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今夜居然留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孕妇嗜睡,这一小睡,她居然就睡到了下午六点。

    疑惑今佣人居然没有在晚餐时间端汤到她面前,为了不饿坏肚子里的孩子,她随即来到了餐厅。

    完全没有想到餐厅此刻正处于一片忙碌状态,瞿苒苒刚要发问,正在督促佣人摆盘的管家就急匆匆地来到了她的面前,恭谨道,少,今年可能会迟一点开饭。

    哦。

    管家补充了句,先生等会儿回来用餐。

    听见管家所说,瞿苒苒子一怔,眸底呈现微微讶异。

    他今晚回来用餐?

    这真是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要知道,这三个月来,他就算回来,也从不在这里用餐,难道今天又有什么事要发生?

    ------------

    瞿苒苒坐在餐桌前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关昊终于从外面走了进来。

    管家等佣人恭敬地唤了他一句先生,随即悄声无息地退离,顿时,偌大的餐厅只剩下了瞿苒苒和关昊两人。

    由于不知道关昊今晚回来的原因,唯恐可能是坏事,瞿苒苒此刻变得极其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了面前的大爷。

    幸好,事实证明,他今晚真的只是单纯回家用个餐而已,因为偷瞄他那几眼,她看见他用餐的时候很专心,所以,猜想过去,他今晚的心应该不坏,可尽管是这样,她依然不敢跟他在一个环境中相处太久,对他的恐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她的心底根深蒂固。

    呃,你慢用,我回房了。礼貌地跟他说了一句,她以慢走的方式逃回了房间。

    ……

    回到房间,瞿苒苒顿时如释重负,拍着口,躺在了上。

    脑海中又一次闪过他惩罚她不听话时折磨陈姐的画面,她顿时打了一个寒颤,难以置信她曾经居然敢冒着危险利用他。

    庆幸他没有住在这个房子里,松了口气,她随即抱着睡衣走进浴室。

    令瞿苒苒万万想不到的是,当她擦拭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居然看见了关昊就在房里。

    子僵了一下,她没敢出声,只是装作很自然走向,继续擦拭着头发。

    余光瞥见他此刻正解着衬衫扣子,一副要进浴室沐浴的样子,于是乎,她起走进浴室替他放好洗澡水。

    见他进了浴室,她赶紧爬上,紧张地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她倒不是怕他会对她做什么,毕竟曾经相处过两年,她在他面前也不必装纯,何况他如今也不可能对她做什么,她惶然,只是惧怕跟他同处一室,因为他对于她来说已经越来越陌生。

    ……

    大约半个小时后,浴室门打开,一股沐浴后的清新味道窜入了她的鼻息。

    因为没有睡着,听见他走出浴室的时候,被子下的她不渗出了一手的汗。

    不知算是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他在她旁的位置躺了下来。

    感觉到他体的冰冷,她紧紧闭着眼,神经绷紧。

    就在她无法想象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他的手突然环上了她的腰,体跟她紧密贴近。

重要声明:小说《孽情,前妻我要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