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当悲伤逆流成河(4000)

    当浅浅在别墅里跟她的同学们欢乐开着派对时,秦梓歆正坐在季凌天的车上。

    她问,我们去哪里?

    他开着车,脸色沉静。等你到了目的地,你就知道了。

    秦梓歆没有再问,靠着椅背,看着不断倒退的城市霓虹。

    ……

    车子在一处高级的会所前停了下来。

    她走下车,疑惑地问,这里是哪里?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这是闲得无聊时候开的一个休闲会所。

    啊?

    季凌天将车钥匙扔给泊车人员,走吧!

    秦梓歆迟疑地站在原地,我都不知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不进去。

    季凌天深敛的黑眸,注视着秦梓歆,怎么,怕我对你做什么?

    秦梓歆撇开他的视线,正色道,是,毕竟,我跟你没什么交。若非晚上不在一起怕浅浅突然打电-话来查问,她也不会跟他出来。

    季凌天嗤笑一声。

    秦梓歆瞪他,有什么好笑的,本来就是。

    季凌天调侃吐出,是没什么交,只是有个孩子,还有一份结婚证书。

    秦梓歆霎时语塞。

    季凌天扬着笑意走向会所,随便你进不进来,不进来你最好先想好搪塞浅浅的理由。

    秦梓歆听闻,懊恼地嘀咕了一声,无奈地跟上他的步伐。

    ……

    季凌天究竟有多少资产,她并不知道,所以对于季凌天在y市拥有这样一个高级的会所,她只叹惊奇。

    季总,季总夫人。

    侍者们低头,恭敬称呼。

    季凌天礼貌跟他们点了一下头,径直走向会所的电梯。

    秦梓歆跟着季凌天走进了电梯,虽然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做什么,心却没有不安的感觉。

    电梯叮一声在三楼停驻,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伸出手拉着她走出电梯。

    季……

    秦梓歆来不及说什么,耳朵里突然传来一道年轻男人的爽朗的笑声。哈哈,大哥,我还以为你今晚又不来了。

    秦梓歆抬眸一看,眼前这位年轻男人让她感觉有几分熟悉。

    穿着品味不凡的男人调侃地看着秦梓歆,嫂子,你这样看着我,不会是没有认出我来吧?

    男人说话的声音以及那调侃的语气让秦梓歆倏地瞪大眼眸,俞凡?

    是啊,嫂子,总算你还认出我来了,我多怕你认不出我,那就真的尴尬了!

    秦梓歆干干地笑了声,看向旁的季凌天。

    季凌天不知何时已经搂住她的腰,勾唇满足地看着她。

    秦梓歆仍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俞凡,理财投资人,十几年前就已经是季凌天很好的朋友,因为年龄比季凌天小,一直都唤他大哥。

    过去她跟季凌天在一起的时候,季凌天有介绍她跟他的朋友们认识,所以她认得俞凡。

    推开包厢门,俞凡率先走了进去,对里面的人道,你们看谁来了……

    包厢里的诸人先是看见季凌天,然后再看见季凌天边的她,全都漾起了笑意。

    这一个个温暖的面容让秦梓歆脑海中尘封的回忆如匣子般打开。

    是的,这些人她都认识,他们都是季凌天很好的朋友,只不过他们当时都单,而今天,他们的边都坐着他们的另一半,包括他们,足足有五对。

    俞凡搂住了走过来的妻,跟秦梓歆介绍,嫂子,我老婆,卓若晴。

    秦梓歆礼貌点头,你好。

    接下去便是几对人展开久未见面的寒暄。

    秦梓歆一直坐在季凌天的边,看着他自在地跟朋友抽烟,聊天,他们俨然还像是过去一样。

    奇怪的是,他们在聊着各自的故事时,竟全都说羡慕季凌天跟她的,还说他们早就知道季凌天会被她牢。

    秦梓歆根本不明白季凌天今天带她来见这些朋友的用意,但这些朋友同样也曾经是她的朋友,所以,她没有跟他们说她跟季凌天的真实关系,她不想扫他们的兴。

    忽地,俞凡的老婆问她,嫂子,我看新闻上说你怀孕了……我看你的材还是这样好!

    秦梓歆尴尬一笑,呵……是啊,怎么吃都不胖。窘迫,这条新闻原来还没有淡去。

    凌天,我感觉梓歆比以前瘦了啊?这些年你是不是亏待人家了?

    季凌天转过脸深深地望着秦梓歆,我哪敢亏待她,是她亏待我才对。

    季凌天看似抱怨的一句话,却富含着宠,让人忽略了他这句话本的内容,让秦梓歆引得在场所有人的羡慕

    接下去,又是各种夫妻间的话题,季凌天倒是融入得很好,可秦梓歆却实在演不下去,最后只好以去洗手间为名,出去透了口气。

    ……

    洗了洗手,看着镜中的自己,秦梓歆不发呆。

    那包厢里全都是她十几年前认识的人,虽然跟季凌天没有联系后,她没有再见过他们,但隔了这么多年,再看见依旧风华正茂的他们,心里不也有无数的感慨袭来。

    若她和季凌天是真真正正走到了今天,今天该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子啊!

    叩,叩——

    一道敲门声打断了秦梓歆的思绪。

    不知道为什么,秦梓歆一下就能辨识出这敲门声来自谁。

    她打开门,果然,站在她眼前的人是季凌天。

    会所的走道上很安静,也没有什么人,他轻缓开口,我以你体不舒服为借口,让你可以去休息一下。

    她问,为什么带我来见他们?

    因为他们以为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她不明,微微蹙起眉心。

    他没有再解释更多,转离去前道,你可以到六楼休息一下,回去的时候我会让人叫你。

    -------------------------------

    秦梓歆自然没有再回那个包厢,由侍者领着去了季凌天所说的六楼房间。

    会所自然不会提供人休息,所以,这个房间是专属于季凌天的房间。

    作为老板的房间,这里的高大上可见一斑。

    秦梓歆无瑕去欣赏这里的美景,只注意到墙上的时钟显示已经晚上九点了。

    唯恐浅浅等会儿打电-话来查勤,秦梓歆先拿出手机,趁着有时间给浅浅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的浅浅很开心,她在电-话里隐约还能听见家里派对的声音。

    跟浅浅打完电-话后,她无聊地坐在沙发上等季凌天回来。

    也不知道季凌天跟朋友们聊天究竟要到什么时候,玩了一天的她有些疲累,侧着,她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她没有困意,相反,脑子乱得很。

    她以为人之将死,脑子应该趋于平静的,可她却有无数的问题在脑海中盘绕。

    最最让她困惑的一个问题是,他怎么会突然放过她?

    不可能是辜御臣打电-话跟他说过那些类似警告的话后,他就改变了主意,她很清楚,他这人那样的记仇,如果真能做到那样的大度,她这十几年来也就不会这样的痛苦了。

    那么,他放过她的理由究竟是什么?他说的放过,是真的放过吗?

    她根本就琢磨不透他的想法,就像十三年前,若是不是亲口从他嘴里得知,她根本就不会知道他过去原来根本就没有在乎过她。

    想想她这一生真的够可悲的,好像整个世界都不欢迎她,让她坎坷一生,纵使她已经拼劲全力去坚持,却还是无法招架……

    也罢,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让她牵挂……苒苒有关昊,浅浅有他,她所在意的人,她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无牵挂的她,想到自己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却依然还有一份隐隐的不舍存在……

    可是这份不舍,同时也带给了她心脏处的疼痛。

    ……

    大约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季凌天才结束了跟朋友们的聚会。

    他喝了点酒,揽着她走向车的时候她能够闻到他上那淡淡的酒味,可以感觉得出来他今晚也喝了不少,不过,他的酒量一向很好。

    跟朋友们在停车场分别后,他将车钥匙交给了她,然后便靠在了后排的椅子上,难得的有些许的醉意。

    秦梓歆开着他的车行驶在夜晚安静的道路上,不时抬眸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排的他。

    他闭着眼,靠着椅背,俨然他今晚喝醉的程度超过了她的想象。

    她突然想到了他跟任清乐的对话。

    他可能明早就会回纽约……

    她的子一天比一天虚弱,今天她还能开着车子送他回去,下一次,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支撑着体站在他的面前。

    等等,怎么还会有下一次呢?

    她曾经对自己发誓过,她这辈子,绝不会他面前懦弱,她要他记住,她永远都是一个坚韧不拔的秦梓歆。

    因此,两个月以后,她绝不会支撑着自己羸弱不堪的躯再见他……她会拜托辜御臣帮她处理未处理完的事,然后去她之前找到的那个鲜为人知的小岛上,安静地度完此生。

    这便意味着,今晚恐怕是她此生跟他见面的最后一夜……

    她有时候会想,不知道他得知她死亡消息的时候,偶尔是不是也会感觉到一丝悲伤?

    看着后视镜中睡着的他,她的眼眶不自紧地泛红。

    她腾出一只手拭去模糊了视线的泪水,忽地问,你睡了吗?

    他迷迷糊糊地嗯了她一句。

    鬼使神差地,她无法控制地问了他一句,你对任清乐,是认真的吗?

    他依旧是嗯。

    明明清楚他不是清醒的意识回应她,她那颗虚弱的心,依然还会感觉到疼痛。

    她突然痴痴一笑,自顾自地吐出,凌天,因为知道你听不到我现在说的话,所以才敢跟你说这些话……

    对于曾经背弃了你对我的信任,我真的很抱歉……此生我一直都在为这件事而歉疚,尽管我已经用我所有能够做到的事去弥补你。

    我比任何人清楚你是一个多么缺的人,所以,纵使你后来利用我、刁难我、讨厌我,我也不曾有一刻怪过你,因为我也是缺的人,所以我懂你的心……正因为懂你,我始终坚信,我们在一起的那一年多,你绝不是像你口中所说的没有在乎过我……我承认,这有点自我安慰,可如果真是这样的事实,我宁愿这辈子都被你蒙在鼓里……

    很希望你能过得好……希望你的下半生,能遇到一个你并且懂你你的女人。

    眼泪不断模糊着她的视线,她不断地拭去,却依然不断地涌出,最后,她不得不将车停在了路边。

    靠着真皮椅背,她怔怔地望着后视镜中的他,蓦地,她紧紧地咬着自己的手,不让抽泣逸出。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