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虎落平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绝世猛人儿 书名:道尊战魂
    夏翻云用尽力气的点了点头,道:“姑娘应该是翻看过我的储藏戒子吧?”

    闻言,蓝梅儿的蓝色一红。被当事人拆穿了自己刚刚有些小人的行为,不觉面红耳刺起来,一时间怔在当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就麻烦姑娘再进去一次吧,最起码帮我拿几颗九品丹药出来,因为…你刚刚喂我吃下的五品丹药,效果确实不怎么样。”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夏翻云缓缓的道。

    “还不怎么样?老先生,你有没有点感恩的心啊,就那两粒丹药还是师尊临走前留给我的呢,我平时都舍不得吃,结果为了救你,一股脑的都塞进你的嘴巴里去了。”蓝梅儿不满的撅起小嘴,絮絮叨叨的嘟囔着。不过她手上却也没闲着,闻听夏翻云的话后,便在他的戒指里寻找了起来。

    “如果你不想我再次晕过去的话,就麻烦你快点,因为…我有点撑不住了。”夏翻云说完这句话后,呼吸开始剧烈的急促起来,显然,刚刚那两颗只达到五品的丹药,只能让夏翻云维持片刻,此时,他又要再度陷入昏迷了。

    “老先生,你别晕过去啊,最起码你该告诉我用那种丹药给你吃啊,你戒子里的丹药那么多,我不认识的。”蓝梅儿急了起来,不停地翻找着夏翻云戒子中的丹药,可是那数百瓶的丹药中根本没有标明品阶,小丫头急的连汗都流了下来。

    “还魂…丹。”最后一个字落下,夏翻云便又晕死了过去。

    “找到了,我找到了。”蓝梅儿兴奋的语调道。

    可当其看到夏翻云连连翻白眼的时候,小姑娘顿时吓得手忙脚乱。随即颤抖着纤手从瓷瓶里倒出两颗小药丸,便飞快的塞进了夏翻云嘴里。

    “老天保佑,翻云长老千万不要有事啊,不然我可就罪过了。”蓝梅儿嘴里神神叨叨的嘀咕着,就连样子也是异常肃然,可见农家的姑娘,当碰到了困难的时候,她们还是会习惯的祈祷老天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然却不知,在武者的江湖,讲究的却是胜者为王,逆天而行。足见虽然她已是名副其实的战皇,但骨子里的那份纯真却依然还在。

    “咳咳…”

    九品丹药入口,让夏翻云快速的醒了过来,连带苍白的脸色,都是恢复了少许的红润。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了。”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夏翻云便是朝着小姑娘很礼貌的说道。

    “不用谢我的,”蓝梅儿急忙摆手道:“老先生是玄门中人,而我师尊也是玄门中人,所以我救老先生实属应该,感谢的话,还望老先生以后不必说了。”

    “哦,是这样啊,但不知你的师尊是玄门中的哪一位?”夏翻云诧异的问道。

    一提起自己的师尊,蓝梅儿的脸上总是会出现膜拜的表,因为这些年来关于玄门五虎之首云战的名头简直太响了,甚至蓝梅儿处在偏远的南界,也是随处可闻。

    紧随其后,只听她骄傲的从樱口中吐出了足以让夏翻云吐血的四个大字,“玄门,云战。”

    “什么?”夏翻云差点没震惊的坐起来,不过当他一动体的时候,浑传来刺痛的感觉让他呲牙咧嘴的又躺了回去,可脸上的震惊依旧,只听他道:“姑娘,玩笑不能乱开的,据老夫所知,我那云师弟只有一个徒儿,名叫火云,什么时候又多出个女弟子,恕老夫孤落寡闻了。”

    “是真的,我没与你开玩笑。”蓝梅儿一本正经的道。随即将五年前云战路过此地除恶霸,并从魔窟中将蓝梅儿救出后,又收了蓝梅儿做徒弟的事说了一遍。

    末了,怕夏翻云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蓝梅儿还特意拿出了随袖带着的属于云战的玄门信物给夏翻云看了看,才道:“怎么样,是不是和你的那块玉牌一样,我没骗你吧?”

    “而且要不是因为你有着与师尊一样的玄门玉牌,嗯,我是不会救你的。”蓝梅儿说出了实,并脸红的低下头去。

    “原来是这样,”夏翻云自语道:“倒是我先前错怪姑娘了。”

    “没什么的,我也就是小心一点罢了,我怕再救一个坏人回去连累村子,所以才翻看了老先生的戒子,老先生别怪梅儿就好。”蓝梅儿诺诺的说道。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低着头,脸红红的,显得是那么的纯洁。

    可是夏翻云却是看不到蓝梅儿的样子了,因为现在的他…瞎了。

    而且他还感觉到一股魔气正在破坏着自己的灵魂,即便是自己吃了修补灵魂的丹药,也只能是暂时压制那股魔气而已,除非有着邪医圣手之称的炎帝在此,不然自己这条老命恐怕再难熬过一个月的时间。

    可是他却没有时间去炎帝部落了,虽然炎帝部落离这里也许并不遥远,但是他现在却有着一个更重要的责任,就是把魔心再生的精确位置传讯回玄门,好让灵机子知道一切后早做布置。

    想到这里,夏翻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将识海中的魂力渐渐凝聚,想借着灵魂传讯让浪无知道自己现在的况。

    “呜哇…”

    可是这不凝聚还好,这一凝聚之下那股潜在的魔气趁虚而入,直接捣毁了夏翻云凝聚起来的魂力,使其更是伤上加伤。

    “老先生,你怎么了?是不是还在生梅儿的气啊?”见此蓝梅儿大惊,以为夏翻云还在生她刚刚翻看他储藏戒子的气,便惊慌失措的道。

    略微平息了一下识海中的魂力,夏翻云苦笑着道:“你叫梅儿是吗?”

    “嗯。”蓝梅儿点了点头。

    “我没有生你的气,而是我擅自动用了魂力遭到了反噬而已。”夏翻云解释道。

    听此,蓝梅儿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逐渐退去了脸上的惊慌失措,道:“老先生,是谁把你伤的这么重啊?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是谁把我伤的就不说了,因为就算是我说了你也帮不到我,”夏翻云缓缓的道:“不过我有另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去做,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当然愿意,”蓝梅儿点头道:“老先生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只要梅儿能做得到绝对不会推辞就是。”

    “好,那就麻烦姑娘你去一趟神界玄门,找到玄门代理掌教浪无,告诉他地方已经找到,就在东界兽族外围的红峡谷,就可以了。咳咳咳…”一口气说完后,夏翻云明显感觉到了体力不支,开始不断的咳喘起来。

    “老先生,我看我还是先给你找个地方休息吧,当务之急你的伤才是最要紧的,至于传讯的事,还是容后一些再说吧。”实在不忍看夏翻云不断吐着鲜血的样子,蓝梅儿关心的说道。

    随即不由分说的将夏翻云扶了起来,搀扶着他的手臂向前走去。

    “普通。”

    可是还没走两步出去,夏翻云便摔倒在了地上,于是夏翻云浑无力的坐在那里,苦笑着说道:“姑娘,老夫的眼睛…瞎了。”

    其实就是夏翻云不说,蓝梅儿也感觉到了,因为前者刚刚连个小石块都迈不过,显然是眼睛出了问题。

    此刻再一看夏翻云的双眼浑浊,只知道呆呆的看着前方,蓝梅儿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下一刻,她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还没带夏翻云有所反应,蓝梅儿便将他背了起来。

    “老先生,眼睛瞎了不要紧,梅儿背着你走。”

    夏翻云,一代玄门名将,素来有神算天机之称,一生大小战役经历无数,是让魔巫两族最为头痛的人物,因此说其为玄门的顶梁柱也不为过。

    而就是这个主宰大陆命运的顶梁柱,今天却趴在一个小女孩儿的背上,还要前者背着才能前行,这对一生都叱咤风云的夏翻云来说,确实是一个沉痛的经历。

    “老先生,眼睛瞎了不要紧,梅儿背着你。”也许这句话在平常在平常来说,是很平淡的一句话,但此刻听在夏翻云的耳中,却足以让夏翻云感动的眼眶湿润了。

    他一生历经战争无数,每一次都让对手落荒而逃,心之狠手之辣,简直到了神鬼皆愁的地步,一生从未被对手的求饶声所感动过,甚至他的对手,都没有活着的存在。

    而今,在这个他往常都不屑一顾的千兽山脉,让他虎落平阳,听到了人世间最为感动的一番话。

    他在想,如果自己的眼睛还可以看得见该多好啊,最起码可以看看面前的姑娘长得是什么样。

    这是夏翻云从来都没对任何女子有过的想法,因为从出生那天开始,就注定了他的一生都交给了玄门,交给了战场,对于男女之从来都没有奢求过。

    不过,他此时的心,却泛起了丝丝微妙的波澜。

    刚想开口在说些什么,却被兰儿打断了他即将要开口的话,“老先生先什么也不必说,等回了家,梅儿先喂老先生吃点东西,剩下的我们在从长计议。”

    “好。”

    也许夏翻云这一辈子都在指挥着所有人,但在今天他却被人指挥了,他不想反驳,相反,他很享受这种感觉,因此不由自主的思想意识帮他回答了那简短的一个字,“好。”

重要声明:小说《道尊战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