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我是旷他的

    箫箐(身shēn)为一个男人,跟着楼主自认为已经见多了世面。舒悫鹉琻不论是血(肉ròu)模糊的战场,还是在森林里与野兽搏斗。他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不论见到多么恐怖的场面。可是现在他才知道,他以前看到的和现在的场景根本就小巫见大巫。

    潮湿的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蛇,一双双(阴yīn)冷的绿色眼眸在这幽暗的地牢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说不出的诡异。长长的信子不停的吐出发出嘶嘶的声音,在地牢里显得的格外的清晰刺耳。

    一条通体血红的小蛇从蛇群中爬了出来,小小的(身shēn)子爬到艾金的脚边蹭了蹭好像在邀功一般。艾金蹲下(身shēn)子,将那条小小的红色小蛇拎了起来。手指弹了一下它的头,将她缠在了手腕上。

    被绑在椅子上的男子惊恐的瞪着地上数不清的蛇,头皮一阵的发麻。他不怕任何的抽打,但是面对这些毒蛇。想必是个人都无法镇定自若,当然对面那个恶魔除外。

    “你…。你要做什么?”

    因为恐惧,男子连说话都有一些结巴了。现在他真的很想昏倒,或者是直接死掉算了。

    “我要干吗,你心里应该最清楚。”

    艾金一把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小手抚摸着红色小蛇湿滑的(身shēn)体。一双星眸带着笑意,凝视着已经被吓的满头大汗的男子。

    “我是不会说的,就算进来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告诉你半句。”

    男子依然紧闭着嘴,就是不肯说出艾金想要知道的事(情qíng)。艾金惋惜的看了一眼男子,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小红色。

    “怎么办呢,他这么不配合。要么让我们的小伙伴们,好好的陪这位大哥玩玩吧。”

    明明是低柔悦耳的声音,可是怎么听都透着一股数不清的诡异感。在她的话刚刚落下,地上的蛇群瞬间动了起来。所有的蛇扭动着他们软软的(身shēn)体,朝着男子爬了过去。无数的蛇从裤脚,衣袖和脖领爬到了男子的(身shēn)上。长长的信子话过肌肤,带着湿冷滑腻的感觉。

    男子因为这突然的异变脸色煞白,眼睛猛然睁大瞳孔瞬间一收缩。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感受,精神上承受着怎样的摧残。

    箫箐看着对面被绑在椅子上的男子,此刻已经成为了一个蛇人。那密密麻麻的蛇缠绕在他的(身shēn)上,不断的蠕动。头皮发麻,忍住胃里的酸液。他一个大男人,脸色都忍不住苍白起来。转头看向坐在椅子上低头把玩着手腕上红色小蛇的绝美女子,再看看她带来的两名女子面不改色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瞬间有了一种掩面痛哭的冲动,她们果然都不是正常人。

    “箫箐,你说这么多的蛇。一只咬一口的话,那人会怎样?”

    低低柔柔的声音如同山间的清泉一般动听,可是说出的话却让人背脊不(禁jìn)一凉。

    “回王妃,估计那人会成为一个全(身shēn)布满小洞的窟窿人。”箫箐插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异样。

    “这样可不好,小红让他们悠着点。可不能伤着我的客人。”艾金低头敲了敲手腕上小红色的小脑袋,嘴角的笑越发的诡异。看得箫箐背脊直发凉,心里不(禁jìn)感叹主子看上的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你…。你这个恶魔。”

    男子的声音虚弱异常,隐隐还带着恐惧。此时的男子心里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了,缠绕在(身shēn)体上的蛇时不时的用他们长长的信子划过他的皮肤。一双双由绿色的眼睛,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只有他有一点动作,他相信这些蛇会毫不犹豫的狠狠的咬住他。这简直就是精神上的折磨,**上的摧残。

    “这些小伙伴的耐心可是有限的,等到他们的耐心用完了。我可就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你还是好好想想要不要说出我想知道的事(情qíng)。”

    艾金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纤细的手指划过红色小蛇冰凉潮湿的(身shēn)体。这触感就如同小白一般,让她喜欢。似想到了什么,艾金抬起漂亮的脸庞。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语气淡然。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的家人我已经帮你接到王府做客了,王府里的小伙伴们会好好招待他们的。”

    “你…。”

    男子听到艾金的话,猛然的瞪大了眼睛。不可能,他的家人此时已经安全的呆在那个地方。怎么会被这个恶魔抓走,她一定是在旷他。为了自己的家人,他死也不能说。

    似乎看出男子心里的想法,艾金微微一挑眉:“怎么不相信的我话吗,你那个胖胖的儿子还真是招人喜欢。他脖子处的胎记还蛮特别的,好像是一个心的形状吧。”

    听到艾金的话,男子眼中露出震惊之色。她说的没错,他儿子的脖子处是有一个心形的胎记。这一刻,男子心里充满了绝望。

    艾金缓缓的站起(身shēn),星眸凝视着绝望的男子。勾唇冷笑:“你以为他会信守他的承诺,你们一家知道他太多的秘密他根本就不会留下你们。我想这一点,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

    男子绝望的低下头,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是啊,跟在他(身shēn)边那么多年。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可是自己依然抱着那一点点的希望。

    看着绝望的男子,艾金冰冷的黑眸里闪过一道精光。她抬起腿一步一步的走到男子的面前,手轻轻一挥。蛇群便从男子(身shēn)上都退了下去,乖顺的退到她的脚边。

    “你若是愿意帮我,我答应保你一家的(性xìng)命。你现在做了这么多的事,无非就是想要保护你的家人。现在我可以帮你,为何你还要承受现在这些痛苦的折磨呢?”

    低柔的声音带着(诱yòu)惑,仿佛染上了一层魔法一般。让男子仿佛被催眠,愣愣的看着眼前笑的温柔的绝美女子。

    “好。”

    (情qíng)不自(禁jìn)的一个好字脱口而出,等到男子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晚了。

    “早就乖乖的配合不就好了,非要承受没必要的折磨。”艾金将手腕上的小红蛇放到了地上,挥挥手蛇群便离开了地牢。

    男子看着这一幕,额头上还是冒着冷汗。这个绝美的女子简直就不是人,一招手就换来这么多的蛇。

    “箫箐,叫人把他解绑了。好好的招待我们的客人,还有把他(身shēn)上的伤都治好。”艾金抬手伸了一个懒腰,简单的吩咐了一下。

    “是,王妃。”

    箫箐见蛇群都离开了,抬着有些僵硬的腿走到了艾金的(身shēn)边。并吩咐同样全(身shēn)僵直的几个守卫,将男子解绑带离地牢。

    四名守卫僵直的走到男子面前,解开了绳子便架着男子准备离开地牢。

    “我的家人…。”

    男子被架着走到地牢的门口,回头看向还站在原地的绝美女子。想到自己的家人,开口询问。

    “既然我答应保你家人的(性xìng)命,就一定会做到。”艾金抬头看向男子,星眸眯起冷声道:“不过,我希望你也不要让我失望。否则,我不知道会对你的家人做出什么事(情qíng)来。”

    男子听到艾金的话,想到刚刚自己经历的一切。(身shēn)体打了一个哆嗦,连忙点头。

    “我不会让你失望,你让我做什么的便做什么。”

    艾金满意的点点,便让守卫将人带了下去。

    潮湿的地牢里只剩下了几人,箫箐黑眸中带着一抹疑惑。他们什么时候将这个男子的家人抓起来了,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王妃,您将那个男子的家人都请到了王府。我们出动了很多人,都没有找到他的家人。”

    “你们都找不到,我更找不到了。”

    这潮湿的地牢带的时间长了果然不舒服,不愿在这里再多做停留。艾金率先迈步朝着地牢外走去,玲珑和巧欣喜紧跟在后面。

    “那刚刚…”

    艾金回头送了箫箐一个白眼,鄙视的看着他开口道:“我是旷他的,只是没想到他那么好骗。”

    艾金的话说的理直气壮,而箫箐却是嘴角一抽。他们费了那么大的劲都没让那个男人松口,结果王妃只是胡乱说了一个谎就成功了。

    艾金看着一脸郁闷的箫箐,嘴角上扬愉快的弧度。今天(阴yīn)沉了一天的心(情qíng)终于好了一点,离开地牢艾金简单的吩咐了箫箐一些事(情qíng)就带着玲珑和巧欣离开了暗星楼。

    三人离开暗星楼以后,回到院子里。艾金转头看了一眼依然紧闭的房门,眸低划过一抹柔光。很快天尘的毒就可以解了,而她也要在这段时间里开始反击。

    “将(奶nǎi)娘和两个孩子送到暗星楼去。”

    nbsp;长袖下的小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艾金微微的闭上眼睛。压下心里的不舍,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她都没有好好的亲自照顾过她们。可是两个还却好像什么都明白一般,从来不会像其他孩子一般吵闹。有时候看着两个还狡黠的眼神,她甚至怀疑两个孩子的(身shēn)体里是不是也住着穿越而来的异世灵魂。

    “小姐,昨天媚儿还提议想把她的两个孩子和小公主小世子一起送到放逐之城。那里会比较安全一些,而且有梅他们在。”

    玲珑低头沉思一番,将暗星楼和凤楼比较了一下觉得元媚儿的提议更好一些。

    “是啊小姐,暗星楼里都是男人。即便有(奶nǎi)娘在,照顾两个小家伙还是有些不便的。凤楼里梅兰竹菊都在,再加上(奶nǎi)娘。既能陪着两个小家伙玩,又能保护他们的安慰。”巧欣连忙上前帮衬着,他们两人一直都照顾两个小家伙。知道他们虽然乖巧,却(性xìng)子极其的好动喜欢玩耍。若是给他们送到暗星楼,一群男人还不闷坏了两个小家伙。

    艾金沉思了片刻,她将两个孩子送到暗星楼也是有私心。毕竟暗星楼离自己比较近,她若是想孩子了还能去看看。可是玲珑与巧欣两人的话也在理,想到自己不能经常陪着两个孩子玩耍。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最后还是决定按照玲珑和巧欣的办法。

    “既然这样,那就按照你们说的办吧。只是护送四个孩子去凤楼,一定要保证好他们在路上的安危。”

    艾金咬咬牙,下了决定。只是她先在比较担心的是几个孩子在去凤楼的路上,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怎么办。

    “这个小姐可以放心,媚儿说现在拍卖行、冒险者协会和放逐之城有了一些商业上的往来。这次冒险者协会和拍卖行会运一批武器去放逐之城,而放逐之城也已经派人来帮着护送这批武器。”

    玲珑早就想到这些了,冲着艾金微微一笑接着道:“这次从放逐之城来的人是上一任的擂主秦枫,这下小姐可以放心了吧。而且,媚儿与林雷也会亲自走一趟。”

    听到玲珑的话,艾金眼睛一亮。心也放了下来,有他们在几个孩子的安危就不用担心了。只是没想到这次前来的竟然是秦枫,看来这这批武器对放逐之城的人来说很重要。

    “走,带着两个孩子我们去一趟拍卖行。”

    玲珑和巧欣对视了一眼,便离开了原地。

    片刻后几人的(身shēn)影就出现在了拍卖行的大门前,今天的拍卖行人很少。大堂里,稀稀疏疏的几个冒险者来送东西拍卖。

    艾金没有惊动任何人,带着玲珑和巧欣就上了顶楼。推开房门就看到元媚儿坐在贵妃椅上抱着两个小孩子逗弄着,孩子清脆的笑声充斥在房间中。

    “主子,你来了。”

    坐在靠窗户边椅子上的秦枫最先看到了艾金,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shēn)语气带着恭敬。

    “嗯,这里不是放逐之城不需要这么多理。”

    艾金挥挥手让秦枫坐下,自己则走到房间中一个软榻上坐了下来。(身shēn)体慵懒的靠在软枕上,一双漂亮的眸子看着秦枫。

    “秦枫,放逐之城对这批武器如此看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qíng)?”

    艾金端起林雷给她倒的茶,抿了一口。元媚儿放下手里自己的两个孩子,一把将玲珑和巧欣怀里的两个小包子抱在了怀里。自家的两个孩子果断的被自己的娘亲给抛弃了,玲珑翻了个白眼。将两个被自家娘亲抛弃的孩子抱了起来。

    秦枫看着元媚儿的举动,而林雷则一脸宠溺的看着自家的娘子。心里突然同(情qíng)起那两个明显被自家娘亲嫌弃的孩子,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嗯,我们知道主子已经开始准备反击了。所以放逐之城的众人决定,购买一批武器做好准备。就等着主子的命令,只要主子一声令下放逐之城的人会毫不犹豫的站在主子的(身shēn)后。”

    艾金听到秦枫的话,心里一暖。放逐之城里的人个个都是血(性xìng)十足的汉子,现在她还真感谢当初天蓝的皇上将这废弃的城池送给她当嫁妆。现在的他,一定很后悔吧。

    “如果我需要你们的话,一定会告诉你们。不过现在,我到是有一件事(情qíng)需要你们的帮助。”

    艾金嘴角上扬,露出一抹浅笑。如星的黑眸温柔的看向元媚儿怀里的两个小(奶nǎi)娃,语气里有着难掩的宠溺:“帮我好好的保护他们。”

    
    r>“嗯,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小主子。”秦枫看着两个在元媚儿怀里咯咯笑个不停的小家伙,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触动了一下。

    “对了,媚儿你和林雷都去放逐之城。那这拍卖行怎么办?”艾金忽然想到,这拍卖行可是不能没有人坐镇的。

    “你可还记得繁星?”

    元媚儿低头逗着怀里招人喜欢的两个孩子,淡淡的说道。

    繁星?艾金低头沉思了一会。这才想起那个单纯的小女孩,她当初将她送来拍卖行就没有再让她会尘王府。若死元媚儿不提,她都差点忘记这个单纯的丫头了。

    “繁星,我记得。她怎么了?”

    “现在繁星可是除了我和林雷以外,这里最能办事的人了。拍卖行交给她,你就放一百个心吧。那丫头可是我一手调教出来。”

    元媚儿脸上出现了骄傲的神色,想到当初那个单纯的小丫头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可以独挡一面的女子,心里的成就感不断的攀升。

    “那就好。”

    艾进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相信元媚儿的能力。只是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一个举动,竟然改变了一个女子的一生。

    现在让她放不下心的事(情qíng)都处理好了,那么她也可以开始反击了。这一次她要将一切都连根拔起,她深知野草除不尽,(春chūn)风吹又生的道理。

    玄冥国的人她就交给玄曦自己处理,而丞相就留给她。这一次,她不打算放过和丞相有关的所有人。

    脑海里突然浮现一张俊美的脸庞,心底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天锦的话出现在她的耳边,算了不想了。所有的事(情qíng)很快就要结束,最后就看个人的造化吧。

    将这里的事(情qíng)处理完,她就可以去外大陆。帮老圣主解决圣山的麻烦,到时候一切的事(情qíng)都平息了。她便可以跟天尘带着两个孩子去净月别院居住,再不过问任何事(情qíng)。过着她一直向往的平静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