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灵族 灵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绝世猛人儿 书名:道尊战魂
    第一更到:

    云战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终于没让我的碧灵丹白费啊”!

    空间波动,是战皇强者,云战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在朝着自己的方向涌来,嗖,青儿也感觉到了这气息的强大,只一瞬间便推门而出来到了云战的旁。

    嗡,空间之中再次涌动,一道动人的曲线慢慢的闪现出来,只见此女子三十左右的年纪,白衣胜雪,容颜可遮明月,段可折羞花,那是一种超凡脱俗的美,那样的美如同九天玄女在世不该属于这个世界,更惊奇的是此女子背后,竟生着一对白色的羽翼,站立于高空之上,那一对羽翼还在不停的扇动着。

    青儿警戒的看着高空上的女子,如果他敢动青儿会毫不犹豫的迎上去,看出了青儿眼中的敌意,白衣女子丝毫不以为然的静静一笑,然后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我皇室之中”。

    “我靠,竟然是高阶战皇”,云战的眼神有些紧张,因为现在长冰芸正在突破的最关键时刻丝毫惊动不得,眼前这位女子不知是敌是友。

    一见云战二人并没有回答自己的话,白衣女子紧皱了一下眉头后,便径直的朝着长冰芸正在突破的房间凌空飞了过去,“青儿快阻止她”!云战焦急的道。

    嗖,青儿动了,速度之快,攻势之猛,就好像那风雷之中的闪电,划出道道的残影,送上了猛烈而又无的一击。

    “你这条小蛇还有勇气”,白衣女子笑了笑后说道,对于青儿的这一击攻势,好似那女子根本就没放在眼里,闲暇之余还说了一句话。

    嗡,白衣女子消失了,再出现的时候已是站在了青儿的后,并伸出了芊芊玉手不见任何作势便将青儿温柔的制服了。

    此时的青儿只感觉一股强横的战气波动罩住了自己的周上下,而这股战气霸道无比的锁住了自己,令得自己想动一下也不行了。

    “喂小子,我又没得罪你,为什么让你的小魔兽杀我”,白衣女子有些戏谑的声音传来。

    额,云战惊呆了,这。。。不能呢,战皇的差距也太大了吧,还是人家太猛了,不过这些不重要了,当下最重要的就是怎么样才能救得下青儿。

    “内个前辈,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可千万不要伤害我的青儿啊!是晚辈鲁莽了,在这里给你道歉了”,说完云战还向着天空恭恭敬敬的拜了一下。

    “谁是你前辈,我有那么老吗”?白衣女子听了云战的话顿时勃然大怒的喊道。

    “你不老,不老,是晚。。。小弟一时失言了”大姐,云战暗暗骂自己一声该死,怎么把这么个茬儿给忘了,女人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说自己老了,妈的,这个错误犯大了。

    嗯,这一声大姐出口,顿时叫的那位白衣女子心花怒放,决定原谅云战这无心之失了,“小家伙我问你,屋子里突破的是你什么人”?

    唉!实力没人家强还是别嘚瑟了实话实说吧,关键是青儿在人家手上呢。

    “实不相瞒。。。大姐,里面的那个人正是在下的过命之交,也正到了突破的紧要关头,所以刚刚才有所冒犯大。。。内个姐了”,云战说到这的时候有些语无伦次了,因为他实在担心这老妖精一发怒错手伤了青儿。

    一听云战如此般的回答,白衣女子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了如花般美丽的笑容,暗道:“原来是这样啊!这小家伙看起来还不错,虽然有些油腔滑调但也不失为一个君子,只是年纪有些小了些,要不和冰芸倒是相配的”。

    此时的云战简直憋屈到了极点,他那晓得白衣女子在想什么,只是看她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笑的,云战的心也随着白衣女子脸上的表而不断的变化着,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七上八下的那滋味别提了,可他又不敢乱说话,生怕自己一时的不对而触怒了这位美丽的前辈姐姐。

    “前辈,不是,不是。。。呸,呸,你瞧我这张嘴”,说着云战还打了自己一个嘴巴,才又接着道:“大姐你看是不是。。。先将我朋友放了在说”。

    青儿看云战的眼神感动的都快哭了,这一路走来青儿可是看得清楚云战的桀骜和霸道,就是面对死亡,又何时像现在这么低三下四过,可今天为了自己他居然这般的委屈于人下,这份。。。叫自己怎么还呢。

    ”这个小家伙倒是蛮讲义气的,还好玩儿“,想到这儿,白衣女子不由的童心大起,决定逗这个小家伙一会儿,戏弄他一翻也不错,自己久不问世事,没想到一出来便碰到一个这么有趣的小孩儿”。

    “喂小伙,你是从哪里来的,叫什么速速招来,如若有半句假话休怪本姑娘不客气”,白衣女子柳眉倒立,怒气横生的道。

    “我靠,老子现在纯爷们儿,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小伙了呢?唉!悲哀啊”!心里这么想可表面上却依旧恭敬的道:“小子名为云战,是来自天元帝国,老师风老,父亲云峰,母亲林容”。

    “行了,行了”,白衣女子挥了挥手,自己要在不阻止,估计这家伙连祖宗十八代都报了出来,不过当听到云战的时候,白衣女子显然也是一惊,前几空门还来了两个和尚要自己协助空门击杀此人呢,可自己却没有答应,因为对于空门的人自己向来就没有多大的好感。

    “云战你老师是。。。风老”?白衣女子大惊,“你。。。可有什么凭证”。

    “靠,还是老师牛,看来这次抬出老师来是对了,喏,这个算不算凭证”,唰,狂风过后云战的手里多了一把独一无二的标志“风之戟”,见白衣女子没有说话,便又拿出了老师临走时留给自己的玉佩,“还有这个”。

    “够了”,好半晌白衣女子才回过神来说道,纤手也解开了青儿的制,瞬间便来到了云战的面前伸手抓过玉佩,细细的观阅了很久,才悠然一叹缓缓的道:“果然是我灵族的刑罚令牌,刑罚长老他。。。还好吗”!

    “刑罚长老”?云战满脸不解的看着白衣女子,实不知怎么回答她才好,因为他实在是不认识什么刑罚长老,这块玉牌是师父送给他的。

    解除了制的青儿,眨眼间便来到了云战的旁,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白衣女子,有一丝不解也有一丝迷茫,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放了自己,“难道小云战的老师,也就是那个白胡子老头真的有那么大的面子”。

    哦,看到了云战的不解,白衣女子温柔的笑了解释道:“你的老师风老,虽是玄门的长老,可也与我们灵族的老祖是好朋友,应我们老祖的要求,风老一直掌管着我灵族的刑罚长老一职,你手持这面玉牌就是我灵族刑罚的标志,也就是说当风老将这块令牌交给你的时候,你就已经是我灵族的刑罚长老了,可掌管灵族一切内部的生杀大权”。

    “你是灵族的人”?云战惊讶的问道。

    对着云战微微欠,白衣女子恭恭敬敬的道:“灵族第五部嫡传弟子灵蓝,不知刑罚长老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勿怪才好”。

    “我靠老师给我的这块小牌也太灵了,咔咔的就把一高阶战皇瞬间给整服了,这以后得好好掌管不能嘚瑟丢了”。。。。。。

    “别,大姐,只要你不杀我就行了,我可不敢受你这大礼”,云战委屈的道,同时也将双手伸出扶起了还在欠没起来的灵蓝。

    “本来是和你开玩笑的,却不料得罪了长老蓝儿以后不敢了,灵蓝面目绯红的道。

重要声明:小说《道尊战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