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尘王府多了一个小世子

    澄清的湖水下,一群群鱼儿争抢着湖边女子扔进湖里的鱼食。女子纤细的手腕上戴着一条银质的手链,上面雕刻着漂亮的蝴蝶花纹。在阳光的照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将手中最后一点鱼食撒进湖中,看着清澈的湖水里那一群争抢食物的鲫鱼。完美漂亮的朱唇微微勾起,弱强食在哪里都是一样的。纤手微微抬起,一旁静立着的侍女立刻将手中的锦帕递了过来。

    女子将手上鱼食留下的赃物擦净,刚要起离开。就被从远处跑过来的圆滚滚的子撞到,抬手将小人扶好。纤细的手指在他的头上弹了一下,淡淡的声音中有着宠溺。

    小熙儿,你怎么还是莽莽撞撞的。

    小小的人儿揉着被弹过的额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娘亲。伸出双臂,声音软濡。

    娘亲,抱抱。

    女子嘴边挂起无奈的笑,伸手将这个小小的人儿抱了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替他整理有些凌乱的衣服。

    说吧,你来找娘亲有什么事。

    小人儿大大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撒的将头在女子怀里蹭了蹭。露出一抹可的笑,脆生生的答道。

    娘亲,你每次都和我说干娘是一个很好的人。小熙儿想要去找干娘,听说她被人打成了重伤。

    哦?你从哪里听说的干娘被打成重伤?这个鬼灵精肯定是偷听到她和锦绣的谈话了,自从上次宴会后她就派人去调查了无双公主。果然,她就是艾金那个死女人。只有那个变态,偏执的喜欢大红色。

    小人儿大大的眼睛微微的闪了一下,在女子淡淡的目光下吐了吐可的小舌头。

    娘亲,我上次不小心听到你和锦姨的谈话。

    可是你知道怎么去找你干娘吗,她可是不知道你的存在的。对上那双可怜兮兮的大眼睛,女子的心变的柔软起来。抬手摸摸他的头,他和自家相公长的真像。

    这个娘亲不用担心,熙儿自然是有办法的。只要娘亲同意就行了,反正爹爹什么都听娘亲的。

    见自家娘亲有松口的迹象,小人儿努力的游说着。他是很想见见娘亲时常挂在嘴边的人,也想借此机会除去走走。

    好吧,但你可不许给我惹祸。不然,我立刻让人把你带回来。女子板起面容,严肃的看着怀里的小人。

    一定不惹祸,谢谢娘亲。小人搂住女子的脖子,在她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

    还想在娘亲上在蹭一会,娘亲上软软的香香的。突然被人从后面拎了起来,扔到了地上。紧接着一道充满磁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熙儿,说过多好次不要往你娘亲上蹭。你已经大了,你娘亲抱不动你了。

    被扔在地上的小人儿,揉着摔疼的股。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娘亲,心里却在诋毁着自己的爹爹。他才多大,娘亲就抱不动他了。分明是自己想霸占着娘亲,找了个连三岁小孩都不信的理由。

    女子好笑的看着这一大一小,从男子的怀里挣脱出来。弯下子,将地上的小人儿抱进了怀里。回过头,美眸一瞪。

    他才多大,我就抱不动他了。你的意思是我老了,连小熙儿也抱不动了?

    没有没有,娘子你想多了。只是你不能老是这么宠着他,男孩子还是放养的好。

    男子脸上露出讨好的笑,他最怕的就是娘子瞪他。眼角余光看到她怀里的小人儿得意的看着自己,心里一阵郁闷。这个小东西每天都跟他抢自家娘子,偏偏娘子疼他疼的紧。

    小熙儿,娘亲可以答应你去找你干娘。不理会后的男人,女子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小人。

    男人听到女子的话眼睛一亮,这个小鬼灵精要离开。那是不是就说明,以后娘子就是他一个人的了。没有人再跟他抢了,真是太好了。虽然心里很高兴,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佯装诧异,开口问道。

    小熙儿要去找他干娘,无双公主?

    母子两人谁都没有理会他,刚刚他眼睛一亮可没逃过这两人的眼睛。小人儿从她的怀里跳下来,嘴角露出可的笑。

    娘亲,那我就收拾东西走了哟。熙儿会想娘亲的,娘亲也要想熙儿。

    恩,娘亲会想着小熙儿的。伸手掐了掐小人儿粉嫩嫩的脸颊,心里有些不舍。

    小人儿掏出自家娘亲的魔抓,开心的一蹦一跳的离开了湖边的凉亭。他要回去收拾东西,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见干娘了。

    女子站在凉亭中,看着那渐渐远去的小小影。后的男子走了过来,伸手将她揽入了怀里。

    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还要让他离开呢。舍不得她有些忧伤的样子,知道她是因为小东西要离开而难过。

    她被人伤的那么重,只有小熙儿去了她的边。我才有理由派人暗中保护,即使被人发现也可以说是为了保护小熙儿。毕竟,我们是两个国家的人。

    女子清冷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忧伤,希望小熙儿去了不会为她惹出什么麻烦才好。那个小东西她一点都不担心。整人的功夫一流,也不知道像谁了。

    我想,很快你们就能相认了。每四年一次的人才选拔大会,被选上的人会聚到一起去那片大陆。这样,你们就又能在一起了。

    搂紧怀里的女子单薄纤细的体,他的娘子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的人。这辈子,能遇到她是他最大的幸福。

    锦绣,派人暗中保护小世子和清王妃。

    是,小姐。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侍女恭敬的回道,然后转离。

    在一个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好天气里。艾金终于得到了天尘的许,可以不用再呆在房间中了。这是艾金第一次感觉外面的空气这么好,这些子呆在房间里都要发霉了。

    早早的就带着玲珑几人离开了王府,在街上逛了一会就直接去了拍卖行。元媚儿的肚子已经渐渐的大了起来,林雷则是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边。把她当姑一样的伺候着,生怕一个没注意发生什么事

    艾金靠在软枕上,看着林雷一副妻奴的样子。嘴角一勾,调侃道。

    林雷,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好像你不在一会,媚儿就会出什么事一样。这要做爹的人,都和你一样神经兮兮的吗?

    林雷被艾金这样一调侃,也觉得自己紧张过头了。但看着元媚儿越发笨拙的子,他就不由自主的跟着紧张。毕竟这是她与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而且听说怀孕的女人是不能出一点差错的。

    元媚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也觉得林雷紧张过头了。先在就差去茅房也要跟着了,她自己的体她最清楚。虽然肚子渐渐变大,动作也有些笨拙。但体还是很健康的,绝对一点事都没有。

    别说林雷了,等你怀孕了。你家那口子估计比林雷还要紧张,看你上次受伤的事就能看出来。

    虽然她也觉得林雷紧张过头了,但看他被艾金调侃的面红耳赤的样子还是心疼了。不过她说的也是实话,艾金醒了以后只是休息了一夜就完全的又生龙活虎起来,但还是硬被她家相公留在房间里修养了半个月。

    艾金想想自己以后怀孕,天尘跟前跟后不许她干这个不许她那个的样子。忍不住就浑一哆嗦,她喜欢小孩子但还是以后再说吧。在拍卖行坐到中午,艾金就离开了。她答应天尘,中午时候要回去和他一起用膳。

    出了拍卖行,艾金就直接准备回王府。经过一个酒楼的时候,前面围着一群的人似乎还有争吵的声音。艾金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人群里传出来的那稚嫩软濡的声音,还有那些话让她的眼睛一亮。脚步不自觉的就往人群处走了过去。

    你这个丑八怪,小爷才不要跟你回家。小爷的干娘是个大美人,你连她一根汗毛都比不上。娘亲常说,人长的丑不是错但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人群中间,一个小小的人儿双手掐腰抬着小脑袋一脸嫌恶的看着一名面容媚的女子。

    女子被这小人的话七的脸色发绿,手指着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最后女子二话没说,给边的随从递了一个眼色。几名魁梧的大汉就冲向了那小小的人儿,想要将他给绑了。而围观的一群人,竟然没有出来说话的。

    住手!

    低柔好听的声音响起,带着让人不可违抗的力量。众人将目光移向声源处,才发现一红衣的绝美女子。都自动的为她让开了一条路,让她可以畅通无阻的走进来。

    艾金走到人群中央,看着那小小的人儿。浓眉大眼,可的娃娃脸。皮肤如光滑的鸡蛋一样,粉嫩嫩的想让人上去捏一把。真是可到爆,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孩。

    小小的人儿抬头望向来人,明亮的大眼快速闪过一道光芒。眼眶一红,眼泪一下就留了下来。小体冲进了艾金的怀中,稚嫩的声音里呆着哭腔。

    干娘,她们都欺负我。

    艾金微微一愣,随后眼中划过一抹笑意。蹲下子将哭的惨烈的小人抱进了怀里,站起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人。

    是你们伤了我的干儿子?

    那淡淡的声音,让人不由自的感觉背后发凉。只是淡淡的一个眼神,就让人忍不住双腿打颤。好强大的气势,看着她一的红衣。突然人群里有人惊呼出声。

    她…她是清王妃无双公主。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一红衣似火容貌绝艳的女子不就是尘王的清王妃。自从上次被人打伤后,艾金的真面目被发现。无双公主就是当年让尘王放在心里的绝艳女子的事就被传了开来。

    巧欣,这里交给你处理了。

    眉头微微皱起,艾金不喜欢被众人议论。抱着怀里的小人,几个跳跃消失在了人群中。离开人群,艾金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小巷子将小东西放了下来。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吧。

    小人抬起泪眼汪汪的大眼睛,跑到艾金边抱住她的大腿。声音有些闷闷的。

    干娘,我是小熙儿。娘亲说,干娘是个很好的人。干娘是不喜欢小熙儿,想将小熙儿送回去吗?

    艾金微微一愣,这小人口中的干娘难道是自己。她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干儿子,不过要是自己有一个这么可的干儿子也不错。

    小东西,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你的干娘呢。而且你娘亲是谁,她认识我吗?

    艾金蹲下子,跟这个哭的跟个泪人一样的小人平视。瞧他哭的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抬头为他抹去小脸上的眼泪。

    娘亲说干娘是清王妃,还说只要将这个给干娘看。干娘就会让我跟在边,好好的疼我。

    说完,小人抬起自己的小胳膊。卷起袖子,小小的手腕上戴着一个雕刻着蝴蝶花纹的银质手链。艾金看到小人手腕上的手链心里一阵激动,这个手链是她送给暮吟的款式。这个花样,是根据她眼角下的蝴蝶花纹设计的。

    看着这小小的人,难道这个可的小孩就是她的孩子。没想到那个死女人竟然嫁人了,还有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可孩子。

    你娘现在过的好吗,她在哪里。为什么这么多年,我都没有找到她?

    艾金抱起小人,有些激动的问着。

    干娘,娘亲过的很好。虽然有一个大坏蛋在边,但是那个大坏蛋对她很好。娘亲说,你不用找她。时候到了,你们就会相见的。现在让我来陪你。

    小人儿收起眼中的泪水,扬起一个漂亮的笑脸。那样子很是傲,看的艾金忍不住笑了出来。掐了掐他粉嫩嫩的脸颊,惹来小人不满的抗议。

    干娘,你怎么和娘亲一样艾掐小爷的脸颊。老是掐小爷的脸颊,以后长大不帅讨不到娘子怎么办。

    噗嗤一声,边的玲珑与云七笑了出来。这才多大的孩子,就一口一个小爷的。现在还知道,以后长的不帅了讨不到娘子。真是一个人小鬼大的小东西,不过他带来的消息还是好的。毕竟小姐寻了那人多年,现在终于有了她的消息知道她过的很好。这样,小姐也能放心了。

    既然是暮吟的儿子,自然就是她的干儿子了。虽然不知道他怎么会自己一人来这里找她,既然来了那她就得要好的照顾他。

    干娘带你回去。

    抱着小人,和玲珑几人一起回到了尘王府。刚踏进前院子,就看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

    原本忙碌着的下人们,看到怀里抱着一个可漂亮的孩子回来时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这个小孩子是谁,王妃怎么会抱着他回来。看那孩子浓眉大眼的,长的真好。

    王妃,您回来了。

    老管家从里院走了出来,看到她怀里抱着个孩子一愣。但很快回过了神,瞪了一眼那些愣在那里的下人。走到了艾金的边,语气恭敬。

    恩,王爷呢?

    艾金点点头,开口询问老管家。她要将这个小人介绍给天尘,她一定会很喜欢这个小东西。她一直都知道,天尘和她一样都喜欢小孩子。

    王爷一早就被皇上传进了宫里,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了呢。老管家恭敬的回道,眼睛时不时的看着她怀里可的孩子。心里虽然有些疑问,但没有问出来。主子们的有些事,不是他们下人该过问的。

    他回来了,让他到房间里来找我。

    说完,抱着小人往里院走去。小熙儿睁着大大的眼睛打量着眼前的院子,院子里种满了茉莉花。一颗参天的大树下,摆放着一个白玉桌子和几个玉石凳子。另外一边还放着一个摇椅,整个院子布置的典雅精致,很漂亮。

    干娘,这里是你和干爹住的地方吗?

    小小的影在院子里来回的走到,看看这看看那一副好奇的模样。艾金坐在摇椅上,宠溺的看着那个小小的人。

    是啊,你喜欢这里吗?

    干娘,你叫我小熙儿吧。娘亲也是这样唤我的。

    小熙儿一蹦一跳的跑到艾金的边,扬起小脑袋看着她。大大的眼睛清澈无比,粉嘟嘟的小嘴扬着大大的弧度。艾金看着他可的样子,一伸手将他抱进了怀里。吧唧在他粉嫩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暮吟那个冷冰冰的女人怎么会生出这么可的孩子来。

    小熙儿,你怎么会自己一个人来这里。你娘亲她让你来的吗,她怎么会放心你一个人来呢?

    依她对暮吟的了解,她应该不会让这么小的孩子独自一人出门。看他一路安全的来这,想必她暗中肯定派人跟着这个小东西了。

    是小熙儿央求娘亲的,本来娘亲是不同意的。但是听说干娘受伤了,就同意小熙儿来看看干娘。

    小熙儿小小的脑袋在艾金的怀里蹭了蹭,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干娘的上和娘亲一样,都好香好好闻。

    见小熙儿一直没有提她娘亲现在在哪,既然暮吟说时候到了她们两人就会见面。那就一定会见面,那个女人说话从来都是会说到做到。

    巧欣解决了大街上的麻烦,回到尘王府。刚进到院子里,就看到艾金正逗弄着怀里的孩子。

    小姐,你怎么把这个小孩子带回来了。巧欣有些惊讶的问道,她刚刚不在艾金边,当然不知道这个可的孩子是艾金的干儿子。

    这时玲珑和云七从小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端着点心和清茶。这刚刚艾金吩咐她们给这个小人做的吃的,说他一定会喜欢吃。果然,怀里的小人问道好闻的味道眼睛一亮。

    这是什么,好好吃。

    小熙儿从艾金的怀里跳下去,直奔白玉桌子而去。拿起一块点心,放到嘴边咬了一口。

    见他吃的嘴角挂满碎渣,艾金掏出怀里的锦帕为他擦掉嘴边的碎渣。如同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眼中带着宠溺。

    你慢点吃,没人和你抢。这个叫芙蓉酥,你喜欢吃我让你玲珑姨,天天做给你吃。

    小熙儿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在王府里娘亲不许他吃太甜的东西。像这种小点心,他从来没有吃过。一双黑亮的眼睛带着期待的看向玲珑,玲珑看着他那满脸期待的样子心里依然。

    小熙儿喜欢吃,玲珑姨每天都做给你吃。

    云七拉着巧欣到一边,将她不在时发生的事告诉了她。巧欣才知道,这个可漂亮的孩子是艾金的干儿子,是她一直在寻找那人的孩子。

    小熙儿,我是你巧欣姨。以后谁欺负你,巧欣姨帮你揍的他满地找牙。

    巧欣走到小熙儿边,蹲下子挥挥拳头笑着说道。

    艾金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巧欣就不能教小熙儿一些好的。不过看着这个小人儿,很快就喝边的人打好关系。还真是个鬼灵精,忘了一眼院子。

    天尘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还没踏进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艾金清脆的笑声。心似乎不错,嘴角也跟着微微的翘起。什么事让她这么开心,加快脚下的步子往院子里走去。

    走进院子里就看到艾金坐在摇椅上,边围着巧欣几人。一个小小的影在她们边乱跳,逗的几人哈哈大笑。连他进了院子,都没有人发现。

    咳咳,我回来管家说你让我到房间找你。娘子,可是有什么事要和相公说。

    轻轻咳嗽了两声,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来。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娘子,声音温和的问道。

    妖孽快来,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艾金看到天尘回来,扬起笑脸。等天尘走到自己边的时候,把小熙儿推到了他的面前。

    妖孽,这是我干儿子小熙儿。

    天尘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小人,他不过是进宫一个早上。金儿就收了这么一个可的孩子,他本来就很喜欢小孩。而小熙儿又长的很可,很找人喜欢。

    干爹,干娘刚刚一直在跟小熙儿提起你。果然干爹就如干娘说的一样,是个很帅的人。小熙儿长大以后,也要想干爹一样的帅。

    小熙儿这左一句干爹,又一句干爹的叫着。还把天尘夸了一顿,小嘴这个甜。瞬间就把天尘给收服了,天尘对下子抱起小熙儿。

    恩,我们小熙儿长大了一定是一个大美男。

    艾金有些无奈的看着小熙儿,这个小鬼灵精还真会说话。刚刚那些话,她什么时候跟他说过了。看见小熙儿在天尘的怀里冲着自己渣渣眼睛的可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天尘回来后,小熙儿似乎非常喜欢他。两人也好像很投缘,一大一小玩到了一起去。天尘带着小熙儿玩,直到看着玩累了才交给艾金。艾金抱着他,将他哄睡了以后。跟着天尘去了他的书房。

    刚进书房,天尘就一把将艾金抱进怀里。走到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将她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这个小家伙是谁?

    艾金将小熙儿的份告诉了天尘,天尘有些惊讶。没想到她们寻找了这么长时间的人,竟然会自己出现。不过这样也好,至少金儿也能放心了。

    看来他以后是要和我们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了,有这么一个可的孩子在王府里。王府里也能闹一些,看他那古灵精怪的样子肯定很快就将府里的人收服。

    天尘嘴角带着宠溺的笑,想到那小东西可的笑容,心就会好起来,不知道他和金儿的孩子是不是也会这么可

    妖孽,我想将小熙儿收养了。给他一个份,不然我怕他被别人欺负去。

    艾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天尘,小熙儿是暮吟的孩子。现在跟在自己边,他不能让人欺负了他。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她和天尘的孩子给他一个份。

    好,只要喜欢就行。明天我就进宫和皇上说,我想他会同意的。而且小熙儿这么可,我也很喜欢他。

    天尘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闻着她乌黑的秀发散发的淡淡幽香。只要她能开心,让他做什么都行。

    皇上一早将你叫进宫里,是有什么事吗?

    艾金窝在他的怀里,双臂环住他健硕的腰。平时都是早朝过后,就回来了。今天皇上一早将他叫走,这个时辰才回来肯定是有什么事。

    今天早朝,皇上在大上大发雷霆。决定要彻查你被重伤的事,毕竟你的份除了是清王妃,也是蓝冰的无双公主。你在天岚出了事,蓝冰要追究此事。

    修长的手指穿过乌黑的秀发,卷起一缕放到手心里把玩着。原本蓝冰国将无双公主送来联姻,从嫁妆上就可以看出他们对无双不过就是口头上的重视。现在却要追究她出事,若不给一个交代不惜兵戎相见。这样一个态度的转变,不得不让人惊讶。

    艾金将脸颊贴在他的膛上,如一只慵懒的猫儿般温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声音低柔。

    现在蓝冰国皇上的权利已经被架空,所有的实权都掌控在小皇子蓝薄寒的手里。他是一个很精明的人,我想他这么做是为了还我一个人吧。

    哦?我怎么不知道我家娘子什么时候和他有交了。天尘眉毛微微一挑,声音有些危险。他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危机感,莫名的他就是觉得那个蓝薄寒对她家娘子图谋不轨。若是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愿意堵上自己的国家这样的感怎么只会是朋友。

    咦,好弄的醋味啊。

    艾金偷偷的扬起嘴角,这个男人是在吃醋吗。看着天尘一副我就是吃醋了怎么样,快点坦白交代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头在他光洁的下巴上印上一吻。

    将她与蓝薄寒的合作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并且保证他们两人只是朋友关系。但这个男人还是让她和他保持距离,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两个人在书房腻歪了一下午,一直到小熙儿醒了才从书房里走出来。陪着小东西玩,雪儿似乎很喜欢小熙儿。圆滚滚的子,小熙儿边打滚撒。艾金从来没有见过它对谁这般过,心里有些惊讶暗中观察着雪儿。

    最后她才发现,雪儿太聪明了。它知道跟着小熙儿就好好多的点心吃,小熙儿也很喜欢这个雪白的小雪貂。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它,两人根本就是形影不离。

    艾金有些无奈的看着那个吃货,心里不想着要不要这么没有节。一点吃的就把它给收买了,现在连她这个主人都忘记了。

    天尘第二天一早就进了宫,把要将小熙儿领养的事告诉了皇上。说是请求皇上同意,但态度却是摆明了你同不同意小熙儿以后就是清王府的小世子了。他今天来,不过是通知他一声而已。

    好,一会你把那孩子带来让我看看吧。

    天蒲远对于天尘的请求从来都是有求必应,只要他能开心就好。再说到现在他还没有看到他这些皇子们的孩子,有一个小东西能常来陪陪自己也好。现在他就特期待,天尘和艾金那丫头快点给他生个孙子玩玩。

    艾金受伤这件事,我已经全权交给你去处理了。不管这背后牵连到谁,一切都按国法处置。你回去吧,把那孩子给我带来。

    天蒲远挥挥手,让天尘退下。等那修长拔的影消失后,他唤来了严佲。

    去叫人准备一些孩子吃的点心。

    天尘很快就回到了王府,将皇上的话带给了艾金。听到皇上要见小熙儿,艾金星眸一亮。拉过小熙儿,笑的很灿烂。

    小熙儿,一会干娘和干爹带你去看一位老爷爷。看到他你一定要嘴很甜,把他哄的心花怒放的知道吗?

    恩,我一定会把他哄的心花怒放的。只的干娘,你想做什么。

    别看小熙儿不大,但这小鬼灵精可是很会看人脸色做事的。他一看艾金的样子,就知道干娘心里肯定是算计着什么。

    艾金没有回答小熙儿的疑问,只是叫来巧欣将他打扮的很漂亮。一月白色锦服,配上他可精致的面容。看的艾金忍不住把他抱起来,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收拾好后,艾金和天尘就带着小熙儿去了皇宫。当他们到那里的时候,皇上已经让人将点心准备好,正等着她们呢。

    远远的就看到天尘抱着一个孩子,边跟着一红衣的绝美女子。这三个人站在一起,就仿佛真的是一家三口一样。男的俊美女的绝艳,怀中的孩子更是精致可

    只是一愣神的功夫,三人已经来到了他面前。天尘放下怀中的小熙儿,蹲下子揉揉的他的头。眼中带着宠溺,笑着道。

    小熙儿,这是你皇爷爷。

    小熙儿抬头看了一眼艾金,看到他对自己渣渣眼睛。转过头看向眼前俊美的男人,他和自己皇爷爷一样很高大很英俊。脸上都带着慈的笑,让他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仿佛自己真正的皇爷爷就在眼前一样,明亮的大眼睛弯起露出一个可的笑容。

    皇爷爷好,我是小熙儿。是干爹和干娘的干儿子。声音响亮,清脆好听。

    众人被他的自我介绍逗的哈哈大笑起来,气氛也变的融洽了很多。天蒲远一看到这个精致的小娃就特别的喜欢,再加上小熙儿嘴甜。

    左一声皇爷爷,又一声皇爷爷的叫着。还真把皇上给哄的心花怒放,抱着他就不松手。把各种好吃的点心都递到小熙儿面前,一高兴还赏了一堆的东西给他。

    皇爷爷,小熙儿很伤心。嘟起粉嘟嘟的小嘴,一脸的不高兴。

    谁让我家小熙儿不高兴了,告诉皇爷爷。皇爷爷帮你出气。这委屈的样子,可心疼坏了天蒲远。连忙把小人抱进怀里,哄着。

    干娘每次抱小熙儿时间长了,小熙儿都能看到干娘偷偷捂着口脸色难看的样子。小熙儿在街上的时候,听说干娘被坏人打伤过。皇爷爷,你一定要将那个坏人狠狠的惩罚为干娘出气。

    小熙儿抱着天蒲远的脖子,撒着。声音里都是委屈,明亮的大眼睛里已经蓄满泪花。下一秒就会掉下来,这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天蒲远一阵心疼。

    皇爷爷已经将这件事交给你干爹处理了,他那么你干娘一定会为她出气的。小熙儿不伤心,等抓到凶手皇爷爷一定重重的罚她。

    天浦远做出了保证,小熙儿才露出了笑脸。搂着天浦远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艾金看着小熙儿,心里想着暮吟真是教了一个好儿子,看他把皇上哄的。就好像是他亲孙子一样,还有这些话好像她没教过他啊。

    小熙儿我在天浦远的怀里,向着艾金眨眨眼睛。艾金心里无奈的摇摇头,真是个鬼灵精。不过,她喜欢。

    艾金笑眯眯的看着皇上,既然小熙儿都将这件事引到这上面来了她也不能不领了这份好意。

    父皇,金儿也不想将这件事闹大。怎么也没想到,蓝冰那边会插手此事。

    一对上那双带着笑意的星眸,天蒲远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也是露出这样灿烂的笑容。自己就被她狠狠的宰了一顿,不知道这次她又要干吗。

    那金儿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丫头可鬼的很。一不小心,就会掉到她给你下的里。

    我只要皇上答应我一件事,我就立刻休书回去让他们不再插手此事。

    艾金在一旁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喝了一口一旁的宫女递上来的茶。

    什么事?天蒲远一边逗弄着怀里的小熙儿,一边问道。其实他心里也猜出了几分,肯定是跟上次的事有关系。

    我这个人很好说话,为人也很随和。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们都是明白人,我遇刺的事背后是谁指使的大家心里都有数。伤害我的人我心好的时候也许会放她一马,但是我不能放过伤害天尘的人。三番两次想要置他于死地,这次若不是他遇到高人。想必就回不来了吧。

    说着艾金的目光移到天尘上,当巧欣告诉她天尘为了她去摘地狱草的时候。她的心一跳,地狱草那是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的。这个傻瓜还在明明知道皇后会在半路派人伏击他的时候,独自一人出去。还好平安的回来了。

    天蒲远一听天尘出去为艾金找药,被人伏击。眉头微微皱起,这段时间皇后都很安稳的呆在自己的寝宫。他以为她学安稳了,没想到背地里还在招人暗杀尘儿。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好,那我就直说了。我想明天开始我做的事,你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艾金将小手放到了天尘的大手里,与他十指紧扣。感受从他的大手上传递过来的温暖,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只要你们不会太过分,我就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这几朕的头很疼,这朝堂上的事都全权交给尘王处理。严佲,把东西拿来朕要下旨。

    严佲很快将东西都拿了过来,交给了皇上天蒲远。天蒲远将小熙儿放到一边,拿起毛笔大手一挥写下了圣旨。

    很快圣旨就被颁布了下去,所有的人都知道尘王府多了一名小世子。很得皇上的宠,而且尘王爷被皇上予以大任。皇上称病,由尘王代为监国。

    这道圣旨一下,引起了一片的哗然。有开心的,当然也有异常愤怒的人。

    譬如此时的凤仪内,瓷器被打落地面的声音在宁静的大内是那样的刺耳。就犹如,主人此刻的心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