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大婚风波(一)

    终于回到王府,艾金回到房间将体丢进榻上。虽然这一路以来马车行驶的速度不快,但依然让人感觉疲劳。现在躺在榻上,瞬间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你好好休息,明天就是太子的大婚了。有很多事要忙,我先进宫一趟去了。顺便向太后与父皇报个平安,将两个小孩子接回来。”

    天尘眉宇间带着一丝疲惫,却依然打起精神。俯在躺在榻上的绝美女子额头上落下一吻,眼中带着一抹心疼。

    “嗯,那你早些回来。”艾金点点头,看着他眉宇间的疲惫心里一阵的心疼。

    “我知道,你先睡会吧。晚上等我回来,一起用膳。”

    揉了揉那乌黑柔亮的秀发,转离开了房间。艾金躺在榻上,没一会的功夫便沉沉的进入了梦想。

    天尘离开尘王府后,就直接去了皇宫。这个时辰他知道皇上已经下了早朝,人一定在太后的宫中。便直接朝着太后的寝宫走去,大概走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到了太后的寝宫门口。

    没有让太监通报一声,自己就走了进去。此时,皇上与太后正抱着两个孩子逗弄着。皇上的神色很是愉快,也许是因为太子大婚的原因。整个人都透着一份欢快,眉眼间都是笑意。不管他如何的不喜欢皇后,但太子毕竟是他的亲儿子。能够看到他大婚,他还是很开心的。

    “尘儿,你回来了。”

    天蒲远抱着小娃,一抬头就看到走进来的一白衣的天尘。

    “嗯,今天才刚刚赶回来。便立刻进宫,想父皇和皇报平安了。”天尘微微一笑,将目光投到皇上怀中的小上。

    天浦远将怀中的小娃递给了天尘,天尘感受着怀中那软软的小子。紫眸不自的放柔,离开的这段时间他还真是有些想念这两个小东西了。

    似乎知道自己的爹爹回来了,两个小家伙竟然齐齐的露出漂亮的笑脸。那可的样子,真让人忍不住上去亲两口。

    “我知道你对皇后有很大的意见,但毕竟你们还是兄弟。若是能帮衬的就帮衬一些吧。”天浦远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对于皇后他知道天尘最后一定不会放过她。只是他希望,到那时他可以刚过锦儿。毕竟他们是留着一样血脉的亲兄弟,手足相残是最为残酷的事

    天尘抬头看向眼中带着担忧的皇上,这一瞬间他仿佛老了一些。此时的他不是刚刚在上的天子,而是一个平凡的父亲而已。

    “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要报复的不过是皇后与丞相他们而已。”天尘微微叹口气,缓缓的开口:“若是他自己来招惹我,那我也不会手下留。”

    曾经太子做的所有事他可以看在父皇的面子上什么都不再计较,但若以后他还招惹他。那么他不会手下留,他知道太子也自家娘子。怕就怕他不死心,会想尽办法的得到她。不管是谁,他都不许任何人打自家娘子的主意。

    “皇上,有些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太后微微皱起眉头,淡淡的开口。皇家手足相残之事还少吗,多少人为了皇位弑杀亲父与手足。这样的事在这皇宫大院里,已经是司空见惯之事。

    不是她狠心,不心疼天锦。这手心手背都是,若是可以她也希望不会出现兄弟互相残杀的状况。但是从她那次看到天锦奋不顾的去救下无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两兄弟定然会拼个你死我活。

    她活了大半辈子,看人还是很准的。所有人都认为太子是因为摔伤了,才改变的格。她却认为,现在这个处事沉稳心机深沉的太子才是最真实的他。那孩子,那些年都是在伪装自己。这两个人互相斗,还真的说不好谁会赢。

    天浦远自然知道太后话里的意思,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沉默了下来,有些事不是他不知道。只是不愿意去揭穿而已,也算是自欺欺人了。

    “唉,你去忙吧。稍晚一些,我会派人将两个孩子送回王府。”

    天铺远挥挥手,让天尘退了下去。看着那欣长拔的背影,心底微微叹息。

    “母后,锦儿与尘儿同样都很优秀。难道,就真的看着他们两人互相争斗下去。若是可以,我很想他们两人可以好好相处。”

    “我们都老了,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这两个孩子都很优秀,也都有着自己的目标。我相信,他们自己知道在做什么。我累了,你也下去吧。让严铭找几个隐卫,将两个孩子送回王府吧。”

    桂嬷嬷见太后要起,立刻走过去扶着太后往内阁里走去。

    “是,母后。”

    天浦远恭敬的回道,直到太后的影进入了内阁才转吩咐严铭派人将两个小娃送回王府。

    丞相府中,朱偷坐在书房中。心底涌起一阵的不安,为何自己派去放逐之城的人还没有回来。他安排在皇宫中的眼线,刚刚来禀报天尘那小子已经回来了。

    为何他的心会如此的不安,感觉有什么事将要发生。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丞相府的管家的声音传了进来。

    “老爷,有急事禀报。”

    “进来吧。”朱偷心里一惊,连忙开口道。

    管家得到许,立刻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脸上带上了一抹不安,眉头打的死紧。

    “老爷,不好了。我们派出去的人,都已经死了。而且,我派去寻找他们的人带来了一个消息。”

    朱偷脸色一变,果然那些人都死了。

    “快说,什么消息。”

    “尘王妃,已经将整个放逐之城的人都收服了。我想,我们必须尽快动手了。”管家眯起黑眸,一道冷芒一闪而过。

    嘭!

    手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朱偷面色沉。没想到那个女子竟然真的将整个放逐之城的人都收服了,那可是连几个国家都收服不了的地方。这样,他的势力岂不是又增添了几分。不行,管家说的没错。他必须尽快动手了,不能再任由他们成长起来。

    “来人!”

    随着朱偷的声音落下,房间中出现了几名黑衣人。朱偷小声的对着几人吩咐着,目光中迸发着险的光芒。

    “属下知道了。”

    黑衣人的首领点点头,几人便消失在了房间中。

    朱偷凝视着前方几人消失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沉的笑。

    “玄冥国这次派来的何人?”朱偷坐回椅子上,淡淡的开口。

    “玄冥国这次前来的是玄曦公主,玄冥的皇上怕她再次在天岚受到什么委屈。特意派的大将军跟来,保护公主的安危。”

    管家早就在玄冥前来时,派人大听好了一切。

    “走吧,我们也该去拜见一下大将军了。”

    朱偷站起,拂了拂衣服上的褶皱淡淡的开口。管家眼睛一亮,知道主子已经选择动手了。连忙点头,跟在了后。

    傍晚的天空染上了一片的火红,金色的阳光普照大地。艾金睁开眼,黑眸中带着几丝迷茫与朦胧。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一道修长的影走了进来,来人背对着阳光。金色的阳光为他的周镶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那妖孽般的脸庞上挂着温柔的浅笑。仿佛天神降临一般,让艾金有一瞬间的晃神。

    “为夫这般美吗,竟然让娘子看的如此的出神。”

    带着戏虐的声音将艾金飘散的神智拉了回来,送了他一对白眼。艾金坐起子,掀开被子就准备下

    只是刚刚掀开被子的一角,一道影一闪而过。整个人便被揽入了熟悉的怀抱中,眉头微微一皱。伸出纤细白皙的小手,推了推抱着自己的俊美男子。

    “别动,让我抱着睡会。”

    低沉带着浓浓疲惫的声音传入耳脉,感觉到天尘的疲惫。只感觉心脏似乎被人扯了一下,泛起微微的疼痛。看来,他是真的累坏了。

    天尘抱着自家娘子柔软的子,将头埋在她的颈部。呼吸着让自己眷恋的幽香,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幸福的弧度。若是可以,他想一辈子就这样的抱着她。

    房间中再次陷入了安静中,只能听到两人平稳的呼吸声。金色的阳光从窗缝照进房间中,散落在相拥而眠的两人上。

    一室静谧,安然美好。

    夜凉如水,当天尘与艾金睡醒时。月亮已经高高的挂在了夜空中,两人从房间中走出来。玲珑和巧欣等人已经等在了院子中,见两人出来立刻就走了过来。

    “小姐,王爷。晚膳已经准备好了,是在房间中吃还是在院子中。”玲珑走到艾金的边。

    艾金望了一眼布满繁星的夜空,微微一笑。

    “就在院子里用晚膳吧,今的星星还蛮多的。想必明天的天气一定很好,还真是一个适合嫁娶的子呢。”

    嫩的唇瓣轻轻一勾,露出一抹狡黠的弧度。对于明的大婚,她可是很期待呢。想必那些人,也该蠢蠢动起来了吧。

    晚膳过后,玲珑对着巧欣眨眨眼睛。巧欣立刻知道了玲珑的意思,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抬手捂着红润的唇瓣,似乎有些困乏。

    “好累,小姐没有别的事那我和玲珑就先退下去了。”

    艾金站起活动了一下体,听到巧欣的话转头望去。见巧欣的眼中带着一丝睡意,于是点点头便让唾沫退下去休息了。明天,她们也会跟着忙的。

    玲珑和巧欣对看一眼,便相携离开了院子。幽静的院子中只剩下天尘与艾金两人,天尘迈步走到艾金的边牵起她的小手。

    “时间还早,我们去净月湖边坐坐吧。”

    低头冲着边绝美的女子柔和的一笑,好久两人没有独自到净月湖边散步了。

    艾金点点头,任由天尘修长的大手包裹着自己的小手。拉着自己往净月湖的方向走去,绕过长长的长廊。就看到月光下烨烨生辉的湖面,晚风袭来。平静的湖面,波动起一圈圈的涟漪。

    两人牵手来到湖边,在绿色的草地上席地而坐。淡淡的湖水味道和青草的清香扑面而来,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艾金微微的眯起黑眸,任由清风打在她的脸庞上。

    “你说,明天会不会发生好玩的事。”

    艾金睁开双眸,微微转头看向坐在自己边的天尘。

    “一定会的,你收服放逐之城所有人的事怕是已经在青芒大陆传开了。而这消息,肯定会让那些人按耐不住了。”

    若是那些人没有任何的动作,那样他才会觉得奇怪呢。不过,若是他们不动手他又怎么会有机会除掉他们呢。

    “相公,明天我们就好好的看戏吧。”

    艾金微微一笑,将头靠在天尘的肩膀上。一双如星的黑眸中带着一抹狡黠的光芒,嘴角扬起邪恶的弧度。

    “你啊,不管做什么事一定要注意自己安全知道吗?”

    天尘伸手捏了捏那小巧可的鼻子,语气中是满满的宠溺。看到她那邪恶的笑容,他就知道自家娘子肯定又有了整人的鬼主意。

    “知道啦,我不会再让自己受伤的。”

    真是知她则莫若天尘也,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哼,竟然对她下毒,她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毒。伤害她的人,她现在除不掉但也不会让他们好受就是了。

    月光下,两人静静的相依而坐享受着难得宁静的夜晚。

    第二天清晨,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艾金就被玲珑和巧欣叫了起来,尽管不是她结婚。但是因为是太子的大婚,整个天岚国都很重视。

    早早的两人就来到了艾金的房间,为她梳妆打扮。昨晚与天尘坐在净月湖边,很晚才回到房间中休息。所以导致她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清醒,整个人都还是很困。

    这边玲珑与巧欣为她梳妆打扮,她对着铜镜就打起了瞌睡。做女人还真是不容易,尤其是皇家的女子。不过就是太子的一个大婚,却要穿宫装出席。

    等两人将艾金折腾好了,看着面前站着的绝美女子不由的一愣。黑眸中划过惊艳,平时小姐头发都是很随意的用一根红菱绑上。今天三千青丝梳成了飞星髻,发间用鎏金镂空的飞凤簪固定着。发髻的后面插着一副金步摇,回首间轻轻晃动。

    本就绝美的脸上略施薄粉,整个人美的让人无法直视。绕是为女子的他们都忍不住心跳加快,小姐可真是个祸水级的女子。

    想必王爷看到了肯定会如同她们一般失神,刚想着房门就被推开。一与艾金同款式的紫色描金边长衫的天尘走了进来。在看到美的不似凡人的女子时,如玲珑与艾金所想一样失神了片刻。

    “娘子,你真美。我都不想让你去参加太子的婚宴了。”

    天尘大步走到艾金的边,想到一会宴会上有那么多男人的眼睛都要落在自家娘子的上。心里就一阵的不舒服,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快进宫吧,我们还要先去给皇上和太后请安呢。”

    瞪了一眼天尘,艾金伸手推了推他:“玲珑巧欣,抱着小公主和小世子进宫。”

    皇宫中异常的闹,今天是太子的大婚之。举办宴会的大上已经坐满了人,艾金靠在天尘的上。感受着四面八方投递过来的灼目光,眉头微微一皱。早知道自己就不穿的这般正式了,真是麻烦。

    皇上与皇后坐在主位上,太后坐在一旁。再下来是德妃与兰妃等妃子依次而坐,最后是皇家的皇子。所有的人都到齐了,没一会的功夫太子便牵着他的太子妃走进了大

    今天的天锦穿一的大红喜服,将他俊美的面容衬托的愈发的英俊。直着背笔直的走了进来,手里牵着盖着盖头的喜娘。两人一步一步的走到大的中央,严铭见人立刻站了出来。大婚也正式开始了,皇家的婚礼繁琐而庄重。

    艾金靠在天尘的怀中打着瞌睡,但这正式的场合她也不能太明显。只能勉强的撑着眼皮,看着这场无聊的仪式。终于在艾金快要睡着的时候,结束了仪式。接下来就可以进入宴会的流程了,而新娘与新郎则被带了下去。

    新娘被安排到了喜房中休息,而新郎则来到宴会上陪着敬酒。宴会上一片的闹,一名穿大红色长袍的俊美男子手中端着一杯酒走到艾金的面前。

    突然被遮挡住了阳光,艾金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抬起头望向来人,映入瞳孔的是那张妖媚的脸庞。

    “尘王妃,我们又见面了。”

    烙炎嘴角勾起一抹妖媚的笑,冲着艾金举起酒杯敬酒。

    因为烙炎的份比较特殊,所以很多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来。没先到尘王妃竟然和烙家的少主认识,看样子似乎关系还不错。烙炎少主,竟然亲自过去向她敬酒。

    要是艾金知道此时众人的心中的想法,估计肯定会吐血。她一定会问,他们那只眼睛看出他们的交不一般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