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一刀破七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绝世猛人儿 书名:道尊战魂
    绝刀的话,再次给众人带来了极大的震惊,同时众人也明白了绝刀的刀法为何有着石破天惊的威力,原来那是一种意境。

    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众人也就不再多问了,因为意境那种东西,只能意会却无法言传,更何况每个人使用的兵刃,学习的功法的都不相同,进入意境的感觉也不同,所以即便绝刀说出了那种意境的感觉,也是无法帮助他们,因此想要进入更高层次的已经,也只能由他们自己去慢慢的体会了。

    “师兄,和我们说说当年的事吧,为何你会击杀同门弟子?还伤了那么多的灵族与云门的师姐?这些,都是我们一直所好奇的。”短暂的沉默过后,云战问出了所有人关心的话题。

    这时,尤以玲花等人好动的格,也是不由安静了下来,因为对于当年的事,她们也是急切的想要知道。

    将目光眺望远方,似是在整理那很久之前的回忆,半响,绝刀缓缓的开口了。

    “当年我进入上古战场后,一直在学院中修炼,就在半年后的某一天,我看到了几个云门的姐妹在一处池塘边哭泣,好奇之下,我便走上前去问原因。”

    “她们告诉我说,她们是南宫世家的下属弟子,近来,魔族中出现了一个名为残天公子的人物,肆意的虐杀南宫世家的弟子,几近到了疯狂的地步,尤其是对云门的弟子,那个人采用的手段更是及其的残忍,姐妹们被他糟蹋过后,还被残酷的碎尸…”

    “我一听之下勃然大怒,就问你们没有去找玲珑儿院长吗?还有那些长老团,他们不管吗?”

    “可是她们却只是摇头哭泣,最后告诉我说,玲珑儿院长在闭关,长老团的大长老阳一只是敷衍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便不管不问的扬长而去。”

    “***,我顿时怒火冲天,堂堂魂武学院的管辖之内,岂能容魔族爪牙如此嚣张,那时,我瞬间想起了恩师曾经对我的教导,犯我族者,虽远必诛。”

    “于是,我在盛怒之下,也没有去和所谓的长老团商量,就把这件事对我的几个师兄说了。他们听后更是怒发冲冠,当天夜里,我们便擅自冲出魂武学院,向着南宫世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够爷们,师兄,师弟就欣赏你这种血汉子,来,干一个。”云战听到了这里,顿时感觉一股血冲头,举起酒杯朝着绝刀道。

    因为云战本,也是一个冲动的人,这件事若是换做是他,也会和绝刀一般无二的做法的。

    于是几人纷纷举杯,与绝刀干了起来,话说绝刀的做法,正合了他们的心意,也许,这才是真正玄门弟子的格,血而霸道,为了义气可以不顾一切。

    “那后来呢。”小小的抿了一小口酒后,灵珠迫不及待的问道。

    “后来经过一天一夜的飞行,我们到达了南宫世家的管辖范围,可是当时我们并没有去南宫世家,因为道听途说中我们知道,魔族越来越放肆了,不断的偷袭南宫世家散布在周围的女弟子。”

    “更何况当时我们没有玲珑儿亲下的命令,与魔族私自开战可是重罪,所以为了不连累南宫家主,我们决定不通过南宫世家,直接动手杀向魔族老巢,把他们全宰了。”

    说到这里,绝刀的目光中陡然间爆出两道凶戾的杀机,那种杀机的冷酷,让云战都是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就在那一晚,我们兄弟十一人联手一起,杀向了魔族安插在西部的老巢…”

    “当我们十一个人气势如虹的杀尽他们的管辖范围时,他们都还在睡大觉,因此那一战我们特别的顺利,很多魔族中的爪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们割头了。”

    “在那一战中,我击杀了他们的领头之人,一代高阶战神强者聂追魂,重伤了那位传说中的残天公子聂天行,不过在最后一刻,聂天行却被魔族中聂氏家主聂风云的镜像阵法所救,且聂风云还激将我说,有本事就去魔族,他在魔族中等着我…”

    到此刻,云战等人才知道,原来那位大名鼎鼎的西天王残天公子,真正的名字叫‘聂天行。’

    “忘了对你们说了,当时,我还在聂天行的手下救出一位女子,我的及时出现让那位女子幸免于难,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位女子的名字叫,白如雪。”

    “什么?如雪长老,”云战震惊道:“怪不得,怪不得如雪师姐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救你出来,她还说你曾经救过她,原来是这么回事。”

    “呵呵,她都当上长老了吗?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晃眼间都已经几十年过去了,”绝刀感慨的道:“也是啊,当年我救她的时候她已经是初阶战神,按照她的修为当上魂武学院的长老也是理所当然的。”

    随后,众人一阵沉默,在这时,他们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这位义气盖天的绝刀师兄,总之,那残害同门的事,就算现在绝刀不解释的话,他们也不会相信的,因为面前的这位绝刀师兄,完全的真男儿,那种事,他是做不出来的。

    “后来,我因为受不了聂风云离去时的激将,决定杀向他们真正的老巢,魂魔学院。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决定,却让我背上了杀害同门的罪名,更在这暗无天的世界里被困了整整四十年…”

    “绝刀师兄,虽然你被困了四十年,但是我们玄门弟子根本不相信那些传言是真的,我们都在等着你哪王者归来后,好给我们一个真实的交代。”美目望着绝刀那棱角分明的脸庞,玲花认真的说道。

    “是啊绝刀师兄,我云门的姐妹也是不相信当年的那些传闻,甚至包括我们的掌教云凌儿在内,所以每当灵机子掌教说你背叛师门的时候,都会遭到云凌儿师姐的一顿大骂,从无例外。”小七的话,让得绝刀暂时忘记了回忆深处的烦恼,脸上逐渐有了笑意。

    “那个她,还是那般的泼辣吗!但却是对我温柔的很啊。”想起记忆深处的那个对自己一往深的师姐,绝刀的眼中有着深深的幸福之感。

    “往下说吧,别回忆你当年的风流史了,我们可都是在认真的听着呢。”见绝刀突然住口不说了,还满脸幸福的回忆着与云凌儿的感往事,玲花顿时就不乐意了,不满的说道。

    “咳咳…”绝刀面色微红的用咳喘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见此一幕,几人哄声大笑…

    “后来,我把白如雪送到了南宫家主南宫秋水的手中,当时秋水也曾劝我过放弃去魔族,可是那时我正年轻气盛,怎么能听得进去隐忍的话,口头上虽然答应了她,可是在当天夜里,我便与那十位师兄再次踏上了前往魔族的征程。”

    “我们一路拼杀,经过十个夜的拼斗,终于打到了魂魔学院,我还记得,当时魂魔学院的院长聂千狂率领所有学员弟子迎接我们的那一霎,数百万的人群大阵为了我们而准备,那时候,真的很壮观。”

    “然而至始自终,我都没有对他们说过一句话,我将对他们的愤怒,化成了一记记银白色的刀光,在疯狂中朝着他们挥砍而去…”

    “在那次的大战中,虽然我们只有很少的十一个人,但在我们都很放心的将后背交给队友的况下,还是将整个魂魔学院杀的随处腥风血雨。”

    “那时我以一人之力,独战魂魔学院二十几位战神强者,我的刀光之狠辣,让他们体会到了对死亡的恐惧,不到一个时辰,围攻我的二十几位战神强者尽数被我斩杀。”

    “正当我意气风发的打算再进一步时,我突然听到了来自队友的惨叫,原来在我斩杀二十几位战神的同时,聂千狂终于按捺不住旗下弟子的惨死,对我的队友出手了。”

    “聂千狂掌管的器魂乾坤弓,排名魔族十大器魂之五,有一箭通古今,两箭分乾坤之大能,他的一箭出,将我的师兄玄风瞬间击杀。”

    “看着我的师兄惨死,我的体瞬遭雷轰,于是便不顾一切的朝着聂千狂扑去,同时我手中的刀,也向着他发出了怒震天下的刀光。”

    “在我将聂千狂成功退之时,不想从另外一个方向出现万道洪流,那洪流一经出世,便向我疯狂的爆而来。”

    “待得那洪流近后,我才发现,那竟然是近万道飞刀所发出的光芒,而发出此等灭世天下的一击者,正是聂氏家族的家主,聂风云。”

    “聂风云的出现,扭转了魂魔学院的局面,他带领着旗下的五位战神强者,与聂千狂汇合,使出七星大阵,将我等围困其中。”

    “但是尽管他的阵法强悍,可我绝刀依旧不惧,我仗着年少轻狂时的气盛,以一刀破七星,大战魔族七大巅峰强者,更凭着诡异莫测的法,来去自如于阵法之中,借机斩杀魔族之人二十几万…”

    “那一战,我打出了属于我的风格,更打出了玄门的威风,那一战,昏天暗地且天下震惊…”

    !!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道尊战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