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天尘的体贴

    清冷的月光下,艾金站在王府的门口望着渐渐消失的马车。心中被淡淡的分别之充斥着,这一分别不知道要何时才能再见面。感觉到肩上传来一股暖意,抬头一看。天尘不知道什么时候,拿来一件披风披到了她的肩膀上。

    别看了,夜里风大回去吧。

    天尘伸出手,将艾金的手握到自己的大手中。手心里传来一阵凉意,艾金的手已经冰凉了。

    好,回去吧。

    艾金点点头,任由天尘拉着自己往王府里走。经过玲珑和巧欣的边时开口道:你们两人也下去休息吧,没什么事了。

    是,小姐。

    玲珑和巧欣点点头,跟在天尘和艾金的后回到了里院。见两人进了房间,才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艾金回到房间,将披风解了下来。走到边坐下,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希望天逸不会有事,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怎么像德妃交代,毕竟他和云七两人之间的事是我一手促成的。

    天尘将房门关上,走到艾金的边坐下。一伸手,将她揽进了怀中。让她靠在自己的膛上,一双大手将她白皙的小手包裹住为她取暖。

    你就不要担心了,天逸可不是像他外表那样。那个小子可聪明着呢,你不用提他担心。而且,刚刚你也提醒了他。

    恩,今天忙了一天好累。艾金靠在天尘的怀里,打了一个哈欠。从她怀孕开始,体越来越差只是动动就会觉得很累。

    天尘见她又一副昏昏睡的样子,眼中划过一抹无奈。帮她将外衣推掉,看到那凸起的肚子。嘴角露出一抹温柔的笑,伸手抚了上去。

    小东西,乖乖的在里面呆着。不要折腾你娘亲,不然等你出来了爹可是要打你的小股的。

    艾金嘴角也浮出一抹柔和的笑,伸手抚摸自己的肚子。见天尘将头贴在她的肚子上,开口问道。

    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在听听他有没有在抗议我刚刚说的话。天尘侧过头,将耳朵贴在艾金隆起的肚皮上。

    艾金听到天尘的话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个男人竟然也会有如此幼稚的行为。

    那他有没有抗议?

    没有,还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天尘坐直子,冲着艾金微微一笑:娘子,你累了让为夫伺候你休息吧。

    好啊。

    见艾金说好,天尘从上站了起来就离开了房间。艾金微微一愣,这是要去哪。房间中只剩下了她一人,百无聊赖的拿起头天尘的书翻看起来。

    房间中燃着红烛,光线有些昏暗。房间中鎏金镂空的香炉里飘出袅袅的白烟,房间的空气中弥漫着薰衣草的香气。本就有些困乏的艾金,方看着手中的书眼睛已经开始打架了。

    就在艾金快要睡着的时候,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夜里的凉风顺着敞开的木门溜了进来,让艾金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抬头望向门口,只见天尘端着一个木盆走了进来。

    天尘将木盆放到了地上,转将房门关上。端起木盆走到边,见艾金眼中带着疑惑的看向自己。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嘴角勾出一抹温柔的弧度。

    曾经听你说过,人体疲乏的时候用水烫烫脚会舒服很多。

    说着就蹲下了子,抓起艾金洁白的小脚将它放到了木盆中。修长完美的大手,在那双玉足上揉捏。力度用的恰到好处,艾金坐在边。看着蹲下子为自己洗脚的男人,心里被他的体贴感动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星眸中泛着点点的波光,她还记得那时她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他却将她随口说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上。天尘为艾金按摩着脚,感觉到她的视线。抬起头,却对上她雾气蒙蒙的双眸。

    傻瓜,相公伺候自己的娘子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事。这些事,都是我心甘愿为你做的。

    天尘将艾金的双脚从木盆中拿出,伸手拿起一旁的锦布将她的双脚擦干。然后站起,让她躺进已经铺好的被窝里。自己端着木盆又出去了,等天尘回来的时候艾金正睁着雾气蒙蒙的双眼看着他。

    天尘将外衣脱掉,走到边上了榻。进了被窝,伸手将她揽入了怀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声音低沉感。

    金儿,我想把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只是从你和我在一起,总是发生太多的意外。突然发现,我还不够强大。强大到让你可以为所为,现在你这么疲惫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所以我做这些事,你无须感动。这些,本就是我该做的事

    艾金在天尘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将脸颊贴在他膛上。伸手环住他健硕的腰肢,开口道。

    你对我的好,我都一直看在眼底。我不是一个需要别人保护的女人,我喜欢和你并肩作战的感觉。所以,你若有什么想做的事就尽管放手去做。

    恩,我明白了。睡吧,今天你也够累了。天尘轻轻的拍着艾金的后背,声音轻柔。

    艾金在天尘有节奏的轻拍下,眼皮开始发沉。耳边似乎响起他的话,却因为昏昏睡而没有听清。

    金儿,我会用尽我所有的力量来保护你。尽管知道,你不是一个会让人保护的女子。

    天尘低头看着已经睡着的女子,像是在低喃又像是在对自己做保证。头微微一低,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手臂一收,紧紧的将她揽住闭上了双眸。

    房间中的红烛也在这一刻燃尽,刹那间房间就陷入了一片的黑暗。只有窗外的明月,透过薄薄的窗户照到了房间中。清冷悠然的月光,散落在榻上相拥而眠的两人。

    月色下,两辆马车在天岚城寂静的主街道上飞驰着。云七靠在马车的车厢壁上,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天逸。瞧他一张脸还是很黑,心里有些疑惑。这又是谁惹到他了,开口询问道。

    你怎么了?

    天逸抿着唇,抬起头看向云七。见她目光依然清澈,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心里更是郁闷,他自己在这里生了半天的气。她跟没事人一样,心里很想揍她一顿但又舍不得。

    没事。声音闷闷的,依然高兴不起来。

    刚刚小姐叫你过去干嘛?云七见他不愿意说,也就没有再多问。想起刚刚在王府门口,小姐似乎给了天逸什么。于是好奇的问道。

    是这个,皇嫂说…天逸从怀中将艾金交给她的锦盒拿了出来,想到皇嫂的警告突然停了下来不知道该不该和云七说。说了她会信吗,毕竟看她和她那个师兄的感似乎很好。

    小姐说什么了?云七接过天逸递过来的锦盒,见天逸似乎有着什么顾虑开口问道。

    皇嫂说,让我小心提防一些风青。天逸一咬牙,心里也想看看云七的反应。与是将艾金的话,告诉给了云七。

    云七听到天逸的话微微一愣,小姐竟然和云林说一样的话。都是让她们小心一些风师兄,难道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云七低下头,将锦盒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清澈的眸子中波光暗转。

    再抬起头时,又恢复了平时的清澈。云七将锦盒还给了天逸,开口道:你把它收好吧。

    天逸将锦盒收好,看云七听到这话只是微微一愣就恢复了平时的样子。看不出来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心里突然微微的不舒服起来。又低下头不去看云七,自己生着闷气。

    小姐的话说的对,我们还是小心一些风师兄吧。云七掀开马车的帘子,看着夜空中那皎洁的明月。心里有些感概,人真的是会变的。曾经她时常跟在风师兄的后,他是除了姐姐以外自己最黏着的人。

    听到云七的话,天逸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云七。见她看着夜空的明月,脸上露出忧伤的表。心里微微抽痛,他可以理解她现在的心。就如同,若是别人和他说天尘一直在利用他一样。他想他一定比现在的云七还要难过,不过他相信这世上除了母妃以外皇兄是第二个不会欺骗他的人。

    天逸挪动子,坐到了云七的边伸手将她揽入了怀中。云七将帘子放下,靠在了他的肩上。声音有些颤抖。

    这世上,不会欺骗我的怕只有小姐了。就连家主爷爷,也曾经欺骗过我。虽然那欺骗是善意的,但它仍然是欺骗。天逸,你能不能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欺骗我。

    天逸感觉到她的无助与彷徨,紧紧的将她揽入了怀中。伸出手,保证道:我天逸发誓,从今天起若说一句谎话欺骗云七。老天就惩罚我,这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做什么事都不顺心,喝水都会被呛到…

    云七听到他的发誓,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被他的话给逗笑了,伸手推了推他。坐直了体,抬头笑看着他道。

    你得不到幸福,那我也得不到幸福了。你不知道,我的幸福只有你能给吗?

    说完,白皙的脸上浮出两朵红云。看的天逸有些愣神,此时的云七看起来是那样的美。天逸一伸手,再次将云七拉入了怀中。低下头就要往云七红润的唇瓣上吻去,只是还没碰到。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两人对看一眼坐直了子。

    只听到外面有人大喊:你们是何人,夜里城门已经关上。没有离开的令牌,你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原来不知不觉,马车已经到了城门口。天逸这才想起来,天岚城到了夜里城门就会紧闭起来。连忙站起,掀开马车的门帘。从腰间掏出一块令牌,向着城门口的守卫喊道。

    我是逸王爷,出城办点事。这是出城的令牌,快将城门打开。

    原来是逸王爷,开城门。守城门的侍卫见到令牌,立刻让人将城门打开。他们对这逸王爷也不陌生,因为天逸这个懒散的王爷在天岚其实还是很出名的奇葩。

    两辆马车顺利的离开了天岚城,出了城门飞快向着城南的林子飞驰而去。天逸回到车厢中,见云七将体靠在了车厢壁上。双眸微微的闭着,似乎有些累了小憩着。怕她会不舒服,走到她的边将她揽了过来。让她靠在自己的上,好好想休息会。

    云七睁开有些困意的黑眸,对着他微微一笑:突然觉得有些困,我先休息下。

    天逸点点头,开口道:恩,你靠在我肩膀上休息吧。

    云七将头靠在了天逸的肩上,闭上了双眸。时间就在两人互相依偎中,一点一点的流逝着。天尘低着头看向已经睡了的云七,嘴角勾起温柔的弧度。若是时间停留在这一刻,该是多么的美好。

    马车在飞驰着,突然马车停了下来。马儿似乎受惊了一样,马车晃动的厉害。将云七给惊醒,云七睁开清澈的眸子。

    怎么了?

    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天尘刚要站起来出去,就听到外面有人喊叫的声音。

    将你们的钱财留下,我们就留下你们一条命。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风青走了进来。走到天逸的边坐下,开口道:碰到了拦路抢劫的,估计是这附近的强盗。你们不用担心,我带来的人应该够对付他们的了。

    天逸点点头,他对于风青带来的人还是比较放心的。他们的手应该都不错,对付这些山林中的强盗搓搓有余。心也放了下来,转头看向云七问道。

    你还要不要睡会,外面应该很快就解决掉了。

    此时外面传来了打斗声,听到有人喊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出来。

    突然出来了好多人,团团的将两辆马车给围了上来。似乎事变的严重了,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了。云七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几人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