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你我的甜蜜(5000)

    呃,你今晚不出去了?

    秦梓歆找了一个话题打破眼前的沉默。

    出去了,明早如何送你们去机场?季凌天淡淡地说,边走进房间,随手拿起一份财经杂志,在沙发上坐下。

    的确,演戏演全,如果明天季凌天没有去为她们送行,恐怕有点说不过去。

    所以,秦梓歆没有拒绝。

    关上季凌天未顺手关闭的房门,秦梓歆没有再跟季凌天多话,继续收拾自己的行李。

    她的衣服不算多,很快就已经收拾好,全都装进了行李箱。

    上还有钱吗?

    在秦梓歆收拾好衣服准备洗个澡早早睡的时候,季凌天在她走进浴室之际突然出声。

    秦梓歆愣了一秒,转面对他,轻点了下头,上次在hn你给我的那张卡还在我上,你放心吧,对你女儿,我不会吝惜花你的钱的。

    季凌天轻嗯了一声,视线由始至终都放在手机的财经杂志上。

    秦梓歆见季凌天没有再要说什么,便抱着睡衣转走向浴室。

    不知怎么的,在她走进浴室的时候,她的心突然有些疼。

    平里锻炼出来的隐忍这股疼痛的忍耐力在此刻发挥了作用,她像一个无事人一样走进浴室,然而,突然的一阵剧痛传来,有种几近的窒息的感觉在她的口散开,她不住啊了一声,手里的睡衣落地,她紧紧地抓着心口,无力支撑的子慢慢地蹲了下来。

    季凌天是听到秦梓歆的疼痛呼声而抬起目光看向她的。

    他原本不以为意,可当看见秦梓歆蹲在地上,半晌都没有起,他拧眉,放下杂志朝她走了过来。

    秦梓歆蹲在地上,在听到他脚步声朝她来的那一刻她进抓着口的手已经松开,尽管心痛得无法自持。

    看见她眉头紧锁,额前因隐忍体的不适而渗出细密的汗水,季凌天下意识地蹲下子,扶住她,怎么了?

    我的心好疼……

    看到季凌天的时候,秦梓歆出于本能想要跟季凌天说这句话,可当唇瓣微微开启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她不能跟他说。

    他那么讨厌她,他可能巴不得她死……

    她才不要到了生命的尽头还要被他数落上一句博取同………

    她永远都不会在别人面前展示她的脆弱,她可一直都是最坚强的秦梓歆啊!

    忍着剧痛过后残余的疼痛,秦梓歆没有扶向他的手,而是扶住一旁的白墙,慢慢地站起,吁了口气道,我没事……

    季凌天又怎么会相信秦梓歆所说的话,因为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他开口,我让佣人给你准备一个水袋。

    秦梓歆渗着汗水的眉心皱起,水袋?

    季凌天转走到头柜前拨下一串号码。

    拿个水袋过来。季凌天对电-话里的佣人道。

    秦梓歆疑惑地看着季凌天。

    季凌天在吩咐完佣人后才抬头,睐了一眼秦梓歆,以前不都是这样做的吗?

    以前……

    等等,她用水袋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每个月大姨妈来的时候……因为她是个痛经患者,如果没用水袋敷住肚子,就要在上嗷嗷一整天了。

    他显然是误会了她体不适是因为大姨妈来了。

    尽管他误会了,但他记得水袋却教她有些意外……

    这一秒,一段尘封的回忆开始在她的脑海中播放。

    ……

    痛,痛……

    快痛死她了!

    秦梓歆抱着肚子在上翻滚。

    她上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的劫数才会这样多如牛毛……

    别人来个大姨妈还能正常的上班、谈笑风声,而她却要在上抱着肚子哀痛一天……

    本来这么多年她也习惯了,拿个水袋敷敷就能减轻痛苦,可今天的疼痛却好像比平常更甚,她真的是疼到连去找个水袋的气力都没有……

    都怪某人!!

    她最近的某项生活过频,才会导致这个月的经期提前到来,以致她连水袋都没来得及准备好。

    偏偏他现在不在她边……

    今早她一醒来就看见他在头上放了一张纸条——

    今天放你一天假,在家好好休息。

    堂堂集团总裁放自己秘书的假,不是因为秘书白天太劳了,而是夜晚太劳了……

    她本来该是在他的公寓里好好休息一天的,谁料到大姨妈竟会提前来报道……

    这样继续痛下去不是办法,她得想个办法才行。

    找若颖求助?

    不行,若颖要是来了,就知道她和某人现在的关系……那样她会羞于见人的。

    那找谁呢?

    好像没有什么可信任的人了……因为如果真的找一些平常的朋友来,她跟某人的关系恐怕就要公之于众了。

    那么,她只能找某人了。

    摸索着头柜找到自己的手机,她用仅剩的气力按下她每天拨得最多的那串号码……

    嘟,嘟——

    手机是他的助理接听的。喂,是我。

    助理小小声道,是秦秘书啊,总裁说你今天体不舒服,所以我来处理你今天的工作……你还好吧?

    小尹,你能将电-话给总裁吗?

    尹助理看了一眼正严肃开会的老板,声音压得更低,总裁现在在开会呢,你有什么急事吗?

    嗯,我有急事。

    那你跟我说,等会儿总裁开完会,我会替你转告他的……你知道,总裁不喜欢被人打断会议。

    我只能跟他本人说……小尹,你将电-话给他吧……求你……

    可是……

    如果总裁怪罪下来,责任我来担。

    那好吧,你等一下。

    小尹拿着接通的手机轻步来到季凌天边,附在季凌天的耳畔小声说了一句。

    季凌天正在跟公司的高管讨论最新拿下的项目,听到是她想要跟他说话,他仍旧是直接挥了一下手,示意小尹他现在不接电-话。

    小尹不敢忤逆总裁的威仪,忙又从容走到一边,向她转达季凌天的意思。

    她痛得死去活来的,那一刻也忘了顾忌,用所有的气力对小尹吼道,快让他接!!

    小尹被电-话里的秦梓歆吓了一跳,鬼使神差般将手机又递给了季凌天。

    正在进行的会议不得不因为季凌天要接电-话而打断。

    季凌天走到会议室的阳台上,一脸的不悦,却又没敢发作,只能咬牙并小声迸出,我在开会,你不知道吗?

    凌天……我肚子好痛……

    肚子痛?

    嗯,我感觉我就快要死了……

    什么……我马上回去。

    不过是十来分钟的功夫,他已经由公司赶回他的公寓。

    他紧张到几乎破门冲进房间,看到穿着睡衣在上打滚的她,他连声咒骂了几句,忙不迭抱起她。

    哪里不舒服?

    她靠在他的怀里,一脸都是隐忍的汗水,我来那个了,肚子好痛……

    已经见识过她痛经功力的他,忍不住又爆粗,该死的,怎么不早点跟我说?水袋在哪里?

    她委屈地吐出,我给你打电-话了……你自己不接……

    ……

    水袋。

    季凌天淡漠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里,让她从过去回到现实。

    佣人将水袋送来了,他递给了她。

    她愣了一秒,随即接了过来。

    季凌天没有再多说话,转离开。

    谢谢。

    在他转之际,她对他道。

    季凌天背对着她,脚步略有一滞,却继续向前,淡淡回应一句,不是关心你,只是不想你明天启不了程。

    我知道。她没有多想,也不会多想。

    你敷一下吧……我先洗澡。

    好。

    ……

    待季凌天走进浴室后,秦梓歆这才用力做了几个深呼吸。

    深呼吸过后,心脏处的疼痛已经减弱,没有什么大碍。

    秦梓歆抱着手中的水袋,随即坐在了沿。

    浴室里是他洗澡的声音,她将水袋放在了上,随之走到阳台。

    接近秋的夜晚,阳台上尽管是微风也有些许的凉意。

    秦梓歆双手环着祛除冷意,视线凝注在郊区可以清晰看到星星的夜色之中。

    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但她想过去,应该是没有机会了……

    等到他回y市的时候,她或许还好好活着,或许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但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再回纽约,因为就算活着,她也不会让关母和苒苒看着她的生命走到尽头。

    湿润的眼眶被风吹得有些刺痛……

    她突然有些害怕死亡,因为这意味着,她再也看不见她所的人。

    ---------------------------------------

    季凌天头靠在浴缸上,闭着眼。

    你还好吗?

    我不好……我这两天都快被折磨死了。

    他站在纽约某酒店的阳台上,单手插着裤袋,跟手机那头的人轻声失笑,怎么个折磨法啊?

    还不是来了大姨妈!!

    他眉一皱,来了?

    手机里的她正色回答,对啊,只是推迟了……

    他眉心皱得更深。

    她咕哝道,你现在可以放心了,我没怀孕,你不用那么早当父亲了……

    我不年轻了,丫头。

    我才不管你年不年轻呢……反正我现在也不想做妈妈。

    傻瓜……

    你干嘛说我傻啊?

    他悠远地看着纽约璀璨的夜景,没什么……我想你。

    啊……啊……你说什么?

    没听到就算了。

    小气巴拉,再说一遍嘛……

    你是想听我说第二遍,还是真的没有听到?

    她在手机那头嘿嘿地笑,我……也想你,都怪你不肯让我陪你出差。

    他哪里是不肯,只是以为她……

    他想要是真的有了,他不想她劳累。

    是真心想我,还是体想我了?他噙着笑意道。

    下流!!

    你要是陪我来了,今晚就不止是下流了。

    哎呀,你好讨厌,我不跟你聊这个话题了。聊这方面的话题,她只有被调戏和吃亏的份。哦,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需要三四天吧!

    哦……我肚子痛,不跟你说了。

    现在还很痛?

    用水袋敷着,也还好,可是没你在边,总觉得比平常痛一点。

    他勾唇一笑,我现在回去?

    她扁嘴抱怨道,你才没有那么好。脸倏地有些红,何况,这两天你又不能……

    他笑着,没有回答。

    她最后道,好啦,你好好工作,我会乖乖等你回来。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十几个小时后,他撇下纽约重要的工作,出现在了她租住的小小的房门前……

    她欣喜若狂,跳进他的怀里,由他抱着走进房间。

    ……

    怎么还会记得这些?

    睁开眼,他的脸色有几分的懊恼。

    从浴缸里站起,赤-走出浴缸,勾了一件浴巾包裹住自己的下半,他径直走出了浴室。

    他没有想到她已经睡下了,侧着,很是安然的样子。

    他走到落地窗前,坐在休闲的沙发上,点燃一根烟。

    烟雾袅袅升起,模糊了他棱角分明的五官。

    她其实并没有睡着,眯成缝的眼眸依然可以看见他抽烟的样子,只是,烟雾让她看不清楚俊逸的脸庞。

    她应该没有跟他说过,他抽烟的时候很好看,尤其是在偏头点燃烟的那一刻……

    打火机的火焰能将他的脸庞映衬得更加立体,更加帅气。

    不知道他跟任清乐发展得如何了?

    他们的家世背景都很般配,若是结合,恐怕又是令人称羡的一对。

    她由衷的希望他能够找到属于他的幸福……尽管他厌恶她,她依然会默默地祝福他。

    困意袭来,她在凝睇着他的疲累中慢慢沉睡……

    ---------------------------------------

    翌

    ……我寒假的时候会再来的。

    关母不舍地拥住孙女,在家里要乖乖听你妈的话,知道吗?

    秦子浅乖巧地点点头。

    来,浅浅,关叔叔抱一下……我都好久没抱我们家最漂亮的公主了。关昊疼地抱起秦子浅,送了她一个限量版的流氓兔。

    谢谢关叔叔。秦子浅主动吻了一下关昊。

    这两人亲昵的样子惹来现在诸人欣慰的笑。

    妈,关昊,苒苒,那我就先回y市了……

    小歆……

    秦梓歆伸手抱了抱关母。

    关昊拥着瞿苒苒,轻点了下头,保重。

    瞿苒苒的眼眶湿润,语调哽咽,姐,我……

    秦梓歆忙道,别,我怕听见伤感的话了,快别哭了,小心肚子里的小公主将来是个哭鬼。

    瞿苒苒破涕为笑。

    姐妹两相拥,用沉默互诉着离别。

    司机来到了秦梓歆的面前,少夫人,季总说可以出发了。

    嗯,我马上过去。

    保重,小歆。

    你们也保重。

    ,关叔叔,阿姨,小禹安……再见。秦子浅挥手。

    秦梓歆拉着秦子浅转

    别墅大门外,季凌天的车停在那里,他看着她们朝他走来。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