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冰火两重天,浴火重生

    墨风第二一早就赶了过来,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定是连夜赶路而来。到了尘王府直接和天尘去了她们两人的房间。看到在榻上没有生气的人,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

    怎么会伤的这么重,前些子听说天岚的尘王妃被人打成重伤我立刻连夜赶路过来。知道是谁伤的小师妹吗?

    墨风在艾金边坐下,探出手为她诊脉。温润如水的眼中划过一道光亮,小师妹的五脏六腑虽然被伤,但她全道都被打通。而受到损伤的五脏六腑也在渐渐的自动愈合,真是太奇怪了。

    她中的是冰霜掌,听说是寒冰宗的门内弟子才能学的。而伤她的那名女子,名字叫香伶。

    天尘将事的始末都告诉给了墨风。

    寒冰宗…墨风小声的嘟囔了一声,手指摩擦着下巴。这不是那个人的势力吗,怎么会对小师妹下杀手。

    墨师兄知道寒冰宗?见墨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嘴角小声的说着寒冰宗。果然,他是知道这个宗派的。

    听说过,但他们是在另一片大陆。怎么会,突然的来到这里打伤小师妹。

    墨风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她和他们应该没有什么冲突。

    伤害金儿的人,无论他有多强大。我都不会放过,先将金儿救醒。这些事,以后再说吧。

    望着上沉睡着的人,紫眸中染上淡淡的柔。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炼制好火冥丹将她治好。那些敌人,可以以后慢慢的收拾。

    恩,你把药材都给我吧。带我去小师妹的炼药房,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墨风点点头,看着天尘看着她的目光。心里感到很欣慰,小师妹找到了一个值得她托付终的男人。

    天尘将所有的药材准备好递给了墨风,带着他去金儿的炼药房。巧欣和玲珑这时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后还跟着戚冥和影。

    玲珑、巧欣你们两个人留下来看着金儿。戚冥和影,跟我走。

    天尘吩咐完,带着墨风和戚冥等人离开了房间。巧欣和玲珑留了下来,玲珑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打开。凉爽的风吹了进来,清脆的鸟叫声也传了进来。

    小姐,你要快些好起来。你看这外面的天气多好,等你好了我们天天都去院子里晒太阳。玲珑每天都做你喜欢吃点心。

    玲珑走到艾金的边,做着每天必做的事。为艾金的体按摩,揉着她纤细的胳膊。

    上的人似乎在回应她一般,手指微微一动。玲珑微微一愣,再次看了一眼艾金的手。依然是一动没动的放在那里,眼中闪过失望。大概,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吧。

    儿榻上的艾金听见了玲珑的话,她想要醒过来却怎么都醒不过来。体在一点一点康复,她都能感觉到。但她就是醒不过来,从前天隐约能听到外面的人说话,但这几完全的神智清明起来。外面发生的事,她都是知道的。

    体想被控制住了一样,任她如何挣扎都没办法动分毫。总觉得体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或者说是在等待一个时机。时机到了,她自然就会清醒过来。既然如何都挣脱不开上的束缚,那就安静的等待时机的到来。

    戚冥和影守在炼药房的门口,不让任何人靠近。天尘将小火抱进了炼药房,取出一把锋利的小刀。看着怀里可的小火狐,心中有些不忍。小火似乎感觉到了他的不忍,小小的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

    天尘揉了揉它的小脑袋,将它放到了桌子上。冷光一闪,在塔小小的腿上划出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流进碗中,天尘下手很快他怕它会感觉到痛。放血,处理伤口一瞬间就完成了。小火因为腿被划伤,暂时不能乱动就乖乖的趴在桌子上安静看着他们炼药。

    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墨风接过小火的血。将那碗血倒进了炼药炉中,随后其他药材也被他有顺序的放入。天尘不动炼药,只能在一旁给墨风打打下手。

    两人在炼药房中整整呆了一个上午,天尘终于知道炼药是一件多么费神的事。要注意火候的大小,什么时候放什么药材。精神力必须极度集中,若是有一瞬间的闪神药都有可能变质。人的精神力高度集中,是见非常累人的事。难怪以前金儿每次在炼药房都要呆这么长时间,出来时脸上总是带着疲惫。

    终于火冥丹炼好了,一粒圆润透着光泽的红色药丸被墨风从炼妖炉中倒了出来。将火冥丹交给了天尘,眉宇间带着疲倦。

    快去将这火冥丹给小师妹服下,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

    恩,我让人给你准备了房间。你去休息下吧,连赶路再加上炼制丹药一定累坏了。

    天尘接过火冥丹,看着一脸疲惫脸色难看的墨风。他抱起桌子上的小火,准备离开炼药房。

    没事,我跟你一起过去。看她吃下去,我才能安心。墨风揉了揉眉心,坚持要跟天尘一起去看艾金。

    点点头,两人推开炼药房的门走了出去。戚冥见两人出来,连忙问道。

    王爷,火冥丹炼成了吗?

    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出马。墨风有些傲的开口。

    四人往艾金的房间走去,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巧欣一脸惊喜的喊着。

    小姐…小姐的手指刚刚好像动了一下。

    玲珑原本以为之前是自己的幻觉,现在巧欣也看到了。那说明,刚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小姐的手是真的动了,真是太好了。

    天尘听到巧欣的话,心里一阵激动。丢下后的人跑到了艾金边,望着上昏迷的人。

    金儿,你刚刚真的动了吗。你是不是能听见我说话,若是能你再动动你的手指。

    天尘握住艾金的手,眼睛一直看着那双白皙细腻的玉手。眼睛都不敢眨,生怕自己错过什么。

    艾金感觉到天尘的气息,听到他的话。被那双紧紧握在手里里的小手,感觉到那双大手传来的温暖还有那颤抖。感觉到他的紧张他的害怕,自己不知道昏睡了多长时间,想必这段子他一定不好过吧。

    用尽全的力气,手指微微一动。天尘看着那纤细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紫眸中溢满了激动。突然脑海中出现那个神秘男人离开时的话,连忙将手中的火冥但喂到了艾金的口中。扬起她的下巴,让她咽了下去。

    艾金感觉到一粒药丸被吞咽了进来,带着一道灼的气息。从四肢百骸划过,全犹如置在烈火中一样。一串串火苗在灼烧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好像要将她淹没在这片火海里。

    天尘一直看着上的人,服下火冥丹后。她的脸色渐渐变的红润起来,不再是苍白如纸。只是那红润过来,开始出先不正常的红晕。额头不断的冒出密密的细汗,眉头紧紧的皱着。脸上露出痛苦的表,似乎在忍受着很大的折磨,这让天尘看到十分心疼。

    恩…

    上的人发出轻微的低喃声,声音虚弱夹着着痛苦。天尘伸手想将她拉入自己的怀里,却被一直站在后的墨风拦住。

    这是火冥丹在她体内发生作用,她必须靠自己熬过去。若你强行用内力帮她,只会害了她。

    墨风将事的严重告诉了他,看着小师妹这么痛苦他心里也不好受。只是他发现小师妹的形似乎有些脱离了他的认知,火冥丹服下后会和寒霜掌留在体里的寒气相互抵消掉。伤者不会感到痛苦,很快就会醒过来。

    但小师妹现在的反应似乎是忍受着什么痛苦,墨风走到边为艾金诊脉。刚碰触到腕间的肌肤,立刻收回了手。她此时的肌肤很烫,不行再这样下去人会被烧坏的。

    天尘也发现了这样的现象,刚刚她体直是发。而现在整个人都滚烫起来,让人没办法靠近。

    快,巧欣去准备凉水。

    天尘的声音有些着急隐隐透露着惊慌,巧欣一听连忙和玲珑去准备凉水。很快两人端着两盆凉水回来了,将手帕打湿敷在艾金的额头上。这才发现小姐上怎么会这般的烫人,这是会烧坏的。

    两人不断的为她冷敷,不断的换水。依然没有将她上的度降下去,体温还在持续的上升。这个样子的她,可急坏了屋子里的一群人。就连墨风也找不出任何的原因,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云七早上被巧欣弄取出买菜,本以为今天火冥丹炼制好了。小姐醒了以后,为她做些她喜欢吃的菜。但她边又不能没有人看着,所以让云七去买菜去了。当云七买完菜回来,将菜送到了院子里的小厨房中。离开小厨房,正准备去看艾金的时候。

    正巧看到巧欣和玲珑从艾金的房间中出来,脸上神凝重。往院子里的井走去,云七也跟了上去。

    怎么来,小姐醒了吗?

    听到云七的声音,巧欣回过头来。脸上露出伤心的表,声音有些沙哑。

    小姐服下火冥丹后,体就开始发。现在烫的让人都不敢靠近,我们用冷水为她冷敷都没用。上的体温,就是降不下去。

    云七听着巧欣说着艾金现在的状况,秀丽的眉头微微一皱。连忙往艾金的房间跑去,玲珑和巧欣打完水也跟着跑了进去。

    云七一进到房间立刻往艾金的边跑去,看到上的人脸已经被烧的通红,体四周的空气都被她上散发的温度边的温起来。

    快,去准备浴桶。里面放入冰水,没有冰水就用冷水。

    小姐上的温度必须降下来,不然人还没好就要被这度烧坏了。只是服下火冥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很快天尘就让戚冥他们把浴桶准备好了,里面装着冷水。因为要将人放到浴桶中,墨风和戚冥等人就退了下去。天尘将艾金一把从上抱起,仿佛她上散发出的气对他一点作用都没有一样。

    小心的将艾金放到盛满冷水的浴桶中,冷水瞬间打湿了她的衣衫。艾金被体里的火焰灼烧的神智有些迷糊,突然感觉到一阵凉意。那让人恼怒的火焰似乎降了一些,但没一会那团火焰气势更加强烈的燃烧起来。

    云七一直皱着眉头蹲在浴桶旁,时不时的用手去看看水温。没一会,浴桶中的冷水就变的温起来。

    这样不行,必须用冰水。云七第一次放沉了声音,这代表着事严重了。

    可是这都要到夏天了,去哪里弄冰水来。巧欣也着急,浣纱宫里到是有一处寒冰池。但这里离浣纱宫这么远,将小姐送回去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呢。

    天尘看着一脸痛苦样子的小人,心都快被折磨死了。要用冰,这个时候去哪里找冰。到是一直收在本外的戚冥,听到里面的对话开口提醒。

    王爷,你忘了暗夜楼总部底下有一个寒冰了吗?

    戚冥戏中叹息,真是关心则乱。遇到王妃的事,王爷平时冷静睿智的头脑就完全用不上了。

    戚冥的话点醒了天尘,对啊他怎么会忘记那张寒冰。将艾金从浴桶中抱出来,找了一干爽的衣服为她换上。抱着她就往书房走去,打开书房的密室抱着她往暗夜楼总部走去。

    戚冥和巧欣几人都跟在了后,天尘也没再瞒着她们。反正迟早自己的这个份她们都会知道,现在将怀里的她上的温度降下来才最重要。在拐了几个弯后,终于到了暗星楼的总部。

    紫这次刚好从外面回到总部,见到天尘抱着一名女子来到总部。后还跟着戚冥几人。微微一愣,连忙走了过来。

    主子,你来总部是有什么事吗?她…王妃怎么了。

    看到天尘怀中的人,不就是主子刚娶回来的小王妃吗。看这样子似乎是出了什么事,难怪主子的脸上乌云密布。

    恩,我要去趟底下密室。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来打扰。

    说完,越过紫。抱着艾金往底下的密室走去,戚冥没有跟去,这里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只有巧欣、玲珑、云七和墨风跟着。

    很快几人就到了底下密室,说是底下密室不如说这是一个山洞。四周都是光滑的石壁,山洞的中央有一潭清泉。泉水清澈透明,清泉的中央的石台上放着一个冒着冷气的寒

    天尘抱着艾金终一跃,足尖轻轻点在平静的水面上带起一朵朵水花。几个终,就到了清泉中间的大石头上。小心的将艾金放到了寒冰上,这个寒冰是当初一个副楼主练功差点走火入魔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弄回来的。它对内功深厚的人修炼武功有很好的效果,他好了以后就一直放在了这个密室中。

    没想到尽头就用上了,寒冰散发出来的寒气终于将她上的气降下去了很多。冰凉刺骨的凉气没几个人受得了,但对于内功深厚的人来说却没什么事。

    玲珑和巧欣等人的内功也很好,所以呆在这里没什么问题。几人都用气功飞到了清泉中央的大石头上,云七用手触碰了一下艾金的额头。虽然还是很烫,但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痛苦的表

    寒冰上的艾金,现在只感觉自己要被这团火焰弄疯了。一点一点的吞噬着她的神经,这种在烈火中灼烧的感觉真的是差透了。就在她快受不了的时候,一阵凉意从体外渗透进来。带给她一阵清爽的感觉,将那人的火焰击退下去。

    这凉气穿透皮肤,渗入体滋养着被那火焰灼烧过的神经。体里的温度慢慢降低,人也舒服了很多。

    不正常的红晕渐渐从她的脸颊上退去,紧皱的眉头也舒缓开了。看到她似乎不那么痛苦了,温度也降了下来。众人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

    只是没有让他们放松一会,寒冰上的人突然体抽搐起来。这样的变化让几人一愣,刚明明还好好的真么体就开始抽搐起来。天尘伸手将上的人按住,感觉到她上渗出的寒气。

    气降下去了,但现在她的体凉的刺骨。

    天尘将艾金现在的况告诉了她们,这一阵冷一阵的交替,金儿的体怎么受得了。

    云七蹲下子,伸手探了探泉水。发现这清泉竟然是的,清澈的眸子扫视了一圈,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泉眼。原来,这个清澈的清泉竟然是温泉。

    将小姐放到这泉水里。

    天尘没有问为什么,他知道这些人都是金儿在乎的人不会害她。将她从寒冰上抱了下来,跟着她一起走进了温泉中。小心的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怕她体滑到水底紧紧的环住了她。她上传出的寒气,刺痛了天尘的心。她的金儿,此时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搂紧怀中的人,想将自己上的体温传到她的上。泉水打湿了两人的衣衫,隔着湿透的衣衫肌肤紧紧的相贴在一起。炙的肌肤碰触到散发着凉气的柔嫩肌肤引起一片颤栗。

    艾金不安的在天尘的怀中微微一动,她感觉到天尘上熟悉的味道。知道自己现在他的怀中,但她现在已经没有精神去想这些。她的体仿佛被置在千年的寒冰中,仿佛没有吃下那个药丸之前的感觉又回来了。这一阵一阵刺骨的凉气好像要将她全冻上一般,她能感觉到血液在一点一点的结冰。

    从脚开始一点一点晚上蔓延着,这种无力感让她很无助。老天这是在捉弄她吗,让她无缘无故的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本以为找到了可以执手一生的人,现在却变成这样。

    金儿,你一定要好起来。我们还要一起生活下去,你不能丢下我一人。若是你不在了,我也不会独活。

    似乎感觉到怀中人的低落绪,天尘低柔的声音在洞内响起。

    泉水的温一点一点驱散了艾金体里的寒气,听到天尘的话。艾金的眼眶微微泛红,是啊她还要和他一起走下去。怎么可以丢下他一人,而且她怎么会被这点小麻烦打倒。

    感觉到怀中人的绪稳定下来,天尘收了收手臂。薄唇贴在她小巧的耳畔,声音有些嘶哑。

    我的金儿,永远都是最坚强勇敢的。

    艾金的体一直冷交替着,这可累坏了天尘。一会将她抱到寒冰上,一会放到温泉中。就这样不知道折腾了多少次,艾金的体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温度。但人依然没有清醒过来,几人在密室中呆了三天。

    艾金的况没有再反复,确定她的体无碍后。将她带离了密室,回到了王府中。

    这几大家都守着她,没有好好休息过。玲珑走到边,看着眉眼间都是疲倦的天尘开口劝道。

    王爷,小姐现在的况已经稳定了。你就下去休息下吧,小姐醒了看到这样的你一定不会高兴的。

    你们也累了很多天,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我希望她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我。

    天尘摆摆手,让玲珑她们下去休息。他要一直陪在她边,希望她睁开眼就能看到自己。

    见整个人瘦了一大圈,面上的倦意深浓却不愿意离开的男子。小姐真是找对人了,这些子王爷衣不解带的照顾她。劝说不了他,只能下去休息了。等小姐醒了自然会让王爷去休息,到时候就由他们来照顾小姐。

    玲珑、巧欣、云七和墨风都下去了,这段子没有好好休息。脸上都带着疲倦,回到自己的房间没一会就都沉沉的睡去。

    房间中只剩下天尘与昏迷的艾金,天尘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捋顺。手指描绘着她的样子,眼中带着心疼。

    金儿,你还没睡够吗。你还要让我等你多久,快点醒过来好不好。

    一滴清脆的泪从紫眸中滑落,滴到那白皙的小手上。一直以来,他都忍着心中的恐惧。害怕他的金就这样,一直沉睡下去。

    艾金在那几次冷交替的折磨中,神智涣散。体犹如冰火两重天一样,最后陷入一片黑暗中。那种冷交替的感觉也跟着消失掉,被破坏的神经一点一点的自动修复着。

    她不知道过了多久,体所有的神经都修复好了。经过那冰与火的淬炼,她的经脉比以前更加的结实。体犹如被从新锻造了一般,她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

    在她迷蒙的时候,天尘的声音传了进来。似乎有一滴泪掉到了她的手背上,是他哭了吗。这个男人竟然为了她落泪,心中一阵抽痛。她要醒过来,努力的睁开眼睛。

    上的人手微微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两下。天尘屏住呼吸,看着她慢慢的睁开了双眸。

    艾金睁开眼睛就看到满脸胡茬的天尘,上衣服也有很多的褶皱。眉目间的疲倦那样的明显,紫眸正兴奋的看着自己。

    艾金抬起手,拂去他皱起的眉头。嘴角扬起一抹虚弱的笑,声音中带着调侃。

    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是我认识的妖孽。现在就一个邋遢的大叔形象,可别说你是我家相公。

    天尘抓住拂开自己眉头的小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

    还有力气跟我开玩笑,看来你是真的没事了。你个坏丫头,知不知道你昏睡了多久。将我们一群人急坏了,下次不许你再独自一人出去。

    好,下次我一定不一个人出去。让你们担心了,现在我醒了你去休息吧。

    有些心疼的看着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眼底也出现了一片黑色,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天尘将外衣脱掉就上了,大手一挥,将艾金揽入了怀中。嘴角挂着满足的笑,这样抱着她他的心才有了踏实感。

    艾金没想到他会直接上了,原本想要伸手推开他。但头顶上传来的均匀呼吸声,就知道他是睡着了。这段子他一定很累,不然不会一沾到就沉沉的睡下去。

    艾金从他的怀中抬起头,看着个睡的很沉的男人。原本光洁的下巴,已经出现了青青的胡茬。眼底的那片黑色,看的艾金心疼。伸手抚摸他眼底的那片黑色,抬头在他的薄唇上印上轻轻的一吻。将头在他前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沉沉的睡去。

    窗外,灿烂的阳光穿过窗栏照到房间中。打在上相拥而眠的两人上,为她们镶上了淡淡的金边。

    因为担心小姐,玲珑、巧欣和云七都没有睡太久,醒了就过来了。想要让天尘下去休息,走到房门口发现里很安静。玲珑轻轻的推开门,看到上相拥而眠的两人。关上房门,推了出来。

    冲着巧欣和云七,比了一噤声的动作。来着她们两人离开了,去了自己的房间。

    我看两个人都睡在上,应该是小姐醒了让王爷上去睡的。王爷最近也累坏了,让她们两个人睡吧。我们还是别去打扰了,等她们醒了再去看小姐。

    玲珑坐回上,体靠在栏上。终于露出这段时间第一次的笑容,小姐终于醒了。

    这么说,小姐醒了?见玲珑点点头,巧欣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心的道:醒了就好,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云七听到这个消息,也开心的笑了。只要小姐醒了好,这段时间大家的心都没安稳过。这下可以放下了。

    几人聊了会,看了看时辰。决定出去买菜,晚上做一桌子的好吃的来给艾金补补体。

    蓝冰国,寒王府。

    一黑衣华服的夜寒看着手中的纸条,冷峻的眉毛皱起。刚毅冰冷的脸上此时及其郁,手轻轻一握。纸条瞬间化为了灰烬。

    没想到,有人竟然将她打成了重伤。更让他感到诧异的是她的份,没想到她隐藏的竟然如此之深。想到纸条上写的,她差点就死掉的消息。薄唇微微抿起,伤她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之源,不管用什么办法将那个伤害她的人找出来。冰冷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如同千年的寒冰让周围的温度降低了好几度。

    是,王爷。

    柳之源心里叹息,他这是何苦呢。人家都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是嫁给的心之人。主子这样默默的付出,她也不会知道。唉,字难解啊。默默的转离开了他的书房,将空间留给他。

    柳之源离开以后,夜寒在窗前站了很久。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不是他不想尝试。而是知道不管自己多么努力,都不会得到她的心。那样的女子,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现在的他们是合作人,也是朋友。若是他真的将感表达出来,也许连朋友都做不成了。那他宁愿以朋友的份,留在她边守护着她。看着她幸福,这样就够了。但若是他不能给她幸福,他不介意将她带走。

    天尘,你最好不要给我机会带她离开。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她,不要让她伤心。

    收回望着远方的视线,理了理衣摆。出去书房,看着守在书房门口的顾风。恢复了往的冰冷,淡淡的道。

    走吧,进宫!

    从艾金被重伤醒来后,已经过了七天。这七天里,天尘寸步不离的看着她。不许她下地,每天都顿好多的参汤给她喝。看着自己渐长的胳膊和越来越圆润的肚子,艾金红润的笑脸就夸了下来。

    艾金星眸滴溜溜一转,眼中带着讨好的笑。看着坐在一旁翻看着手中奏折的男子,嘿嘿一笑。

    相公,你看人家的体都好了。可不可以出去转转,在房间里呆的闷死了。

    不行,你体还没有完全复原。再忍几天,你就可以出去玩了。

    淡淡的声音从天尘的口中传出,头都没有抬起。依然忙碌的看着手中的奏折,而桌子上还摆放着很多。

    艾金嘟起嘴,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垮掉了。玲珑和巧欣站在一旁,看着吃瘪的小姐都掩唇轻笑。还是王爷能治住她家小姐,让她乖乖的呆在房间。

    艾金心中恼怒,这个天尘。从她好了,就天天跟在她边。现在连白天工作,都搬到了房里。就怕她趁他不注意溜了出去,把她当犯人一样。

    天尘见她不再说话,从一堆奏折中抬起头来。看她嘟起小嘴的可样子,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奏折,走到边坐下。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柔声的安抚着。

    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算像你说的你体经过这次的冰火淬炼发生了质的蜕变。但为了让我安心,再忍两天好不好。

    艾金最受不了天尘的软磨硬泡,最后只能投降。乖乖的再忍两天,有些哀怨的看着那两个忍着笑意的人。

    我醒了这么久,怎么没看到梅兰竹菊四人?艾金这才想起,除了早上出去买菜的云七。似乎从她醒了,就没看到那四人。

    小姐受伤后,这四个人就突然消失了。也没说去哪里,一直都没回来。玲珑也有些疑惑,这四个人去了哪。

    玲珑的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天尘喊了一声进,梅兰竹菊四人就走了进来。

    看到艾金坐在上,眼中闪过惊喜。梅连忙走了过来,上下的打量着艾金。确定她一点事都没有,才松了口气。

    你们四人,去哪了?艾金斜靠在软枕上,把玩着垂落在前的一缕秀发。

    梅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了艾金,有些不好意的说道:我们四人回去了一趟,调查了关于冰霜掌和寒冰宗的况。而且我们发现,伤害小姐的那名女子似乎和天岚的皇后有些关系。

    哦?香伶是皇后的人?天尘放下手中是奏折抬起头看向梅。

    根据调查,皇后在十年前救下一名女子名字就叫做香伶。被她救下后,香伶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消息都没有了。梅将自己调查到的都说了出来,也不知道这些能不能帮到小姐。

    香伶的武功极高,想必皇后也不会知道。我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皇后还没有能力可以驱使一个这般厉害的人物。怕是皇后,也是被人利用了一颗棋子罢了。不过,这倒也给了我们机会收拾她。

    艾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若是皇后知道香伶这般厉害会有什么样的感想。她并不认为如表面这般简单,之前派出多少人调查香伶份都查不到。为什么,现在一查就查到了。而这件事的幕后黑手直指皇后,看来这皇后是当定替罪羔羊了。

    艾金翻看其手上的小册子,她现在对皇后没什么兴趣。到是对这寒霜宗起了一丝兴趣,竟然派人来杀她。对于想要自己命的人,她从来都不会手软。经过这次的教训,她知道她现在的实力还不够。所以她要不断的强大自己,像这次这样的事她绝对不会再让她发生。

    根据你们的调查,这寒霜宗不是青芒大陆的势力。根据我所知道的,那片大陆的人没有许不是不可以来这片大陆吗?

    艾金翻看着小册子,问出心中的疑问。

    大概是因为每四年一次的人才选拔吧,所以才会有那片大陆的人来这里走动。

    天尘眉头微微皱起,他怎么忘记了四年一度的人才选拔大会。

    人才选拔大会?听到这个艾金来了兴趣,一双晶亮亮的眼睛看着天尘。

    天尘看她那样子就知道她想参加,揉了揉眉心。这个小女人,哪里有危险就偏要往哪里凑。

    那片大陆每隔四年都来这片大陆选走一批人带到他们那里,两片大陆有着个关系。青芒大陆上的国家与各大世家都上那片大路上的延续,每隔四年都会选取一批人回到本家。

    天尘嘴角勾起讽刺的笑,真是可笑他们将人都分为了三六九等。而这片大陆都是被淘汰下来的,不过为了公平他们还是会每隔四年进行一次选拔。回到本家,若是你有本事就可以留下没有则会被遣送回来。很现实,也很冷酷的政策。

    那距离选拔大会还有多久?

    令一片大陆吗?她记得天尘和她说过,暗星楼调查不到她的朋友。有可能她去了另一片大陆,她正愁如何去那里。现在有机会了,她怎么会放弃。而且为天尘炼制解毒的那下半页还在另一片大陆,说什么她都要去。

    应该还有一年的时间,怎么你想参加?天尘眉毛微微一挑,眼中带着笑意的看着她。

    嘿嘿,知我者莫若我家相公也。艾金回了他一个甜甜的笑,很狗腿的道。

    屋子里的人都被她那样子逗的哈哈大笑起来,艾金佯怒的瞪了她们一眼。然后眼中带着期待的看着天尘,被她用这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心里一软,有些宠溺的道。

    你要答应我,不能让自己受伤。

    艾金连忙点点头,她怎会让自己受伤。有这一次的教训就够了,她可不想再来第二次。

    保证不受伤,不过在这之前。我们似乎应该把能解决的事,趁这个机会都解决了吧。

    嘴角露出一抹邪肆的笑,有些人让她逍遥的太久了。也是时候该给些教训了,她醒来后巧欣就将她昏迷的这段时间的事都告诉了她。

    令她惊讶的是,那个兰贵妃知道了她的份竟然还会送天山雪莲过来。这个女人不简单,皇后也许手段狠辣。但却没有兰贵妃心机深沉,不过没关系。不管她有什么居心,只要不碰她边的人她就无所谓。

    但皇后她是不会放过的,三番两次想要天尘的命。这次不给她一些教训,太对不起自己了。希望她可以承受住,她一连串的报复行动。

    ..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