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结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绝世猛人儿 书名:道尊战魂
    你没做错,风老道,只是你那妻子太善良罢了,想不到我徒儿还有这般经历,怪不得小小年纪就能体会到之真谛,风老此时是眉飞色舞,简直是天助我也。

    云峰却显然有些莫名其妙,问道:风老哥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呢?

    呵呵呵、、、莫说是你,就是老夫也是一知半解,风老谦虚的说道,最早的神界,不只有五门三族,而是五门四族,那一族是魔族,而那魔族的魔心再生之法,很是诡异,至今为止也无人可破。

    自然法则就一直这样的平衡着宇宙规律,老夫的第一个弟子,“玄机子”,在与魔族的魔神斗士同归于尽之后,只留下一句话,想破魔族的再生之心:唯一的办法就是。“天玄之上一道字”    “地人之间一字”。

    而这一句话,千百年来,却从来未有一人可以参悟透,我玄门之所以纵横神界,那是因为主修心境为主,久而久之,天下却送以正义的化之说,而老夫的传承,需要以破关,才能战胜心魔,掌管天下风之属,战儿小小年纪,心之高,连我这做师傅的都望尘莫及啊、

    云峰也是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也不知道是真懂还是假懂。。。。。。

    次,云战还是像昨那样来到了山洞里,但与昨不同的是,他把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然后坐在了石之上,好像是对着空气在说,也仿佛在喃喃自语,仙儿姐姐,这么久了,你还好吗?明战儿就要进入老师布置的结界之术中进行灵魂觉醒了,老师说此次觉醒非比寻常,可能觉醒之后便会有着成为绝世强者的资本,也可能陷入永远的轮回沉睡中,无法醒来。

    但是仙儿姐姐,我有信心,因为我说过,未来的子里,不管有多少狂风暴雨,我都愿为你一肩承下,也许我的肩膀不够宽阔,但足以可以为你遮风挡雨,因为只有牵着你的手,我才知道什么是永远。。。。。

    而外一我要是无法醒来的话,你就当你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过我这个弟弟一样,我也决不带走一丝朝霞,只带着那曾经属于你给我的回忆,直到永远就好。

    即便是踏入那轮回之中,我也愿做那无法言语的大地山脉,永远保留着那一丝的模糊记忆,即便是天要剥夺,我也不给。

    好了,仙儿姐姐,我要走了,可能短时间内我不会再来了,但是相信我,等我再来的时候,一定会以另一种姿态出现,到时候,我愿踏遍千山万水,不为成为绝世强者,更不是为了守护天下,只是为了与你的再一次相遇。。。。。

    唉!我们的这位主角啊,看来也是个多的种子啊!跟本书的作者有一拼,可他却不知道,花开又花落,曾经的人儿啊,岂不知再见面已是物是人非,没有人可以预料到结果,因为我们是人而非神,既然没有人会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那就请各位书友,陪着本书的作者,一起和云战在天才云集的魂武大陆走下去吧。

    而此时,紧挨着云战家的山脚下,云站的父母正在仰望着半空中的那一道苍老的影,风老此时虚空而坐,两只手掌不断的变幻着各种各样的奇怪印法,嘴里还念念有词,突向天空中单手一握,顿时狂风暴起,天空中七色飘彩,一道似有似无的狂暴力量从天而降,在那块空地之上,形成了一层淡淡的七彩护膜,接着,老人双手一挥,一道暗黑色的灵魂力量,形成一条恐怖的黑色巨龙,在天空中龙行九式后,张牙舞爪的向着那七彩护膜之中暴冲而去,一声震撼天地的巨响之后,一道暗黑色的结界由然而生,此时的风老已是从天空中缓缓的飘下,落在了云峰夫妇的面前,淡淡的说道:等战儿回来便开始吧。

    看着面前略显疲惫的苍老影,此刻的云峰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激动的道;可以了吗?风老回答道:可以了,剩下的就要看战儿自己了,云峰,咳、、咳、、两声,很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不知道风老哥这结界之术我能学吗?想来云峰在说出这句话后,就是平里脸皮再厚,也不由得一红,但是这样的机会可不多,逮着了,可不能轻易放过,能学一样是一样。

    风老却哈哈一笑,很是得意的说道:云老弟,非是我小器不肯教你,而是这结界之术复杂无比,这倒也没什么,最主要的是要以灵魂力量做根基,方可施展,听到此处云峰的脸上也是不由得一阵失望。

    不过,风老接着又接着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用刀的吧!

    云峰的脸又是一红道:这个、、、这个、、倒是这么回事,但是我这刀法时灵时不灵,遇着一些虾兵蟹将还可以,一但遇到猛人儿,就不好使了,说着还搔了搔脑袋,那样子倒是颇为的滑稽。

    这正是云峰的聪明之处,因为在这位绝世强者的面前,还是收起一些小聪明,实话才是最厉害的武器,果不其然,风老听完哈哈一笑,道:喝了你这么久的“女儿红”,又霸占你唯一的儿子当徒儿,要是不送你一场造化,想来老夫就是连自己这关都过不去。

    也罢,待我那徒儿进入结界以后,我便受你一绝世刀法,此刀法虽不能让你纵横天下,想来在强者云集的魂武大陆上求个自保,还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而听完这些话的云峰,其心里早已是乐开了花,因为他知道,就凭风老神器排行榜上第一的名头,即便是随便指点一下,那也是足以受用一生的了,更何况是一本绝世刀法,怎么着也不会太寒酸,就算达不到王阶,也该是天阶吧。

    这怎能不让云峰不眉开眼笑,一溜烟的没影了,估计是又准备“女儿红”去了。

    风老摇了摇头,由此他便更加喜欢这朴实的一家人了,然而又喃喃自语的说道,战儿!别让为师的辛苦白费啊!

    傍晚时分,一道瘦小影,缓缓的出现在了结界之旁,那对星目之中傲然的透着坚毅,没有一句废话,更没有多余的动作,那略带着稚嫩的小脸之上,闪烁着一股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钢牙一咬洒脱的道:老师可以开始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道尊战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