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我是女子不是君子

    清晨一缕阳光穿透木窗照进房间中,投下斑驳的光点。房间中飘散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安逸静谧的连两人平稳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院子里的大树上停落着几只小鸟,似乎受到这好天气的影响正欢快的鸣叫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

    咚咚咚的敲门声,将正熟睡的两人惊醒。天尘睁开紫眸,看向半睁着眼还带着睡意的人。坐起子拿过一旁的衣服穿上下,回过为她盖好被子。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嘴角噙着宠溺的笑。

    你再睡会吧,我出去看看就够了。

    艾金整个人所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头。如子夜半的眸子还染着睡意,听到天尘的话点点头。昨晚他虽然很温柔很小心,但她依然感觉很累。尤其早上还有些冷,她更加不愿意离开暖和的被窝。

    天尘见艾金那慵懒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将衣服穿好后,转头看向已经睡着的人。见她睡的安逸,转走到边在那红润的人的唇瓣上轻轻的印上一吻。这才站起,往房门口走去。

    推开房门,就看到老管家一脸焦急的站在门外。老管家一见天尘从房间中走出来,立刻迎了上去。刚要开口,就被天尘给阻止了。望了一眼他后的房间,老管家立刻明白王妃一定是在休息呢。于是立刻噤了声,跟着天尘往他的书房走去。

    天尘带着老管家去了书房,走到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等老管家跟了进来,将书房的门关上后才慢条斯理的开口。

    怎么了,一大早就路出这么一副样子?

    对于这个老管家,天尘还是了解的。跟在自己边这么多年,已经练成了遇事不惊了。今天看他如此的焦急,肯定是有什么事

    王爷,刚刚宫里传来话。说过三天,玄冥国的三公主要来天岚做客。而那三公主指明要由您来接待,您也知道那公主可是出了名的刁蛮…

    天尘听到老管家的话,剑眉微皱。心里闪过一丝不快,这玄冥的三公主在几国可是出了名的难搞。刁蛮任,专横跋扈是一个很高傲的人。凭着皇上对她的喜,根本不把其他的皇子公主们放在眼中。不过她是有高傲的资本,这个三公主的美貌在几国也是数一数二的,才更是一绝。

    蔷薇花瓣般的唇瓣扯出一抹讽刺的笑,不过即使拥有傲人的美貌和惊人的才又如何。这世上还有哪个女子可以和他边的她相提并论,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那个三公主为何要指明让他来接待。他似乎和这个三公主没有任何的接触,紫眸微微眯起。

    这件事先不要和王妃说,我现在要进宫一趟。王妃醒了就说皇上宣我入宫,一会让玲珑弄些清粥送进去。

    天尘站起,拂开衣服上的褶皱。绕过书桌,走到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锦盒放到了怀中。

    是,王爷。老管家恭敬的回道,他见天尘准备离开。立刻跟在后,两人离开了书房。

    离开书房后,老管家就去了前院。天尘则直接离开王府,去了皇宫。等艾金醒了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院子里传来玲珑和墨风聊天的声音,艾金坐起子。

    掀开被子就下了地,伸手拿起放在边的衣衫穿好后推开房门就走了出去。刚出房门院子里淡淡的茉莉花香就扑鼻而来,艾金眯起眸子微微扬起脸。任由温暖的阳光打在她俏丽人的脸上,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

    原本坐在院子里聊天的两人,见艾金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站在房间门口的石阶上,享受着阳关的温暖。那嘴角的浅笑如同盛开在花儿一般美丽,整个人看起来安逸美好。那如蒲扇半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影。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下越发的晶莹剔透。散发着柔美的光泽,仿佛空谷幽兰般美好。

    过了好一会,艾金缓缓的睁开双眸。看向正愣愣的看着自己的两个人,掩唇轻笑起来。

    你们两个人在那里楞着干什么,难道是被人家的美貌迷住了?

    这调笑的声音让两人回过神来,玲珑嘴角一扬开口道:小姐这么漂亮,我们被你迷住很正常啊。

    小师妹,我被你的美貌迷住了。快抛弃你家相公,投入你师兄我的怀抱吧。

    墨风一听艾金的话,露出一抹坏笑。

    他这一句话却招来两个女人的白眼,艾金走到摇椅上坐下。玲珑立刻转往小厨房走,边走边说道。

    王爷说的真准,他说你这个时辰会醒。让我给你准备一些清粥,现在刚刚好。

    艾金将体靠在摇椅上,心里划过一道暖流。嘴角勾起浅浅的笑,这世上最了解她的人真的只有他了。墨风看着两人,完全的无视了他。摸摸鼻子,走到艾金摇椅旁的白玉石凳上坐了下来。

    小师妹,你昨晚给我下的什么药。是你新研制出来的吗,怎么我给自己瞧了半天也没瞧出有中毒的迹象啊。

    墨风心里还是有些疑惑,到底是什么药能隔了那么久才发作。

    师兄,昨晚过的是不是太美好了。你还想再尝试一下吗?艾金闭上双眸,俏丽的小脸沐浴在阳光下。嘴角依然的淡淡的笑,看起来很是无害。

    呃,没有。小师妹,那个…。墨风听到艾金的话,想到昨晚自己的惨况。脚底下的凉气直往头顶串,但一想到那药温润的眸子里露出一抹讨好的笑意:你那个药,能不能给我一份啊。

    艾金始终没有看墨风一眼,但听他声音中那讨好的语气。就知道他此时眼中一定带着讨好的笑,这个师兄对炼制毒药很着迷。但无奈他没有炼制毒药这方面的天赋,虽然他的医术很好。

    想要一份那个毒药?秀眉微微一挑,艾金睁开星眸似笑非笑的望向一脸讨好样子的墨风。

    墨风连忙点点头,虽然她嘴角的笑让他有些发毛。但为了研究出她到底是用什么炼制的那药,就是被敲一笔他也认了。

    这个数艾金伸出白皙的小手,一个巴掌就映入了墨风的眼中。

    五百两?墨风微微一愣,这一次小师妹是转了吗。竟然就要了这些,这太不像是她的风格了。

    五百两?

    声音突然提高,墨风连忙揉了揉耳朵。他就知道小师妹不会这么好心的不借此机会敲他一笔,心里谁然有些抱怨但依然小心的开口:五千两…

    嗯。

    听到艾金的话,墨风的心放了下来。还好只要五千两,这次没有太亏本。正暗自得意,艾金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笑不出来了。

    嗯,是。五千两黄金。

    听到艾金的话,墨风的手一抖。这根本就是狮子大开口,这根本就是天价。看着那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的女子,墨风真的有一种上去掐死她的冲动。

    玲珑从小厨房出来,手里端着食盘。远远的就看到艾金眼角眉梢的笑意,走近了一看墨风难看的脸色就知道小姐肯定是又在敲诈人了。而这个倒霉的人,就是脸色难看的墨风是也。

    玲珑将食盘上的东西都摆放到了玉石桌上,端起酸梅汤递给了正一脸笑看着墨风的艾金。

    小姐,你的酸梅汤。

    艾金接过酸梅汤,一口就喝了干净。玲接过空碗,放到桌子上。又将盛满清粥的白玉瓷碗端起来,走到艾金的边一口一口的喂着。

    墨风坐在一边,看着艾金享受着玲珑的伺候。莫名的看着有些刺眼,忍不住开口道:小师妹,你这一怀孕。怎么还开始让人家喂饭了,难道连饭都不会吃了?

    张开红唇的唇瓣,一口咽下玲珑递到嘴边的清粥。秀眉微微一挑,开口道:师兄你这是在嫉妒我有一个这么好的人伺候,你也可以找一个啊。

    你师兄我如此俊逸的人,想要找一个伺候我的人实在是太容易了。我用得着嫉妒你吗?

    墨风冷哼一声,头微微一扬。神色带着一丝骄傲,他对于自己的外貌还是很清楚的。虽然没有天尘那样的美的惊人,但他儒雅的气质还是很受女子欢迎的。

    看着墨风骄傲的模样,艾金抬起脚冲着他的腿就狠狠的踹了下去。墨风被这突来的一脚,没有心理准备从玉石凳子上摔了下去。揉了揉摔痛的地方,从地上站了起来。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怎么可以动手呢。墨风坐回玉石凳子上,幽怨的看着艾金。

    不好意思,我是女子不是君子。况且,我动的是脚不是手。艾金将最后一口清粥喝下,接过玲珑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嘴角。眼中带着得意,望向一脸郁闷的墨风。

    这一句话将墨风后面的话都堵住了,每次拌嘴他就没有赢过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墨风嘿嘿一笑。

    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的。

    看着墨风嘴角那诡异的笑,艾金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