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好大的乌龙

    落英缤纷,一阵清风吹来。树上的叶子随着清风缓缓飘落,覆盖上大树下躺在摇椅上的绝美女子。微微闭着的眼睛动了几下,缓缓的睁开了双眸。白皙的小手一抬,将掉落在额头上的叶子拿了下来。

    午后暖洋洋的光照在上,异常的舒服。竟然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朦胧的星眸逐渐变得清明。看着手中的落叶,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天尘上的毒怕是又要发作了,记得当初她说过那是最后一次。只是没想到,人才选拔大会竟然会推后半年。

    将手中的落叶扔掉,弹了弹裙摆站起朝着炼药房走去。上次为他炼制的草药还剩了一些,正好可以再炼制一颗按个药丸。走进炼药房,再几个架子上翻找了一会。纤细白皙的手掌中就出现了几朱药材,将手中的药材握紧走到了房间中,靠在窗户前的木桌前。将药材放到了上面,将药材的渣滓一一去除。

    当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出现密密的细汗。伸了伸有些疲乏的手臂,抬步走出了炼药房。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只剩下雪貂的一碗血。

    想到这一年,她似乎都没有怎么见到那几只。只有前段时间带在边的小白,心底不免一阵愧疚。这一年,肯定把几只憋坏了。虽然没有限制他们的行动,但那几只可是都是有着智慧的。知道她怀孕,不能太靠近她。所以那几只很乖巧,安安分分的呆在他们的房间中。

    想着那几只,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温柔的弧度。脚下的步子微微加快了一些,走到一间房间前停下了脚步。伸手缓缓的推开了房间的大门,入目的景不让她嘴角抽了又抽。谁能告诉她,这里到底放生了什么事

    房间中,原本布置的干净精致。此时却好像被人打劫了一般,入眼的是一片的狼藉。而那几只趴着的趴着,闭着眼睛睡觉的睡觉。就是没有一只看向她,仿佛她不存在一般。连一个眼神都不肯施舍给她,当她空气一般的存在。

    手腕上的小白,在这一刻嗖的一声离开了跑到雪貂的边趴着。顿时艾金只觉得满头的黑线,现在她算是知道了。这几只,看来是和自己生气呢。

    抬起脚步走到几只面前,嘴角微微扬起。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柔和,星眸弯起。

    “你们几只,还生上我的气了吗?”

    这句话刚说完,看到几只齐齐的动作。艾金嘴角不停的抽搐,这几只竟然动作统一的将他们的股对着自己。丫的,只真的不准备理她了。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缓缓的蹲下子。纤细的手臂一伸,将几只都拎到了自己的面前。让它们看着自己。

    而被艾金粗鲁的拎过来的几只,眼中带着哀怨的看着她。仿佛她是抛夫弃子的混蛋一眼,这幽怨的小眼神登时让艾金浑打了一个哆嗦。

    “好了,不要生气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不管你们了。”艾金冲着几只眨了眨眼睛,伸出三根手指指着天发誓道。眼底悄然滑过一道精光,反正她是发四不是发誓。

    几只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冲着艾金点点头。可怜的几只还不知道艾金内心的想法,若是知道肯定会哭。雪貂扭动着圆滚滚的小子,跑到艾金的边。小脑袋在她的脚边,蹭啊蹭的。

    看着雪貂可的小样子,艾金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柔美的笑。伸手将脚边的小雪貂抱了起来,嘴角微微一抽。这小东西怎么会这么重,看了一眼它圆滚滚的子突然就是释然了。低头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有哀怨眼神看着她,是不是还露出嫉妒目光的几只。

    “都跟我来吧,以后在王府里你们随便走动。不会再被关起来了。”微微叹了一口气,艾金抱着小雪貂就离开了房间。

    几只听到艾金的话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欢快的跟在了那抹纤细背影的后。看着后十分欢乐的几只,摇了摇头抱着雪貂就去了炼药房。

    将圆滚滚的小雪貂放到了桌子上,伸手揉了揉它上柔软的细毛。眼中划过一抹不舍,但为了天尘她必须委屈这小家伙了。

    “小雪,我要借一些你的血。我不会弄痛你的,之后我让玲珑给你做好吃好不好?”声音轻柔让人如同沐浴清风一般,带着丝丝的惑。

    果然刚听到要像自己借血,小雪貂那晶亮亮的眼中闪过一抹提防。随后听到有好吃的,晶亮亮的眼中出现了挣扎。虽然每天都能吃到主人边那个叫做玲珑的女子给他们做的饭,但因为每次都有那几只跟她抢。每次都吃不饱,想到这眼中出现几分哀怨。

    “我保证,以后每天让你吃的饱饱的。”

    正在小雪貂挣扎时,那轻柔好听的声音就传入了它的小耳朵里。带着一抹怀疑,亮晶晶的小眼睛看向了此时笑的格外亲切的绝美女子。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保证。”说着就伸出了手指,作着保证。此刻艾金突然觉得自己这主人做的也太憋屈了,还得哄着他们。

    小雪貂微微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抵抗得了那美食的惑点了点它的小脑袋。见小雪貂点头同意了,艾金的眼睛一亮。手掌一翻,一把锋利的匕首出现在她的掌心中。眼角的余光明显看到,那圆滚滚的小子在看到匕首的时候哆嗦了一下。

    心里不软了几分,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抬手放入了小雪貂的口中,片刻后小雪貂就沉沉的睡着了。揉了揉那顺滑的绒毛,在它脚腕处划开一道小小的伤口。拿起准备好的碗,接了整整一碗的血。

    一切都搞定以后,艾金为小雪貂止了血。抱着它离开了炼药房,正好看到玲珑与锦渊从外面回来。看着两人如此般配,眼中染上丝丝的笑意。快步走到玲珑的面前,将怀中还在沉睡的小雪貂放到了玲珑的怀中。

    “给它做些吃的,我要去炼药。”说完转头看了一眼锦渊,便回到了炼药房。

    玲珑低头看着怀里沉睡的小雪貂,微微一愣。随后环视了一眼院子,嘴角微微一抽。这几只都被放了出来,瞬间这幽静的院子就变成了动物园。看了一眼怀中雪貂脚腕上的伤口,心里已经知道了小姐要炼制的是什么药。

    又快要到王爷上毒发的时候了,若不是人才选拔大会推迟。也许,王爷也不用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罪了。伸手揉了揉怀里小雪貂顺滑的绒毛,真是辛苦这小东西了。看来,她要给它好好的做些吃的犒劳犒劳她了。

    锦渊体明显的微微一僵,眼角突突的跳了几下。面上却依然淡然,看着那头威风带着一丝丝危险的雪狼,和那一火红色皮毛的火狐。还有盘旋在桌子上一条通体莹白的小蛇,再看了一眼边女子怀中的沉睡的小雪貂。这是要做什么,要把王府变成动物园吗。

    玲珑看着锦渊嘴角那明显比刚才僵硬了几分的微笑,低头偷偷的笑了一声。想到当初,看到小姐收服了这几只的时候。她与巧欣虽然表面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但心里却震惊了好久。跟在小姐边这么久,才发现原来自家小姐还有这样的本事。

    “走吧,我们把小雪送回房间。”伸手扯了扯呆愣在一旁的俊美男子,抿着嘴角轻声说道。

    锦渊听到玲珑的声音,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僵硬的转头看了一眼忍着笑意的女子,机械的点了点头。跟在了玲珑的后,当看到房间中的一片狼藉后再次风中凌乱了。

    玲珑看到房间中的狼藉也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回过了神。将怀中睡的很沉的小雪貂,放到了柔然的榻上。这几只可是与其他的动物不同,他们就如同人一样有着智慧。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玲珑任命的开始收拾起房间中的一片狼藉、

    而此时原本在院子里的几只突然都聚集到了房间的门口,看着房间中忙碌的玲珑。那或带着野的眼睛或莹亮如宝石的眼睛,此刻都带着一丝兴奋的光泽。玲珑一转,便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

    瞬间玲珑的内心就有着泪流满面的感觉,为何被这几只看着。让她有一种被当做了保姆的感觉,还有那几只眼中兴奋的光泽是干什么。怎么会让她突然有了一种被盯上了的感觉,背后莫名的发凉。

    心里有种感觉,她必须尽快离开这房间离开这几只的视线。没等玲珑有所反应,门口的几只快速的冲到了玲珑的面前。在她脚边蹭啊蹭,眼中都闪烁着晶亮亮的光泽。

    锦渊顿时觉得天雷滚滚,一阵风中凌乱。看着雪狼那威武庞大的躯,此时如同一只小狗一般在玲珑的脚边撒着。说不出的怪异,硬生生的将自己从凌乱中拉回来。看着一脸哭笑不得的玲珑,心里一阵同

    玲珑抬手扶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几只一这样在她边撒,她就知道自己又要开始厨娘的生活了。愤恨的瞪着脚边几只,一咬牙离开了房间冲着小厨房走去。在她转离开房间的一瞬间,就见几只眼中同时划过一抹得意。

    锦渊见玲珑已经离开了房间,看到几只眼中的得意。嘴角忍不住再次抽了抽,抬起脚步追了出去。临出去前,目光带着一抹深思看了几只一眼。这几只看起来一点都不简单,竟然都拥有如同人一般的智慧。

    这青芒大陆,深林中的动物个个都很凶悍。但他们都没有人类的智慧,能拥有一丝智慧的都是其中的王者。而不论是人或者深林中的动物王者,都是拥有自己的骄傲的。不会轻易的就认一个人类为主,而她却的边竟然有这么多只拥有智慧的动物。真是不简单,再一次为自己不是她的敌人而庆幸。要知道,动物中的王者可是可以号令那些凶悍的兽的。

    而房间中的几只,看到两人离开了房间。互相看了一眼,便撒欢似的离开了房间。若是艾金看到这场景,肯定会抹汗。看来自己还真是,将他们憋屈的太久了。这其中最欢实的就属雪狼了,当初被艾金带回来就把它藏了起来。

    现在得到艾金的许,可以在王府里随意走动了。它还不撒了欢的在王府中走来走去,让王府中的下人看看它英俊威武的样子。几只以前也只是让他们在院子里走动,不许离开院子。所以王府里根本没有人知道,在偌大的王府中还有着这么几只兽兽。

    当他们看到一头皮毛发亮,眼中带着野的雪狼时。全部吓傻了,王府中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凶兽。在还没反应过来时,又看到一头火红色的火狐与条莹白如玉的小蛇。顿时天雷滚滚,呆愣在了原地。

    几只兽兽看着那些呆愣在原地的下人,眼中出现了一抹鄙视。几只扭了扭子,将股对着那几个已经吓傻了下人。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再施舍给他们,转往别的地方走去。直到几只的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那几个下人才回过神。

    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吓,确定了自己刚刚没有眼花。他们王府中出现了几只凶兽,其实他们很想尖叫。但谁让他们是男人,惊叫声都咽进了肚子里。

    “我们…我们赶紧去找管家。”一个人突然出声,其他几人都连忙的点头附和。几人的影快速的离开了原地,往前院跑去。

    前院老管家正悠闲的修剪着院子里的盆景,因为人才选拔大赛的举办权落到了天岚国的原因。王爷最近很忙,天天都被皇上叫到皇宫中准备半年后的人才选拔大赛。想到在争夺人才选拔大会举办权的大会上,玄冥国来使那难看的脸色。

    老管家的心就非常的愉快,嘴角一直挂着浅笑。在想到当时,蓝冰国的寒王和凤国的清王都选择弃权时,玄冥国面对三国的联盟只能咬牙切齿的选择了弃权的样子。谁都没有想过三国会主动弃权,这举办权就这样简单的落入了天岚的手中。

    正思索着便被一道急迫的声音给打断了,老关键微微皱起了眉头。是谁在王府里这样大吵大叫,若是惊醒了小王子和小公主该如何是了。缓缓的转头,眼中带着冷意看向声源处。

    只见几名下人脸上带着惊恐和着急向他跑来,到了他的面前。顺了顺气,才气喘吁吁的开口。

    “不好了,不好了。管家,王府里出现了一头雪狼和火狐还有一条蛇。”

    听到几人的话,老管家目光微微一沉。锐利的眸子扫向几人,见他们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心里一惊,如果真如他们所说。那王府岂不是就危险了,万一伤到了王妃还有小王子和小公子该怎么办。

    “你们在哪里看到的,他们往哪边跑的。”老管家紧张的询问着,不行他得通知王爷。听完几个人的回答,老管家脸色微微一变。伸手指着一名男子:“你快快进宫去通知王爷,让他马上回来。”又指了一下,另外几人:“去,将王府里侍卫都召集过来。”

    吩咐下去后,立刻就行动了起来。只是片刻的时间,王府中所有的侍卫就集合在了前院。这还是第一次,王府里所有的侍卫集中到一起。不免让他们有些疑惑,发生了什么事会将他们所有人都集合。

    老管家简单的将事说了一边,众人眼中都露出了震惊。凶手出现在王府,一出现还一起出现三个。立刻就明白了事的严重,难怪将他们都叫来了前院。没有再多话,跟着管家就在王府中开始寻找着那三只。

    而此时这三只正悠闲的漫步在花园里,完全不知道他们引起的这场乌龙。远远的看到几个侍女在花园里修建花枝,三只互相看了一眼就跑了过去。原本正说笑的几个侍女,看到他们立刻惊恐的尖叫了起来。

    这尖叫声划破了王府的上空,传遍在整个王府中。听到这尖叫声从花园传来,老管家立刻带着人往花园赶去。三只眼中划过一抹不耐烦,转头看到跑来的一群人。眼中出现了一抹兴奋,瞬间三只达成了共识。影快速的消失在了原地,分着三个方向跑。

    这一下午,老管家被三只气的鼻子都歪了。完全抓不到他们,好像被他们玩耍了一般。而在炼药房中的艾金全心的投入到炼药中,外界的一切都没有将她从炼药中拉出来。玲珑正在厨房中忙着给几只做吃的,自然也就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等玲珑将食物做好,艾金也从炼药房中出来了。发现院子里没有了那几只的影,扶额叹了一口气。离开了院子,亲自去寻那几只。

    当看到王府里,老管家气喘吁吁的带着人抓那几只。嘴角抽了抽,星眸微微一眯。

    “你们几只,还不给我过来。”

    听到那清冷的声音,老管家猛然的回过头。才发现自家王妃不知道何时,站在了她的后。刚想出声,让她小心。看到眼前的况,长大了嘴巴。

    三只看到艾金那危险的眼神,体打了一个哆嗦。低着头,乖乖的跑到了她的边。艾金瞪了一眼趴在她脚边的三只,转头歉然的一笑。

    “管家,这三只是我宠物。没事的,你们都下去吧。”

    管家听到自家王妃的话,嘴角抽了抽。从震惊从回过神,看着那乖巧的三只。风中凌乱了,这可真是个大乌龙。似乎想到什么,完了刚刚她让去通知王爷说王府出事了。

    ------题外话------

    这几只好久没放出来了,今天就让他们放出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