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丞相的心思(1)

    凤仪暖阁内,大理石地上被打碎的瓷片碎落一地。几名宫女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膝盖被破碎的瓷片划出一道道伤口,鲜红的血液染红了下衣。

    一群没用的东西,你们是想烫死本宫吗?凤眸出来厉色,说着又拿起桌子上的瓷杯砸向跪在地上的几名宫女。

    小宫女们不敢躲,只能任由那瓷杯砸在了头上红肿一片。今天不知道谁惹了皇后娘娘,心非常不好。平时她们也是这样泡茶,今天给皇后娘娘奉茶的时候。皇后娘娘心不在焉,将茶打翻烫了自己后就开始大发雷霆。

    皇后坐在暖阁的榻上,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几个小宫女。眉头皱起,挥挥手。

    都下去吧,看着你们就烦。

    小宫女们如果得到大社一般,忍着腿上的疼痛退出了暖阁。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不用再承受皇后娘娘的怒火了。

    娘娘,你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皇上让尘王监国,也不一定是好事。一旁的福公公见皇后发泄完,心似乎平复了一些。连忙开口说道。

    哦?谁来听听,为何不是一件好事。听到福公公的话,皇后的眉头微微一挑。

    娘娘你想,这段时间玄冥国边境蠢蠢动。而且因为尘王妃被重伤的事,蓝冰国也向皇上要个说法。先在这么多的事,尘王一旦担起这个责任。若是解决的不好,那可不是一件小事。

    福公公弓着子,小声的在皇后边说道。

    皇后低垂下眼眸挡住眼底的沉思,把玩着手上的长长护甲。想着福公公的话,说的有些道理。但她这个心就是安稳不下来,总是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恩,说的没错。看他要如何应付玄冥国那头虎视眈眈的狮子,至于蓝冰国。那还不是清王妃的一句话,她若是不追究想必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皇后看的透彻,刚刚也只是被皇上下的那道圣旨气昏了头。现在这个时候,面对两个大国也够天尘头疼的。至于尘王妃被刺杀的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还是看好戏吧。这么一想,心也好了很多。

    天尘和艾金带着小熙儿离开皇上寝宫的时候,路过皇后的凤仪。远远就看到几名小宫女从里面走出来,那一瘸一拐的样子还有膝盖处的殷红一片都证明刚刚一定是被人给罚了。

    皇后今天的心好差,一会你进去伺候要小心点。别像我们几个,撞到枪口上去了。

    几名受伤的小宫女,跟自己交换值班的另外几名宫女说道。脸上还带着惊恐的表,显然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

    唉,肯定是早上皇上下的圣旨让娘娘不高兴了。主子一不高兴,倒霉的永远都是我们这些做下人的。看你们伤的,赶紧下去休息吧。我们要快些进去了,不然肯定会被皇后娘娘狠狠的惩罚一顿的。

    一名宫女叹了一口气,主子不高兴当然就拿奴才出现。谁让她们是第一人等的下人,家里没有钱只能把自己卖进宫里做宫女了。和几名受伤的宫女道了别,就匆匆忙忙的往大里走。

    几名受伤的小宫女刚要转离开,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艾金和天尘。连忙行了大礼,恭敬的喊道。

    尘王,尘王妃。

    起来吧,看你们膝盖都受伤了快下去休息吧。艾金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娴雅的笑。看起来很和善,一点王妃和公主的架势都没有。给人一种很随和的感觉。

    走到她们边将她们给扶了起来,让几名受伤的小宫女感觉受宠若惊。没想到尘王妃不紧人长的漂亮,人还么这的随和。若是能跟在这样的主子边,那才是福气呢。

    瞧你们的膝盖伤的这么重,这个给你们涂抹在伤口上很快就会愈合。艾金从怀中掏出两个瓷瓶塞进了一名宫女的手中,声音轻柔。

    这…奴才们谢谢尘王妃。

    那名宫女手中攥着小瓷瓶,眼中带着感激。她们这些低下的宫女,何曾有人关心过她们。

    这些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快下去吧。艾金挥挥手,让她们下去。

    几名小宫女再三的谢过后,转来开很快消失在了艾金的视线当中。

    艾金站在原地,望着走远的人影。若是她记得没错,她刚刚递给药的那名宫女在皇后边也算是老人了。但这皇后一点都不顾及主仆义,看来是伤了那宫女的心了。

    金儿,你为何会给她们药?

    天尘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小熙儿走到了她的边,腾出一只手揽在她的肩上。

    皇后一定是知道了皇上下的圣旨才会发如此大的脾气,看到我刚刚送药的那名宫女了吗。她可是皇后边的老人了,皇后如此不念主仆之。想必她也心凉,我现在这么做也不过是雪中送炭而已。

    艾金侧过头看着边的天尘,嘴角嵌着狐狸一样的笑容。

    你这么做是在收买人心,你这个小狐狸。天尘低头看着一脸狡猾模样的人,凤眸中满是笑意。

    好啦,我们快回去吧。小熙儿都睡着了,别让他着凉了。艾金看着趴在天尘怀里睡的香甜的小东西,踮起脚在他软软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金儿,你对小熙儿这么好。就不怕我吃醋吗?见艾金这么喜欢小熙儿,还主动的去亲他。天尘眉毛一挑,沉声问道。

    你这么大的人,还会跟一个小孩子争风吃醋?

    艾金看都没看天尘一样,接过他怀里的小人抱在自己的怀里就往宫门口走去。天尘看着艾金抱着小人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跟了上去。

    兰贵妃的寝宫中,菊香将窗户打开。把香炉里的香料换掉,才走到兰贵妃边扶着她走出院子。

    兰贵妃走到院子里的小池塘边坐下,拿起一旁的鱼食往池塘里洒下。看着一只只漂亮的鲫鱼争抢食物,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

    我说的没错吧,在尘王妃的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只是让本宫惊讶的是,皇上竟然让尘王来鉴国。这么做肯定会惹恼皇后,这是把尘王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去了。

    皇上这般的疼尘王,怎么会将他推到风口浪尖上去。菊香站在兰贵妃后,有些惊讶的问道。皇上对于尘王的维护和疼,整个天岚国的人都知道。今天竟然会将他推到风口浪尖上,对尘王来说是多危险的事。

    今天早上尘王是何尘王妃一起去的皇上那,怕是尘王妃有了什么主意。反正不管她们怎么做,都牵扯不到咱们上。就当是看场好戏好了。

    这两人斗的越是凶,对她越是有利。最好两边斗的两败俱伤才好,这样她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皇后绪平复以后,坐在自己的寝宫中还是觉得不安心。换来了福公公,她必须出宫一趟。

    娘娘,你要现在这个时候出宫怕是不好吧。皇上那里会同意吗?福公公看着在暖阁里来回踱步的皇后开口道。

    本宫这心一直生气一股不安的感觉,今天必须去趟丞相府。我亲自去找皇上说,就是母亲派人扫信来让我回去一趟。

    皇后停下脚步,皱着眉头说道。这件事她总觉得有些蹊跷,早上尘王与尘王妃去了皇上那里随后皇上就下了圣旨。

    见皇后心意已决,福公公也没再说什么。陪着皇后就去了皇上那里,到了皇上的寝外。让人通报了一声,才带着福公公进了里

    皇后到的时候,皇上正在翻看着手中的书。见她进来,将手中的书放下开口问道。

    皇后今来是有什么事要找朕?

    臣妾,叩见皇上。皇后盈盈的走上前,行了一个礼。

    起,有什么事就说吧。天蒲远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皇后,知道她派人暗杀尘儿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千刀万剐了。

    谢皇上,早上母亲派人扫来信说体不舒服想让我回去一趟。希望皇上能同意,毕竟她的年纪大了。

    说着,皇后抬起手。用锦帕擦了擦眼角的泪,那样子还真是真意切。天浦远静静的看着她,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过了一会,才开口道。

    那你就回去趟吧,不用急着回来。

    皇后谢了恩,就带着福公公离开了皇上的寝宫。皇后刚离开,皇上就唤来了严佲。

    你去查查进宫记录,丞相府真派人捎信来了吗?

    严佲很快就去查了进宫的记录,果然如皇上想的根本就没有丞相府派人捎信的记录。这是能说明,皇后在说谎。只是天浦远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说谎。

    皇上,你最近头疼的厉害。不如让太医来看看吧。严佲见天蒲远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抬手揉着眉心。

    无碍,可能是有些着凉了。头有些疼,过几就好了。子有些乏了,你下去吧我休息会。

    天浦远挥挥手,让严佲退了下去。

    皇后回到寝宫很快收拾好东西,只带了贴宫女和几名小宫女就回来了丞相府。因为她没有通知丞相,回去的又匆忙。正好赶上丞相出府办事,只能先和自己的母亲聊聊天。

    雪儿,回来怎么也不派人来提前说一声。我这就叫人将你父亲叫回来。

    一名衣着华丽的妇人拉着皇后的手,嘴角挂着慈的笑。

    娘,不急。我回来住几,正好也能陪陪你。此时的皇后没有在皇宫时的端庄典雅,多了一丝女儿家的态。

    你啊,可是一国之母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你难得回来一次,母亲今天亲自下厨做你最喜欢吃的菜。

    轻轻拍了拍那双纤细白皙的手,眼中的笑意有增无减。自从雪儿嫁给了还是王爷时的皇上,就很少再回到丞相府。有多少年了,都没有再见到过女儿。

    看你脸色不太好,回你房间休息下。你离开后,我每天都让人给你打扫。还是如同一未出嫁前一样。

    说完就将人给推了出去,自己往后院的厨房走去。皇后见自己母亲将自己推了出来,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下。她也有些累了,平时在宫里中午的时候她都会小憩一会。

    但今因为皇上早上的圣旨,将她气的哪里还有心思睡觉。现在回到家,心莫名的就放松了下来。那困意也袭了上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果然还如自己未出嫁前一样。眼眶有些湿润,这个世界上唯一对自己好而不求回报的怕只有自己的父母了吧。

    躺在曾经陪伴自己长大的榻,眼前自己熟悉的一切。虽然没有皇宫里自己寝的奢华,但却让她感觉到一种安心。这是在皇宫中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这么多年的争斗。她也会累,现在回到家里那些都好像和自己没有关系了一样。

    回想起在过去在府里的子,那时的自己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大家千金。想着自己未来的夫婿会是怎样的一个俊俏公子,只是没想到自己会嫁给了他。

    她还记得当年第一次见到天蒲远的时候,那时他还是王爷。皇上国寿,她陪着父亲去参加宫宴。因为贪玩,和父亲走散了。皇宫又太大,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拔的影站在樱花树下,一白衣的他嘴角挂着温润的笑。淡粉色的花瓣从树上飘落,他就那样站在那里对着自己笑。开口询问她,是哪家的小姐怎么会独自一人跑到这里来。

    只是一眼,她就沦陷在他温润的笑里。当知道他的份的时候,心里就有了想要嫁给他的打算。后来,自己终于达到目的嫁给了他做正妃。只是没想到和另外一名女子同时嫁了进来,知道他并不喜欢自己。娶了她也不过是看在她后的丞相府,那时候她还在傻傻的以为只要对他好。他总会有一天感觉的到,会有上她的一天。

    因为他对另一位侧妃也很冷淡,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直到有一天,他带回一名很美的女子。不理会皇上的反对,执意要娶她。甚至要将她与另外以为侧妃废掉,最后皇上的震怒下。才将那女子封了侧妃,但他所有的宠都给了她一人。

    想到他登基时,若是不是当时太上皇留下圣旨。只有立她为后,并且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废弃她才将皇位传位给他。想必,他早就会立她为后了吧。若不是她的出现,她怎么会失去所有。连一点的机会都没有,让她如何不恨那个女人。回想着当年的一切,不知不觉就沉沉的睡去。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丞相夫人走了进来,走到边看着眉头紧皱的人,眼中带着心疼。

    孩子,这么多年苦了你了。当年若不是为了保住整个丞相府的基业,也不会让你嫁给他。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心里,只有那个紫眸的女子。你这丫头心又要强,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伸出手将她眉心舒展开,为她盖好被子。又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皇后的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傍晚,直到被丫鬟叫醒说丞相回来了。正在前厅等着她一起用晚膳呢,才起来收拾了下去了前厅。

    看着一桌子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皇后的眼角湿润了。走到丞相与丞相夫人中间坐了下来,什么都没谈吃了一顿从她嫁人以来最开心的饭。

    晚膳过后,丞相夫人因为年纪大了体一直都不是太好。加上今天亲自下厨,有些累了就早早的被丫鬟扶下去休息去了。丞相朱偷一得知她突然回来,就知道肯定因为早上皇上下的那道圣旨的原因。

    两人来到他的书房,并且吩咐不让任何人来打扰。将书房的门掩上,朱偷做到了书桌前的太师椅上。

    是不是因为皇上早上的圣旨,所以回来了?

    爹,我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着什么谋。这几天我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皇后做到另一边的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将自己心里的不安说了出来。

    你别急,爹为你想办法。皇上下旨说体不适由天尘来监国,那我们就弄出一些事。让他无暇顾及我们。

    朱偷的老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本来他没想这么做。但皇上下了这道圣旨,摆明了心已经向着尘王了。不然他体不适,理应由太子监国。既然他都已经这么做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爹是有了什么解决的办法?听到丞相的话,皇后眼中露出惊喜。她就知道,回来找她父亲肯定能将事解决。

    玄冥国边境现在蠢蠢动,前些时间他们暗中联系我。想要和我们合作,他们出兵帮我们将锦儿登上皇位。等到锦儿登上皇位后,帮助他们的一件事。

    丞相将自己与玄冥国之间的合作告诉了皇后,这件事没必要瞒着她。他的女儿她了解,为了锦儿她什么都肯做。若是当年他不敢保证,毕竟那个时候这个傻女儿着那个男人。

    这…这是要宫?皇后捂住口,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通敌的大罪,若是让皇上知道了整个丞相府就毁掉了。

    这件事,只要你不说就不会再有别人知道。他已经将事做的这么明显了,你还抱着奢望吗?你不为自己想想,难道也不为锦儿想?

    丞相见她有些犹豫,将天锦扯了进来。果然如他所料,为了锦儿她什么都会答应。

    爹,你说的没错。为了锦儿,我必须这样做。只是我们要怎么做。既然他对自己无,那她就不需再念旧了。

    我听说皇上最近头疼的厉害,我买通了太医院为换上诊治的太医。让他在皇上的药里加了一味药,既然他称病那我们就把他做实了。至于边境那里,我会和玄冥的人商量引出一场战争。现在由天尘监国,到时我联合一些大臣让他亲自去边境坐镇。到时我们…。

    丞相朱偷嘴角勾起一抹狠辣的笑,这件事他已经计划多时。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很快天岚就要变天了。

    皇后心里还是有些挣扎,毕竟她的心里还着皇上。那个当初在樱花树下,对自己笑的温润男子。若是真的要对他下手,她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忍。

    你心里着他,但他的心里从来都只有那个女人。

    丞相的话,将她心里的那一丝感斩断。是啊,这么多年了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好好看过自己。心里只有那个离开死去的人,现在更想将皇位都传给他。她这辈子毁在了他的手上,但她的儿子不可以毁在他的手上。

    爹,我知道该怎么办了。明天,我就会回宫。

    淡淡的说完着句话,离开书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皇后就跟丞相和丞相夫人道了别回到了皇宫。皇上得到消息,很惊讶她竟然回来的这么快。

    皇上,该吃药了。

    严佲接过宫女端来的汤药,放到桌案上。

    昨晚头疼的厉害,终于没有坚持住。请了太医来看,说是着凉引起的头痛。开了些药,让皇上每天按时服用过几天就会好。

    自从见过小熙儿以后,皇上就每天都要天尘和艾金带着小东西来陪陪他。其实他也有私心,就是趁机也多和天尘相处相处。有这个小东西在,他和天尘之间似乎不再像从前那样僵。

    正想着,就听到门口传来脆生生的声音。

    皇爷爷,小熙儿和干爹干娘来看你来了。

    放下还没喝进口中的汤药,伸开手接住向自己冲来的小小体。将小人抱进怀里,亲了一口。哈哈大笑,心很好。

    小熙儿,皇爷爷可是很想你。刚心里还念叨着你,你就来了。

    天尘和艾金今天穿的是艾金设计的侣装,天蒲远看着如此相配的两个人眼中露出欣慰的神

    小熙儿,你怎么能这么莽撞。小心撞疼了你皇爷爷。

    艾金嘴上虽然责备,但眼中的宠溺却遮挡不住。

    咦,皇爷爷这个黑黑的东西是什么,好难闻啊。皱了皱可的小鼻子,一脸嫌弃的指着桌案上的汤药。

    抬手刮了刮他皱起的小鼻子,笑着道:皇爷爷最近头疼,这是太医开的药喝了它皇爷爷的头就不疼了。

    皇爷爷生病了吗?那小熙儿给你揉揉头,就不疼了。说着就从天蒲远的怀里爬了出拉,走到他的后点起脚尖给他揉起头来。

    天蒲远微微一笑,真是一个贴心的小东西。端起桌子上的汤药,就要往嘴里喝。

    父皇等下,能把这碗汤药给我看看吗?

    听到艾金的话,天蒲远微微一愣。将手中的汤药递给了艾金,艾金接过汤药放到鼻子前闻了一下。眉头微微一皱,果然如她想的一样。

    怎么了,汤药有什么不对吗?见她皱眉,天蒲远不是傻瓜。心里已经肯定是这汤药有问题,毕竟眼前这个女子可是龙谷老人的关门弟子。

    这汤药里加了一味药,食多了会使人人的精神涣散最后失去意识什么都不知道。

    下药的人分量掌握的很好,让人查不到和有什么不同。看来是一个医术不错的人做的,想必这件事是出在为皇上看诊的太医上。而一个太医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这背后一定有人指使。

    听到艾金的话,天蒲远的眉头皱了起来。到底是谁想害他,他出了事谁会直接得到利益。

    一时间,因为这碗汤药的事。大内出现了一阵沉默,这明显就是要宫的做法。站在皇上后的小人,看着每个人脸上都出现沉重的表。明亮的眸子,滴溜溜一转。

    皇爷爷,干娘的医术可好了。小熙儿膝盖摔伤了,干娘给我治了下就不疼了。你也让干娘给你看看,肯定也好了。

    看他小连高高扬起的小样子,就像很厉害的那个人是他一样。那傲的模样,逗的几人哈哈大笑冲淡了刚刚有些沉默的气氛。

    皇上今不错啊,远远的我就听到你的笑声了。臣妾,参见皇上。皇后低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华丽的宫装脸上端着大方的笑冲着皇上行了个礼。

    起吧。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要回去呆几天吗?天蒲远瞪了一眼站在大外的小太监。

    皇上你也别怪小太监了,是我不让你他通传的。早上听说你头疼的厉害,就赶了回来。这刚回宫,就过来看看。太医给皇上开了药了,还着呢皇上快些喝了也能早康复。

    皇后走到艾金边,从她手中拿过汤药笑意盈盈的看着皇上。

    天蒲远眉头微微皱起,看着一脸笑意的端着汤药的皇后。正想接过皇后手中的汤药,后那个小小的影动了一下。

    小人蹦蹦哒哒的从他的后跳出来,就要往艾金那里跑。在经过皇后边的时候,小脚绊到皇后拖在地上的裙摆。整个往皇后的上扑倒,小手借力使劲的一推将没有防备的皇后推倒在地上。

    慢慢一碗的汤药都洒在了皇后的上,而那小小的体也用力的倒在皇后的上引起一片的混乱。

    啊,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不懂规矩。

    皇后被撞倒在地上,看着自己上的小孩眉头一皱。前湿了一大片,黑乎乎的一片。

    哇的一声,响亮的哭声从小小的人粉嫩嫩的小嘴红传了出来。哭的惊天动地,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皇爷爷,这个女人好可怕。她吓到小熙儿了,呜呜以后小熙儿再也不要进宫了。宫里有老巫婆,会吼小熙儿。

    小熙儿不哭,以后干娘不带你来就是了。瞧你哭的干娘都心疼了,相公我们走吧。

    说着艾金就要蹲下子将小熙儿抱起来,但有人的速度比她还快。她还碰到小熙儿呢,小熙儿就被天蒲远抱到了怀里。

    小熙儿不哭了,皇爷爷帮你出气。天蒲远一听艾金要将小人带走,以后还不带来就急了连忙把小人先抱了起来哄着。转头看向已经被人扶起来的皇后,眉毛一竖。

    你一个大人怎么跟一个孩子计较,再说不就是一碗汤药吗。洒了就洒了,一会让太医再熬一碗就是了。好了你也刚回来,上的衣服也弄脏了赶紧回去换了吧。

    天蒲远面露不耐烦,挥挥手让皇后下去。皇后行了个礼,心不甘不愿的离开了皇上的寝宫。回到了自己的凤仪,又是发了好大一顿脾气。等将心里的郁气都发泄出去,才安静下来。

    福公公,你可知道跟在尘王和尘王妃边的那个孩子是何份。

    那个孩子就是尘王府的小世子,听说皇上很喜欢那孩子。天天都要尘王和尘王妃带着他进宫,陪着他解闷。福公公将自己打听到的事,都告诉给了皇后。

    原来他就是那个皇上亲封的小世子,难怪今皇上这般维护他。

    皇后小声的低喃着,只是那碗汤药被那个孩子给撞洒了。皇上并没有喝掉,不行这药他必须喝了。

    福公公,皇上最近头疼的厉害。太医院为皇上熬的汤药刚刚被小世子弄洒了,你去趟太医院让再熬一碗送过去。

    福公公得了命令,像皇后行了个礼就匆匆的离开了凤仪

    皇后离开以后,小熙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收了回去。可怜兮兮的看着天蒲远,声音小小的。

    皇爷爷,小熙儿不是故意要将你的药弄洒的。皇爷爷可不能生小熙儿的戚,我让干娘帮你治。干娘的医术肯定比那些太医强,一定能治好皇爷爷。

    皇爷爷没有怪罪小熙儿,反而还要谢谢小熙儿呢。天蒲远搂紧怀里的笑人,眼中带着慈的笑。

    说着门外传来小太监尖细的声音,太医院送药来了。得到同意,一名小太监端着汤药走了进来,将汤药放到桌案上就退了下去。

    几人看着桌案上的汤药,眼中划过不同的绪。天蒲远亲了一口小熙儿粉嫩嫩的脸颊,开口道。

    小熙儿你先和严公公到外面玩,我和你干爹干娘有话说。一会再陪你玩,好不好?

    小熙儿乖巧的点点头,他是个很会看人脸色的孩子。从天蒲远的怀里爬了出来,走到严佲的边拉起他的手笑眯眯的道。

    严爷爷,你带小熙儿在皇宫里转转好不好。小熙儿来了这么多次,都没有好好看过皇宫呢。

    严佲听到小熙儿叫他严爷爷,微微一愣。随后眼眶有些湿润,他们做太监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后代了。现在这个小人叫他爷爷,让他如何不激动。见皇上对他点点头,他低下头看着小小的人笑着说。

    好,严爷爷带你到处转转。

    一大一小的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几人的视线中,天蒲远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嘴角扬起。

    小熙儿真是一个贴心的孩子,聪明伶俐懂得看人的脸色。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家养出这么好的孩子。

    对于小熙儿的份他没有多问,只要这个孩子能给天尘他们带来快乐就可以了。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能感觉到这个小人对艾金的感是真心的。

    恩,我也没想到那个女人会教出这好的孩子来。

    艾金嘴角也挂着欣慰的笑,这个小熙儿太聪明了。很多事她都没教他,但他自己就知道该怎么做。

    天蒲远收回视线,将目光移到了桌案上的汤药。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沉着声音问道。

    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天尘和艾金也将目光移到了汤药的上,艾金抚摸着下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开口道。

    汤药洒了的事除了我们,就只有皇后知道。现在又送来了一碗。艾金端起桌案上的汤药闻了一下,笑着说:还和之前的一模一样,这下药之人想必不用多说我们也都心知肚明了。

    天尘拉着艾金的手放到自己的手中把玩着,低头遮挡住眼中的神。声音淡淡的,让人听不出任何的绪。

    那些人现在按耐不住了,准备行动怕是因为那到圣旨。这不过是刚开始而已,后面肯定还会有别的行动。

    你们早就知道她们会有所行动?天蒲远有些惊讶的看着两个人,见她们一副淡然的样子。好像所有的事早就被她们所料之内,一点都见惊讶之色。

    皇上的心里应该比我们更透亮,从一开始他们就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在背后搞鬼。

    艾金挑眉看了一眼天蒲远,她可不认为这只老狐狸会什么是事都不知道。

    在金似笑非笑的眼神注视下,天蒲远有点不自然的笑了笑。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住她,真是不能小看了。

    我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真的会这么做。只是这次下药的事,我还真的就不知道了。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丞相的野心。也知道他暗中与玄冥国有着什么联系,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证据。本来他想借着一年以后的人才选拔大会,将天尘送回本家里好好培养。看看能不能解了他上的毒,完成那个预言。

    只是现在似乎况有了变化,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控制。而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他边的这个女子,他也不知道这个改变是好是坏。但至少他现在是快乐的,那个预言能不能完成又关他们什么事。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收回自己的思绪,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天尘然后将目光移到了艾金的上。

    不知道,见招拆招被。艾金耸耸肩,她现在还不知道她们的下一步要做什么她只能给出这样的答案。

    听到她的回答,天蒲远囧了。这是什么回答,有些怪异的看着艾金。艾金被她反应逗的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给你,把它吃了。以后这汤药你可以正常喝,顺便感受一下你的皇后送给你的礼物。

    将手中的药丸弹入正说话的天蒲远口中,天浦远本能的将药丸咽进了口中。

    这个是什么?

    天蒲远好奇的看向艾金,完全无视掉她话里的调侃。

    毒、药。

    一字一句的将话说出口,看着一脸恼怒的天浦远。耳边响起天尘带笑的低沉声音。

    好了金儿,别再逗他了。

    天尘眼中带着笑意看着这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女人,大手一伸将她揽入了怀里。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吓他了。这个药丸,可以让你在那个药的作用下保持你的神智保持清醒。虽然不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就让我们好好的陪着她演完这场戏。

    艾金将体靠在天尘的怀里,如猫儿一般慵懒优雅。享受着那双修长有力的大手在她的头顶为她按摩,这个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般的细心。刚刚只是头疼了一下,他就感觉到了。

    天蒲远被艾金气的脸色通红,再看看两人仿佛他不存在一般的亲。一拍桌子,怒吼道。

    你们两个人注意点,这里是我的寝宫。还有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你俩面前呢,大庭广众之下就亲亲我我的成何体统。

    两人抬眸看了一眼吹胡子瞪眼睛暴躁的人,站起十指紧扣的就往外走。

    人家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走吧。去找小熙儿,带他回王府了。

    艾金拉着天尘,边走边说着。眼中却有着隐忍的笑意,两人还没踏出大门,就听到后传来闷闷的声音。

    你们两个人给我回来,拿小熙儿威胁我。无耻,实在是太无耻了。

    艾金转过,看着一脸气愤的某个中年男子。嘴角扬起一抹邪肆的笑,很欠揍的说道。

    我就是威胁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她就是抓住了天蒲远的弱点,他对天尘的疼已经到了一种盲目的状态。所以,他是不会对她怎样的。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平时月月也有在追看。各位妞们若是闹书荒可以去看看。

    蓝凌薇的《嫡女毒心》(重生复仇女强文)http:。xxsy。/info/492677。html

    蓓拉的《驭夫有道:腹黑小狂妃》http:。xxsy。/info/525602。html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