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请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绝世猛人儿 书名:道尊战魂
    “我靠,我种的花儿哪里去了,我靠,千影刚刚给我洗完的道袍就晾在这里,咋没了呢,我靠,小展子的房子咋没了一半呢”?刚睡起来的云战见到院子中光秃秃的,就连平时几人坐在院子里的木凳桌子也没了,不大叫起来。

    “内个,师弟啊,你睡着的时候我们控火没控明白,那什么。。。不故意给烧了”,华东脸色大红的自几人当中走出,很勇敢的说道。

    闻言,其他几人也是将头低了下去,想来造成了这种后果,他们也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摇了摇头,又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云战才确定了自己绝对不是在梦中“我说师兄师姐,你们玩死我得了,若不是我早出来一会儿,我看你们下一刻都容易把我给烧烤了,在撒点孜然面什么的,味道可好了”。

    “那不能,云师弟,也许我们会抓来一些小鸡小鸭烧着吃,但绝对不会把你给烤了的”,火舞很严肃的看着云战,满脸认真的说道。

    “火舞师姐,你能不逗我笑吗”!云战怪异的目光看着火舞,似笑非笑的说道。

    “嗯哼,我说的是真的,不信拉倒”,火舞不满的撅起小嘴,还狠狠的瞪了云战一眼。

    “好了,好了,我算是服你们几个了”,云战摆了摆手,他已经决定了,立刻就教这几位师兄师姐炼器之术,不然若是再让几人在这里呆几天,那自己就真的被烧烤了,嗯。。。在撒点孜然面。。。

    呼。。。火焰出世,直舞长空,云战开始为几人炼制后炼器所用的鼎来,这种炼器用的鼎需要的必须是顶级的神铁才可以,所以淬炼起来也是格外的费事儿,因此五个鼎炼完之后,整整用去了三天时间,这还是中途云战没有休息,不然的话就是五天也赶制不出来,因为炼器用的鼎和炼器不同,马虎一些不要紧,大不了品阶低一点而已,使用起来并没有什么负面作用。

    鼎则不同,众所周知,鼎是用来炼器的,最重要的是能承受了天火的高温,才可以炼制出高品阶的神兵,不然若是一个普通的鼎,怕神兵还没出炼出来,就因为承受不了天火的高温从而爆炸,很有可能在爆炸的过程中产生的威力太大,还会波及到炼器的人,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在这方面云战倒是下极了苦功夫,打造炼器鼎时所有的材料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导致几人后的意外,哪怕是一点点,也不行。

    当然对这一点,几人不傻,都看在了眼里,因此几人对这个刚刚入门的小师弟,不又多增添了不少的好感,并暗暗在心中发誓,后不管这个小家伙有什么困难,那自不用说,必须出手相助,而且是全力的,毫不保留的,谁让云战会感动他们呢,这个臭小子。。。

    “好了,我的师兄师姐们,看看这些鼎你们还满意吗”?云战抛出了二天的辛苦劳动成果,大汗淋淋的喘着粗气说道。

    “太满意了,来,云师弟让师姐我亲一口,慰问一下你的辛苦劳动”,花望月笑着张开了双臂,摆出了一副要拥抱云战的造型。

    “还是算了吧”,云战摇头说道:“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

    “滚”!哈哈哈。。。

    从这起,云战便开始教起了几人炼器,直到两个月后,五人对炼器技术已经掌握的炉火纯青,云战才轻松了下来。

    掌教大人交给自己的任务总算完成了,不过他还有着另外一个项目没有完成,那便是帮火舞锤炼暗器,不提这个事儿还好,一提云战就头大,九千九百九十九件暗器啊,怎么炼啊,还好有火舞这个大美女陪着自己一起,不然的话,就是那份炼器时的寂寞也够自己受的。

    “火舞师姐,我们的炼器能不能往后推两天啊”?云战苦着脸说道,因为他一直记挂着邓梅来神界的事儿,如今刚好有了点时间,所以他想下山去看看她。

    “没问题,两天后我来找你”,送给了云战一个妩媚至极的笑容,火舞潇洒的离去,只不过在火舞临走之前的那记笑容里,云战读懂的不光是妩媚,还有一种吃定了自己的感觉。

    苦笑着摇了摇头,云战转回房,刻意的打扮了一番后,又换上了一赞新的青衣道袍,才踏风而去。。。

    “罗师兄,你干啥呢”?离开了住处,云战先是来到罗飞修炼的地方,因为自己先前已经请过一回假,所以云战也不好意思再去向灵机子请假了,便灵机一动,来找这个胆大包天的罗师兄了,不用说,来意自然是为了请教如何偷偷下山之法。

    可是再喊了两声后,罗飞依然紧闭着双眼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老僧坐定一般,丝毫没有搭理云战的意思。

    刚想上前去碰罗飞,却见这时天地之间的灵气陡然间大批量凝聚成形,朝着这里蜂拥而来,云战恍然大悟,原来罗师兄要突破战皇了,我说这段子他咋这么消停,没来找自己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明白了这一切后,云战走了出去,子斜倚在门外,为罗飞护起法来。

    罗飞的突破过程一直持续了三个时辰才大功告成,云战知道,自此以后,这位罗师兄便真的迈入战皇强者了,其实罗飞早就迎来了突破的那一契机,只不过他却一直积压着那一股力量,因为他知道厚积薄发的道理,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修炼方式,如今一切水到渠成,他也终于可以去上古战场找他的傲师兄了。

    “罗师兄,恭喜你突破战皇”,云战双手抱拳笑着说道。

    “哈哈哈。。。光靠嘴庆祝有啥用,有酒没,整点”,罗飞此刻心大好,因此他决定要与云战来一场弥天大醉,同时他也明白,两人以后一起喝酒的子不多了,因为在突破战皇以后,他便必须要去上古战场,这也意味着,这些年来休闲自在的玄门生活已经结束,在接下来的子里,他将面临最残酷的真正厮杀,也许这种厮杀意味着流血与死亡,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却是义无返顾。

    笑着拿出了两坛子酒,师兄弟俩就这么大喝了起来,也许他们也知道即将分离,也许他们也预料到了后来的残酷,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两人将会天人永隔,在这片以武为尊崇尚的力量的大陆上,没有人知道今天的战友,还会不会在明天出的时候,依然可以并肩作战,但一切已经都无所谓,因为同生共死的路上有我陪着你肩并着肩一路踏过,这便。。。够了。。。

    “云师弟,干”。

    “罗师兄,干”。

    正在二人喝的不亦乐乎之际,突然大笑之声传来:“我说罗师兄,云师弟,你俩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喝酒为何不叫我们”,话落,三道影走了进来,两男一女,正是木嘉,凌霄然和雨露。

    一见三人,云战大喜,顿时想起了那个几人闭中的雨夜,相拥抱在一起取暖的画面。

    “快来,师兄师姐,可想煞小弟了”,云战招呼道。

    “就不会知道什么叫客气,尤其是和云师弟你”,说着,雨露的躯紧紧的挨着云战坐了下来,一时之间,罗飞的小草房内欢声笑语不断传出,同门之间和谐气氛相当的融洽。

    “罗师兄,今天小弟来是有事相求的”,酒过三巡之后,云战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没问题,云师弟,不就是下山吗,走,师兄我这就领你下山去”,罗飞豪气干云的说道。

    “我们也去”,人多不怕乱子大,一听说云战要下山,其他三人也是兴奋起来,齐声附和道。

    “我靠,师姐,你就不怕掌教大人发现再把我们关闭啊”!

    “没事儿”,雨露潇洒的摆了摆手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慢慢的习惯就成自然了,就像罗师兄一样”。

    “哈哈哈。。。那好,我们走”。。。

    由于是偷偷下山,所以几人也不敢太过的明目张胆,只能沿着地面缓速前行,鬼鬼祟祟的,整的跟做贼似的。

    眼看就要出得玄门的大门时,却不料两道影踏空而现,拦住了几人的去路:“几位师弟,你们要干什么去啊”?

    只见说话的是一女子,面容较好,眉清目秀的,穿青衣道装,显然,这一造型是奇门派的弟子。

    他边的另一个人,是一男子,长相一般,着蓝衣道装,手里拿个特大号的战斧,小眼睛咕噜咕噜直转,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过看其样子,倒是对罗飞戒备颇深。

    “原来是卓师姐和君师兄啊,小弟在玄门呆着无聊想下山去溜达溜达”,见二人,罗飞的脸色有些微红的干笑道。

    “罗师弟几人下山我们没什么意见,关键是这个云师弟还没在玄门呆满一年,按照规矩是不能下山的”,被称作卓师姐的女子有些为难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道尊战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