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

    漫天的白色粉末从天空飘落,黑衣人目光一沉。声音有些软绵无力,他竟然一点力气都用不上。看向和天尘他们厮杀的黑衣蒙面人,大呵道。

    快闭气,那粉末有毒。

    但他还是迟了一步,只见那群黑衣人随着白色粉末的飘落瞬间倒在地上一片。更让人震惊的是,所有的黑衣蒙面人都全抽搐。皮肤下好像有无数条虫子在爬动,泛着一条条黑色的线条。

    一阵阵的凄厉的笑声从黑衣蒙面人的空中传出来,响彻在漆黑的夜空中。惊动了在林子中休憩的鸟兽,瞬间从林子中飞出。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黑衣人眸子微微一变,冷冷的看向笑的皎洁的女子。

    艾金抬起头,清冷的月光打在她俏丽人的素颜上。红润的朱唇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清浅的弧度。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纤细的手指勾起红菱,白皙的皮肤与那血红的菱纱形成强烈的对比。衬得皮肤愈发的白皙艳,在夜色中散发着清润的莹白。天尘伸手,将她的小手我在他修长的大手中。这样一双完美的玉手,可是可以轻易的就取人命的。不能小看它,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双完美的小手中吃过亏。

    他竟然会忘记,这小女人用毒的本事。若她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了。天尘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低头看向浅笑的艾金。

    娘子,你太胡闹了。竟然用毒,你现在怀着宝宝这样对体不好。

    天尘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他知道艾金炼制毒药很厉害。以前她每天都要在炼药房中度过很长时间,因为她喜欢他也就没有多加阻止。但现在她有了宝宝,总是用毒的话对自己的体和宝宝的体都不好。

    我没有经常用,从怀了宝宝我就没有用过。这是第一次,况紧急。我保证,下次不再用了。艾金吐了吐舌头,将手从天尘的大手中抽出。举起手,做出保证。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聊起来,完全无视了脸色难看的黑衣人和那群倒在地上笑声凄厉的黑衣蒙面人。玲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没想到小姐一来竟然就这样轻松的解决到了这些人。

    解药!冰冷的声音从黑衣人口中传出,沉的眸子看向忽视他的两个人。他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这样被无试过。这是他人生的一个耻辱,没想到马上就可以完成任务。竟然会在一个小女人的手上吃了亏,导致任务失败。这一切都是怪他太过于轻敌了,他小看了这个红衣女子。

    相公,你听见他在说什么了吗?艾金星眸滴溜溜一转,一脸茫然的抬起头看向天尘。心里冷冷一笑,这个黑衣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她既然给他们下了毒,怎么可能会给他们解药。当她是傻瓜,给他们解药然后让他们继续杀他们啊。

    他在要解药。天尘伸手揉了揉艾金的头,嘴角路出宠溺的笑。但看向黑衣人的紫眸中,划过一道冷芒。

    想要解药?艾金眉毛微微一挑,似笑非笑的看向黑衣人:不好意思,这个毒药刚炼制出来。今天正好你们送上门来给我试药,还没有炼制出解药呢。

    说完艾金微微弯下子,看向在地上痛的七倒八歪嘴里还传出凄厉笑声的一群黑衣蒙面人。啧啧两声道:药效真是不错,这些人的手都很强呢。能让他们变成这样,相公我的制毒又有进步了哟!

    娘子的制毒技术越来越好了,值得奖励。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天尘紫眸微微一眯,嘴角的弧度上扬。

    没什么想要的,现在你的都是我的。我还要什么啊。艾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也没有什么东西想要。现在天尘的东西都是她的,她还有什么可要的。

    地上黑衣人凄厉的笑声越发的响亮,那一条条黑线仿佛要冲破他们的皮肤。体开始发痒,再也忍受不了体上传来的痒意。伸出手在体上用力的脑,指尖划过皮肤留下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痕。只是片刻间,那群黑衣蒙面人的上就血淋淋一片。体上再无一份完好的皮肤,整个人都惨不忍睹。

    见自己手底下的人此时的样子,黑衣人冰冷的眼眸再度沉了下来。忍着体的不适,开口道:要如何,你才肯给解药。

    他可不相信她说的话,不可能没有解药。刚刚他就看到她从空中将毒药洒下后,给了那两个人一个药丸。所有人都中毒,只有他们没有中毒。那药丸,一定就是这个毒的解药。

    嗯…纤细的手指托起小巧的下巴,似乎在思索着黑衣人的话想要解药,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艾金微微一顿,星眸微微一转: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我就将解药给你,让你救这些你的手下。

    不可能,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今天就算死在你们手中,我也不会说的。黑衣人听到艾金的话,头转到一旁。不再看地上痛苦的手下,他是如论如何都不会将主子说出来的。

    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会你说的。我这个人就是这点好,不会别人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艾金有些惋惜的看向黑衣人,嘴角微微一勾。

    黑衣人刚要说话,就见从不远处跑来一群银衣人。他们快速的跑到红衣女子的边,一起跪在地上齐声喊道。

    主子!

    艾金低头看向跪在地上的一群银衣人,眉头微微一皱。冷声大喝道:你们是忘记我说的规矩了是不是?

    主子…粉娥见艾金没事,一直掉在心口的大石算是放下了。见艾金面露怒色,刚想开口就被艾金呵斥回去。

    他们不知道我定下的规矩,难道你和青两人都忘记了吗?艾金星眸扫向跪在地上的青和粉娥,她早就和他们说过不许对着她下跪。不只不许对着她,对着任何人都不可以。他们的膝盖只跪自己的父母,和值得他们下跪的人。

    青和粉娥对看一眼,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转看向后的银衣人,开口道:你们都起来吧,主子不喜欢有人跪她。记住,以后都不要再犯了。

    是!银衣人从地上站起来,齐声回道。

    主子,我们看到你发的求救信号就立刻赶了过来。你没事吧。粉娥走到艾金的边,上下的打量着她。见她没有什么事,才送了一口气。

    刚刚他们刚赶到林子的入口处,就听到林子中传来凄厉的惨笑声。那声音让人听着有些发毛,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漆黑的夜里。他们害怕是主子发生什么意外,立刻加快了速度往声源处赶。

    现在看到满地的黑衣人在地上抽搐着,那露在衣服外的皮肤已经鲜血淋淋。而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笑声正是从这倒在地上的一群黑衣人口中传出,粉娥有些楞然。现在这是什么况,看来主子似乎没什么事

    我没事,你们将这些黑衣蒙面人处理一下吧。都带回去,好好的伺候着。我可是很想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些什么,我想你们那些东西也很久没用过吧。这次,就拿这些黑衣蒙面人做实验了。

    艾金挥挥手,让粉娥带着人将满地的黑衣蒙面人处理了。眼中划过一道厌恶,看着他们那惨不忍睹的样子。

    主子,那他呢?青走到艾金的边,冷然的眸子看向躺在地上的黑衣人。

    他我会亲自处理,你们不用管了。将这些人带回去吧,这里什么事了。艾金转眸看向黑衣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狡猾的笑。

    是!主子。青点点头,行了礼便去帮着粉娥他们将地上一群的黑衣蒙面人清理干净。

    他们如同来时一样,带着一群黑衣蒙面人迅速离开。黑衣人看着自己的手下被银衣人带走,目光越来越沉:你…

    黑衣人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艾金打断了:我怎么?你是想动用内力拼一拼吗?见黑衣眼中一闪而过的讶然,冷笑道:我劝你还是别轻举妄动,刚刚那一针我已经封住了你的内力。若你想强制使用内力,对你的体可是有很大的伤害的。而且…

    黑衣人听到艾金的话,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女人的手段竟然如此的狠戾,不过他也不会就这样的束手就擒。没有让艾金将下面的话说出来,他运气体内的内力硬生生的将打在体内的银针出体外。

    纵一跃,从地上跳起。手掌握成拳,迅速的向着离自己最近的艾金袭去。就在拳头快要碰到艾金时,艾金体微微一闪。眼中闪过皎洁的光芒,两指间的银针插入黑衣人的颈部。

    黑衣人只感觉后颈一麻,整个人就倒了下去。还来不及反应,人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刚刚黑衣人突然的一击,将离艾金有一段距离的天尘和玲珑下出了一的冷汗。而让他们担心的人,此时正一只脚踩在黑衣人的脸上一手掐着腰笑的十分得意。

    没人告诉过你,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吗?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