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谁是棋子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free/66671/9553510_1.shtml) : failedopen stream: http request failed! d:\\line 7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free/66671/9553510_2.shtml) : failedopen stream: http request failed! d:\\line

    么冷的天你站在院子里,要是着了凉谁来照顾我。”

    艾金将披风披在了上,黑眸闪过狭促的光芒。这个玄曦还真是一个别扭的人,明明是想要给她送披风非要说的这么骄傲。

    “看什么看,披风我给你了。我体还没有康复,先回房间了。”玄曦瞪了一眼笑看着自己的艾金,扔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回房间去了。

    艾金将目光投递到乌云密布的天空之上,这场大雨下了这么久也该停下来了。她该好好的和玄曦谈谈了,也许一些麻烦可以简单的就处理掉。

    艾金没有再多做停留,抬起步子往玄曦的房间走去。

    雨渐渐的停了下来,这段时间一直乌云密布的天空终于放晴。温暖的阳光将乌云驱散,天空恢复了湛蓝。

    经过大雨的洗礼,万物焕然一新。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出耀眼的光芒,鸟儿们也活跃起欢快的鸣叫着。

    皇宫中一个布置的典雅的院子里,夜寒站在大树下望着湛蓝的天空。嘴角勾起一抹浅薄的弧度,天气终于放晴了。

    “王爷,秦姑娘的边多了一名女子。我看那命女子有些眼熟,那双眼睛特别的像玄曦公主边的蒙面的侍女。而且我还打听到,玄曦公主边的那名侍女也失踪了。”

    柳之源一袭藏蓝色长袍站在夜寒的后,将这几暗中监视秦静发现的可疑事一一汇报给了他。

    “那名女子可以肯定就是玄曦边的那名侍女,假死药这个东西在青芒大陆根本就不会有。一定是外大陆的人动的手脚,而那名侍女此时出现在了秦静的边。你说,这说明了什么?”

    夜寒缓缓的转过,冰冷的黑眸看向柳之源。他早就怀疑秦静的份了,自从那次在客栈中她救下自己的时候。别人也许没有注意到,但是他却看到清楚。秦静的武功不弱,甚至比顾风还要厉害。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暗中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她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破绽,她以为掩饰很好的神都落入了他的眼睛之中。

    “王爷你的意思是说,秦静是外大陆的人?”柳之源黑眸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后想了想当初自己与顾风两人暗中调查秦静的来历之时,什么都查不到。原来,她竟然是外大陆的人。但是她来到主子的边又有什么目的呢,而且她若是她提供的假死药目的又在什么。

    “她呆在我的边不过是为了接近无双,找机会除掉她。”

    似乎是看出了柳之源的心里的疑惑,夜寒淡淡的开口。柳之源听到夜寒的话,顿时明白了所有。

    “王爷,那我们?”

    柳之源知道夜寒喜欢尘王妃,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所以他们肯定又要有事做了,唉真不知道主子为何要如此。

    “我相信她自己可以解决的,我们只要在需要的时候伸把手就可以了。”

    夜寒摇摇头,她可以自己解决的。她的能力很强,想到那次夜里她独自一人来与他谈交易的事。黑眸里闪过一抹温柔,有哪个女子可以做到如她那般精明心思缜密。

    柳之源不再说话,他的心里还是为自家王爷感到心疼。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喜欢的人,结果人家已经结婚嫁给了自己心的人。

    夜寒知道柳之源的心思,可是他不懂。现在的他只要看到她幸福,他就满足了。因为他就明白了,无双与尘王之间的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插进去。而他,也愿意这样默默的守护在她的后。其实现在这样也很好,至少她愿意承认他这个义兄。

    厢房中,角落里的香炉飘散出淡淡的花香。精致的屏风后面坐着两名容貌秀美的女子,坐在一起聊着天。

    “香伶姑娘,你这样来到我这里若是让别人看到了怎么办。”秦静轻轻的抿了一口手中的茶,淡淡的开口。视线却没有放到边女子的上,而是看向角落里的香炉。

    “秦家的大小姐会害怕这些吗?”香伶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微微的歪着头漫不经心的开口。

    “呵呵,我当然不会害怕。只是我听说玄曦公主被尘王妃给救醒了,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陪在公主的边吗?”

    秦静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走到窗边伸手推开紧闭着的窗户。风从窗户吹了进来夹杂着淡淡的泥土清香,让人顿

    时觉得神经气爽起来。连来因为雨天气而压抑的心,瞬间就好了起来。

    “秦大小姐,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香伶扭过子看向站在窗前的女子,她欺骗玄曦说假死药对体没有任何的伤害。而现在她一定知道了这假死药对体的伤害有多大,尤其是对女子体的伤害。她怎么还可能留在玄曦的边,即便是留在了她的边她也不会再信任她了。那么她留在她的边,还有什么用。

    “呵呵,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可是一直都呆在这个院子里,从来没有离开过。”秦静缓缓的转过,将子靠在窗栏上。一双幽深的黑眸看向香伶,讥讽从她的眼中一闪而过。

    听到秦静的话,香伶脸色微微一变。眯起漂亮的眼睛,冷声的问道:“秦大小姐这是想推掉一切的责任吗?”

    秦静耸耸肩,无所谓的开口:“这件事本就与我无关,何来推掉责任这一说呢。这毒可是我下的?”

    香伶心里腾升起一股怒火,这个秦静实在是太过于狡猾了。是啊,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牵扯出她。因为这里除了自己以为没有人知道她的份,即使知道她份的人也不会为自己惹麻烦。因为秦家的势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的,没人愿意趟这个混水。

    “但是秦大小姐,你不要忘记了这假死药是你给我的。”香伶咬了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蹦出。

    “那我给你假死药,有谁看见了吗?”秦静勾起嘴角,讥讽的道。真是一个白痴,当初就是怕计划有变。她才会如此的做,偷偷的把假死药给了他们。没有任何人看到,而她一直都在这房间中没有出去过。

    “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香伶心里一惊,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是小看了秦静。以为什么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却没想到自己才是那个被人控制的棋子而已。

    秦静收起笑容,黑眸中闪烁着冷芒。淡淡的瞥了一眼脸色难看的香伶,声音异常的冰冷。

    “我没什么意思,这次我可以帮你。不过我要你知道,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在我这里,你只能听从我的命令。”

    香伶暗自咬咬牙,虽然心里很是愤恨。但为了自己的目的,只能低下头。

    “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听秦小姐的话。”低垂的眸子里冰凉一片,她会找机会将今的羞辱的都找回来。等到她帮自己将那个女人给除掉了,她就不会任由她掌控自己。

    “香伶!”

    听到那淡淡的呼唤声,香伶收好眼底的恨意。连忙抬起头,刚准备开口说话。一枚丹药便弹入了她的口中,她想要吐出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丹药入口即化,没有给她任何的机会。

    “你给我吃的什么?”香伶此刻再也压不住心底的怒火,愤怒的冲着秦静大声的后者。

    “毒药,你这样的人能背叛烙炎。为了自己的目的,更可以出卖对你如同亲姐妹一般的玄曦。我不会相信你会忠心耿耿的跟在我的边,这是我秦家特制的一种丹药。每个月我会给你一颗控制毒的丹药,你若背叛我那么你就会七窍流血而亡。”

    秦静站直体,一步一步朝着香伶走了过去。她的每一步都如同践踏在香伶的心上一般,看着香伶恼怒的神色。秦静勾唇,露出温柔的笑。手指挑起她精致小巧的下巴,淡淡的开口。

    “所以,你不要想着要背叛我。既然你选择跟在我边,那就乖乖的不要生出任何的背叛之心来。”

    香伶看着秦静,这一刻她明白自己再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服从她的命令。以后她都只能跟在她的边,若是背叛秦静。那她的下场只有一个,那便是死。

    她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到这样的下场。老天还真是会整人,难道这是对她的惩罚。

    “香伶,你跟在我的边我不会亏待你。别给我露出这幅模样。”秦静厌恶的看了一眼香伶,收回手淡淡的开口。

    “知道了,秦小姐。”香伶收拾好自己的心,她不是一个任命的人。她一定会找到办法将这毒给解了,现在她就安心的呆在她的边吧。

    “那现在,你就帮我去办一件事吧。想必,这件事你一定很感兴趣。”

    秦静俯在香伶的耳边小声的吩咐着,只见香伶原本有些没落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喜色。随后想伶抬起头冲着秦静微微一笑,就消失在了房间中。

    秦静坐回椅子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香伶这个待罪羔羊自己送上门来,她为何不好好利用呢。这样一个武功高强的棋子,很多事都不用她亲自动手了。这样,她也轻松不少。只是,希望香伶不会让她失望。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