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丈夫”——真的是指相守一生的那个人吗?(6000)

    纽约,凌天分公司。

    一道恭敬的敲门声传来。

    正看着背投影仪播放的tsol项目施工进度的季凌天,淡淡出声,进来。

    秘书从外面走了进来,语气略微的为难,总裁,任小姐她……

    凌天!

    不等季凌天在纽约的秘书通报,气质打扮的任清乐已经走了进来。

    季凌天轻摇着手里的红酒杯,视线仍在偌大的布景屏幕上。

    任清乐对季凌天的秘书挥了挥手,示意她下去。

    秘书迟疑地看向季凌天。

    季凌天对秘书道,出去吧!

    秘书点点头,随之退下,并为他们将房门关闭。

    任清乐放下手中的包包,踩着高跟的修长的美腿朝季凌天走去。

    凌天……

    季凌天并没有回应任清乐,而是执起手中的红酒杯,抿了一口。

    任清乐倏地夺过季凌天手里的红酒杯,优雅地喝了一口。九二年cl酒庄出品的红酒,是cl酒庄近十几年来酿造的最好的红酒,市场上已经买不到这个年份的红酒……果然,味道不错。

    季凌天抬眸瞟了任清乐一眼,眸底的深晦如他本来的脸色一样难以猜测。

    任清乐放下酒杯,一个魅惑的旋,双腿交叠地坐在了季凌天的大腿上。

    季凌天望着任清乐,依旧抿着薄唇。

    任清乐伸手圈在了季凌天的脖颈上,撒吐出,还生我气呢?

    季凌天微微眯起眼,似是打量地看着她。

    任清乐委屈地咕哝道,我们交往都两个多月了,可是,就连我边最亲密的朋友都不知道我跟你在一起……那天我真的只是想要将我的朋友介绍给你,我哪里知道,原本好好的私人聚会,会因为朋友的朋友一个带一个的加入,无端多了那么多我不认识的人,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我的关系。

    季凌天沉郁的俊颜慢慢地舒展开,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任清乐拧起眉,干嘛笑得这么歼?

    季凌天干净的大手扶在任清乐纤细的腰上,细细的摩挲,嘴角依旧是轻淡的笑意,所谓无商不歼!

    那你笑什么?

    我在笑每个女人是不是都是天生的撒谎者?

    任清乐染着蔻丹红的指甲油的食指点在了季凌天的唇上,有些窘迫地吐出,好啦,我承认我明知道我朋友是个闹的人,却还拖着你参加那种半公开的私人聚会,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自私,可你有没有注意到,那晚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的女朋友们看到我跟你在一起都羡慕嫉妒恨呢,尽管你已经有老婆。

    季凌天勾起任清乐漂亮的下巴,终于肯说实话了?

    任清乐双手捧着季凌天俊肆的面容,嘟起唇主动亲了他的脸一下,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用稚气的语气讨饶道,我不说实话,你就不理我了……所以,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最不喜欢女人骗我。

    季凌天凝睇着任清乐,嘴角含笑的他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杀伤力,眸子却森森的。

    任清乐并没有被季凌天此刻的气场所威慑,她绵柔的段在季凌天的腿上轻轻扭动,好听的声音感而魅惑,自私霸道的男人都这样……可是,他们始终抵挡不了女人的you惑。说完这句话,她偏过头,吻上他。

    季凌天看着她细致的脸庞慢慢靠近,倏地,他将她按向沙发上。

    任清乐手抵着他压低的健硕子,眨巴着眼皮,以佯装恐惧的俏皮眸光看着他,你不会真的要惩罚我吧?

    你怕吗?

    我不怕……但是,如果你真的要罚,小女子我也只能……只能一生相许了。

    你这个小妖精……

    拉开任清乐抵在他前的手,季凌天低下了,用力地吻上她。

    喉咙无法遏止地发出淡淡的呻-吟,任清乐的手由他的背,渐渐地攀上季凌天的脖颈处,修长的十指则沉醉地穿梭在他浓密的黑发中。

    激亟待爆发一刻,一道刺耳的震动忽然划进了彼此的耳膜。

    季凌天首先没有理会,可那震动持续地响着……

    终于,季凌天松开下的任清乐,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

    看见号码,季凌天没有丝毫考虑地就要按下接听键。

    奈何,任清乐将手机夺了过去,随意地扔向一边,双手继续勾着季凌天的脖颈向下。

    季凌天低着子,对下双眸媚惑如丝的任清乐道,我必须接电-话。

    任清乐看到了季凌天眼底的警告,如蔓藤缠绕着他的手慢慢地松了开来。

    季凌天拉好西装,拿起一旁的手机,站起,按下接听键。喂。

    爹地,你怎么才接电-话啊……手机内是浅浅着急的声音。

    对不起,爹地……

    爹地,妈不见了,我找不到妈了……

    什么?季凌天蹙起眉。

    秦子浅带着哭腔逸出,妈不知道去哪了,我打她电-话也打不通,现在都已经晚上九点了……

    问了家里的佣人吗?

    他们都说妈出去了……可是妈平常就算出去都会很早回来的,她从来都没有在外面到天黑才回家的……

    你今天放学回来就没有看见她吗?

    嗯,嗯。

    你先别着急,听爹地话,现在回房间做作业,你妈不会有事的。

    可是我好害怕……

    家里还有那么多的佣人,如果你真的怕,爹地打电-话联络人去找你妈后,再打电-话跟你聊天,好吗?

    好……爹地你要快点找到妈,我想妈……

    嗯,乖,先回房间做作业。

    ……

    结束完跟浅浅的通话,季凌天眉心的褶皱愈深。

    任清乐抱站在季凌天的旁,好奇地问,怎么,你老婆失踪了?

    我的私事,你最好不要过问。淡漠地吐出这句话,季凌天将又拨通的手机放在耳畔。

    果然,秦梓歆的手机处于关机的状态。

    季凌天不耐地咒骂了一声,拨下另一串号码。

    手机接通之后,他冷声命令电-话里的人,查一下秦梓歆的行踪。

    ------------------------

    y市,xx医院。

    秦梓歆愣愣地看着病房的天花板,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辜御臣坐在沿,紧紧地攥着拳头,眼眸湿润。

    医生,能采取什么办法吗?

    对不起,辜先生,由于此前秦小姐已经做过换心手术,可是效果不理想,这只能说明,她的体无法接受移植来的器官,所以,秦小姐就算做了手术,也是徒劳无功的……

    我不管,就算花多少钱,我也要你治好她!!

    对不起,我想全世界的医院都无能为力……

    医生的话一遍遍地重复在辜御臣的耳畔,他的眼中充斥着泪水,却只能紧紧地咬着牙。

    御臣,现在几点了?秦梓歆突然出声问。

    辜御臣气急败坏地吼出,到了这个时候,你还问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就快没命了?

    秦梓歆平静地吐出,两个多月前医生就已经告诉我,我的体撑不过一年……我只是没有想到,况会恶化得这么快,只剩下短短三个月!

    辜御臣将一记拳头狠狠地打在侧的白墙上,咬牙迸出,你该在医院呆着的,为什么还有时间在外面晃悠两个多月?

    御臣,别为我难过……其实我能活到现在就已经是个奇迹。

    不……辜御臣欺握住秦梓歆的手,用自己的温的手心包覆住她的冰冷,坚毅的吐出,你的生命绝不会止步于此,我绝不许!!

    御臣……

    该死的,你别再说话,你给我好好躺着……我发誓,你一定会长命百岁。

    秦梓歆一直叮嘱自己不能哭,可是这一刻看着辜御臣哭得像个大男孩,眼泪也无法控制地凝聚在了她的眼眶,她极力抑制着喉咙的哽涩,以轻笑的语气回答,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好难看啊……

    辜御臣亲吻秦梓歆的手,心痛到无以复加。

    秦梓歆笑着道,我就说不要联络若颖吧,不然那丫头,肯定也像你现在这样……

    梓歆……

    辜御臣看着秦梓歆的眸光充满自责和内疚。

    秦梓歆状若无事,喂,你还没告诉我现在几点呢……天都黑了,我还得赶回去,不然我女儿一个人在家。

    辜御臣低哑的嗓音严肃,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呆在医院,你哪里都不准去!!

    御臣,你该清楚,即使我现在住院,我的体也无法……

    该死的,如果你早点住院,至少你的体不会这么快的恶化,我也有更多时间去争取医治你的机会!!

    傻瓜,如果我在医院里,你还能遇见我吗?

    别给我强词夺理……你哪里也不准去!!

    御臣……

    就在秦梓歆恳求辜御臣的时候,一位护士从外面推门而入,问,请问病人联络到家属了吗?如果要住院的话,医生要跟病人真系亲属谈谈。

    秦梓歆出声回答护士,对不起,我不住院,我现在就出院。

    辜御臣铁青着脸对护士道,她说的话不算!

    我是病人,在我的直系家属来之前,我有权利决定自己是否出院!秦梓歆坚持道。

    梓歆!!

    护士看着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只敢小小声道,如果要出院,请现在来办出院手续,因为晚一点就只能住院了。

    护士说完就闪离了。

    御臣,你能将我的手机拿来吗?我想跟我的女儿打个电-话。

    辜御臣拿出秦梓歆包包里的手机,递予她。

    秦梓歆准备拨电-话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没电了。该死,手机居然没电,浅浅一定担心坏了……她还以为天刚黑呢,原来她居然做了几小时的检查。

    秦梓歆翻准备下

    你确定你要出院吗?

    我现在没事,我当然要出院。

    辜御臣愤然地扶住秦梓歆羸弱的双肩,你能不能听我一声劝,乖乖呆在医院好吗?

    秦梓歆瞪大眼眸看着辜御臣,你确定要将我剩下的时光全都留在医院吗?

    悲怆窜至辜御臣的喉咙,他已经无法出声。

    秦梓歆虚弱的脸庞勉强撑起笑意,帮我去办出院手续吧……

    我想问,这件事,季凌天他知不知道?

    秦梓歆深深吸了口气,摇了下头。

    辜御臣吼道,他是你的丈夫,却连你病到这样严重都不知道?

    有一瞬间,秦梓歆的眼底掠过伤痛,但仅仅一瞬而逝,她开口道,我跟他,只是比陌生人好一点罢了,他不知道我的况,是很正常。

    可他是你的丈夫!!

    别说了……你能不能借你的手机给我打个电-话,我要跟浅浅报个平安。

    辜御臣将手机拿了出来。

    秦梓歆接过手机,急急忙忙地拨下号码。别哭,别哭……傻女儿……妈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会失踪呢?小笨蛋……妈没事……乖……妈马上就回家了……

    跟浅浅报完平安,秦梓歆总算舒了口气。

    ……

    在秦梓歆的一再坚持下,辜御臣还是扶着秦梓歆出院了。

    这一次,秦梓歆无法再拒绝辜御臣送她回家的请求。

    在车厢里,辜御臣的西装外披在秦梓歆的上,体温暖的她脸蛋也恢复了些许的血色。

    御臣。

    怎么了?

    辜御臣紧张地扶住她。

    秦梓歆浅笑着,你别紧张,我是说你明早要回t市吗?你现在应该回家早点休息。

    你以为我还会去t市吗?

    为什么不?

    我说过,无论如何我都会治好你。

    你有你的工作……

    没有你,我还要工作做什么!!

    辜御臣的突然暴吼让计程车司机吓了一跳。

    秦梓歆也愣了一秒。

    对不起,我不该跟你这样大声说话……我今晚的绪……对不起。辜御臣攥着拳头,扭头看向窗外。

    秦梓歆亦沉默下来。

    辜御臣调整好绪后转过脸,你刚才给了医院一笔钱。

    我不想被人知道我的体状况。秦梓歆如实道。

    秦梓歆,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理由不将你的体状况告诉季凌天,但是,我很肯定你的体会变成今天这样跟他脱不了干系……如果你的体真的无法治愈,我发誓,我这辈子绝对不会让季凌天好过!

    秦梓歆正要说安抚辜御臣的话,辜御臣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辜御臣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瞥见上面显示的是季凌天三个字。因为tsol项目,他们早就有对方的号码。

    秦梓歆无意间看到了辜御臣手机上的号码,霎时倒抽一口气。

    辜御臣接听后,径直放在耳畔。

    狭窄的车厢里能让秦梓歆清晰地听到他们的对话。

    让秦梓歆接电-话。

    辜御臣的手机里传来季凌天淡漠清冷的声音。

    辜御臣满腔怒意正发作,秦梓歆却先一步夺过了辜御臣手中的手机,第一时间放在自己的耳畔,我在。她不能让辜御臣乱说。

    秦梓歆,你就是这么做监护人的吗?电-话里的季凌天冷声责问。

    秦梓歆平静道,我知道我今天晚回家晚了,但我已经跟浅浅打过电-话,现在也已经在回家的路上。季凌天会打辜御臣的手机让她接听,显然是已经调查到她的行踪,知道她今天是跟辜御臣一起出来,所以,她没必要跟他解释。

    跟老朋友的进展还真是迅速啊!!

    你想说什么?

    季凌天愤怒迸出,你知不知道女儿在家里哭着找你,而你却跟男人玩到深更半夜才回家?!

    季凌天,请你说话尊重点,现在才九点不到十点,这不是深更半夜,而且,我只是跟我朋友出来吃饭,你别说得我和他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亲耳听到季凌天在电-话中对秦梓歆的冷嘲讽,辜御臣已经紧握双拳,恨不得现在就给季凌天一拳。

    我给你自由,不代表你不需要安分守己,别再有下次!!

    如果是以往,秦梓歆此刻必定会跟季凌天唇枪舌战,可是今天,她真的没有多少气力跟他争辩。

    这一刻,她疲累地靠向椅背,说完了吗?

    没有等到季凌天的回答,手机里传来了一道年轻悦耳的撒女声,凌天,你打完电-话没有啊,我好饿,我们出去吃饭吧!

    即使隔着电-话,秦梓歆也能听出那是任清乐的声音。

    别做出违背我们之间默契的事,你该知道,我可以让你现在好过,也可以让你不好过!

    秦梓歆沉痛地闭起眼,没有再回答他。

    嘟嘟——

    通话终于在此刻结束。

    御臣,手机还给你。

    辜御臣的愤怒已经覆盖整个车厢,他沙哑道,这就是你跟季凌天的相处模式?

    秦梓歆没有解释,再也无法掩饰虚弱地吐出,拜托,让我安静地靠一会儿。

    辜御臣暂时放下满腔的怒意,你冷不冷?

    不冷,你的衣服很暖。

    好,你可以睡一会儿。

    嗯。

    ……

    辜御臣将秦梓歆送到了季凌天在y市的城中别墅门前。

    佣人替秦梓歆打开了大门。

    看起来无恙的秦梓歆在跟辜御臣挥别前不忘提醒他,你答应保密我的事,希望你能做到。

    梓歆……

    好了,你快走吧,如果我女儿看见你,肯定要误会我们了。

    要我答应你可以,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

    你住的地方必须有懂得急救的家庭医生。

    嗯。

    我打电-话给你,你不能不接。

    好。

    还有……

    秦梓歆微笑接过辜御臣话,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边一定有人跟着,绝不会单独一个人去哪里,还有,我肯定不会不接你的电-话或不见你。

    好,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你快回去吧!

    秦梓歆推着辜御臣进了计程车。

    看着计程车离去,秦梓歆脸上的笑容终于不敌体的虚弱慢慢淡去。

    在深深吸了口气后,她这才转走进别墅。

    ps:今还会有两到三更。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