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她真的不想再看见他了吗? (5000)

    灰蒙蒙的天空,在渐入冬季的时节里,缓缓地降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小雪。

    秦梓歆静静地伫立在别墅的门廊前,她抬头仰望着天空,任凭白雪冉冉飘落在她的脸颊、衣襟上。

    瘦削苍白的脸庞,露出这段子难得一见的绝美浅笑。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细柔手掌,任凭雪花片片落在手心。

    她专注于眼前的事物,仿佛那是世上唯一值得在意的事。

    对于自小在t市长大的她,如果不是刻意上高山,只怕此生都无缘看到如此美的雪景。

    所以,当看护小艾告诉她户外开始飘雪的时候,她便迫不及待地拖着虚弱的子,走出这搬进的别墅。

    她陶醉地闭着眼,站立在银雪纷飞的一片空旷中,享受难得的美丽景致。

    秦小姐,进屋吧,屋子里同样可以赏雪啊!小艾担心道。

    小艾,让我呆一会儿,一会儿就好。秦梓歆连眼皮都没有掀开,径直维持相同的姿势站着。

    那我去帮您那件衣服。说完话,小艾快速地闪进屋。

    不是没有想过自己虚弱的子不适合久立在冰雪中,但止不住的好奇感,让她拒绝了小艾的关心。

    也许……也许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飘雪的景色了,她又怎能错过呢?秦梓歆不悲哀地想。

    你穿成这样在雪里赏雪?突如其来的低沉男声让秦梓歆睁开了闭着的眼眸。

    她缓缓地转过头,看见了她预想中的那个人。

    关昊。

    好久不见,梓歆。

    我就知道是你……除了你,没有人能请得动那么多心外科的权威医生来给我看病。

    进屋吧,我们里面谈。

    嗯。

    ……

    别墅内,小艾替秦梓歆和关昊各冲了一杯腾腾的咖啡。

    关昊看着秦梓歆失去血色的苍白脸庞,轻叹一声,你该早点让大家知道这件事的。

    秦梓歆笑笑,摇摇头,无药可治,又何必让所有的人替我担心?

    可是这个时候你一个人根本无法承受这些。

    我能承受,你忘了吗?我可是从没有被任何事打败过。这个时候,秦梓歆依然勉强地撑住笑意,故作轻松地回答。

    你就是太要强了。

    秦梓歆仍旧是笑笑,问,对了,苒苒这段时间怎么样?

    这个时候你更应该关心的是你自己。

    我现在不是还安然无恙地坐在你面前吗?

    苒苒她不好……一直没有找到你,她很担心,这几天胃口也不好,人也比之前瘦了。

    这怎么能行呢?她现在怀着孕,如果吃不好睡不好,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小宝宝的。

    你也不用太担心……她总算不会饿着肚子里的孩子,只是一直很担心你。

    秦梓歆歉疚地低下头,现在你们好好照顾她。

    我当然会,我是她丈夫。

    秦梓歆点点头,微笑看着关昊,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们的,在你们最低谷的时候,也没有放弃彼此,始终深着对方。

    关昊沉默了良久,倏地问,梓歆,我哥登的报纸,你看了吗?

    秦梓歆轻点了下头,前两天看见了。

    那你知道他在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发行量最大的报社都登了相同的致歉书吧?

    致歉书,是啊……他在全世界的面前跟她道歉,请求她的原谅呢!

    她清楚地记得报纸上刊登的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老婆,对不起,原谅我过去的所作所为,请再给我们之间一次机会,让我为过去请罪,给我一次照顾你一生一世的机会——季凌天秦梓歆。

    报纸上刊登的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占据了报纸头版的整整一个篇幅。

    她知道全世界都在看着这份报纸,也知道,全世界必定都在讨论他的深,可谁又知道,他们之间,早已经没有了一生一世。

    秦梓歆苍白的脸庞漾开轻淡的笑容,淡淡道,他不是跟任清乐相处得很好吗?

    你应该很清楚任清乐不过是他拿来刺激你的。

    呵……秦梓歆长长地笑了声,不管怎样,他都跟任清乐在一起了,不是吗?

    但是他们已经分手了。

    他和任清乐有没有分手,都不关我的事了……从我离开y市的那一天起,就是我彻底将他排除在生命之外的时候,所以,我不会再去关心他的事了。

    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你要知道,以他傲格,能够在全世界面前跟你说‘对不起’这三个字,这足以说明他的诚意。

    秦梓歆抽了抽鼻子,敛起鼻尖上的酸涩,勉强笑着吐出,关昊……现在的我,只是一个睡下后又不知明天是否会醒来的人,我只想平平静静地度过这段子,给我的余生画个圆满的句号。

    你该让我哥陪你边的。

    不必了……这么多年都没有陪过,临死了,就让我继续维持这份孤傲吧!

    你真的不想再见我哥?

    秦梓歆吞噎了下喉咙间的哽咽,点点头,我已经不再欠他了……就让过去随风而逝吧!

    梓歆……

    别说了,关昊,我知道你和苒苒一直都在帮我们……但是,这个世界不是人人都那么幸运可以追求到自己想要的,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有我的子,也许,他会过得更好。

    关昊重重地叹了一声,也罢……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如果你的心已经决定这么做,那我尊重你的决定。

    谢谢。

    关昊站起,我不能出来太久,苒苒还在酒店等我。

    嗯,你快回去吧……照顾好她。

    这两天医生就会给你安排手术,你……做好心理准备,届时,我会想办法来看你的。

    不用了,关昊……你我都知道,当年我做换心手术是很艰难才成功的,这次依然那会面临那样的问题,而且,就算这次我像当年那样幸运,最后手术成功了,但我体的排异也会让我继续在痛苦中度过……如果最后的结局都是死亡,何不让我就这样轻轻松松地度过?

    关昊皱起眉,你舍得浅浅,舍得苒苒,舍得我们所有人吗?

    只要他们好好的,我可以了无牵挂的走。

    但我担负不了这样的责任……如果苒苒有天知道了我藏起你的事实,也许她能理解我为了尊重你的意愿而没有将你的消息告诉他们,但她一定会怨我没有尽全力去救治你。

    秦梓歆最后点点头,好,我会听你的话进行手术的。

    保重。

    等等,关昊,我还想你答应我一个请求……

    关昊停下离去的步伐,你说。

    看着关昊高大的背影道,无论我手术的结果如何,我都希望你帮我做件事……

    --------------------------------------

    季凌天已经回到y市三天了。

    从伦敦回来到现在,他一直都呆在自己的别墅里,没有迈出家门一步。

    tsol项目已经完美竣工,可他缺席了昨晚在纽约举行的那场万众瞩目的竣工晚宴。

    全世界都在猜他此刻正在为颓废,事实上,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算处在颓废的状态。

    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觉得生活没有意义……

    不想去公司,不想吃饭,不想睡觉……

    突然之间,这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冷冷清清。

    他以为登报后她就会回来的,因为她从来就不曾走走远过……

    可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原来,她走了,就没有打算再回来……

    不是开玩笑,不是闹闹绪,是她真的彻底远离了他的世界。

    是啊,像他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她生病,他不知道,她跟辜御臣离开是为了彻底离开,他也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用心去在意她,否则早在那晚她跟辜御臣离开前她看待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她眼底的决绝……

    原来那晚她跟他说孩子的事,不是想要复合,只是想要跟他说清楚这件事,让他能够从过去的怨恨中释怀……

    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理解过她的心呢?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发现,他们的生命早已经紧密得不可分离?

    当她彻底离开他的世界,他一点都不开心,他甚至心痛到要死,这样的感觉,为什么从前始终意识不到?

    他的生命里,早已经不能没有这个女人。

    为什么要到现在在幡然悔悟?

    其实过去他不是不了解,也曾经在醉生梦死、午夜梦回间想过跟她重头开始,可他始终不愿意放低自己的姿态……

    终于,她遍体鳞伤,绝望地离开,而他却比从前过得更不开心,这是多么愚蠢啊!

    他已经错失太多,不能再躲在象牙塔里冷眼旁观,对自己此生最在乎的人冷眼旁观……

    他发誓,他一定要找到她,不管多久……

    只是,他还能再见到她安然无恙地站在他的面前吗?

    ……

    季凌天站在儿童房门外,耐心地敲着房门。浅浅,浅浅……是爹地,你快开门。

    房间里没有声音。

    浅浅,如果你不开门,爹地会很担心你的……你开门让爹地进去,好吗?

    房间里隐约传来浅浅低落的声音,爹地,我不想看见你。

    好,那你吃东西好吗?爹地让阿姨送饭给你吃。

    我不吃!!

    浅浅,你这样爹地会担心的。

    下一秒,浅浅负气地打开-房门,瞪着父亲,我讨厌你,爹地,我讨厌你……是你把妈气走的,妈才不肯回来的。

    季凌天重重地叹了一声,将女儿抱着按进自己的怀里,对不起。

    浅浅靠在父亲的怀里抽泣,都是你把妈气走的……如果你不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不跟妈离婚,妈就不会走的……

    季凌天轻轻拉开女儿,诚挚而认真的吐出,浅浅,你要相信,爹地从来就没有想过跟你妈离婚。

    你有……浅浅残忍地指控道,你跟妈早就签了保密协议,说好半年以后离婚……你根本早就想跟妈离婚。

    你怎么会知道有保密协议这件事?

    你在纽约的时候,有次我问妈是否会跟你离婚,妈就将协议的事跟我说了……她还跟我说,她以前很爹地的,但是爹地你不要她……

    一股悲怆涌至季凌天的喉咙,他的眼眶莫名的湿润,他艰涩地问,你妈还跟你说了什么?

    浅浅哭出声道,妈还说你以后会娶姓任的那个阿姨,希望我不要对任阿姨有偏见,要尊重你的决定。

    这个傻瓜……

    --------------------------------------

    好不容易劝说浅浅下楼吃饭,季凌天正准备陪女儿一起吃饭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来自任清乐,季凌天直接选择了拒接。

    然而,手机依旧不厌其烦地响了起来,季凌天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最后,他答应了任清乐出去见她一面。

    ……

    夜晚,季凌天的私人会所。

    这里没有记者,没有闲人,可让他们不避讳的交谈。

    任清乐一贯充满自信的脸庞此刻失去了往的光彩,她瘦了很多,看见季凌天的时候更是红了鼻子,咬着唇瓣好半天才开口,你是不打算再见我了吗?

    我家里发生了很多的事。

    秦梓歆离家出走的事?

    外人,似乎只知道这个况。

    是,我在找她。

    所以你在报纸上那样高调的寻找她?

    如果我不这样高调,她或许看不到那份报纸。

    那现在呢?她定然已经看到你在找她了,她回到你边了吗?

    我终究会找到她的。

    任清乐痴痴一笑,所以,我从头到尾不过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对吗?

    季凌天选择了残忍吐出,我尝试过跟你在一起,但是……很抱歉。

    我不要抱歉……任清乐痛苦地摇头,那双充满泪水的眼眸委屈地看着他。

    季凌天站起,凝望着任清乐,你一定会遇上比我更好的人的。

    我当然会遇上比你更好的人,但我再也不可能像你一样他们。

    你想要什么补偿?

    我什么都有,我不需要你的任何补偿。

    那么……保重。

    季凌天兀自迈开步伐,走出包厢。

    然而,在季凌天即将踏出包厢的时刻,任清乐忽然从后面抱住他。

    任清乐的双手紧紧地箍着他,哭泣着吐出,我恨你……恨你利用我来刺激你在乎的人,我也清楚你的心里可能根本就没有我……可是从你送我手链的那一天开始,我的心就无法遏止地上你……我想过放弃,想过用婚姻来你做出选择,但是,我终究是自取其辱的……我以为我真的可以放下,甚至将自己反锁在家里,迫自己不来找你,但我还是想你,还是无法停止对你的思念……我不想跟你分开,凌天,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对不起……

    沉痛地闭起眼,季凌天将任清乐的双手扳开,你想要的,我已经给了那个人。

    ps:今天会恢复凌晨更新的……感谢亲们的留言,感谢送月票荷包鲜花钻石给冰的亲们,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