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灵蓝的故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绝世猛人儿 书名:道尊战魂
    “连续三天的极端炼器,我想你也累了,今天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将状态调正到最佳,明天一早我们便开始”。

    嗯,点了点头,云战没有拒绝,因为他确实也有点太累了。

    “房间我为你准备好了,你就住在这里吧”,灵香儿手指着一处房屋道。

    “好的,谢谢灵阿姨,老师,灵阿姨,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去一下第五部落,在炼器的时候我也顺手给灵蓝姐炼制了一把短剑”。

    “难得你有这份儿心了,你去吧,只不过。。。灵香儿顿了一顿又接着道,对灵蓝你要多关心一些,她的早年很不幸,所以你要敢欺负她,小家伙,我可饶不了你”。

    无视于灵香儿后面那句根本不算威胁的威胁的话,云战疑惑道:“灵阿姨,灵蓝姐早年怎么不幸了,能说吗”?

    唉!叹了口气,灵香儿回忆起了前尘往事,半响,才悠悠的开口道:“许多年前的一次武魁之榜,灵蓝本是可以拿冠军的最门儿人选,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最后的时刻,她却将冠军榜首的头衔让给了名次不见传的龙族小子“龙青云”。

    那时的龙青云根本在龙族内都数不上数,只能算的上是九流传人,却因为那一次武魁之榜的榜首,给他带来了无尽的荣耀,更因此获得了龙族重点培养的精英弟子资格”。

    “而那时的灵蓝也已是到了青年华,因为长得漂亮,修为又出类拔萃,所以各宗门内的天才弟子,上我灵族来提亲的也是滔滔不绝,可灵蓝却连见都不见那些人,就给一一回绝了,当时我们也都暗暗纳闷,却也猜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只当她想潜心修炼而已,于是便也就没有多问”。

    “不想十几年后的一天,龙族中突然传出了一个消息,龙青云已被神器“火之枪”选为正式传人,并与龙族掌教之女,在同一时间结为夫妇”。

    “对于这个消息的传来,我们灵族并不是很震惊,因为这种事在大陆之上,每天都会发生,有什么好奇怪的,倒是火之枪有了传人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于是我们灵族为了表示心意,也备了点礼准备前去祝贺一番”。

    就在这个时候,一向不问世事的灵蓝忽然找到了我,主动要求携带薄礼前去祝贺,我以为她在灵族内待得腻了,想出去走走,所以也就答应了她,可谁想到,唉。。。

    “后来怎么样”?云战已经在隐隐约约中料到后面的事了,可为了更加的确定,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后来谁曾想她到龙族后,不但没有献上薄礼,反而大闹龙族,见了龙青云后,更是怒火非常,直接拔剑相见,除之而后快,可她哪里知道,曾经的那个落魄少年,早已非往可比,拥有火之枪传承的他,只一招 便将灵蓝打成了重伤。

    灵蓝自知生还无望,便起了拼命之心,各种绝学也是含怒出手,但因为双方实力相差的太过悬殊,灵蓝依旧如寒江孤影,根本奈何不了龙青云分毫,自的伤反倒是越来越重。

    就在这时,早已然是被龙青云打的奄奄一息的灵蓝,又被闻声赶来的龙素素,补了一记龙族绝学“天龙掌”。。。

    如若当时不是凑巧正赶上玄门的百邪剑和幻紫妹同样也去为龙族送贺礼,见此一幕救下了灵蓝一命,那么现在的灵蓝早便已成了那毒妇的掌下幽魂了,说至此处,灵香儿那双美目中也是怒出了一连串的冰冷杀意,显然,她对当年的事并没有忘记,相反的倒是一直都耿耿于怀。

    “娘,那后来那两位师兄没遭到为难吗”?显然灵珠对当年她还没出生时候的事儿,也是极度的好奇,不由的一时心直口快问了出来。

    唉!“怎么能不遭到为难,灵香儿缓缓的道,当时龙族的人怕事败露,遭到我灵族永无休止的追杀,所以急之下心生歹念,以将玄门的幻紫妹与百邪剑也一同击杀,以做到毁尸灭迹的效果。

    可是他们的如意算盘却打错了,因为那时百邪剑的修为已达到了高阶战魔的层次,又如何能够轻易的被击杀,当然,龙族为了留下两人,也是拼尽了全力,使出了无上镇族绝技“龙族四象阵法”。

    可就是这样,也依然没有困得住百邪剑和幻紫妹,不过却在两人狼狈逃出龙族布置的四象阵法的时候,也都尽已双双受了重伤,彩挂满,可即便如此,那位幻紫妹姑娘也没有将蓝儿半途扔下,而是背着她一路跑到北界,将其安顿到了一处极安全的地带后,两人才连夜赶回玄门去了。

    正当两人满鲜血狼狈不堪的回到玄门时,却不料,正看到龙族三人自玄门中做客。。。

    原来自幻紫妹和百邪剑从龙族逃出以后,龙族的高层人物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因为龙族的人知道,两人一旦回到了玄门,那也就是玄门报复龙族的开始。

    如若真到那般时候,龙族即便是再强横,也绝抵挡不住玄门的狠辣,所以在无计可施之下,他们不得已,只好将此事报给了正在闭关中的龙族族长“龙帝”。

    龙帝一听之下勃然大怒,顿时将龙青云与龙素素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但不管怎么说,两个人都是自己的女儿和女婿,无奈之下,便只好备下厚礼亲自领着龙族两位当家长老登门赔罪,希望可以凭着与灵机子万载的交将事就此揭过。

    没想到的是,刚到玄门的龙帝事还没等说出口,就被赶回来的幻紫妹和百邪剑碰了个正着,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此时的二人也顾不得全是伤了,拨剑出鞘,直接朝着三人轰去。

    而一旁的灵机子根本就坐在那里动也没动,因为他对自己培养出来的弟子是最知道不过的,要不是事出有因以紫妹和邪剑的为人是断不会决然出手的。

    龙帝一见顿时急了,拦住二人后一个劲儿的赔不是,并急不可待的向着灵机子做着各种解释,连称误会不已。

    可灵机子却是越听越怒,最后拍案站起:“误会个,你龙族连四象阵法都用上了,以数十万弟子围攻我玄门二人,还说是误会,那好,今天我玄门也误会一次,玄门弟子听令,“玄门北斗阵法”伺候,说完后的灵机子也不管跟在后面的龙帝作何解释,直接一个闪消失了”。

    一见灵机子动了杀机,龙帝知今之事已无挽回的余地,便也将心一横,带着两位长老横冲直撞开来。

    可玄门北斗阵法被封为天下第一阵法,岂是他们能够轻易破解的,犹似以龙帝战神的实力在侥幸冲出去以后,也已付出了断臂为代价,才化为龙狼狈逃走,而同来的两位龙族长老却永远的留在玄门了。

    嘶,灵珠与云战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暗道:“玄门的人果然不是一般的霸道啊!人家都上门道歉了,也不给一点面子,可见其护短的程度已经达到了何种层次”。

    “那后来这事就完了吗”?两个小辈正听得入迷,怎么能够放过下面的精彩,听灵香儿忽然住口了,一个着急便问出了口,显然,对于这种血的故事这个灵族的小姑娘也是非常的向往。

    “哼,完了,没灭了他龙族算是看在天龙尊者的面子上,不然五门三族里焉有龙族的存在”,风老自一旁愤愤的道。

    “怪不得灵阿姨不说了,原来是牵扯到了我体里的大龙啊”!

    “后来蓝儿便十几年没再回灵族,直到前些子才伤好回来,但从前那个活泼可的她却好像变了个样,很少在人前多说话了,只是偶尔来我这里坐坐,却也不多说什么,但我知道,这一切都与那个叫龙青云的有着关系。

    唉!蓝儿的命也真是苦,一世的青却换回了只属于曾经那时的负心郎,所以我才告诉你,千万不可欺负她,就是这个原因而已,她。。。真的已经再经受不得任何的风浪打击了”。

    “灵阿姨放心,灵蓝姐带我如亲弟一般,我又怎会欺负她呢,倒是那个叫龙素素与龙青云的,别让我逮着机会,不然我一定会抽了其龙筋,扒了其龙骨,方能解我心头只恨”,只是因一时的气愤,狠话出口,却不料多年后,云战陪龙仙儿决战龙族时,终还是圆了今雪山之上的一句承诺,扒龙骨,抽龙筋。。。。。。

    “好孩子,去吧,再晚了蓝儿怕就睡下了”,灵香儿语含柔声的道。

    之所以突然间变得这么温柔,是因为灵香儿在云战刚刚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东西叫“坚定”,这一刻的她坚信,面前的这个小家伙也许真的会在不远的将来做出震惊天下的大事,因为他是风师伯的弟子,因为风师伯的弟子就该有这般的胆量和魄力。

    “老师,灵阿姨,战儿去了”,语落,云战便脚下升起暴动的狂风如飞般滑翔而去,而随着将风速施展而出,阵阵酒香也渐渐伴着寒风四处飘散开来,就在酒香流过的同时,凌空中云战脚下的道道狂风也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云战脚踏虚空之上似醉非醉的步法,看似慢,实则快,每一步法迈出间,都会相隔数十里,三个呼吸时,已在百里开外。。。

重要声明:小说《道尊战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