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追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绝世猛人儿 书名:道尊战魂
    “刚刚打我云师弟的时候很爽是吗?”木丹丹手持魔魂战戟,纤手独揽八卦索仙大阵,一声暴喝出口,“那我就给你们来点更爽的。”

    木丹丹怒了,尤其在看到云战被打的只剩下一个残缺不全的躯体和头颅后,这个有着魔妃之称的姑娘,终于忍不住的爆发了。

    “索仙大阵,绞杀。”

    天地变幻,乾坤起舞,这个由夏帝穷奇一生所创下的阵法,终于要在万年之后再度大展神威。滔滔血海,血雨横流,今夜,注定了木丹丹的杀劫,将会随着索仙大阵的启动,而名垂千古。

    再一看,那八卦巨网陡然在天际之上旋转起来,霎时间,被困在索仙大阵中的巫族弟子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我说过,不管是仙还是神,动我云师弟者,死。”木丹丹高举起手中的魔魂战戟,深紫色的瞳孔中释放而出无尽的杀机。

    “姐妹们,动手,呀…”

    然后便是见到八道如光线般的影,从八方冲击而来,以雷霆闪电般的速度,杀进了巫族弟子的人群。

    “啊啊啊……”

    同一时间,惨叫之声四起,响彻了整片天空。

    “快跑啊…”

    八骑的攻击太强悍了,根本容不得这些巫族弟子又任何的反击,便一批接一批的倒了下去。

    其中有一些修为较高者,还能仗着高深的修为,勉强控制脑海中的眩晕之感,于是他们大吼一声后,向着四面八方逃去。

    他们企图以高深的魔法攻击冲破索仙大阵的束缚,然而他们却失望了,因为就在八卦巨网的八角处,正有着八大魂兽虎视眈眈的镇守着一切,每当一些巫族弟子临近这八个方位的时候,都会引起魂兽的果断出手,然后将那些前来侵犯者生生的吞噬,到最后,甚至连魂魄都没有留下。

    八骑在索仙大阵的掩护下,进行着属于他们疯狂的杀劫。当中最为勇猛的两人便要属木丹丹和千影。

    小千影脚踏朱雀,双刀极限出手,那被她刀光碰触到的魔法师,非死即伤。再加上他是上古时期影宗的传人,法犹如鬼魅般飘来去,让人只感觉眼前一花间,便已首异处。

    相比于千影的以快打快,木丹丹的风格更是让人震惊,因为她手中那把魔魂战戟,简直就是魔法的克星,将所有轰击而来的魔法瞬间斩碎,丝毫不留余地。若说千影是靠着法的诡异取胜,那么形容木丹丹的就只有两个字,“勇猛。”

    对于巫族弟子发出的魔法,这位魔妃根本没有任何的闪避,完全采取了硬拼策略,尤其是她手中那把闪烁着妖异紫光的魔魂战戟,更是如同恶魔的手印,所过之处,残肢漫天,血浪飞舞。

    其他六人也是毫不示弱,见她们奔走在千军万马之间,犹如出入无人之境,能看得见的场面,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巫族魔法师,在她们的手中倒下。

    这是一场罕见的屠劫,甚至这场疯狂的屠劫已经超出了攻打魔族时的冷酷,天地之间此刻所能见证的,除了死亡就是流血。

    这期间,小七与灵珠二人趁乱来到了云战边,将后者搀扶而起。

    “云哥哥,你没事吧?”望着云战的四肢皆断,小七心疼的问道。

    “你们是谁,为什么帮我?”云战凶狠的目光盯着面前的二人,口气生硬的道。

    “云师兄,你先别管我们是谁,现在你要做的是将断臂再生,我们帮你护法。”灵珠知道云战已经再不认识她们了,便催促道。

    似乎对后长有翅膀的女子,云战有着天生的好感,便在点头过后,很听话的原地盘膝起来…

    另一方面,无泪在斩断了巫云鹤的手臂后,笑的看着后者,那般样子,看在巫云鹤的眼中,险些气炸了肺。

    “啊,臭娘们,我要杀了你。”巫云鹤暴跳如雷的怒吼道。

    “就凭你?别怪我太坦白,如果你还能拿得起法杖的话,我还真不敢与你正面对敌,不过现在吗…”无泪说着,同时晃了晃被拿在纤手中巫云鹤的断臂,一脸玩味的表道:“你却是没有这个资本了,因为我想不出你在失去了法杖后,还怎么发出带有攻击的魔法。”

    无泪说的不错,这就是魔法师的弊端。魔法师天生体薄弱,不像武者可以靠着战气可以断臂再生,对于魔法师来说,失去了就永远的失去了,不然巫云鹤也不会只靠着独臂来迎战云战了,因为先前的右臂是被展星辰砍掉的。如今,他的左臂再次被无泪偷袭所砍掉,现在的他,简直痛不生。

    “巫云鹤,你丧尽天良,用心险恶的破坏和平,促使两族间的大战发生,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收了你的命,受死吧。”

    无泪一改往常的柔,手中镰刀暴起万丈之芒,向着巫云鹤挥砍而去。

    巫云鹤虽然手臂不见了,但是他的空间之力扔在,更何况他是仙位境强者,可以无形的调动空间之力,尽管那空间之力没有了法杖的支配,已经无法对人造成攻击,但是用来逃跑还是没问题的,当然,这是他的惯用伎俩。

    整个天下之间,不敢说谁的修为最高,但若是论起逃跑的本事,相信巫云鹤绝对当得上第一,且无人敢称第二。这一点,在现刻便是被充分发挥了出来。

    “**印,穿越。”

    “寒光弥漫,镰刀斩。”

    于是,两人在血气弥漫的长空中,上演了一副你追我赶的画面。巫云鹤在前方没命的逃,无泪在后方穷追不舍。

    “巫云鹤,你逃不掉的。”紧随其后的无泪喝道,与此同时,手中那柄镰刀也是不停的朝着前方挥砍着。

    “臭婆娘,够了,别我发怒。”巫云鹤能剩下的,就只有嘴硬了。

    “神光斩。”

    就在巫云鹤开口说话的瞬间,穿越的法微微一顿,无泪抓住这个时机,毫不留的一记绝学打出。

    眼看那记刀光就要将巫云鹤斩首,却不料横来一道金色光线,阻挡下了无泪的刀光。

    “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又何必非将他斩首不可呢?”去而复返的金来尔一脚踏出了虚空,用体挡在巫云鹤的前,朝着无泪说道。

    “你算是什么东西?姑娘也是你叫的?恬臊,看刀。”无泪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朝着金来尔送上了一记寒光爆闪的刀芒。

    “姑娘不听好言相劝,老夫只好动手了。”金来尔也是不甘示弱的挥舞起手中的法杖,与无泪战在了一起。

    “金来尔,怎么是你自己回来的,我让你带来的幻妃呢?”巫云鹤向着战斗中的金来尔喝到。

    “属下无能,属下赶到的时候,她们已经被人救走了。”金来尔匆忙的回答。

    “什么?”

    巫云鹤大惊。如果真的失去了巫幻月母子的话,巫云鹤知道,今自己也是难逃一死了。

    尽管他在随后便是明白了金来尔是在敷衍自己,说不好就是后者放了巫幻月等人,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是没办法追究了,眼前逃命才是最要紧的。

    思念至此,巫云鹤大吼一声,“来尔首领先在这里撑上一会儿,我这就去请救兵。”

    活落,也不待金来尔有所回答,巫云鹤便一溜烟的没影了。

    此刻,金来尔哭无泪,他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错了。

    巫云鹤临走之前交代的场面话,金来尔又如何听不出来,他这一刻,之所以还在阻挡着无泪,完全是在尽属下的最后一点职责。

    毕竟巫云鹤是他拥戴上位的,他不能看着前者被杀而不管,但是临阵逃脱的巫云鹤,着实已让金来尔伤透了心。

    “老匹夫,再不让开的话,休怪我刀下无了。”眼见巫云鹤逃走,无泪大急,跳出魔法的攻击,朝着金来尔怒喝道。

    金来尔沉默了,这一刻他有些醒悟了,为了一个舍弃属下而逃走的君王如此卖命是何其不值,豁然开朗的一瞬间,让他什么都想通了。

    “姑娘,请吧,我不会再阻拦你了。”金来尔让开了子,缓缓的说道。

    “额。”

    这下该无泪发愣了,她根本已经做好了一拼的打算,即便对方是半法仙强者,他也要一拼到底,可不料,事却在这时突然出现了转机。

    “你…确定吗?”无泪有些不相信的口吻道。

    “嗯,确定。”金来尔道:“姑娘不必多疑,以我半仙位法仙的实力,想要留下你的话,还是可以勉强做到的,完全不需要耍任何的谋伎俩。”

    “我之所以先前阻拦于你,是因为为君王的下属,我不得不这么做。而我现在放你离开,是我该做的都做到了,已经是问心无愧,所以,你走吧。”

    尽管无泪对金来尔有些隐晦的话不是太明白,但是她也听得出后者将不会再为难自己了,正如后者所说,如果金来尔想留下只在高阶战神的无泪,还是能够做到的。

    于是无泪再不犹豫,朝着金来尔点了点头,便闪而去。

    望着无泪离开的方向,金来尔若有所思的道:“也许我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为巫族弟子争取最后一线生机,只希望如此,可以免去我过往的一罪孽吧,唉…”

    金来尔脚踏魂兽,隐遁空间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道尊战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