凌天停下步伐。

    “季凌天,既然你跟我说清楚,那我也跟你说清楚……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上帝吗?可以主宰一切?”

    秦梓歆说话的时候声音是哽着的。

    季凌天转过了,脸色刚硬森冷。

    秦梓歆痴痴笑着,“是,我在意你的时候,你就是天,你说什么话我都会听,也都甘之如饴为你去做,但你忘了,你现在对我来说已经什么都不是!!”

    “秦梓歆!!!”

    秦梓歆的眼神毫不畏惧。

    季凌天已然来到了秦梓歆的面前,狠狠攫住她的双肩,“不要说这些自欺欺人的话,我不会当真!”

    秦梓歆用力推开了他,“是你在自欺欺人,我已经不你了,季凌天,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季凌天后退了一步,脸色因为她的话而变得恻,眸底更有一丝受伤,“好,好……你说你已经不我了,是吗?好……你看着我,你当着我的面跟我说你不我,你今生今世都不愿意再跟我有任何牵扯,那我就信你。”

    “我可以说,但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如果你敢看着我跟我说,那我从此以后都不会再扰你,还你一个清静的世界!!”

    “好……”

    秦梓歆柔弱的子走到了季凌天的面前。

    季凌天深深地注视她。

    秦梓歆的脸色略微的泛白,唇瓣也在颤抖,可她却坚定看向季凌天的双眼,与他四目相对。

    季凌天扶住她的双肩,肃冷地命令道,“你说。”

    心头传来莫名的疼痛,可她的心里却储存着他给她制造的更多的疼痛……

    那些冷嘲讽,那些恶意伤害,那些不曾有过的尊重以及他跟别的女人亲亲我我……

    这些都像是已经烙印在她心头上的伤痕,让她痛得无法呼吸。

    她曾经执着地追随他的背影不肯放弃,直到那影子远远地淡了、细了成了一根针扎在她心头上。

    她再也不敢去招惹他了……

    她累了……

    她怕了……

    她尽管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可她值得更好的人来珍惜她。

    不要犹豫了,放下他吧……

    她跟御臣一定会幸福的。

    “我已经不你了,季凌天……今生今世我都不想跟你再有任何牵扯,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如果你怜惜我过去十几年来都没有过过一天开心快乐的子,我求你一条生路,让我能够有喘息的机会重新认识边的人,开始我新的生活。”

    心,痛到极点,突然之间,他的世界暗了下来。

    他握着她双肩的手渐渐地无力,倏地从她细瘦的肩膀滑落了下来,耷拉在了他体两旁。

    他后退了两步,双眸痛一般地看着她。

    不要犹豫,不要回头……

    秦梓歆,他不适合你,你也不适合他……

    你曾经的“背叛”,是你们之间永远都抹不去的一道隔阂……就算你们勉强在一起,你们之间也永远回不到十三年前那样的恩

    他能在你们结婚期间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说明他的还是可以选择的……

    虽然他现在失落和伤痛,但那都是因为他失去了一个他十几年的女人,就像是一种习惯,突然没有了,他一时无法适应,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会渐渐忘掉你,因为他永远都做不到像你他那样的你……你终究会验证你在他心底根本什么都不是。

    十三年已经够了……

    就让她给彼此一次解脱的机会吧,他可以去寻找能给他一段像他们十三年前那样纯粹的的女人,她也可以试着去一个永远都不会伤害她的人……

    季凌天的声音在房间里咆哮,“我不信,我不信……”

    “我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话你已经听得清清楚楚了,我希望你能做到你答应我的事。”

    “秦梓歆,你还真是个说谎高手,可惜,你骗不了我,你骗不了!!”季凌天-怒吼响彻整个房间。

    他就像是一只受伤的狮子,痛苦,迷茫,孤独得找不到方向。

    最后,他摔烂了她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冲出了房间。

    ------------------------------------

    车子以两百码的度在路上疾驰……

    若不是深夜街道人烟稀少,加上突然而至的倾盆大雨,路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这度足以致人命。

    倏地,他踩下刹车,车子如漂移一般地停在了路边。

    雨刷在刮着挡风玻璃上不断滑下的雨水……

    季凌天用力敲着方向盘,下一秒,他打开车门走下了车。

    任由雨水落在他的上,浇湿他上的衣物。

    凌天,你说我们以后去意大利的弗洛伦撒的百花大教堂结婚好不好?

    我已经不你了,季凌天,今生今世我都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牵扯……

    凌天,你告诉我,我如何才能补偿你?只要我能做到,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

    现在你不欠我,我不欠你,我们两清了,就让我们之间的缘分到此为止吧。

    凌天,你现在睡着了,而我明天又要去关昊那里……其实我很想问你,你如今究竟把我当做什么?究竟什么时候我才能回到你的边?究竟我们有没有未来?究竟你愿不愿意跟我重新开始?

    如果你怜惜我过去十几年来都没有过过一天开心快乐的子,我求你一条生路,让我能够有喘息的机会重新认识边的人,开始我新的生活。

    ……

    她跟他说过的话,一遍遍在他的脑海播放。

    好像故意要让他难堪一样,一遍遍地让他回忆起他从前的冷酷和决绝……

    他失去她了……

    他彻彻底底失去她了……

    今生今世他都没有机会再拥有她了,她已经不他,可是,他她,该怎么办?

    看着满天的雨帘,他对着天空吼道,“秦梓歆,我可以给你清静的生活,但我绝不放弃!!”

    PS:本来这章不虐男主,可不知怎么又虐上了……唉,希望男主自求多福,接下来的章节有意思多了,会给男主福利的,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