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坟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绝世猛人儿 书名:道尊战魂
    相比于上古战场的震撼,魂武大陆更是喧哗不断,所有人口中都在议论着同一件事,那就是玄门与空门之间的大战。

    而说起那场惊天大战,就必须要提到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云战”。他背巨棺横越北界千万公里,只为与妻子黄泉路上手牵手的举动已成为了家喻户晓谈论的话题。

    那个青年,那头银发,那黑衣,已成为了云战独一无二的标志,因此有很多后来的天才为了模仿心中的偶像,特意把腰间挎了个酒葫芦,然后在穿上一黑衣,在整得一醉醺醺的酒气,倒也颇像那么回事,只是那一头似雪的银发,却是没有人可以模仿的来。

    而对于这些,云战却根本不知道,又或者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因为只有他自己清楚,在留名之下,他付出了多少。

    如果人生可以从来的话,那么云战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宁可不要现在的传说,也要灵珊可以开开心心的活着,每天不断的在自己耳边叫着小长老,烦着自己,弄得自己无可奈何的狼狈,那样…才是最好。

    南界与东界的交界处,一座无名的山脉中,灵珊曾经为了保护云战而陨落的地方,这时的这里,意外的多出了一个木屋和一座新坟。

    木屋看起来很新,是刚刚才搭建好的,里面坐着两个美女,分别是小七与云碧儿。

    自那大战后,贾月与玲花等人便被夏翻云派去了东界,慰问一些死去玄门弟子的家里人,如果他们有什么愿望,玄门会给予绝对的满足。

    而云战则是领着小七和云碧儿准备回天元帝国。再去上古战场之前,云战需要回家去告个别,离开十年后,他也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

    所以云战就谢绝了一些亲密好友的陪同,只领着同是天元帝国的小七与云碧儿两人轻出行,可是出了神界后,他却没有直接回天元帝国,而是来到了这里。

    在要离开这片大陆之前,他有必要来这里祭奠一下那个为了自己死去的姑娘,因为这段子以来,灵珊的一言一笑总是完全的占据着云战的脑海,也许他…真的想她了。

    时隔多,灵珊的尸体早已无法找到,可云战却还是精准的记得,她为自己挡下那致命一击的地方,所以在这里,云战为她立了新坟墓碑,墓碑上深的刻着“妻灵珊之墓,立碑人,玄门云战”。

    坟墓的四周摆满了颜色各异的鲜花,这些鲜花都是云战亲手采摘而来。他要灵珊活着的时候貌美,死去依然如花,这些花朵只能充当绿叶,永远的衬托着灵珊的绝世之颜。

    半躺在坟墓之上,云战那单薄的体斜倚在墓碑前,望着天空飘过的朵朵白云,不一时之间感慨万千。

    “珊儿,那一天你离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天空,这样的白云,我忘不了,你对我说过的那最后一句话‘小长老,珊儿喜欢你’”。

    “呵呵,虽然你走了,但是这句话我回味了好久,因为那是我从出生以来,听过最动听的声音,所以我怀念,怀念你的一切”。

    “还记得那次吗,我问你年龄多大,可是你却让我帮你量三围,顿时就给我整不会了,不过我还是要偷偷的告诉你,其实早就目视的量出你的三围了,34c/22/34”。

    “嘿嘿,别说我下流啊,不自吗,谁让你总朝着我放电呢,整得我一天到晚目眩神迷的,好几次都差点没忍住,不过现在想来,要是那时候真的没忍住就好了…”。

    说到此处,云战的醒目中有着一抹黯然神伤,是怀念,是自责,还有对那位美丽姑娘的浓浓深。在这一刻,她的坟墓旁,云战只能用喃喃自语的话,来发泄着心中的柔

    “珊儿,如果你还活着该多好…,你知道吗,少了你在我边欢儿欢儿的,我很不习惯,所以我想你,很想很想…”。

    喝酒,是云战唯一可以释放绪的方式,所以他仰起头,不断的往口中倒着,同时,在他仰起头的那一瞬间,两行晶莹的泪水也是缓缓的滴落而下…

    “唉,哥哥真是够苦的,一个个深他的女人相继离开,换成是谁也受不了的”,云碧儿看着云战手捧着酒葫芦疯疯癫癫的时而大笑,时而落泪,不由内心处有着一抹心疼。

    “小妹,这就是江湖,成就一个人耀眼的同时,也意味着不断的流血和死亡,所以在这场命运安排的争斗中,灵珊的死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会慢慢习惯的”,小七淡然的说道。

    经过了太多太多以后,小七的心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在不是十年前那个有些懦弱的七公主,还要靠躲在云战的背后才能安全。

    今天的她,早已褪去了那时的青涩,在群雄争霸的世界,她学得越来越坚强,不是她冷血无,而是因为她知道,想要陪着云战走的更远,就必须要经历这种从根本上的脱变,才能有机会站在他的面前,为他承受下来所有的一切。

    小七,这个曾经美丽的帝国公主,在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倔强的跟随着郎的脚步,不知不觉间,已陪着云战走出了这么远。

    来时的路上也许有着太多的坎坷与无奈,但她始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在这背后,也许令她坚强的理由只有一个,那便是“云战”。

    “嗯,小七姐,你说的我都懂,可是看着哥哥难受,我还是会难过”,云碧儿嘟着小嘴说道。

    “怎么,难不成你想监守自盗,这也太前卫点了吧,就是不知道你哥哥能接受不,要不然我帮你问问?”,小七略作惊讶,其后戏虐的道。

    “什么啊,她可是我哥哥,再说我已经有心上人了,你不要瞎猜好不好”,云碧儿小脸一红,反驳道。

    “咯咯,说说那个好运的小子是谁,我也好帮你把把关”,小七一笑,声说道。

    “那我对你说了,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哦”,云碧儿神秘兮兮的望了望四周,小声道。

    “放心,我保证不会告诉一个人”,小七信誓旦旦的说道。

    可怜云碧儿在紧张之下,根本没听出来小七话中的文字含义,还以为小七绝对可信呢,便大红着脸说道:“嗯,就是邪剑师兄的徒儿,那个叫雷动的家伙”。

    “小丫头,眼光不错吗,整的神秘啊,连我都被瞒过去了,你俩什么时候开始的,说来听听”,小七很八卦的拉着云碧儿坐到了自己边,饶有兴趣的问道。

    “嗯,就是那年武魁之榜的时候,他很照顾我的,完后就开始了”,云碧儿毕竟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所以说起这样的事来,害羞的粉颈都是通红了起来。

    “难怪那小子整天往玄门跑,我还以为他是找小火云打架的,原来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闻言,小七顿时乐得前仰后合。

    “小七姐,你小点声,别让我哥哥听见”,云碧儿连忙捂住小七的嘴,惊慌失措的道。

    “什么不让我听见,还神神秘秘的”,这时,云战走了进来。

    “哈哈哈,云哥哥,咱家的小碧儿可是都有心上人了哦,怎么你这个做哥哥的还不知道吗?”,小七笑着跑到了云战边,欠儿欠儿的道。

    “哦”,云战也是把很有兴趣的眼神看向了云碧儿。

    “小七姐,你…不许说,不然我再也不和你好了”,云碧儿急之下威胁小七道。

    不过显然,对于云碧儿的威胁小七根本就没当一回事儿,只见她趴在云战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小七姐,你…说话不算数,哼,我再也不理你了”,话落,云碧儿将通红的小脸扭向了一边,决定不再理睬两人了。

    “好了”,云战笑着走上前来摸了摸云碧儿的头,道:“都多大的姑娘了,还动不动的生气,也不怕让人看见了笑话”。

    顿了一顿,云战又道:“其实那个小家伙很不错的,尤其还是邪剑师兄的亲传弟子,这一次与空门的对战中他也出了不少的力,连翻云长老都一直在夸他,碧儿,你的眼光不错”。

    “这么说,哥哥你是支持我了”,云碧儿抬起小脸问道。

    “当然”,云战点头道。

    “那要是我父亲反对的话你会不会帮我”,听闻云战的话,云碧儿顿时高兴的站了起来。

    “回去我和他说,他应该不会反对的”。

    在云战想来,这本是水到渠成的好事,自己的九叔也就是云碧儿的父亲,是不会反对的,更何况以雷动的份,足以配得上云碧儿了。

    可是云战又哪里想得到九叔早已为云碧儿定下了婚约,就是为了躲避婚约,云碧儿这些年来才不曾回过天元帝国。

    这也是云碧儿为什么选择和云战一起回家的原因,她知道以云战现在在云家的份量,要是为自己说话,那纸婚约则是完全可以作废的。

    “就知道哥哥最好了,晚上想吃什么,小妹弄给你吃”,得到了云战的承诺,云碧儿顿时开心了起来,搂着云战撒起来。

    “行了,我可受不了你这,随便弄点什么都行,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我们便向着北界出发”。

    遵命……

重要声明:小说《道尊战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