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苏宁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绝世猛人儿 书名:道尊战魂
    吃完了烤地瓜,晴朗的夜晚便已经步入深时了,街道上的行人也在这个时候减少了许多。

    两人迈开悠哉的小脚散步在清冷的神界之中,深深的感受着属于寒夜的清凉,说着属于年轻人永远谈不完的话题。

    正在这时,前方的不远处却有着阵阵怒喝之声传来,还参杂着刺耳的金铁交鸣声,云战与千影对望了一眼,均露出了不解的神色,神界中虽然高手如云,但向来很少出现打斗场面,因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由天门,地门,云门,空门,所管辖,此处为西,正是云门的管辖范围之内,真不晓得何人敢如此大胆,敢挑衅云门的威严,当然,为云门的刑罚长老,云战决定快速上前一探究竟。

    离的近了,云战便在一座建筑阔气的酒楼前见到了这样的一幕,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手使双刀狂战四个穿白服的持剑少年,不过显然,在四名初阶战狂的围攻下,女子即便有着中阶战狂的修为也已渐渐的落入下风。

    “苏儿,别打了,算了,算了”,一旁有一位年纪花甲的老婆婆急的都快哭了出来。

    “不行”!打斗中的女子喝道:“吃了霸王餐也就算了,居然还调戏本姑娘,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家的炕头吗,想怎么着便这么着,女子虽然手上渐感不支,可嘴上却是毫不留,即便你们今天杀了我,明天云门也会找上你们圣堂,别忘了,这里可是云门的下属范围,有种的话就把本姑娘杀了,哼”。。。

    打斗中的几人闻言,也减缓下了手中的招式,显然,面对女子冷硬的话,他们也是颇有顾忌,毕竟云门的招牌可不是他们几个小小的战狂可以应付的了的。

    找了个机会,便跳出了打斗的圈子外,当中一瘦高的男子一抱拳道:“苏宁儿,此页我们就此翻过,以后我们也不会再来了”。

    “放,被称作苏宁儿的女子一怒之下大骂道:这已经是你们第三十七回来吃饭不给钱了,你当我苏宁儿好欺负吗!老娘虽然天赋不高,被云门派出管理这座酒楼,但也不是你们几个臭小子说欺负就可以欺负的,你以为你们是谁,不过是一个二流的宗门而已,就敢这么无法无天吗”!

    “臭娘们儿,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我们来这白吃白喝自有人替我们付钱,在往何曾少过你一分”,瘦高男子显然被苏宁儿的话气的不轻,言语之间都有些不干不净了。

    “哼!老娘不稀罕,回去告诉你们的堂主龙飞舞,别跟老娘玩儿这种三岁孩童的手段,老娘不吃这一,即便是老娘终生不嫁,此生也不会嫁给他这个伪君子,呸,”苏宁儿愤怒的道。

    “你”。。。瘦高男子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不料正在这时,铺天盖地的暗黑色力量风卷残云般的席卷而来,将四个白衣男子全部牢牢的锁定,而后一男一女自黑暗的角落里缓缓的走了出来,在听到了龙飞舞的名字后,云战便再也忍不住了。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们,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们可是圣堂的人”,瘦高少年朝着不远处背着手缓缓而来的银发少年高喊道,声音之中也多出了些许颤抖,因为他已经从那独一无二的造型当中认出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被灵机子刚刚封为玄门五虎中的云战,当然,他也知道面前的这位小煞星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所以先前他才报出了圣堂的名字。

    而此时的苏宁儿一见云战的到来,早已是惊的目瞪口呆。

    愣神过后,赶紧俯下拂:“云门编外弟子苏宁儿,参见刑罚长老,不知刑罚长老下榻,有失远迎,还望长老勿怪”。

    由于云凌儿早已用特殊的手段传令所有门下弟子,云战继承风老刑罚长老的位置,又因云战是现在武魁之榜的红人,闲暇之余苏宁儿也是云战武迷中的一个,所以云战一出现,苏宁儿便很快的认了出来。

    “苏姐姐是吧,小弟还没有进行刑罚长老传位大典,所以姐姐无需多礼”,说着,云战微笑着将苏宁儿掺了起来。

    苏宁儿刚想在说什么,却被云战的眼神制止住,而后回过头来充满冷俊杀意的目光扫在了当场的四人:“欺辱我云门弟子,杀无赦”!话落,云战运掌如刀,风一般的朝着三人劈了过去。

    “啊”!。。。

    三声惨叫过后,现场之上便多了三具血淋淋的尸体,留下最后一人早已吓得三魂没了七魄,呆呆的望着猝死的同伴,脸上早已是一片死灰之色。

    笑吟吟的走到了苏宁儿的面前:“苏姐姐,将你的刀借我一用”,本能的将刀递给了云战,苏宁儿甚至忘记了问云战要刀干什么。

    一缕寒光闪过,手起刀落,惨嚎声起,那一人的两只手臂已经齐肩而断,紧随其后,云战冷冷的声音传来:“留你一条命,是要你回去传个话,告诉龙飞舞,武魁之榜结束之时,我云战会亲往圣堂取他命,滚”!

    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少年此刻再也没有了刚刚的嚣张跋扈,转瞬消失。

    “诺,苏儿姐姐,刀还给你”,来到了苏宁儿的旁,云战笑着说道,语气轻柔,还哪有了刚刚杀人时那霸气的模样。

    苏宁儿此刻还沉醉于刚刚云战那屠劫之中,一时之间没缓过神儿来,只是愣愣的美目注视着倒在血泊中的三人,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时还是一旁的那个花甲老婆婆走上前来轻轻的碰了一下苏宁儿,苏宁儿才惊啊了一声后,将刀迅速的接了过来。

    “怎么,苏姐姐,就不请小弟进去坐一坐吗”?云战看着还在惊慌失措的苏宁儿,戏谑的道。

    “刑罚长老说的哪里的话,你的到来简直让本店蓬荜生辉,岂有不接待之理,只是刑罚长老今夜苏宁儿就托大做主一回,不醉你是别想走了”。

    “哈哈哈”。。。

    “小弟遵命”。

    “那个就是云战吗?长得真帅,不过就是出手太狠辣了,不过。。。我喜欢”,一群服务员在对云战品头论足着,看待云战的眼神里也尽是火辣辣的神光,看那架势,如果云战愿意,几个花痴的少女绝对敢争先恐后的上来将云战无的拿下,就地正法,也绝对一点不稀奇。

    苏宁儿领着两人来到了一间最上等的房间,还吩咐手下的人摆了一桌最好的海鲜全宴,才在一旁很规矩的站了起来,两只大眼睛眨也不眨的注视着云战,只是一句话也不说。

    “苏姐姐为何不坐”?云战疑惑的问道。

    “刑法长老在此,岂有属下坐着之理,能站在这里为长老服务,已经是宁儿三生有幸了”,苏宁儿恭敬的说道。

    “还有以后切莫喊我姐姐了,宁儿只是云门的编外人员,经不起刑罚长老这样的称呼的”。

    “放,哪儿来的那么多规矩,苏姐姐如果不坐,那我云战也只能先行告辞了”,说着,云战佯装生气的站了起来。

    “刑罚长老别走,我坐就是了”,闻言云战要走,苏宁儿顿时慌了起来,急忙就近拉了一个椅子,乖巧的坐在了云战的旁。

    “这还差不多”,云战一股又坐了回来,拉长个脸道:“苏姐姐这刑罚长老的称呼我听着实在别扭的很,要是不见外的话,就叫我云弟弟吧,或者小云战也行,就别叫什么长老长老的,听起来全都不自在”。

    “那好吧,既然云弟。。。弟都这么说了,姐姐便高攀了”,苏宁儿有些面色红的腼腆说道。

    “嗯,这么叫,我就喜欢了”,云战嘿嘿一笑道:“其实我更喜欢苏姐姐刚刚对那四人发飙时候的样子,看着威猛,整的彪悍的”。

    “我也是,尤其姐姐骂人的时候,老有女人味道了”,千影也跟着在一旁附和起来。

    苏宁儿使双刀,所以千影一眼就认出了其也是出自西界门,便在说话的上多了几分熟悉。

    千影这么一说不打紧,顿时给苏宁儿造了个满面通红,嗔怒道:“你们两个小家伙是在笑话我吗,在那种时候我都不晓得自己说了些什么”。

    “那姐姐脸红什么”?千影笑盈盈的说道,用不用我把姐姐的话在重复一遍,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保证一字不落。

    “小千影,我看你是找打,不敢打刑罚长老,我还不敢收拾你吗”,说着,苏宁儿真的伸出一只手来掐向了千影。

    “咯咯咯”。。。

    “苏宁儿师姐,千影逗你的,以后再也不敢了还不行吗”,面对苏宁儿的芊芊细指,千影立马求饶了。

    “行,饶了你了”,苏宁儿大方的说道。

    其实对于千影这个小师妹,苏宁儿早有耳闻,木清清来看苏宁儿的时候,便无数次的提起过,只是一直以来这对师姐妹还没见过面而已。

    当然,苏宁儿这个名字,千影也听木清清说过,那曾是他最得意的门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来到神界后,便修为在没精进过,这也是木清清多年以来最不解的地方。

    待所有美食全部上齐以后,云战也不客气的大吃起来,一旁的千影也是一样,一点也不装假,偶尔还和云战碰一下酒杯,而后直接干了,喝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这对师兄妹两个的酒友生涯,也是从现在便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道尊战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