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雷声大雨点小

    随着那嘴角勾着邪魅笑容的妖孽男子靠近,艾金只觉得背后的冷气腾升。咽了口唾沫,灿烂的星眸中染上了丝丝的讨好。嘴角扬起灿烂的笑,声音轻柔而带着一分小心翼翼。

    “夫君,可否告诉娘子我又做了什么事惹怒了您。”脚下的步子一点没有停顿,悄悄的往后退。眼角余光瞄到院子的大门处,眼底划过一抹精光。只要她到了院子门口,就可以跑出去她就安全了。心底打定主意,脚下的步子不加快了几分。

    狭长的紫眸闪过一抹笑意,看着女子那小动作。骤然加快了加下的步伐,就在女子退到院子的大门处时。一伸手臂,将那个想要逃跑的绝美女子捞进了怀里。手臂一提,将挣扎的女子抗在了肩上。风一般的,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院子中。

    两人消失以后,两道鬼鬼祟祟的影从左侧的房间中走了出来。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异芒。

    “都怪我说漏嘴了,这下小姐有的受了。”巧欣一脸愧疚的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蹂躏着自己的小手。

    “巧欣,这不是你的错。”戚冥收回视线,低头看向满脸愧疚的女人。温润的黑眸中闪过一抹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你以为王爷就一点没有察觉到?他不过是从你这里确定一下而已。”

    戚冥心里摇摇头,只要是王妃的事王爷都会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只要和王妃扯上关系,王爷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他自己都舍不得让她难过受伤,更何况是别人。而王妃这次受伤,没有告诉王爷。让王爷很生气,王爷很生气那王妃就会…。

    砰地一声,艾金被毫不怜香惜玉的男人扔到了上。虽然榻上被铺上了厚厚的软垫,但依然让艾金感觉到了一阵疼痛。抬眸看向那乌云密布的俊脸,心里狠狠的将这个该死的男人骂了一通。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小手悄悄的伸到后背运气内力轻揉着后背的淤青。

    “天尘,你今天发什么疯。”皱起秀美的眉头,感觉到男子上散发出的真真冷气。今的妖孽,与以往似乎有些不同。星眸略带疑惑的抬起看向站在边俯瞰着自己的沉男子,心底划过一抹不安。难道他知道了,随后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她已经交代过她们,不许将那件事告诉他。

    天尘站在边看着榻上眼中带着疑惑望着自己的绝美女子,想到刚刚从巧欣那里知道的事。紫眸瞬间沉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能安稳几天。他是她的夫君,为什么她就不能偶尔依靠一下自己。总是那么坚强的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个坚强到让他心疼的小女人。

    猛然体向前一倾,将上的绝美女子锢在榻与他的两臂之间。紫眸渐渐的深邃起来,里面似乎酝酿着狂风暴雨。后背紧紧的贴着榻,艾金伸出去抵在突然欺而上的男子。背后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绝美的小脸微微一白。却硬生生的隐住那因为痛处,而要破口而出的痛呼声。

    “为何不告诉我?”

    低沉冰冷带着愤怒的声音从那感的薄唇中传出,艾金心里一惊。猛然的抬起星眸,对上那双漂亮迷人的深邃紫眸。那双紫眸中夹杂着愤怒、心疼和无奈多种绪。

    “你…知道了?”微微叹了一口气,艾金伸手抚平那紧紧皱起的剑眉。看来他是知道了,不然今也不会如此的反常。他不告诉他,就是怕他会生气。

    天尘深深的凝视着下绝美的女子,心里是又又恨。看见她惨白的小脸,心底一阵的心疼。猛然的低下头,狠狠的吻上那红润的小嘴。唇舌霸道的撬开她的贝齿,肆意的掠获她口中的甜美。这一吻带着霸道和愤怒,良久后在艾金就要窒息时才放开了她。

    白皙的脸颊因为这一吻,染上了淡淡的红霞。从这个吻中,艾金感觉到了他的愤怒。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而且他们想伤了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声音缓缓的放柔,湿漉漉的星眸可怜兮兮的望着面色依然沉的妖孽男子。

    “你…唉…”天尘低头看着下,那可怜兮兮的绝美女子。原本充满愤怒的心,在此刻柔然了下来。体一番,侧躺在了她的边。手臂一捞,将她揽入了怀中。

    “小金儿,我是你夫君。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我希望你都不要瞒着我。”想到今天他在皇宫中,得到影传来的消息。几前,小金儿被一群黑衣人围攻。虽然突出了重围,但被其中一名黑衣人一掌打中。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他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竟然敢有人对她出手,并且伤了她。而更让他愤怒的是,这小女人竟然没有告诉自己她受伤的事。想到她被一群黑衣人围攻,还受了伤。心底就传来一阵的疼痛,揽着她纤细的腰肢的手臂不紧了几分。

    随后想到什么,紫眸微微一闪。将她纤细的子微微一转,小心的脱掉她的衣衫。雪白滑腻的后背上,一道手掌形状的淤青赫然的进入了他的视线。瞳孔在看到那触目惊心的淤青时,狠狠的收缩了一下。修长的手指,带着一丝颤抖抚摸上那片淤青。

    嘶!

    一阵倒抽气声从那红润的唇瓣中溢出,天尘紫眸划过一抹冰冷的杀意。随后一抹心疼充斥在他的紫眸中,手掌轻柔的覆盖上那让他心疼的淤青。源源不断的内力从手掌中传到那片淤青上,试图用内力将那淤青揉开。

    “没用的,我试过用内力将这淤青揉开。虽然,会减轻疼痛。但每次都不成功,反而会将那淤青加深。”艾金将后的大手拉住,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也为何她不愿意告诉他的原因,她也不知道那个人的那一掌到底是什么武功。那淤青在上就是去不掉,而她没用一次内力就会加深那淤青。

    听完艾金的话,天尘的剑眉拢起。低下头一看,果然那片淤青比刚刚加深了一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有这样奇怪的事发生。收回手,将外衣为她穿上。手臂一,再次将她揽入了怀中。

    “可知道围攻你的那一群人是何人?”

    微微动了动体,在他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缓缓的开口。

    “从他们的手可以看出,他们绝对不是这片大陆上的人。只是不知道,这群黑衣人是秦家派来的还是烙家的人。”轻柔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疲倦。

    看着怀中女子眉宇间的疲惫,天尘感到一阵的心疼。将她的子搬过来,紧紧的搂着她。

    “这件事就交给为夫,你好好的休息。什么都不要想,我一定会找到办法将你后的淤青除去。”紫眸中闪过一抹冷芒和坚决,这一次就让他为她做些事

    “嗯…好…”

    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从怀中传来,低头看向怀中俨然已经睡着了女子。眼中带着一抹宠溺,缓缓的低下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上了一吻。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闭上眼拥着她一起睡去。好像不管自己对她的所作所为有多愤怒,在见到她那可怜兮兮的样子那愤怒就会消失的无影吴中。她,真是自己的克星。但他却甘之如饴。面对她,他永远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洒在榻上相拥而眠的两人。为两人镶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环,安逸而美好。

    夜凉如水,冰冷的月光照进一件布置的简单的书房中。书房中一名材魁梧,面容略微粗犷的大汉坐在一张檀木椅子上。周散发着一抹威严和英气,手中正拿着一张纸条。浓黑的眉毛皱起,脸上出现一片的凝重之色。

    而站在他一边的一名穿灰衣的年轻俊美男子,那双丹凤眼中带着一抹疑惑看向那魁梧的中年男子。

    “父亲,丞相大人传信来说些什么?”优雅动听的声音从灰衣年轻男子口中传出。

    将手中的纸条毁掉,面容粗犷的中年男子抬起锐利的黑眸看向自己的儿子。抬手揉了揉眉心,声音略带疲惫。

    “过几,丞相会派几个人过来接管这里。”

    此面容粗狂的中年男子,便是这十万精英部队的统领者。在他年轻的时候,又一次险些丧命时被丞相所救。从那时起为了报答救命之恩,他便跟在了丞相的边。成为了他的心腹之患,帮他统领练这十万精英部队。

    在得知丞相的野心时,他也震惊过。他并不想造反,但为了报答那救命之恩才留了下来。而且丞相也给过他保证,只要太子能顺利登基。那他也不会造反,这十万精英部队就是他最大的底牌。而现在,丞相要派人将这里接管回去。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思,难道对他不再信任了?

    “父亲,您确定那是丞相大人传来的消息?”灰衣年轻男子丹凤眼闪过一道光芒,缓缓的开口。

    “字条上确实是丞相大人的笔迹。”粗犷中年男子站起,锐利的眸子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俊美的儿子:“这件事,等那些人来了再看看。”

    说完便离开了书房,留下灰衣的年轻俊美男子。

    ------题外话------

    吼吼,终于有了点精神。明天应该就可以恢复万更了。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