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挑唆

    退了朝众人都散去,艾金和天尘刚离开宣政就看到太后边的嬷嬷在大门口站着往里面张望。看到两人出来,走上前来行了个礼道。

    王爷,王妃。太后让你们下了朝,去她那一趟。

    这个嬷嬷就是从年轻时一直伺候太后的桂嬷嬷,艾金对着她微微一笑道:好,有劳桂嬷嬷了。

    天尘牵起艾金的手,跟着桂嬷嬷去了太后那里,好看的小说:。暖阁内,燃着薰衣草香料。刚踏进暖阁,就听到太后开怀的笑声和小熙儿稚嫩的声音。

    干爹,干娘。小小的人坐在软榻上,给太后垂着腿。看到艾金和天尘走进来,从榻上蹦了下来。就要往艾金的怀里扑,刚要到艾金的怀里立刻停了下来。

    艾金张开手臂做好抱住像自己飞奔而来的小人,见他突然咋自己面前就停了下来。微微一愣,眼中带着疑惑的看向自己面前的小人。

    小人儿伸出手,摸了摸艾金微微凸起的肚子。扬起脸露出灿烂的笑,开口道:干娘这里有小熙儿的弟弟,小熙儿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让干娘抱抱了。

    艾金听到小熙儿的话,心里一阵感动。这个孩子,真是懂事。蹲下子,抬手摸摸小熙儿的头。

    小熙儿真是一个乖孩子,这些子有没有想干娘。

    想啊,小熙儿每天都有在想干娘。

    艾金站起,拉着小熙儿往太后边走去。到了太后边,刚给行礼就被太后一把扶住。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到自己边。上下的仔细打量着她,好一会后满意的点点头。

    面色红润,整个人也很有精神。

    是啊,我现在每天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天尘什么都不让我做,看把我养的白白胖胖的,皇放心吧。

    艾金知道太后还在担心自己像刚怀孕时,吐的那样厉害。她就刚开始吐的厉害,过了那段时间后她就一次都没有吐过。就像怀孕一样,只是嗜睡的症状还在。

    太后点点头,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天尘。招招手让他过来,眼中带着慈的笑道:尘儿,过来坐这里。拍了拍自己另一边的位置,让天尘坐下。

    天尘走到太后边坐下,看了一眼太后另一边的艾金。脸色是不错,比他刚醒时看到的好多了。太后递了一个眼色给桂嬷嬷,桂嬷嬷立刻走到小熙儿边脸上露出慈的笑道。

    小世子,太后有事和王爷王妃谈。桂嬷嬷带你去御花园玩,好不好?

    小熙儿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艾金,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任由桂嬷嬷带着他离开太后的寝宫去了御花园。

    桂嬷嬷和小熙儿离开后,暖阁里只剩下了三人。太后看了眼两人,叹了一口气道。

    昨天的事我都听说了,今天那个御史告到了皇上那里。那个郝御史是个心狭窄之人,你们这样对他的儿子。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艾金给太后揉着肩膀,她知道太后是担心她现在有孕那些人暗中做些什么事来。

    但愿不会吧。太后眼中有着担忧,她在这皇宫中生活多年。后宫和前朝的事看了不少,心里透明白。只是希望是自己多想了,希望那个郝御史只是个有心无胆之人才好。

    郝御史带着昏迷的小儿子回到府里,脸上云密布。回到书房将书房里心的古董全部给砸了,下人们都不敢进去。怕撞到枪口上,现在小少爷在房间里昏迷不醒,老爷又在书房里砸东西。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老爷这样的生气。

    整个御史府里陷入一片低气压中,大概是摔够了。书房里砸东西的声音停止,房间的门被打开。御史大人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目光冷的看了一眼等在外面的管家。

    去找人,将里面收拾一下。

    说完就往小少爷郝佘的房间走去,从皇宫中跟回来的太医都已经回去了,。开了一些药,让再家养养就好了。那明显敷衍的态度,让御史心里对皇上天蒲远更加的不满。

    看着还在昏迷的小儿子,眼中划过一道坚决。转离开了房间,这是书房已经收拾好了。管家从书房了走了出来,见到御史立刻走了过来恭敬的道。

    老爷,书房已经收拾好了。

    御史一直沉着脸,点点头随后吩咐道:准备马车,我要出府一趟。

    是,老爷。管家点点头,转离开准备马车去了。

    丞相朱偷回到府里,就去了书房。脸上的神色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但又和平时有些不一样。管家跟在后,没有开口。他等着丞相先开口,进了书房朱偷走到书桌前的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吩咐下去,若一会御史大人来不用通报直接带他到书房来就行。

    是,老爷。管家得了命令,转就离开了书房。从书房出去,穿过长廊很快就到了丞相府的前院。管家刚要跟守在门口的侍卫说丞相吩咐的事,就见一辆马车停在了丞相府的大门口。

    一看从马车上下来的人,正是丞相说的御史大人。管家立刻迎了上去,脸上带着恭敬的笑说道。

    御史大人,请里面请。我家丞相大人,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你了。

    御史大人点点头,心里疑惑丞相是如何知道自己回来找他的。但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顿,跟着管家往丞相府的书房走去。没一会的功夫,就到了书房。

    你下去吧。

    丞相朱偷屏退了管家,书房里只剩下了两人。朱偷站起,亲自倒了一杯茶递给郝御史。脸上挂起笑道。

    来,郝御史喝杯茶。我知道今天的事你很生气,消消气。

    这怎么能让丞相大人为我倒茶。郝御史接过茶,脸上带着歉然道。

    你我就不必说这些客话了,如今你也看到皇上对尘王的维护了。这件事明明就是那个尘王妃不对,她将您的小公子打成那样皇上还…。丞相大人脸上露出叹息的表,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郝御史自然明白,丞相大人后面的话。

    谁让我们是为人臣子的人,皇上说什么我们都要听。郝御史心里一阵气闷,听到丞相的话忍不住抱怨起来。

    唉,这一切还不都是那个尘王妃的错。仗着太后喜欢她,就开始无法无天了。你看她刚刚在大上的话,太嚣张狂妄了。丞相大人也露出气氛的表,将所有的错都推到了艾金的上。在他心里,这所有的事都是艾金所谓。

    艾金没有出现之前,根本就没有这么多事。都是那个女人,想要除掉天尘就必须先将这个女人除去。朱偷的眼中出现一抹狠辣,这个女人留不得。但她现在正受太后和皇上的宠,他不能亲自动手。只能借刀杀人,而这个人就是御史郝建。

    对,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错。若不是她,我的佘儿也不会到现在还昏迷不醒。那个手段狠毒的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她。郝建的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他现在的心里已经将艾金千刀万剐了。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可以这么说。在别人那里你就不能乱说了,小心你的项上人头。朱偷脸色一变,好心提醒道。

    丞相大人,这仇不报我这口气咽不下去。郝建越想心里越气,就好像有一根刺刺在他的心口。一阵一阵的疼,让他不得安生。

    唉,现在尘王妃有孕在,其他书友正在看:。是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的,你看皇上即使惩罚她也只让她足在尘王府中。这孩子可是她和尘王第一个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怕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呢。丞相朱偷端起书桌上的茶,抿了一口。

    听到他的话,郝建微微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突然就扯到了尘王妃肚子里的孩子上。有些茫然的看向正喝着茶的丞相,朱偷见他一脸的茫然开口道。

    你若是失去了你的小儿子,你会怎样。

    听到朱偷的话,郝建这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心里思索起他的话,心里微微一动。有一个邪恶的念头,在心低滋生。但是要如何做呢,怎样才能既达到自己的目的又不会被皇上知道。

    过几天就是太子的生辰,皇上每年都会大肆庆祝。今年也不会例外,宴会里人一多了。一个不小心的碰撞,孕妇的子都是很差的。出了事,谁会知道是谁干的呢?

    朱偷微微一笑,低垂下的眼中露出一抹精光。他看的出来,这个郝御史已经心动了。人心底的邪恶念头一旦滋生,就会很快的吞噬掉人的理智让人不能正常思考。会为了到达目的而不择手段。

    我知道该如何做了,多谢你了丞相大人。郝建心里因为有了主意,心也好了很多。连忙感谢丞相大人,这次来果真是没有白来。看来,他的选择是对的。

    你和我还客气什么。丞相扬起脸,微微一笑道。

    那我就不多做停留了,犬子还没有醒。我心里不放心,回去看看。郝建站起,和丞相道别后就离开了。

    丞相大人望着郝建离开的方向,老眼中露出精光。希望这次可以成功,不过不管成功与否和他都没有关系。若是成功了,他就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若是没有成功,死的人也不会是他。

    郝建回到御史府,脸上的云已经没有了。直接去了郝佘的房间,见他还在昏睡着。心里的那个念头就愈发的强烈起来,她不让他的儿子好过。那他就用她的孩子,来补偿他儿子所受的重伤。

    凤仪内,皇后坐在暖阁的榻上。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和往常的端庄笑容不一样。这个笑看起来很真实,再过几便是太子的生辰了。每个做母亲的对于自己的孩子,那都是如同自己的命一样的珍惜。

    每年太子的生辰,都是由她一手办。今年也不例外,皇上早早就过来了。让她如往年一样,给太子举办一个盛大的生辰宴。这次连太后都会到,她会将这次的生辰宴搞的比往年还要盛大。

    翻看着手中个宫送来的帖子,里面有宴会上的食物菜单。还有歌舞的安排,和各个项目的安排。暖阁中站着几名女官,她们是这次配合皇后的。看到皇后脸上露出满意的表,心里的不安坎坷算是放了下来。

    恩,很好。就按这册子里的安排来做吧,今年是太后第一次参加锦儿的生辰宴一定要办好了。不能出现一点差错,知道吗?

    放下手中的册子,皇后心很好。说话语气也柔和了很多,没有了平的威严。

    是,皇后娘娘我们一定会尽心办好这次太子的生辰宴的。几名女官一口同声的答道。

    好,那你们下去吧。皇后满意的点点头,挥挥手让她们下去了。等人都下去后,她从榻上站了起来。走到一旁的一个小柜子前,打开柜子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将小盒子放到榻上的小桌案上,打开箱子。面装着的都是小孩子小时候的衣服,皇后拿出那小小的衣衫。眼中带着一抹温,这样的她看起来是那样的温婉娴雅。全流露出一种母的温柔,让人看的心里也跟着温暖起来。

    福公公站在一边,心里有些叹息。其实皇后当年入宫时,也是一个温婉贤惠的女子,。只是在这后宫中,为了权利为自己带上了一个面具而已。福公公也是一名宫里的老公公了,跟过的主子也不下其数。

    他是看着皇后如何从一名温婉娴雅的女子变得心狠手辣起来,那是一条条人命堆砌起来的。这在后宫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女人,有哪一个手里没有沾点人血的。他从来都没有认为皇后做的那些事有什么不对,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尽管皇后对别人心狠手辣,但对于太子那是真心的好。即使是手染鲜血,也都是为了太子后的路。这就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谁又能说她做的错了呢。

    皇后手里捧着一件小小的衣服,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

    这是锦儿六个月的时候我亲手为他缝制的衣服,那个时候的他小小的。现在都已经长的那么大了,时间真是如流水一般。

    皇后娘娘,你对太子真是太好了。连他小时候的衣服,你都留着呢。若是太子知道了,一定会很感动的。

    福公公站在皇后的边,看着一脸柔和笑意的女子说道。这一刻,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初入皇宫时那个温柔娴雅的女子。

    锦儿好久没来,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做什么。这孩子大了,我发现越来越看不懂他了。以前觉得他不懂事,整的流连在烟花之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的沉默让人看不透了。

    皇后将手里的小衣服放回盒子里,微微叹口气道。对于边这个福公公,皇后是绝对的放心。有时候,很多话都会跟福公公说。在这个吃人的后宫,福公公是她可以信任的人。

    皇后娘娘不要叹气,太子变了不再整的留恋在烟花之地不更好。这说明太子已经长大了,知道该如何做了。

    福公公连忙开口安慰道,这段时间太子是变了很多。独自一人去了城外的别院,人变的沉默了很多。

    我听说尘王妃将御史家的小公子给打了,皇上只是让她足在尘王府。那这次太子的生辰宴要不要她来呢。

    皇后将箱子放回柜子里,随口问道。

    丞相大人让人带来话,说一定要邀请尘王和尘王妃来。福公公听到皇后的话,才想起来丞相大人让人带的话。

    恩,我知道了。走,我们去皇上那里一趟。皇后拂去上的褶皱开口道,这件事还问问皇上比较好。

    说完带着福公公就去了皇上的寝宫,这个时辰皇上应该在自己的寝宫中呢。刚到皇上寝宫的大门口,就看到严佲从里面出来。

    严公公,皇上可在里面?皇后拦住严冥,开口问道。

    皇后娘娘,皇上不在寝宫她此时正在太后的寝宫陪太后呢。严佲站住,开口回答皇后的话。

    你这是要去太后的寝宫?见严佲点头,又说道:我和你一起去,正好我找皇上有些事

    严佲点点头,带着皇后和福公公就去了太后的寝宫。到了太后的寝宫时,皇上和太后正逗着小熙儿玩。整个寝宫里都充满了欢声笑语,皇后眼神微微一闪。袖子下的手紧紧的攥了起来,脸上却端起端庄的笑。

    臣妾参见皇上,参见母后。

    起来吧。皇上挥挥手,让皇后起。眼中带着疑惑,皇后怎么会过来。她此时不是应该忙碌太子生辰宴的事吗,开口询问道:皇后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听说皇上将尘王妃足在尘王府。那锦儿的生辰宴,是否要她参加。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