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她是恶魔

    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艾金就睁开了迷茫的双眼。揉了揉还得着惺忪睡意的黑眸,一侧头就看到一张鼻尖通红眼角还带着泪花的睡颜。艾金轻手轻脚的下了(床chuáng),为玄曦将被子掩好。

    低头凝视了一会即便在睡梦中依然紧皱眉头的玄曦,手抚摸着缠绕在她手腕上的小白。现在她与玄曦已经成为了朋友,那么就不能放任她不管了。

    “小白,你留下来帮我保护玄曦。”

    小白的小脑袋微微的抬起,漂亮的眼睛看了一会认真的艾金。低头蹭了蹭她的手腕,扭动着小(身shēn)子离开了艾金雪白的皓腕。懒洋洋的朝着玄曦爬去,缠绕在了玄曦的手腕上如同一只白玉手镯一般,若是不仔细的看根本就看不出是一条含有剧毒的白玉蛇王。

    艾金看着如此乖巧的小白,心里暖暖的。跟在自己(身shēn)边的这几只兽兽都很贴心,只要是她让它们做的事(情qíng)都会无条件的答应下来。它们哪一个回到自己的世界,不是他们那一种族的王者。却都心甘(情qíng)愿的跟在她的(身shēn)边,保护她陪着她。

    轻轻的低笑一声,艾金走到书桌前留下一张纸条。回头看了一眼依然睡着的玄曦,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刚出房门就看到玄曦(身shēn)边经常跟着一个侍女,艾金伸手拉住她吩咐道:“准备一些清粥,等你们公主醒了让她喝些。”

    被拉住的侍女一(身shēn)碧绿色的罗裙,面容清秀。一双黑眸明亮而清澈,看着艾金的眼神中带着激动。

    “尘王妃谢谢你,若是没有你不知道公主她变成什么样。”小侍女说着转头看向房门的方向,明亮的黑眸中闪烁着点点的泪光:“其实公主她从小就很寂寞。”

    “我知道,不过她(身shēn)边还有你这个真心对她的人。她会看到的,你好好照顾她吧。”艾金伸手拍了拍小侍女的肩膀,嘴角上扬一抹浅淡的弧度。说完便转(身shēn)离开,留下愣在原地的侍女。

    艾金刚离开皇宫,房间中的玄曦就醒了过来。发现房间中只剩下她一人,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感觉手腕处传来一阵清凉的感觉,低头一看手腕上多了一只白玉手镯。手指轻轻的抚摸上,眼底划过一抹惊讶。

    手指下有着湿滑冰凉的感觉,与玉镯的手感不同有些软软的。玄曦抬起手腕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才发现竟然是一条白玉小蛇缠绕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心里一惊,可是只见那小蛇抬起头懒懒的看了她一眼就继续趴在她的手腕上睡觉了。

    玄曦脑后挂上几条黑线,感觉到这条奇怪的小蛇对她没有任何的危险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chuáng),看到书桌上的纸条知道是艾金留下的。抬步走了过去,打开看了一眼。

    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温暖的笑。没想到她竟然将这条白玉蛇王留给自己,让它来保护她。只是她玄曦既然已经想明白了一切,那么她就不会做一个只会在别人羽翼下被保护的人。她要让那些狠狠给过她一刀的人知道,她这颗棋子不是那么好用的。

    冷芒从她漂亮的眼中划过,手心里的纸条变成了粉末随着从窗户吹进来的晨风消失在了房间中。亲(爱ài)的父皇,等着她的反击吧。自己被利用的仇与母妃的仇她会一并的讨回来,白皙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艾金回到王府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刚走进王府就看到老管家在院子里来回的踱步,时不时的还往门口看着。似乎在等着什么人,难道是府里出了什么事?

    老管家在艾金沉思时,看到她回来立刻抬腿跑了过去。

    “王妃,你快回房间看看吧。昨个夜里小公主与小世子就哭个不停,怎么哄都不好。”

    艾金一听,心里急了。昨天她走的时候,两个孩子还好好的。怎么就一夜的功夫,两个孩子就出事了。跟着老管家往院子里走,刚踏进院子就看到玲珑与巧欣个抱着一个孩子。在院子里来回的走,而怀中的两个孩子此刻已经停止了嚎哭沉沉的睡了。

    艾金脚下的速度加快,三两步就走到了两人的(身shēn)边看着两个孩子。红扑扑的小脸上看不出哪里不对劲,只是紧闭着的双眼那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怎么回事?”艾金接过两个孩子抱在怀里,感觉到从两个孩子(身shēn)上传来的寒气。眸低一寒,冷声问道。

    巧欣伸手摸掉眼角的泪水,声音里还带着抽泣:“昨个晚上,我和玲珑接到小姐的飞鸽传书。就没有急着回来,等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我们两人还是照往常一样,先去看看两个孩子。刚进密室,就看到两个孩子在摇(床chuáng)里嚎哭。我们怎么哄都哄不好,一直哭到早上苦累了才睡了。”

    “王爷呢?”艾金冷着一张小脸,孩子哭成这样天尘不可能不知道。也不会不管两个孩子,而且王府里这么多的人就没有人发现哪里不对劲吗?

    “昨天回来的时候,整个院子都是一片的黑暗。没有看到王爷的人。”玲珑眉头皱的死紧,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一直站在一旁的老管家,似乎想到了什么。上前一步,语气中带着担忧:“昨晚上大家吃过晚饭后,莫名的觉得困乏早早的就都睡了。一直到现在,大家都没有起来。”

    “玲珑去炼药房将第三个架子上,第二个红色的盒子拿来。”

    艾金的小脸犹如寒冬一般冰冷,声音中似乎隐忍着怒意。玲珑听到艾金的话,连忙就往炼药房跑去。她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不敢有一分一毫的耽搁。

    艾金抱着两个孩子就往房间走去,推开房门就看到天尘泡在药浴中。双眸紧闭,脸色苍白。将怀中的孩子交给了跟在(身shēn)边的巧欣,艾金上前抓起天尘的手腕将内力输入他的体内。感觉到他并无大碍,只是被人下了很强的蒙汗药心才微微放了下来。

    “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老管家看到昏迷的天尘,不敢置信的惊呼出声。王府里的守卫都很强悍,很少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潜伏进来。

    此时玲珑已经拿了红色的木盒走进了房间,艾金没有回答老管家的问题。从玲珑的手中拿过木盒,打开取出了两颗丹药放入了两个孩子的口中。

    “管家,找人将王爷从药浴里扶出来放到(床chuáng)榻上。”

    艾金面容淡然,冰冷的寒意从她的眼中退去。可是了解她的玲珑和巧欣知道,这才是小姐真正生气的样子。

    老管家也感觉到了艾金的不寻常,不敢再多说什么离开了房间。没一会就叫来了两个眼中还带着浓浓睡意的下人,艾金神色(身shēn)子一闪就到了两人的面前。

    抓住两人的手腕,内力探入他们的体内。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又恢复了淡然。放开了两人的双手,而两个下人早就被突然出现抓住自己手的王妃吓的呆愣在了原地。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王爷从药浴中扶出来。”

    冰冷的呵斥声将两人从呆愣中拉回了现实,伸手挠了挠头。快速的走到了浴桶前,两人将昏迷的天尘扶了出来放到了(床chuáng)榻上。

    艾金走到(床chuáng)边,坐了下来。将手中的丹药放入了天尘的口中,转头看向老管家。

    “把戚冥和锦渊叫来,没有我的传唤任何人不许来打扰我。”

    “是,王妃。”

    老管家恭敬的行了一个礼,便带着两名下人退出了房间。没过多久,就见戚冥与锦渊走了进来。两人的眼中也带着浓的化不开的困乏,当看到(床chuáng)榻上昏迷的天尘与房间中玲珑和巧欣(阴yīn)沉的神色。

    立刻就精神了起来,眼底的困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直觉告诉他们,一定是出事了。

    艾金站起(身shēn),走到了窗边目光投(射shè)到湛蓝的天空。目光悠远,没有人能看出她此刻在想写什么。房间里没有人说话,沉默蔓延。

    “昨晚整个王府的人都被人下了药。”

    低低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波澜,听不出喜怒。却让人的心底莫名的一颤。

    “王府里除了平时守卫的侍卫以外,王爷还派了暗夜楼里的暗卫在暗中守护王府。能够躲过这些人的眼睛,而让人毫无发现的下毒之人。若不是武功绝顶的强者,就是王府里的人。”

    戚冥听到艾金的话,低头略微的沉思了一下。抬起头看向艾金,缓缓的开口。

    锦渊的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连他都没有察觉到昨晚任何的异样。当初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玲珑,也是费了很大一番的力气。在这片大陆,他可以肯定比他强的人很少。而那些强者,也不屑干这种背地里的事(情qíng)。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王府里出了内鬼。

    “所有人被吓了超强的蒙汗药,这种蒙汗药在青芒大陆很难找。但是外大陆却很多,随便一家药铺都有的卖。”

    艾金淡淡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脉,让众人的脸色一变。那也就是说,王府里潜伏了外大陆的人。只是这王府里的下人,都是在王府里工作多年的下人了。

    “你们不用想了,再你们(身shēn)体里我还发现一种类似蒙汗药的药物。可见这药是两拨人下的,所以这下药的人是两人。其中一个我想我已经知道是谁了,另外一个我心里也有数。”

    “咳咳…”

    戚冥刚想开口询问下药的人是谁,(床chuáng)上就传来一阵的轻咳声。众人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了过去,艾金一个箭步就到了(床chuáng)边。看着(床chuáng)榻上幽幽张开黑眸的天尘,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金…儿。”

    天尘看着坐在(床chuáng)边的艾金,张了张口虚弱的喊出了一声。

    艾金伸手,手指放到天尘的薄唇上摇了摇头:“你什么都不要多想,现在就先把你(身shēn)上的毒解了。其他的事(情qíng)交给我,相信我。”

    天尘凝视着那双坚定的黑眸,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的金儿不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女人,她可以自己独当一面。

    “戚冥锦渊,你们两个留下来照顾天尘。解毒的时候他的(身shēn)体是最脆弱的时刻,不能让任何伤害到他。否则,毒解不了他也会丢了(性xìng)命。”

    艾金站起(身shēn),将手中的红色木盒递给了戚冥:“里面是我炼制的解药,用法都写在里面的纸条上。你按照上面说的做就可以了。”

    戚冥点点头,他知道这些解药的重要(性xìng)。将红色的木盒紧紧的抱在了怀中,折磨王爷这么多年的毒终于可以解了。

    “王妃,你要做什么去?”

    戚冥压下心底的激动,抬头看向艾金。原本解毒的事(情qíng)应该是她亲自的来,现在她将事(情qíng)交给了自己。那么她肯定是要去做别的事(情qíng),他不能让她自己去做危险事(情qíng)。

    “你们不用担心我,我自己有分寸。只是伤了我的人,不付出些代价怎么可以。”艾金勾起嘴角,笑容冰冷而嗜血。星眸中的寒芒犹如千年的寒冰,她的周(身shēn)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躺在(床chuáng)榻上的天尘看着此刻气势强大的绝美的人儿,紫眸中溢满了骄傲。从怀中去出一个刻着暗之的令牌,嘴角上扬。

    “金儿,接着。”

    艾金接住天尘扔过来的令牌,看到上面的刻字就明白了这令牌代表着什么。冲着天尘柔柔的一笑,黑眸中是满满的自信。

    “戚冥、锦渊,天尘就交给你们了。”

    艾金冲着戚冥和锦渊点点头,丢下一句话。便带着玲珑和巧欣离开了房间,(身shēn)后的房门被戚冥从里面关上。

    艾金抬头望着清澈如洗过一般蓝天,明媚的阳光打在她绝美的脸上。暖暖的感觉让人很舒服,深呼吸了一口气。

    “走,去一趟暗星楼。”

    艾金头也不回的往书房走去,她知道通往暗星楼总部的通道就在书房。三人来到书房,艾金扭动机关带着两人就进了暗道。走了一段时间,终于见到光亮来到了暗星楼的总部。

    留守在暗星楼总部的管事者,看到艾金来了立刻迎了上去。俊美的脸上带着恭敬的笑,黑眸中划过一道诧异。显然,没有想到艾金会来这里。

    “王妃,您怎么来了。”

    艾金将手中的令牌递到了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面前,男子在见到令牌的时候立刻单膝跪在了地上。

    “属下暗星楼副楼主箫箐,拜见王妃。”

    “起来吧,带我去见见那个人。”艾金挥挥手让跪在地上的箫箐站起(身shēn),面色清冷的说道。

    “是,王妃。”

    箫箐从地上站起(身shēn),态度恭敬。转(身shēn)走在前面为艾金带路,他知道她口中要见的人便是主子之前让他们关起来的人。

    走了有十分钟的路程,几人便到了一个幽暗湿冷的地牢。此刻地牢里只有四名看守者,四人站的笔直神(情qíng)冰冷。恪尽职守的看守着地牢里的人,见到走进来的几人,立刻(身shēn)体站的更加的笔直,声音洪亮。

    “王妃,副楼主。”

    能在暗星楼里来去自如,并且让副楼主如此恭敬的女人就只有他们楼主的宝贝娘子了。

    “嗯,把牢房的门打开。”

    箫箐点点头,便吩咐看守的人将牢房打开。随后带着艾金下了台阶,走到牢房的门口。

    牢房里潮湿(阴yīn)暗,角落里铺着一堆的干草。地上因为潮湿,多是一些潮虫。艾金推开牢房的大门,走了进去。接着幽暗的烛光,看到角落里的干草上正卷缩着一名头发散乱、一双浑浊的眼中带着惊恐的人。

    破旧的衣服露出里面的肌肤,肌肤上都是鞭痕。一双惊恐的眼里带着满满的恨意,如刀一般锐利的黑眸盯着走过来的绝美女子。

    “你们不管做什么我都不会说的,有种你们就杀了老子。”

    暴躁的声音骤然在幽静的地牢里响起,卷缩在干草上的男子大声的朝着艾金吼着。

    艾金停下脚步,站在眼底一双黑眸似笑非笑的看着愤怒的男子。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浮现在她的嘴边。

    “不好意思,我是一个女子本来就每种。而且杀了你我觉得太便宜你了,我还蛮想让你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呢。”

    黑白分明的星眸滴溜溜的一转,修长的手指抚摸着下颚装似沉思。站在她(身shēn)边的箫箐看着她诡异的微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从来都是听说楼主的娘子是一个狠角色,现在亲眼见到还真是如紫他们说的一样是一个不能招惹的恶魔。

    “呸!”

    全(身shēn)满是伤痕的男子冲着艾金吐了一口唾沫,黑眸里满是不屑和鄙视。一个女人能做什么,他不信她有那个本事让自己生不如死。

    艾金看了一眼脚边的污秽,眸低划过一道冷芒。随后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转头看向站在(身shēn)边的箫箐,指了指牢房外的一张椅子道。

    “将他给我绑到那个椅子上。”

    箫箐点点头,唤来看守的四人将那名男子给绑在了牢房外的椅子上。男子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了椅子上,全(身shēn)上下都是麻绳。只有脖子和头可以动。

    “你要做什么?”

    男子挣扎着,奈何绑在(身shēn)上的绳子太紧他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只能用眼睛死死的瞪着眼前笑颜如花的绝美女子,她嘴角的诡异笑容让他心里莫名的打量一个寒颤。

    “我要干什么,一会你就知道。”

    艾金笑的异常的温柔,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走到了男子的(身shēn)边。从瓶子里流出鲜红的液体,带着一种奇特的味道。艾金将红色液体绕着男子洒了一圈,然后退后了一步站到了箫箐的(身shēn)边。

    “啊!你是恶魔。”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空气,响彻在幽静的地牢里。让听到的人都忍不住的毛如悚然,因为这叫声太过于凄惨。

    ------题外话------

    猜猜艾金做了什么,让那名男子发出如此凄厉的惨叫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