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霸气的云七

    翌,清晨。

    艾金微微动了一下子,感觉到放在腰间的手臂。缓缓的睁开了双眸,转头看向搂着自己依然沉睡的俊美男子。唇瓣轻轻一勾,扬起一抹柔和的浅笑。

    纤细的手指抚摸上那浓密的剑眉,一点点的滑到那双紧闭的双眸。随后划过拔的鼻子,感的薄唇。阳光打在这张完美无缺的脸庞上,为他镶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这个男人还真是上天的宠儿,不仅给了他一张这样妖孽的脸蛋,头脑聪明做事谨慎。而这样完美的一个男子,却是她的相公。

    手指微微痛了一下,将她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低头一看,不知何时原本沉睡的男子已经醒了过来。紫眸中带着魅惑的光泽,轻咬着她放在他嘴边的食指。

    “娘子,你是想对为夫做些什么吗?”天尘眨巴着魅惑人心的紫眸,嘴角勾起妖孽的浅笑。

    “醒了,就赶紧起。”将被咬住的食指抽回,艾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妖孽一般的俊美的男子。掀开被子,下了

    艾金穿好衣服,转头看向依然躺在上的俊美男子。眼中带上疑惑,她还不起来。今天是不用进宫吗?

    似乎看出了她眼底的疑惑,天尘一只手抵住头。一只手把玩着垂落在前的墨发,勾起邪魅的笑。

    “今天跟父皇请了一天的假,所以今我可以留在府中陪你。”

    艾金淡淡的瞥了一眼天尘,随手拿起放在梳妆台上红色菱纱。随意的将三千青丝,束缚在了脑后。

    “我今天还要在炼药房中呆一天,你自便。”

    说完没有理会榻上那听到她的话后一脸沉的某妖孽男子,推开房门就走了出去。

    天尘看着离开的纤细背影,脸色一黑。自己好不容易跟父皇请了一天的假,为了留在府中陪伴自家娘子。结果就被那个可恶的小女人给撇下了,那他还留在府里干什么。还不如进宫去呢,想着就黑着一张脸下了

    戚冥刚踏进院子,就看到黑着脸的天尘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眸低划过一道惊讶,这一大早的就黑着一张脸。是谁惹到他们家王爷了,转眸看了一眼院子中那玉石桌上摆放的清粥与小菜和那空出来的位置。眼底划过一道了然,看来肯定是王妃惹到自家的主子了。

    “王爷,小姐说今天她要在炼药房呆一天让您自己找事去做。”巧欣苦着一张脸,看着那张黑得能够滴出水来的俊脸。为什么传话的事要让自己来,别看王爷平时一副好相处的样子,可是生气的样子还是蛮吓人的。

    看不得巧欣那副害怕的样子,戚冥连忙上前。冲着天尘微微一笑,淡淡的道:“王爷,你今天难得休息。不如去暗星楼看看,紫和绿已经回来了。”

    天尘淡淡的扫了一眼面带温柔笑意的戚冥,这小子以为他不知道他的小心思。

    “走吧,去暗星楼。”

    戚冥摸了摸鼻子,自己这点小心思他也没有想过会逃过王爷的眼睛。

    “王爷,你不吃早膳了?”

    戚冥看了一眼玉桌上饭菜,其实他早上也没有吃饭。每次都是来王府混饭吃的,这主子要是不吃饭直接去暗星楼,那自己也就不能吃早膳了。

    “你想吃?”

    低沉带着危险的声音响起,戚冥背后一阵冷风吹过。连忙摇摇头,这个时候打死不能说自己想吃。本就心不好的王爷,若是自己此刻说想吃,他绝对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天尘冷哼一声,转就要离开。却被一只纤细的胳膊挡住,转眸看向挡住自己的人,眉头微微一皱、

    “王爷,您不吃清粥可以。但这包子你一定要吃,小姐说你若不吃早饭那以后就不用再出现在她面前了。”玲珑将手中的包子放到天尘的手中,面色淡然的回道石凳上继续吃自己碗里的清粥。

    天尘看着手中的乎乎的包子,嘴角缓缓的勾起。沉的脸色犹如雨过天晴一般,终于露出一抹笑容来。没有再说什么,拿着包子转离开了原地。

    巧欣看了一眼戚冥,转从玉桌上拿起两个包子递给了戚冥。微微的扭过头,有些别扭的道:“这个,给…你拿着。”

    戚冥接过面前白皙的小手里的两个包子,看着那别扭的俏女子。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温柔如水的笑。

    “谢谢!”

    说完,转追向已经走远的那道修长拔的影。心里愉快的仿佛要飞起来一般,似乎在不知不觉中他与巧欣的关系在一点一点的改变。由最开始,巧欣一看到他就要找他的茬到今天会稍微的关心一下他。虽然只是一点,却也让他很开心了。

    玲珑看着那愉快离开的某人,心底翻了一白眼。这戚冥还真是容易满足的主,似乎想到了什么。脸颊微微一红,瞪了一眼坐在自己边的俊美男子。

    这边一切似乎都很正常,那些蠢蠢动的人仿佛没有了任何的想法。竟然一点行动都没有,而在外大陆云家此刻却要闹翻了天。

    自从云七和天逸偷偷的俩开云家以后,紧接着老家住就宣布云七闭关不许任何人去偏院打扰。这让云七的姐姐起了疑心,暗中让人监视起偏院的一切。一次偶然的机会,识破了留下来的两个替

    少主偷偷溜出云家本不算什么大事,但不知道是谁查出两人偷偷离开了外大陆去了青盲大陆。这件事让很多人震怒,一些帮助云七姐姐的长老趁此机会着老家住将云七少主之位剥夺。

    布置奢华透着威严的大厅中,老家住端坐在主位上。面容冷峻沉,苍老的黑眸中压抑着怒火。冷冷的看着坐在左侧的四名长老,而这四个长老就是被云七的姐姐收买的人。

    “这件事,是我许的。你们让我撤掉小七少主之位,是不是连带我这家主之位也一起去掉。”

    威严的声音在静谧的大厅内响起,有心之人定能听出其中的不满于压抑的怒火。

    而大厅的中央,跪着一男一女。女子一白衣,漂亮的脸庞上一双清澈的黑眸淡淡的看向前方。而边同样一白衣的俊美男子,黑眸中迸发出寒芒。

    “家主,话可不能这么说。当初你说的是少主在闭关,不能因为小七是您的亲孙女便如此明目张胆的庇护。这样对有些人来说太不公平了,而且也难以服众。”

    一名穿灰色长袍,满头白发的老者开口说道,一双细长的黑眸中闪烁着冷的光芒,给人一种沉之感。

    老家住握紧双拳,这个六长老老是喜欢和他作对。不管什么事,现在抓着这件事就是不放手。

    “是啊,若是家主你同意让少主离开这里去青盲大陆。为何还要对外宣称少主在闭关呢,这让我们很好奇。”

    坐在灰衣老者旁边,一白衣的老者紧跟着开口。

    云七听到两个老者咄咄人的语气,看着主位上那一脸沉的爷爷。心里燃气汹汹的怒火,清澈的黑眸中划过一道寒芒。看来这云家,是该好好清理一番了。

    “六长老,七长老。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家主是我们云家的一家之主。他做的决定,定是有他自己的意思。我们作为手下了,就应该服从命令不是?”

    坐在老家住右侧一边,一名穿白色长袍的老者放下手中的茶杯。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一双充满睿智的双眸看着脸色微微一边的六长老与七长老。

    云七微微低下头,眼底的冷芒渐渐散去。她没有忘记,还有大长老几人支持自己的爷爷。只是心里却有些过意不去,因为自己让家主爷爷为难了。

    “大长老,我知道你偏向小七的。只是,现在云家上下所有的人都知道少主偷跑去青芒大陆的事。家主总该给个交代吧。”

    一直没有开口的十长老,淡淡的开口。

    “呵呵,我是偏帮着小七。难道十长老你,你没有偏帮着大小姐吗?我们彼此的心思,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不过是,彼此彼此而已。”

    大长老呵呵一笑,抚摸着雪白的胡子。黑眸波澜不惊,淡然的看着面色铁青的十长老。

    “是啊,我们都有自己偏帮的人。所以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同样都是云家的嫡系孩子。都是老家主的孙女,为何老家主却如此偏小姐。”

    六长老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够了!”

    一声冷喝声骤然响起,云七缓缓的抬起头。一双黑眸淡淡的望向六长老几人,勾唇冷笑。

    大厅内的几个长老微微一愣,便是老家住也愣住了。看着缓缓抬起头,眸中闪烁着寒芒的女子。这一瞬间,云七的气质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那霸气凌云的气势,竟然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家主爷爷是云家的一家之主,他说的话在云家就是圣旨。请你们记好自己的份,不要做一些逾越自己份的事。”

    冰冷的黑眸扫过六长老等人,冷冷一笑接着道:“你们现在质疑家主爷爷,你们认为你们有这个资格吗?从来,云家做主之人只有家主一人。难道,六长老几人是想推翻云家的规矩吗?”

    六长老等人听到云七的话,脸色微微一变。是的在云家,家主的命令作为属下的他们是必须无条件服从的。只是这么多年以来,这一条规矩早已经被渐渐的淡忘。因为这些年来,每一代的家主无论做什么决定都会与长老会的人进行商议。大家的意见统一,才会实行。所以导致他们已经忘记了这规矩,渐渐的变得无法无天忘记了自己的份。

    六长老脸色沉,一双手紧握成拳头。原本他还想趁这个机会,将云七少主的位置去掉。可是没想到,当初那个好脾气的云七似乎变了一个人一般。竟然变的如此的伶牙俐齿起来,如此的难对付。

    想到大小姐对自己的许诺,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把她从少主的位置上拉下来。否则若家主真的将家主之位传给了他,那他以后便没有好子可过了。

    天逸在云七站起的时候,也紧跟着站了起来。他原本不愿意跪下的,但为了陪云七才跟着跪下。他从来就只跪自己的长辈,他有他的骄傲。看着云七那强大的气势,天逸缓缓的勾起嘴角。他的云七终于要开始展开行动了,就让他们看看你的厉害吧。

    老家主端坐在主位上,一双苍老的眸子凝视着似乎改变了很多的孙女。心底感到很欣慰,看着他无与伦比的气势。若是把云家交给她,他也可以安心了。他相信,云家会在她的带领下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做我们云家的少主,我们云家的少主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六长老一双苍老的眸子沉的望着站在大厅中样的女子,仿佛要将她吃了一般。

    “我说他有资格,他便有资格。而云家的少主,也只能是云七。”

    老家主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到主子上,神色冰冷的望向六长老。

    “爷爷,云家少主的位置我是不会让给任何人的。不过,我也会云家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云七转头看向脸上带着愤怒的老人,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在云家,真真正正关心自己的就只有家主爷爷与大长老等人。所以她不能让他们有一点点的为难,而且她相信自己。况且,若是连云家她都收服不了,怎么做小姐的手下。

    她的计划已经可以开始实行了,因为小姐很快就会来到这里。黑眸中带着讥讽,今天的一切不过是她早已经计划好的而已。不然没有人会发现,她与天尘的离开。

    是的,她是故意让她的姐姐发现她偷偷离开了云家。更是让人放出她偷偷跑去青盲大陆的消息,她就是要借这次的机会,将那些偏帮着她大姐的人都一起揪出来。最后一起的清理掉,而她也要借这个机会将云家的人都收服了。

    “六长老,你说我没有资格做云家的少主?”云七微微一笑,但那笑却没有抵达眼底。仿佛千年的寒冰一般,让人直冒冷汗。

    “是。是又怎样。”六长老看着神色淡然的云七,看着她嘴角冰冷的笑,竟然心底忍不住生起一阵惊恐,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女子给吓到,心里一阵的恼怒。

    云七静静的凝视着六长老,沉默在大厅中蔓延。一直到六长老被云七盯的头冒冷汗,心底隐隐的有些不安。云七才收回视线,勾唇浅笑。

    “好,那我就让云家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三后,少家主之位举办争夺赛。云家所有人都可以参加,不管是嫡系亦或是旁系。这少家主之位,有能力则居之。”

    “小七…”

    老家住听到云七的话,心里一惊。云家的孩子中,有几个的武功不弱。若真的是别人得到了这少主之位,那小七岂不是…。

    云七自然知道自己的爷爷在担心什么,冲着老家主微微一笑:“家主爷爷,你放心这少主之位一定会是我的。”

    负手而站,阳光从敞开的房门照进来洒在那一傲气的女子上。

    “哼,这可是小姐你自己说的。”

    六长老听到云七的话,老眼中划过一道欣喜。这对大小姐来说是一个机会,而且他相信以大小姐的能力一定可以赢了云七。毕竟在年轻的一辈中,大小姐无论是武功还是别的方面都在众人之上。可以说是云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这次少主争夺赛一定是她夺得。

    至于云七,他不得不说她有很大的改变。可是任她改变的再多,也不会是大小姐的对手。想到大小姐成为少主以后,他可以得到的承诺。苍老的眸子中就不染上得意之色,今天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家主,你也听到了。这是小姐自己的决定,相信家主也不会不同意。”六长老面带微笑,可以看出此时的他心非常的好。

    “好,既然小七这样决定,那就按照小七的说的办。”老家主冷冷的看了一眼六长老,转头看向站在大厅之上的云七。原本冰冷的黑眸渐渐变的柔和,充满了宠

    大长老张了张口,最后还是决定闭上了嘴。家主既然做了这个决定,那他们也只能无条件的服从了。转头看向那气势带着威严的女子,黑眸闪了闪。也许,云家的天就要翻了翻也说不定。

    很快少主争夺赛的事就在云家传开了,而这道消息就如同在油锅里滴入一滴水一般炸开了锅。

    “怎么会突然举办少主争夺赛?”

    “看来,少主偷偷跑去青盲大陆的事。家主将她少主之位撤掉,算是惩罚了。不过少主毕竟是家主的亲孙女,只要少主夺得这次的第一就依然是云家的少主。”

    “不过,这对于云家的一些天才可是一个机会呢。”

    “我看,这少主之位机会最大的就是大小姐了。你想啊,在云家年轻一辈中就大小姐可谓是第一人。”

    不远处,假山旁边一名容貌美艳的女子站在一旁。殷红的唇瓣微微勾起一抹得意的笑,这一次她一定要夺得少主之位。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