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太后和皇上等到了凤仪的时候,皇后一脸憔悴的坐在边。眼睛还是红红的看着榻上昏迷的人,连她们来了都不知道。到是站在一旁的福公公见到来人,立刻行了大礼喊道。

    太后,皇上吉祥。尘王,尘王妃吉祥。

    听到福公公的话,皇后才看到太后等人已经站在了暖各中。连忙站起,想要行礼。但刚刚站起来,头就一阵昏眩。体向前倾倒,皇上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了皇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看了一眼脸色很差的皇后沉声道。

    你从昨夜就没睡一直在看着逸儿吧,看你现在的脸色这么苍白。

    皇后伸手揉了揉泛疼的太阳,站稳了子。神疲惫,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苦涩的笑道。

    逸儿不醒,我也睡不安稳。索就坐在他边,困了就在边小憩一会。

    皇上,皇后从昨晚就一直坐在太子边掉眼泪。一夜都没有睡,早上到现在连饭都没有吃。

    福公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道。尽管皇后在一旁瞪着他,他今天也要说出来。现在只有皇上可以让娘娘下去休息,再这样下去太子醒了。上躺着的人,就该换成皇后娘娘了。

    皇上听到福公公的话,眉头皱了起来。转眸看向皇后,声音一沉道:你下去休息吧,这里有无双就够了。别等逸儿醒了,躺在上的人却换成了你。

    皇后还想说什么,被一旁的太后打断。太后沉下脸,声音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道:知道你这个做娘亲的心疼孩子,但是你想想逸儿醒了看到你这副憔悴的样子他就心里不难受?

    太后的话让皇后一愣,想了想觉得有礼。回头看了一眼上的昏迷的人,眼中露出心疼。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艾金,走到她的边眼中带着恳求开口道。

    逸儿,就麻烦你了。请你一定要治好他,只要能治好他让我做什么都行。

    艾金一直都没有说话,看着眼前祈求着自己的女人。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很多,艾金突然觉得皇后也是个可怜之人。但一想到她曾经对天尘做的那些事,心中一闪而过的心软消失。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恩,太子是因为救我才变成这样。我会把他治好的,这是我欠他的。

    皇后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太后唤来一名宫女。让她将皇后扶下去,这一次皇后没有再推拒。让宫女将自己扶了下去,只是还是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天锦。

    皇后下去后,太后屏退了宫女也让福公公下去照看皇后去了。暖阁里就剩下了几人,艾金走到天锦的前。看着依然双眸紧闭,脸色苍白的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为何要救她。

    将带来的银针拿出来,做到了边的椅子上。伸手为他诊了下脉,然后开口道。

    一会我为他施针,不要让人家打扰我。

    天尘点点头,守在了艾金的边。皇上和太后坐到了一旁,看着艾金为天锦施针。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房间中陷入了静默中。艾金将银针一根一根扎入天锦的四肢百骸,这一会的功夫天锦的上就都被刺满了银针。

    艾金原本红润的脸颊渐渐变的苍白,额头上也出现了密密的细汗。天尘眼中划过一抹心疼,从怀里掏出一块锦帕替艾金擦拭额头上的细汗。而艾金一直都全神贯注的为天锦儿治疗,因为天锦伤到的是后脑。必须将后脑中的淤血清澈,让血液流通。

    周之血,循环与心脏。伤在脑后本就不易施针,所以每下一针。力量和准确度都要掌握好,所以艾金必须全神贯注,精神力高度的集中。这样是很伤神的,尤其她现在还怀着宝宝。

    过了有一炷香的时间,艾级才将所有是银针收了回来。眉宇间带着疲惫,天尘一伸手将艾金揽进了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上,休息一下。

    怎么样,他没事了吗?皇上见艾金将银针都收起,立刻开口问道。心里还是记挂着天锦的。

    恩,再这样施针几就能醒了。艾金揉了揉眉心,声音有些虚弱。整个人将重心都放到了天尘的上,这怀了孕的子真是太弱了。只是施针一炷香的时间,体就异常的疲惫。

    这几要辛苦你了,既然已经治疗完。我们就回去吧,你也早些回去休息。你现在怀着孩子,又要为锦儿治疗。平时,你要多注意休息。太后站起,看了一眼上昏迷的天逸。转头又看了一眼肚子已经明显鼓起来的艾金,见她脸色苍白眉宇间都是疲惫开口道。

    正说着话,福公公就走了进来。太后立刻开口道:今天治疗已经完事了,你在这里照看着。我们就先回去了,皇后就别去打扰她了让她好好的休息下。

    是,奴才知道。恭送太后、皇上、尘王、尘王妃。福公公得令,立刻躬行大礼道。

    恩,起吧。走吧,我们回去吧。太后挥挥手让福公公起,然后转过头对着艾金微微一笑道。

    艾金点点头,让天尘扶着她。就跟着太后和皇上离开了凤仪,回到了太后的寝宫。回到太后的寝宫时,小熙儿已经睡着了。艾金走到熟睡的小熙儿边,看着他红扑扑的小脸。睡的很熟,很香甜。忍不住在他可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小熙儿已经睡了,不如今天就让他睡在这吧。明天你们来了,再接他走。太后看着这个一直都很找人喜欢的小东西,心里有些舍不得瞧他睡的香甜开口道。

    还是今天把他接回去吧,答应今天接他回去。若是把他扔这,明天说不定怎么和我生气呢。艾金无奈的看了一眼睡的香甜的小熙儿,这孩子这一点就和那个女人一样。答应他的事,就一定要办。不然,天都能给你掀翻了。

    好吧,那你们就带他走吧。和这小东西相处了一段时间,自然也清楚他的子。想想,也只能让她们将他带走了。

    天尘小心翼翼的将熟睡的小熙儿抱了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小熙儿微微动了一下,转了一个脸又呼呼的睡了过去。艾金无奈的笑了一下,和皇上还有太后告了别就和天尘离开了太后的寝宫。

    太后望着三人离开的方向,看着天尘一手拉着艾金一手抱着小熙儿。眼中露出欣慰的神,等到无双将孩子生下来。她们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了,这样也很好尘儿幸福了。她心里的负罪感,也就能少了几分。

    艾金和天尘离开皇宫,看着紧紧拉着自己的手的天尘。另一只手抚摸了一下隆起的肚子,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今生,她能有他的陪伴已经很知足了。现在,肚子里又有了一个小生命。她觉得,此生真的是无憾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艾金内心的想法,天尘停下脚步。低头看向她,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

    此生能够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艾金抬起头,看向天尘。此时的他逆光而站,金色的阳光照在他是上。为他镶上一层金色的光环,看不清面容似乎有一些飘渺。但他嘴角那抹浅笑,和紫眸中的温柔却看的真切。

    突然艾金眼角余光看到一抹蓝色的影,眉头一皱。这个影看起来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天尘见艾金的目光转向不远处的角落,开口问道。

    怎么了?

    刚刚看到一个蓝色的形,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天尘顺着艾金的视线望过去,却什么都没看到。艾金抬步往哪个角落走去,还没到地方就听到有对话传了过来。她回拉住紧跟在后的天尘,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将体贴在拐角处的墙壁上,将形隐藏好。

    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一道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绪。

    风少爷,已经按照你的安排都弄好了。只要一离开天岚,我们就找机会…

    有些粗狂的声音传出,话还没说完就被刚刚那道声音给打断了。

    好,我知道了。你离开吧,别让人看到了。

    是,风少爷。只是…男子声音中带着恭敬,随后又有些犹豫。

    只是什么?声音低沉了些,让人心里发寒。

    云捷小姐似乎暗中派了一批人马,想要暗中将云七小姐给杀了。男子在听到那让人发寒的声音,连忙开口说道。

    我早就猜到她不会一点动作都没有,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把我交代你的事办好就可以了,你尽快离开吧。男子的声音波澜不惊,好像这些事都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

    是,风少爷。男子声音恭敬。

    艾金将子微微向后缩了一下,就看到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子离开了那个角落。男子刚离开没多久,那抹蓝色的影也离开了。

    艾金收回目光,刚刚听到那名黑衣男子叫那人风少爷。她就已经确定,那个蓝色影就是云七的风师兄。只的他到底是有什么计划,直觉告诉她这个计划一定是云七与天逸有关。

    我们回去吧,小熙儿还睡着呢别让他着凉了。回去我们再说。天尘拉起艾金的手,对着他淡淡的一笑。

    恩,走吧。艾金点点头,这才想起来小熙儿还睡着呢。若是着凉了,那可就不好了。

    天尘抱着小熙儿回到王府,将他送到了房间小心翼翼的放到榻上。为他掩好被子,才离开他的房间。

    到了书房,艾金已经坐在贵妃椅上等着她了。天尘将书房的门关上,走到了艾金的边坐下。伸手将他揽入了怀里,修长完美的手指穿过她乌黑的秀发。

    艾金将头枕在了天尘的腿上,享受着他的服务。刚刚有些疼的头现在好了很多,星眸半合着。

    你是不是想要去调查,他有什么计划。

    头顶上传来天尘淡淡的声音,艾金嘴角微微一勾。这个男人还真是了解她,她还没说话就猜出了她的想法。

    恩。艾金懒懒的应了一声,瞧她那慵懒如猫的样子。天尘眼中满满的无奈,现在她怀着孕。他怎么可能让她冒险,哪怕是一点他都不会许。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天尘一伸手将艾金抱了起来。没有问天尘要干什么,艾金伸手搂住了天尘的脖颈。天尘抱着他走到书房的密室前,腾出一只手扭动了一旁的红烛。密室的门就开了,抱着艾金走了进去。

    走了一段时间,七拐八拐了一会。密室的通道里有些昏暗,到了尽头离开通道眼前就豁然开朗了。艾金抬起头看向天尘,眼中带着疑问。这是一名俊美的男子从一边的长廊走了过来,脸上噙着优雅的笑。

    楼主,你来了。男子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样,优雅迷人。看到天尘怀中抱着一个女子,漆黑如夜的某种划过一道了然开口道:这位,就是我们的楼主夫人了吧。

    恩,将现在楼里剩下的人都召集到大去。天尘点点头,抱着艾金就往那座气势恢宏的阁楼走去。

    艾金抬着星眸,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地方。竟然是一个地下的秘密基地,这里的恢弘丝毫不亚于天岚的皇宫。可以说,这就是一个地下王国。艾金抬头看向天尘,看不到他的脸却刚好可以看到他完美紧绷着的下巴。当初知道他是暗星楼的楼主时,心里有一丝诧异。那时她以为暗星楼就和一些现代的组织一样,基地只是一个楼。没想到,竟然会是如此庞大的一个地下王国。

    感觉到她灼的视线,天尘低下头冲着她微微一勾唇。附在她耳边,声音低沉感。

    你相公是不是很厉害,现在是不是更我了?

    艾金听到天尘的话,没忍住笑了出来。原本有些担忧的心,也似乎好了一些。天尘见艾金笑了,嘴角也跟着微微勾起。

    总算是笑了,怀孕的人不能皱眉。万一我们的宝宝生出来,不漂亮怎么办。

    艾金送了天尘一对白眼,伸手打了天尘一下道:我们的宝宝一定是最漂亮的,你看她娘亲和爹都是美人。

    天尘嘴角一抽,怎么他也变成美人了。无奈的摇摇头,抱着他走到大的主位上坐下。刚坐下没多久,那名俊美优雅的男子就带着一群人来到了大内。

    楼主,楼主夫人好。

    众人异口同声的喊道,声音整齐嘹亮。震得四周的空气似乎都抖了抖,艾金被这震耳的声音震一抖。天尘连忙伸手拍拍她的被,紫眸瞥向下面的众人。

    你们不能小点声吗?

    众人被这冷飕飕的眼神看的一个激灵,连忙闭上了嘴。他们都是男子,声音自然是大了一些。忘记楼主夫人现在怀着宝宝了,第一次见到楼主夫人难免有些激动了。

    艾金拉了拉天尘的衣袖,她只的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下。从天尘的怀里站起来,看着下面清一色都是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满意,这个男人好像真的如传言**一样不近女色啊。

    下面站着的人看到艾金时,眼中都划过一抹惊艳。很早之前他们就听说过楼主夫人是一个难得的美人,只是今天亲眼见到了没想到竟然会是如此的美。

    天尘眉头微微皱起,他不喜欢别的男人用惊艳的看着艾金。就算是这些,跟他同生共死的兄弟也一样。轻轻咳嗽了两声,将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上。

    一直站在一旁的优雅男子,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玩味的笑。眼中带着戏谑的看向天尘,天尘感觉到他的视线瞪了他一眼。艾金将目光移那名男子上,他似乎和别人对天尘的态度不一样。

    见艾金将目光移向他,天尘不满的捏了捏艾金的手。感觉到天尘的不满,艾金收回了视线。这个男人,真是什么醋都吃,天尘一伸手将艾金拉入了怀里,淡淡的撇了一眼底下的人。

    他让其中几人去在暗中监视风青所住的那个客栈,又派了几人调查他的计划。将一切都吩咐好后,带着艾金在暗星楼里转了几圈。让她熟悉一下,等两人离开了暗星楼的总部时天已经黑了。

    小熙儿已经睡醒了,正跟着巧欣和云七她们玩呢。见到艾金从书房出来,立刻就跑了过去。

    干娘干爹,你们怎么才出来小熙儿都饿了。

    艾金看着手里拿着点心,还在那里喊着饿的小人。嘴角一抽,在场的人脑后都是黑线。怎么边吃,还边喊饿。

    艾金看了一眼笑看着小熙儿的云七,心里有些犹豫。要不要将今天听到的事告诉她,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边的天尘。用眼神询问着,该不该告诉云七。

    云七的心思比较细,看着两个人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