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意外的来客

    夜,漆黑而静谧。艾金坐在摇前的椅子上,黑眸中带着心疼望着摇里已经安然入睡的两个小家伙。

    摇中两个可的小娃睡得香甜,红扑扑的小脸如同刚刚成熟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浓密的长长睫毛随着均匀的呼吸,微微的扑闪着。艾金伸出纤细白皙的手,轻轻的抚上那嫩的可脸庞。一抹杀意从眸低划过,她绝不会放过那些人。

    肩膀被人从后面轻轻的揽住,熟悉的味道萦绕在鼻翼间。艾金转头看向站在自己后的妖孽男子,嘴角勾起。

    “你让戚冥去办什么事了?”她没有忘记半路他让戚冥离开宴席的事,巧欣和戚冥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天尘将艾金从椅子上扶起来,将她按到了边坐下。自己坐在了他的后,修长的手指穿过她墨黑的秀发轻柔的为她按摩,声音也异常的轻柔。仿佛带着一种魔法,让人心都放松下来。

    “我知道,你现在将孩子生了下来。肯定是不会再闲着了,所以我让戚冥跟着半路离开的丞相。看看能不能再找出一些他通敌的证据,毕竟丞相一党在朝中的势力不容小觑。想要连根将他拔起,一定要有足够的证据。”

    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就不能入其他女子一般。在他的边做一个小女人,让他疼宠着。不过不也正是这样的她,才吸引住他的目光的吗。

    “嗯,是时候在离开前将这些人的账都算清楚了。”艾金闭着眼睛,享受着天尘细心的服务。心里被一股暖流包围着,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暖暖的笑。

    咚咚咚!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缓缓的睁开双眸。两人对看一眼,这么晚了会是谁来了。难道是戚冥和巧欣回来了,两人站起就走到了房门口。

    艾金推开房门,见到戚冥和巧欣站在门外。见两人要开口说话,冲着两人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转将房门关上,和天尘带着两人就要往书房走。刚迈出步子,就被巧欣一把给拉住了。

    “小姐,你猜是谁来了。”巧欣的眼中闪烁着一抹欣喜的光亮,神秘兮兮的说道。

    艾金听到巧欣的话才看到她和戚冥的后站着一男一女,两人的面容很平凡。是那种扔到大街上,也不会被发现的。仔细的打量着两人,女子那双清澈的大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激动。艾金微微皱眉,这女子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云…云七?”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艾金眼睛一亮。见到对方用力的点点头,心里一阵激动。她怎么都没点到云七会赶来,她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云家吗?如果说这个女子是云七,那她边这个高大的男人就是天逸了。

    “我就说皇嫂肯定能认出我们来,赶紧给钱愿赌服输。”天逸心里纵然很激动,但他是个男人并没有表现的那样明显。嘴角勾起一抹很欠揍的笑,转头看向巧欣和戚冥两人。

    听到他的话,艾金嘴角微微一抽。这臭小子竟然拿她当打赌的对象,真是找抽。不过现在没时间收拾她,星眸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女子。星眸渐渐变的柔和起来,想必这一年她在云家一定很辛苦。

    “走吧,我们别在外面站着了。进屋子里去。”艾金拉起云七的小手,转往房间走。她知道两人回来除了来见她,也是想看看两个小家伙。

    “小姐,两个孩子肯定都睡了。我们去书房吧,别把他们弄醒了。”云七扯了扯艾金的握着自己的手,她怕将两个孩子给吵醒了。

    “没事,这两个小家伙一旦睡熟了。就是打雷也惊不醒他们,也不知道这一点随了谁了。”艾金无奈的笑了笑,随即嘴角的笑微微收敛:“况且,我还真是有些不放心将他们自己仍在房间中。”

    刚刚她光想到别把两个孩子吵醒,却忘记了若她和天尘都离开房间留两个孩子在里面。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还好这两个小家伙睡熟后不会那么轻易的就醒过来。听到艾金的话云七这才放心,但她总觉得小姐哪里怪怪的。没给她多想的时候,艾金微微一笑拉着她就往房间里走。

    几人进了房间,云七和天逸就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掀了下去。露出他们原本的容貌,云七打量着房间。这房间一点都没有变,只是在靠窗边的位置多放了一个摇。云七抬步走到摇边,就看到里面睡的香甜的两个小娃。瞧见他们可的睡容,云七嘴角微微勾起。

    这两个孩子长的真好看,长大了肯定是和他们的爹娘一样都是祸水级的人物。有些不舍的收回视线,云七将上的几个小包袱都拿了下来。放到房间中央的圆桌子上,如数家珍一般的把包裹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小姐,你看这是我给小包子买的衣服和玩具。因为不知道你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我就都买了。”云七拿着一件非常可的小孩子衣服,举到金面前。清澈的黑眸中闪烁着晶亮亮的光芒,嘿嘿一笑道:“还好,没有浪费。想不到小姐竟然生了龙凤胎,我还记得这两个小家伙当初可是把小姐折腾坏了。”

    艾金眼中带着笑意,看着云七如此小孩子的举动。不过她选的这些衣服都是用上好的绸缎所做,不管是上面的刺绣与做工都不必霓裳的差。有几件甚至是用千金难求的蚕丝布所做,上面的绣花更是精细的令人咂舌。果然,那片大陆和这里有着极大的差距。不管是在经济物质上,还是在武功上。

    “你选的这些衣服,都够这两个小家伙穿好久的了。”艾金收回思绪,拉着云七坐到自己的边。上下的打量着她,眼中划过一抹心疼:“这一年,你瘦了不少。”

    云七在她面前虽然还是如从前一般的喜欢粘着她,但她的气质的改变是如何都掩盖不了的。退去了那时怯弱,现在的她浑散发着一种成熟女子自信的气质。那双清澈的黑眸里染上了一丝睿智,还有一种上位者的冷静沉着在里面。

    “小姐,你不用担心我。在云家怎么说我也是云家的少主,有些人即使想对我动手也要掂量一下。而且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怯弱的云七,她们想要除掉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云七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冷笑。想必此时她亲的大姐已经在想尽办法的在她闭关的这段时间,暗中拉拢那些还在摇摆不定的老家伙们。

    “你们怎么会来,云家那边没有关系吗?”艾金点点头,她知道云七她可以处理好那边的事。只是两人就这么来了,要是被云家的人发现了怎么办。从那片大陆来这边夜不停的赶路也要很久。

    “皇嫂,这你可以放心。那边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小七给两个人易容成了我们的样子。她也让她的家主爷爷对外宣称她要闭关一段时间,不许任何人去打扰她。”天逸坐到云七的边,嘿嘿一笑说道。

    “怎么,这一年以来在上躺的很舒服?”星眸淡淡的瞥了一眼一脸嬉皮笑脸的天逸,冷飕飕的说了一句。

    “皇嫂,你也太狠了。当初给我的药,让我躺了那么久。让所有人都认为我没法救了,只能那么沉睡下去。”听到艾金的话,天逸俊美的脸庞瞬间一垮。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那样子逗的房间中的几人哈哈大笑起来。

    “既然人回来,明天就跟我进宫去吧。”

    一道淡淡的声音传入了天逸的耳中,修长的子微微一怔。僵硬的转过望向站在自己后的俊美如妖孽般的男子,扯了扯嘴角。

    “皇兄,那个我马不停蹄的赶路有些累了。等我休息…。”

    还没等天逸说完话,天尘大步上前一伸手将他给拎了起来就往房门口走去。直到两人的影消失在了房间中,艾金才收回视线。隐隐的还能听到,院子里传来天逸的声音。

    “哎呦,皇兄你轻点。我又不是小孩子,不要这么拎着我。”

    “你不是累了吗,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好好休息。”

    “皇兄我认识路,不用劳驾您亲自给我带路。”

    “没关系,我一点不觉得劳累。”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最后消散在夜晚的冷风中。艾金无奈的摇摇头,天逸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奇葩王爷。谁会知道,他最怕的人会是天尘。艾金的目光转到了云七的上,微微一笑。

    “这些子,你们肯定在不停的赶路。现在天色也晚了,你就先下去休息吧。”看着云七虽然还处于兴奋当中,但眉眼间的疲惫却如何都遮挡不住。拍拍她的手,柔声道:“你的房间还留着,每天巧欣和玲珑都会去帮你打扫一番。”

    云七感激的看了一眼巧欣,巧欣挠了挠后脑勺。嘿嘿一笑,走到云七的边拉起她的手:“走吧,我带你下去。玲珑这个时间应该已经睡了,明天他知道你回来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云七见天色已经很黑了,于是点点头跟着巧欣离开了艾金的房间。两人刚离开没一会的功夫,天尘就从外面回来了。

    “将天逸送回他的房间了?”艾金勾唇浅笑,挑眉看向迈着优雅步子走向自己的妖孽男子。

    “嗯,一段时间不见这小子的功夫见长了。我把那边的暗星楼交给他也比较放心了。”天尘走到艾金的边伸手将她揽入了怀中。完美的下巴低着她的头顶,微微闭上眼睛:“我说过要为你撑起一片天,在那片天空里任你遨游。”

    艾金伸手环住天尘健硕的腰肢,将脸颊贴在他的膛上听着那清晰的心跳声。嘴角微微勾起,现在暮吟已经找到了她也了了这桩心事。从今以后的她,只为眼前这个男人和他们的孩子而活。谁若想要破坏她现在拥有的幸福,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会和那些人不死不休。

    “娘子,时候不早我们是不是该就寝了。”天尘微微松开手,将她和自己拉开一些距离。低头看向怀中的女子,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妖孽笑容。迷人的紫眸中划过一抹暗芒,冲着艾金就飞去一个媚眼。

    艾金看到那千百媚的眼神,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这妖孽又抽什么风,后拍开揽着自己纤细腰肢的大手。打了一个哈欠,今天发生太多的事。她还真是有一些累了,没有理会边露出委屈神色的男子。绕过他,走向已经铺好的大

    天尘看向倒在上快速进入梦乡的女子,眼中浮现出一抹疼惜。缓步走到边,低头看向陷入长沉睡的绝美女子。秀丽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似乎睡的很不安稳。修长的大手覆盖上那紧紧皱起的眉头,为她抚平。

    将外衣脱掉就进了被子里,将她紧紧的拥入了怀中。似乎感觉到被自己熟悉的人抱着,那熟悉的味道让她感到安心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天尘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无奈的叹口气。今天看在她这么累的份上,就放过她一次吧。随后拥着她,也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清晨艾金是在两个孩子的哭声中惊醒,摇中两个孩子又如在酒宴上一般大哭起来。小脸已经涨的紫青色了,艾金匆忙的从上跑了过去。看着两个孩子紫青色的小脸,心里一阵心疼。昨天给两个孩子服下药丸明明已经好了,为何早上还会这样大哭。

    被两个孩子的哭声哭的心乱如麻,已经失去了平时的淡然和镇定。天尘眉头紧紧的皱起,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这样六神无主的样子。当看到两个孩子紫青色的小脸时,紫眸一沉越发的深邃起来。

    大手一伸将处于慌乱的女子拉进了自己怀中,艾金感觉到天尘的气息。慌乱的心才稍微安静下来一些,抬起头眼中带着担忧。

    “怎么会这样,似乎比昨更加的严重了。”咬了咬嘴唇,星眸中闪着泪光:“昨天明明那枚药丸已经他们上的毒都给解了,为何今天还会这样。”

    “你冷静一点,看来那毒药并不简单。”天尘心疼的将她抱紧,看着两个孩子那么痛苦的哭叫着。他心里也不好受,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出孩子上的到底中的什么毒。没人能比他更清楚从小便被人下毒的痛苦,他决不许他的孩子重蹈他的覆辙:“我上这么难解的毒,你都能够查出来。何况两个孩子上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天尘的话回在她的耳边,渐渐的让她安静下来。是啊,她有百毒秘籍在这世上就不会有她解不了的毒。看着两个孩子,心再次被揪了起来。握紧粉拳,指甲嵌入了掌心冒出殷红的血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那双星眸渐渐恢复了往的平静。

    正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就见玲珑巧欣和云七等人的跑了进来,脸上都带着担忧。看到摇中大哭的两个孩子,瞧见那紫青色的小脸都愣在了那里。知道况的玲珑和巧欣则心里有着疑惑,昨天两个孩子不是已经好了吗。

    云七站在摇前看着两个孩子痛哭的样子,心里泛起一阵心疼。突然想到昨晚小姐的神,终于知道为何她会觉得小姐怪怪的。看来昨天她们没有赶上的满月酒上发生了一些事,清澈的黑眸微微一沉。竟然有人狠心的对两个这么小姐的孩子下手,小姐现在一定很伤心很生气。

    清澈的黑眸在两个孩子上仔细的打量着,突然眼角看到两个孩子小小的手腕上出现了一条黑色的细线。正想上蔓延,脸色不一变。

    “小姐,我知道两个孩子中的什么毒了。”

    听到巧欣的话,艾金立刻将目光望向云七。既然云七知道是什么毒,那一切就好办了。云七将两个孩子抱出了摇,将他们放到了榻上。纤细的手拉起两个孩子小小的手腕,指着上面一条细小的黑线。

    “这种毒的名字叫做蔓藤,中毒的人手腕处会出现一条细小的黑线。而这黑线就会如同蔓藤一般,一点一点的蔓延到全。当着黑线蔓延到全后,就算是神仙出现也不可能将中毒的人救活。”云七眉头微微皱起,眼中划过一抹冷意:“我在家主爷爷的书房中看到过这毒的记载也不过寥寥几笔,只知道这细线蔓延全代表着此人体中的经脉在一点点被腐蚀掉。”

    经脉被一点点的腐蚀掉,那是怎样的痛苦。而现在这样的痛苦却要两个如此小的孩子来承受,这下毒之人可真是心狠手辣。艾金的体因为内心的愤怒颤抖起来,嵌入掌心的指甲又深了几分。直到鲜红的血,从掌心滑落她才微微的压下心中的怒火。

    天尘的脸色越发的沉起来,狭长的紫眸微微眯起。眼底泛起浓浓的杀意,周散发出生人勿进的信息。修长的大手微微一握,心中的怒火被云七的话点燃。

    “小七,你可知道这毒的解法?”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天尘压下心里的怒火。声音冰冷,口气仿佛都要被冻结住。

    “没有,家主爷爷的那本古书上并没有记载这毒药的解决方法。”云七郁闷的摇摇头,连那本古书上都没有记载可见这毒是有多么的罕见。到底是谁能将这古书上的毒弄来,用到两个孩子的上。

    听到云七的话,天尘眉头皱起。没有解毒的办法,那他和金儿的孩子…。,不行他绝对不能让这两个孩子出事。若是两个孩子出了什么事,不只是他就连金儿也不起这个打击。看来那个人是抓住他们两个人的软肋,利用孩子来给他们一个沉重的打击。

    孩子洪亮的哭声将几人的思绪拉了回来,艾金眼中带着心疼将两个孩子抱在怀中。掏出昨晚的药丸为给了两个孩子,过了片刻这两个孩子才慢慢的停止哭泣声。看着他们还微微发紫的小脸,艾金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碎了。

    也许是哭累了,两个小娃竟然没一会就沉沉的睡着了。将两个小娃放回了摇内,艾金星眸微微闪烁。看向玲珑和巧欣等人。

    “你们留在这里看着他们。”她刚刚因为心中的怒火没有办法冷静思考,现在两个孩子已经睡了。她方才静下心来思考,刚刚云七叫这个毒的名字为蔓藤。而这蔓藤恰好是在百毒秘籍中有着记载,她现在要去炼药房独自一人静一静,想想拿毒的解药需要用什么药材炼制。

    而现在她将两个孩子留在独自留在房间不放心,只能让自己信任的巧欣和玲珑等人留下看顾两个小娃。星眸渐渐恢复了冷静,淡淡的看了一眼天尘。

    “相信我,我不会让两个小家伙出事的。”艾金伸手握紧天尘的大手,感觉到手心传来的冰凉之感。冲着微微一笑,安慰道:“你别担心,去忙自己的事吧。两个小家伙的事,先不要和皇上与太后说。”

    今天本来天尘是准备带着天逸进宫,毕竟他离开这么久。虽然皇上和德妃从来不提,但两人还是很想念他的。天尘看了一眼艾金,相信她一定有办法。心也稍稍的放了下来,伸手揉了揉她如丝绸般的秀发。

    “我相信你,若是需要什么药材就让戚冥派暗星楼的人去寻找。”他犹记得当初为他制作减轻他毒发时疼痛的药,所需要的药材都很难寻找。想必这个名唤蔓藤的毒药,药材也相当的难找。有暗星楼的帮忙,应该会好一些。

    艾金点点头,所有的事都交代完了。看着天尘带着天逸离开,才去了炼药房。炼药房中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珍贵药材,艾金踱步在几个架子前翻找着自己所需要的药材。刚刚她已经从脑海中,快速的调出了蔓藤解药所需要的药材。

    将所有的架子都翻找了一遍,却只找到了两株药材。其他的三株药材没有找到,而那三株药材都是极其难找的。其中一个叫做雪红果的药材,它生长在极寒之处。即使找到了,一旦温度过高它就会凋零。

    而在这片大陆上,极寒之处她到是知道一个地方。那就是蓝冰国历代皇室的墓地,蓝冰国长年积雪。历代皇亲国戚死后都被埋在帝陵中,而帝陵建在蓝冰极寒之处的雪山之上。而帝陵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去的,只有历代的皇上才有进入帝陵的资格。她这皇上的义女,根本就没有资格前去。

    心底微微一沉,其他的两株药材虽然很难寻找。但有暗星楼和锦渊的魔窟帮助,寻找到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艾金心中为雪红果如何获得而烦忧,推开炼药房的木门缓缓的走了出去。微微的抬起头,就看到站在院子门口那抹欣长的影。微微一愣,他怎么会来这里。

    “夜寒,你是来找我的吗?”缓缓的走到夜寒的边,疑惑的看向面容冷峻的男子。

    “我听到两个孩子的哭声,就过来看看。”夜寒看着那张有些憔悴的绝美小脸,黑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心疼。只是那速度太快,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到:“你是我义妹也是我的朋友,若是有什么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艾金猛然抬起头看向夜寒,见他的黑眸中的真诚。也许直到这一刻,她真的将他作为了朋友。之前她对于夜寒的定位紧是合作伙伴而已,冲着夜寒露出一抹真心的微笑。

    “我是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忙,不过也不会勉强你。”艾金心里抱着一丝希望,若是真的能拿到那雪红果自然是好的。不过现在既然她已经将夜寒当做了朋友,也不希望他因为自己而为难。

    “你说吧,若是我能帮到你。我一定会极尽所能的帮你。”夜寒看着那抹真心的微笑,心里逐渐放柔。同时也下定决心,无论她需要什么,他都要帮她弄到。因为她不只是自己喜欢的女子,现在他们更是朋友。

    “我想要一个雪红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薄唇轻启。她还是说了出来,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她都不会放弃。

    “血红果?”夜寒冰冷的黑眸中划过一抹诧异,那血红果他是听说过。是一种很珍贵的药材,而他的珍贵在于一百年才结一株。而且生长的地方又是极寒之地,有很多人想要。但奈何这雪红果一旦离开极寒之处,很快就会凋零。

    “对,我需要一个雪红果。那是炼制解药所需要的药材,若是太勉强我就想想其他办法。”扯出一抹苦涩的笑,艾金并不想为难夜寒。

    “不,我可以帮你找到雪红果。”夜寒不喜欢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微微一疼。蓝冰国的极寒之处就是帝陵所在的雪山,现在大权都掌控在他的手中。自然那帝陵他是可以随意进出,那雪红果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真的吗?”漆黑的星眸期待的望向了夜寒,听到他的话心底那丝希望再次腾升。

    “真的,只是那雪红果一旦离开了极寒之处很快就会凋零。蓝冰离天岚路途遥远,等到将雪红果带来恐怕它已经凋零了。”这才是夜寒担心的事,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雪红果不凋零。

    艾金松了一口气,只要夜寒可以将雪红果摘下来。她就有办法在送来天岚之时,它不会凋零。

    “这个我自有办法,只是我希望雪红果这件事你不要和任何人说。包括跟在你边的几人,因为在没有找到是谁下毒的时候我不想打草惊蛇。”艾金星眸微微眯起,一道寒芒一闪而过。这种能够记载在百毒秘籍上的毒药,并不是玄曦这种人可以弄到的。那就只剩下一个人,那个跟在夜寒边的秦静。

    只是她心里有着疑问,她为何要给她的孩子下毒。难道说秦家已经知道了老圣主和偷偷见面的事,但很快这种想法便被他给否决了。那条暗道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知道,算了先不想这些先将两个孩子的毒解了才行。

    夜寒虽然不知道艾金为何会这样做,不过还是点点头。

    “你什么时候需要那雪红果?”

    艾金低垂下黑眸思索了一下,最难得到的雪红果已经不用再担心。另外两株药材应该也会很快找到,而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四国争夺人才选拔大赛的子了。

    “那就在争夺人才选拔大赛的举办权时,带来给我就好。至于让雪红果不会凋零的办法,我会让巧欣去找你告诉你该如何做。”艾金抬起眸子望向夜寒,冲着他微微一笑。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夜寒点点头,没有再多做停留。只是在转的一瞬间,嘴角露出一抹温柔的弧度。只要能为她做一些事,他就觉得很满足了。

    艾金愣愣的看着夜寒离开的修长背影,刚刚是不是她眼花了。竟然看到他嘴角露出温柔的笑容,想到那张冰冷的面瘫脸露出那温柔的笑就忍不住打一个冷颤。一定是自己眼花了,雪红果有了着落艾金的心也放了下来。

    正准备转回自己的房间时,就看到老管家急急忙忙的往这边跑来。停下了步子,疑惑的望向气喘吁吁的管家。

    “管家,看你跑的这样着急是有什么事吗?”

    “王…王妃…,外面有一个人自称是来找云七的人。”老管家气喘吁吁的说道。

    找云七的人?突然想起昨天云七和她说过带来的侍卫冷面,想必应该是那个人。不然没有人知道云七来这里了,冲着老管家点点头。

    “带他直接来这里吧。”

    “是,王妃。”老管家恭敬的说道,说完就急匆匆的往回跑。原来云七和逸王爷真的回来了,早上看到自家王爷带着逸王爷离开。他还以为自己,已经老到眼花了呢。

    不知优雅的院子里,一华丽衣衫的美丽女子站在大树下。漂亮的嘴角微微上翘,勾起一抹狠戾的笑。生生的将她美丽的容貌给毁了,让她看起来有些下人。跟在他后的几名男子,不自觉的稍稍向后退了几步。

    他们总觉得这次来天岚,他们的公主似乎变的有些陌生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只是他们不知道一个女人的嫉妒是有多么的可怕,它完全可以改变一个人。

    一道白色的纤细影走到了玄曦的边,香伶将手中的披风披到了玄曦的肩上。

    “公主,你一早就站在院子里也不披个披风。万一着了凉,怎么办。”

    玄曦的目光一直望着主屋的方向,嘴角微微一勾:“早上听到两个孩子的哭声,就醒了出来看看。你说那两个孩子到底中的是什么毒,连她都没有办法解了。”

    她可是听说那女人是龙谷老人的关门弟子,得到龙谷老人的真传。竟然连她都不能帮两个孩子解毒,看来真是老天都在帮助她。漂亮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疯狂,快到让人无法捕捉到。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些都和我们没有关系。只要那两个孩子死了,能够打击到她就足够了。”香伶对那毒药一点兴趣都不感,只要达到她的目的就可以了。在她被狠狠的打击之后,就是她给她致命一击的时候。

    玄曦点点头,收回远望的视线。转眸看向边的白衣女子,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弧度:“你的体没事了吧。”

    想起那晚她满血迹的回来,心里还是有些心惊。现在那女人招到报应了,她也该有些解恨了。

    “我没事了,公主不必为我担心。”香伶勾唇浅笑,说句实话这个女子对她还真的是好。就是有些蠢笨,她说什么她便信什么。

    “那本宫就放心了,早上起来的太早现在有些困乏了。我先回房间休息会,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玄曦伸手打了一个哈欠,早上早早的就被那两个孩子的哭声弄醒了。昨晚也没怎么睡好,当时看到她给两个孩子喂了药丸。两个孩子竟然不哭了,她还以为那毒就这么给解了。害她心里堵了一夜,现在知道没有解毒也放心了能安稳睡会了。

    说完丢下香伶自己一人在院子里,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她就回了自己的房间。香伶望着女子离开的背影,回眸看向主屋的方向棉纱下的嘴角微微勾起。现在她不能离开王府,在遇到他她还真的不一定会全而退。

    皇宫中,天尘坐在椅子上望着天逸被德妃狠狠的揪着耳朵的可怜样子。要是以往,他肯定是会耻笑一番。但他现在心里牵挂着王府里的两个孩子,自然没有那闲来调侃他。

    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天浦元眼中带着一抹担忧:“尘儿,我见你进宫到现在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是不是两个小家伙出了什么事。”

    能让他心不在焉的只有王府里的两个孩子和无双,而无双不会有什么事。那就只能是两个孩子出了什么事,想到这天浦元的目光沉了下来。

    “两个小家伙早上又哭了,好像是中了什么很严重的毒。”天逸躲过德妃的毒手,连忙往天浦元的方向跑去。

    “什么?”碰的一声,天浦元的大手狠狠的拍在了平滑的桌面上。只听咔嚓一声,原本完好的桌子瞬间就出现了数到裂纹。眉头紧紧一皱:“为何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告诉朕。”

    昨在满月酒上,见无双给两个孩子喂了药丸两个孩子就不哭了。他和太后都以为,孩子的毒被解了。才放心的回宫,不然说什么也不会回宫的。

    “我相信她,她一定能找到给孩子解毒的办法。”天尘心里也着急,但是他相信她一定可以的。金儿不让告诉皇上和太后,肯定是怕他们两人担心。狠狠地瞪了一眼多嘴的天逸,都是这个小子嘴太快了。

    天浦元叹了一口气,坐回座位上。罢了罢了他应该相信那个女子的能力,就连尘儿上那样的毒她都可以解了。何况这两个孩子上的呢,她一定可以。自然也不明白,她不让尘儿告诉他们是怕他们担心。

    “知道你心里惦记着王府里的两个小家伙,你就先回去吧。”天浦元挥挥手,让天尘离开。

    天尘点点头,没有多做停留就准备离开皇上的寝宫。刚迈开步子就听到天逸的大叫声,从他的后传了过来。

    “皇兄,等等我。我们一起来的,自然要一起走。”

    说完一溜烟的跑到天尘的边,留下后火冒三丈的德妃。天尘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径自往外走去。天逸脚下也不敢多做停留,紧跟着天尘。

    “你这个死小子,下次不要让我看到你。竟然都一年了,还没把云七搞定。”

    后传来德妃的怒吼声,听到她吼出来的话冲着天尘尴尬的笑了笑。心里不委屈,为什么他的母妃会如此的彪悍。这样的话,也敢这么大声的吼出来。

    天尘和天逸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艾金抱着两个孩子。边站在玲珑和巧欣等人,还有一个一黑衣的陌生男子。男子面容俊美透着一丝冷硬,面无表的站在云七的后。

    “哎呦,冷面你来了啊。”天逸在见到黑衣男子的时候,从天尘的后迈步上前走到冷面的边。伸出一只手臂搭在了他的肩,眉头微微一挑。

    “嗯!”嘴角微微一抽,冷面点点头淡漠的应了一声。而俊脸上,始终是面无表

    见是天逸认识的人,天尘冲着他微微的点了点头。走到了艾金的边,伸手揽住她的肩膀。

    “两个小家伙怎么样了,可找到解毒的办法了?”见两个孩子精神了起来,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冲着他可的一笑,天尘提着的心稍微放了下来。

    “嗯已经找到了,需要的药材我也让人去寻找了。相信很快就能把药材找全了。”艾金在那柔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眼中终于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咚咚咚!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随后老管家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王爷,王妃。王府门外,有人找你们。”

    ------题外话------

    猜猜这次来找艾金的又是何人呢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