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害人终还急

    生辰宴因为这场意外而提前结束,夜空中那五彩缤纷的美丽火光此时再无人有心思去欣赏。望星楼内的暖阁里,太后、皇上和皇后都站在边看着太医为昏迷的天锦诊脉。

    艾金虽然被天锦一把给推了上来,但因为是在怀孕的初期。肚子里的宝宝还不稳定,这一推让她动了胎气。太后让天尘先带着她离开,但艾金坚持不走。毕竟天锦是为了救她,才会从阶梯上摔下去。

    艾金的小腹传来阵阵的疼痛,秀美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天蒲远看到她脸色有些苍白,眉头皱起叫了一名太一过来为她看看。太医走到艾金边,帮她诊了下脉道。

    王妃只是动了下胎气,我开服方子服下。休息下就好了,但后千万不能再动胎气了。

    艾金点点头,她自己也懂医术当然知道太医话里的意思。这次只是小小的动了一下胎气,若下次再动怕是这孩子就保不住了。刚刚向后倾倒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背后有人推了她一把。

    伸手抚摸着隆起的肚子,星眸微微低垂遮住了眼中的冷芒。她可以确定,今天这件事是一个谋。感觉到自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艾金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边的人。

    天尘伸手拉住艾金的小手,紧紧的握在手心中。刚刚他看到他从阶梯上往后仰,心差点停止跳动。还好,她没有事。

    天蒲远看了眼相拥着的两人,眼中露出一抹欣慰。转头看向上昏迷着的人,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想到锦儿竟然也喜欢她,看着两人那么的恩。锦儿注定是被伤害的那一个,两个都是他的孩子他都不想看到其中一个受伤。

    从太医诊好脉,皇后就一直坐在边拉着天锦的手。眼中的眼泪一直没有停下过。她现在心里很后悔,没想到会让逸儿受伤。看着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的人心好像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一样。

    太后坐在一旁,拍了拍皇后的肩膀无声了安慰着。尽管皇后做了很多坏事,但作为一个娘亲对于孩子的却不是假的。若现在上躺着的人换成皇上,她也会如此难过吧。

    太医,太子怎么样了。天蒲远看向走到桌子旁边,正开着方子的太医。

    太子因为从阶梯上掉了下去,摔到了后脑。导致昏迷不醒,我先开些药让太子服下。他现在还很虚弱,要观察一段时间。

    太医开好方子,福公公立刻接了过来就往外走。皇后听到太医的话,转头看向太医开口道。

    那他什么时候会醒?

    这个…太医一副言又止的样子,让皇后心里一惊。眼中露出担忧,声音中带着哽咽。

    太医,有什么你就直说吧。

    太子不一定什么时候会醒,也许几天也许几年也许…。太医叹口气,还是将实话说了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皇后的脸色一变,从边站了起来走到太医的边。一伸手抓住太医的肩膀,神有些激动。

    你说的什么意思,锦儿她再也醒不过来了吗?

    皇后,你冷静些。太医只是说有可能,你不要这么激动。天蒲远伸手将绪激动的皇后拉了过来,眉头皱了起来。

    皇上,锦儿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皇后看着拉着自己的人,美眸中泪眼婆娑。那是她的孩子,是她的命。若是他出了什么事,她也活不下去了。

    天蒲远看着哭的凄厉的女人,突然觉得皇后也是一个可怜的人。伸手拍拍她的肩膀,皇后此时心里正难受将头靠在了天蒲远的膛上哭了起来。

    艾金听到太医的话,心里也跟着一惊。若天锦真的永远也醒不过来,她这辈子都不会好过的。毕竟这个人,是为了救她变成这个样子。她是一个恨分明的人,和皇后之间的事是不会连累到天锦的上的。

    天尘无声的将艾金搂紧,他太了解她了。她此时的心里一定不好受,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她。

    皇后大概是哭泪了,从天蒲远的怀里抬起头。转头看向一旁的艾金,眼中神色复杂起来。今天的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太子天锦喜欢尘王妃。若不是喜欢一个人,谁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不相关的人。

    无双,我知道你的医术高明。我求求你,救救锦儿吧。皇后走到艾金的面前,眼中带着祈求。此时的她,双眼红肿。再没有平时端庄的一国之母的样子,此时的她只是一个为了自己的孩子而祈求的母亲。

    艾金看着皇后,她心里真的很不愿意答应皇后的请求。但看着上昏迷的男子,心里挣扎了起来。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天尘不喜欢她这个样子。抬手将她紧皱的眉头抚平,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附在她的耳边说道。

    跟着自己的心走,你若想救他那就去救。若不想救,那就不要救了。

    艾金会眸看了一眼天尘,见天尘对着她淡淡的一笑。艾金的心里有了决定,她转回头看向皇后。

    我不敢保证会把他救醒,但我尽全力去救他。不是为了你的祈求,而是我不想欠他这个人

    艾金说完,没有给皇后说话的机会。站起向着边走了过去,到了边太后让她坐下。毕竟现在她的子也不好,刚刚动了胎气不易太劳累了。

    艾金为天锦把脉,随后眉头皱了起来。他的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因为从阶梯摔下去失血过多而虚弱。艾金将天锦的头抬起来,在他的脑后摸索了一会才放到软枕上。

    一直站在一旁的太医们都有些惊讶的看向艾金,她们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人用这种方法为人看病。很早之前,就听说尘王妃的医术尽得龙谷老人的真传。今天他们算是大开眼界了,对于龙谷老人的医术他们可是万分的敬仰。所以,对于艾金的医术从来都不会质疑。

    艾金从上站起,皇后连忙走了过来开口道:锦儿他怎么样,有没有救。

    艾金点点头,看到她点头皇后的心才微微的放了下来。太后和皇上也松了一口气,只要她说有救这人就一定会没有事的。

    他体没什么大碍,伤主要是在脑后。因为强烈的碰撞,使他脑后产生了淤血。这也是他为何会醒不过来的原因,只要将脑后的淤血去除。再调养一段时,就会好了。

    艾金走回天尘的边,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因为脑后的淤血而昏迷不醒,若真是摔成了白痴她还真要愧疚一辈子了。

    那他脑后的淤血要如何清除?皇后心里挂记着天锦的伤,若不能知道他的伤什么时候能好她安不下心。

    这个很简单,不过时间长了点。艾金不看皇后,而是将目光放到了昏迷的天锦上开口道:先找人将太子送回府中吧,在这望星楼太不方便了。

    艾金的话提醒了众人,望星楼是天岚最高的地方。从下面走到上面要好一阵,若真是在这里治疗。每天会耽误不少的时间,是有些麻烦。天蒲远立刻吩咐边的严佲,找人将太子送回府。

    就别送他回府了,直接送到我那里吧。我要亲自照顾他,我想看着他醒过来。这样,我才能放心。

    皇后听到皇上要人将太子送回府,立刻拦了下来。

    这样也好,毕竟无双去太子府为锦儿看病也不好。那就这样吧,太子这段时间就在皇后那里了。无双白天,就到皇后的寝宫为太子治疗可好?

    天浦沅略微思索了一下,觉得皇后这次的提议很对。转头看向艾金,开口询问道。

    我无所谓,去哪里都可以。艾金无所谓的耸耸肩,对于她来说去哪里治疗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每天过去施个针而已,皇上的顾虑她一点都不在意,天尘会一直陪在她的边管别人说什么呢。

    见艾金同意了,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天蒲远让人将太子送到了皇后的寝宫,皇后因为担心太子也跟着回去了。

    望星楼的暖阁里,只剩下了太后、皇上、天尘和艾金等人。天尘拉着艾金将她放到自己的腿上,艾金脸微微一红推了他一下就要从他的上下来。平时在府里也就算了,现在皇上和太后她们都在呢。

    天蒲远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将目光瞥向了别的地方就是不看她们两人。艾金瞪了一眼紧紧将自己扣在怀里的天尘,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

    刚刚我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把,我才会差点摔下阶梯。

    天蒲远听到艾金的话,眉头皱了起来。刚刚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天锦的上,现在听到艾金的话。才细细的思索起来,事似乎有些蹊跷。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夜空中那美丽的花朵上,此时正是对她下手的好机会。只是到底是何人,要对她下如此狠的手。

    若是她从那高高的阶梯上摔下去,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想到这,心里一阵发凉。

    ------题外话------

    月月今天家里停电然后还卡文只卡出3000多字

    明天会补上,亲们不要抛弃伦家。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