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艾金受伤

    真是不好意思,昨晚被折腾坏了。王爷体贴本宫体不适,让我晚些起来。都怪无双的体弱,让父皇等了这么长时间。

    两人手牵着手走了进来,艾金完全没有去理会那些嫔妃。她连皇宫的面子都不给,更何况她们。只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向皇上谢罪。但语气中,一点愧意都没有。

    无碍,朕今也没什么事。无双体弱这是众所周知的,现在休息好了吧?

    天蒲远眼中带着笑意的看着始终十指相扣的两人,看得出来尘儿很喜欢这个无双公主。只要他能幸福,他就放心了。

    人休息好了就好,瞧我们天尘真是个体贴的人。小两口看着也很恩,皇上这下该放心了。皇后端起慈的笑,心里却快被她给气死。完全是将她当空气一样。

    谁都没有去接皇后的话,把皇后凉在了那里。一时间,皇后的脸上闪过一抹恼怒。其他妃子见皇后这样尴尬,心里都乐了。但面上都不敢表现出来,毕竟她的手段还是能震慑住她们的。

    看这小两口这般般配,本宫看着很是欣慰。一直没有说话的兰贵妃给边的贴宫菊香女递了一个颜色,菊想连忙将手中的精致盒子递到了她手中。

    这是本宫为两位新人的准备的礼物,希望你们能一直手牵手的走下去。说完,将手中精致盒子打开。里面放着宝鉴号出品的一对红色玛瑙耳环,这是艾金在前年看到一片枫叶林突然来了灵感设计的。当时这款耳环刚出来,很多人出高价购买。最后被一个人,出了惊天的价钱买走。没想到,竟然会在兰贵妃手中。看来这后宫中,几名高位上的女人背景都不一般啊。

    看到耳环的人都不由得倒抽口气,只要是女人都知道这款耳环。没想到,这兰贵妃还真是出手大方。有些嫉妒的看着那精致的盒子被递到那双纤细白皙的小手里,多希望这对耳环现在是在她们自己的手里。

    这么贵重的礼物,无双怎么能收。虽然无双一直在蓝冰,但对这款耳环我还是听说过的。而且我曾经听宝鉴号的掌柜说,这款耳环当初可是以惊人的价格卖出去的。

    艾金看着手中的耳环,眼前又浮现出那片如火的枫树林。将手中的盒子就要退还给她,却被兰贵妃推了回来。

    这耳环也是一名挚交好友赠送与我的,本宫难得看到一个这么得眼缘的人。你再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本宫的礼物。

    兰贵妃做出生气的样子,拉起她的手又将盒子放到了艾金的手中。

    那无双就谢过兰贵妃了,不知道怎么无双也很喜欢贵妃您呢。既然人家非要给,再推拒就是不识抬举了。索就收了下来,但艾金明白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听到兰贵妃的话,艾金心中只有冷笑,现在她已经和皇后撕破了脸皮。不如就顺着她的话说,让这两个女人斗去吧。

    好、好,本宫原本有个女儿。可是在去年嫁了出去,以后你就多进宫来陪陪本宫。尘儿,你不会介意我霸占着你的王妃吧。

    兰贵妃如同一名慈的长者,拉着艾金的双手。笑看着天尘,打趣道。

    怎么会,贵妃娘娘如此喜欢无双。她以后进宫我也放心,还要麻烦娘娘多多照顾她。无双被岳父宠坏了,有些刁蛮任。天尘眼中带着宠溺,声音中没有往的冷淡多了一丝柔

    皇后看着兰贵妃与那两人聊的很开怀,心中一恼。这个兰贵妃就是要和她作对,明知道她与无双公主的关系恶劣。她就跑去拉拢她,想到大婚那。无双公主没有从行馆出嫁,而是选择在元雷拍卖行。而拍卖行的主人林雷夫妇对她似乎很恭敬,这无双公主真的是不简单。

    无双,你怎么会从元雷拍卖行出嫁。你是联姻的公主,应该是从行馆出嫁的。

    皇后突然开口问道,她也是想借这个机会探探无双与那拍卖行的关系。

    听皇后这样一说,所有人才想起。无双公主真是从元雷拍卖行出嫁的,将目光转移到了艾金上等着她的回答。

    见众人望着自己,艾金微微一笑。终于将话题引到这里了,自己的那些嫁妆听起来似乎很多。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那几座城池根本就没用。不会有人能收服里面的那群亡命之徒,她只能找其他办法来为她后的嚣张做准备。

    无双觉得出嫁还是要在自己的家里好,在天岚拍卖行就像是我的娘家一样。我觉得从那里出嫁在合适不过了。

    后宫中的女人,哪个不是聪明的。无双公主今天这么说,就是告诉所有人元雷拍卖行是她的。原本一个拍卖行没什么让人惧怕的,但林雷那两夫妻很厉害。和那些冒险者成了朋友,可不能小瞧了那些冒险者。他们大多数都是很讲义气的一群人,也可以说是一群亡命之人。

    真想不到,无双公主竟然会是元雷拍卖行的幕后主人。不过一个女人,还是在家里相夫教子比较好。而且你贵为王妃,更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刚刚那名把不满表现出来的妃子,语气有些酸酸的说道。

    艾金撇了一眼那名女子,她知道这人的份。林贵人,一个不太得宠的女子。不过这林贵人说话直爽心中有什么说什么,她最讨厌的人就是皇后。俗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本宫多谢林贵人的提醒,元林拍卖行在外都是由林雷夫妇搭理。我也不过是个挂名的主人而已,。

    林贵人见无双公主的态度竟这般好,没有因为她的故意挑刺而发脾气。她似乎只针对皇后一人,对其他人没有恶劣的太度。心中因为等了她一上午的气,也渐渐散去。

    你嫁进了皇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说这话就客气了。

    是啊,都是一家人何必在乎这些。

    其他妃子也跟着附和着,势瞬间逆转。原本那些对艾金有意见的妃子们,一个个都络起来。纷纷的送上了自己的礼物,好像刚刚的不愉快都是幻象一样。

    天蒲远看着无双公主与那些妃子相处的很好,这小丫头不简单。不经意间,就将所有的事都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带。看她对几个妃子比较络,而那几个妃子都是与皇宫不合的人。

    好了,他们两人都来一会了。就在这里用午膳吧。

    天蒲远一发话,众人都往内阁走去。兰贵妃一直拉着艾金的手,那喜欢的样子就好像艾金是她亲生女儿一样。看着笑的一脸慈的兰贵妃,艾金心中想这人的演技真好,若是在现代一定会成为一代影后。

    用过午膳后,天尘被皇上叫去了御书房。艾金则被兰贵妃与几名妃子叫去,陪她们逛起了御花园。

    这是艾金第一次来天岚的御花园,满园花香,时不时的有几只蝴蝶飞舞在百花丛中。在兰贵妃的带领下,来到湖边的凉亭中。凉亭中央摆放着一只白玉桌子与几个玉凳。

    与她们坐了下来,宫女们很快就端来了点心与茶水。坐在精致的亭子里,望着平静的湖面被调皮的风掀起一片片涟漪。艾金的心中有了一丝感慨,这后宫里的女人生活的该是多么的可悲。一辈子只能围绕在一个不自己的男人边,她能遇到天尘是何其的幸运。

    无双,你很喜欢尘王吧。但你知道他在你之前有一个女人吗?兰贵妃拿起桌子上的一块芙蓉酥放到口中,见无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连忙说道:你也别多想,我和你投缘只是提醒你一下。尘王是一个负责人的人,娶了你应该不会再与那女子有联系了。

    若是换成其他女人肯定会因为兰贵妃的话而心里不舒服,但艾金却没有因为天尘心中的人始终都只有她。不过现在为了配合兰贵人,只能演戏了。

    那个女人本宫听说过,她不再出现就算了。若是她出现,本宫会不惜一切代价的除掉她。我的男人,终其一生都只能有我一人。

    艾金面色一变,星眸中闪着狠辣。好像和那人有很大的仇一样。

    她都离开一年多了,也没出现过。你也别太担心,不过你还是多注意些好。你如此得本宫的心,本宫可舍不得你伤心。

    是啊,我们从没见过兰贵妃除了大公主外对谁这般好过。看来真是和尘王妃投缘呢。

    其他的几名妃子也跟着附和,和她们聊了一下午。女人都是八卦的,艾金知道了很多后宫中的秘密。直到天尘来找她,她才从这些女人的折磨下逃脱。

    兰贵妃的寝宫中,菊香为她倒了一杯茶。跪坐在地上,为靠在软榻上的女子捶着腿。

    娘娘为何如此看重尘王妃,竟将自己最喜欢的耳环都送了出去。

    菊香是兰贵妃的陪嫁丫鬟,一直陪在她边。是她最信任的人,自然份就比一般的宫女高很多。

    端起精致华美的茶盏,轻轻的吹散杯口冒着的袅袅雾气。抿了一小口,放下茶盏。把玩着手指上长长的护甲,淡淡的道。

    你说一个被宠坏了的公主,会有那样的头脑开一家拍卖行?

    那娘娘的意思是,这尘王妃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刁蛮任都是在演戏?菊香一惊,若真是这样那尘王妃的心机隐藏的也真够深的。

    这人活在世上,谁不都是在演戏。我们只要知道,她的敌人是皇后就好。兰贵妃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渺,似乎想起了什么。没有往里的气焰,多了一丝柔和。

    皇后?菊香站起,将香炉里的香料换成了能舒缓绪的薰衣草。

    当初尘王的母妃被皇后害死,尘王会就此罢休?这无双公主又那么喜欢他,肯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在适当的时候,添一把火。揉了揉眉心,有些疲倦的说道。

    当年发生的那些事,虽然那时的尘王还在襁褓中。但这世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这些年来皇后暗中有多少次对尘王下手。外人眼中尘王是一个得宠的皇子,但体不好始终是个废物。但她可不这么认为,一个废物会在皇后这么多年的谋害下活得好好的。

    这皇上的几个孩子中,她看到透彻。太子天锦就是一头狼,别看他平时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从他的眼神中,她可以看出来他的野心不小。天尘就是一直虎,他是要为他的母妃和自己报仇,将本就该属于他的东西夺回来。至于自己的儿子,她也希望他能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她一直不让他参与到这中间,让他做一直聪明的狐狸。这场虎狼之战,必定会两败俱伤。只是才是他出场的机会,坐收渔翁之利。至于天逸,从那件事后就远离了皇宫。

    娘娘头又疼了?见兰贵妃不停的揉着眉心,菊香连忙走了过来为她按头。

    每次想事想多了就头疼,算了不想了。以后多和尘王妃走动,拉近关系就行了。

    头部的疼痛在菊香的轻柔按摩下渐渐减轻,闭上眼睛靠在软枕上。房间里飘散着淡淡的薰衣草香,没一会就感到一阵睡意。

    菊香感觉到兰贵妃均匀的呼气声,知道她已经睡了。拿起一旁的被子,轻轻的为她盖上,退出了暖阁。

    菊香回头看了一眼,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所有女人都羡慕嫁给皇上成为妃子的人,她跟在小姐边这么多年。看着她在这吃人的后宫中起起伏伏,有人说她心狠手辣这一切不都是被出来的。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小姐的时候,那时候的她笑颜如花善良温柔。见到被养父抽打的她,将她买了回去。给她吃的穿的,虽然是她的丫鬟但对她却如同亲妹妹一样。本来小姐是可以得到幸福的,都是被皇后那个女人害的。想到小姐那时的样子,菊香就心疼也会恨起皇后。若不是她,小姐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想起小姐的话,尘王妃真的如小姐说的那样不简单吗?

    元雷拍卖行的幕后主人是无双公主的事很快传遍了天岚国的每个角落,很多人都说尘王命好娶了一个如此聪明的王妃。而那些对无双公主不好的传言也都消失了,现在众人口中的无双公主是一个聪明能干又惊才艳艳的女子。

    而众人口中惊才艳艳的某女子,此时正躺在拍卖行顶楼房间的榻上。从上次他们一起算计两人后,蓝沁儿和黑玫带着那群小恶魔早早的就溜了。小姐的师兄也在当晚以有事离开了天岚城,一个个跑的不见踪影。留下她们来面对小姐的秋后算账。

    洞房你们闹的很开心啊?艾金一双星眸弯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个正襟危坐的人。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玩的不是很愉快吗?

    这一切都是蓝沁儿她们出的主意,她们说不能让姑爷就这么将你给娶走…元媚儿看到她脸上的笑容,立刻开头将所有的事推到了已经回去了的蓝沁儿上。

    见艾金还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立刻可怜兮兮的摸着自己肚子小声的说道人家还是孕妇,你不能惩罚我。

    艾金将目光转移到其他人上,嘴角一勾笑的很是温柔。但莫名的,让众人的后背一阵发麻。

    你们不用这么害怕,我不会惩罚你们的。闹洞房麻,你们也总会有这一刻的。你们这么费心思的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我,到你们的时候我会加倍的还给你们的。

    小姐,我才不嫁人我一辈子都跟着你。

    巧欣立刻开口说道,其他几人也跟着点头。艾金没有说话,只是笑看着她们。不嫁人,这可由不得她们。

    好了,这次来我是有事要说。你们也都知道,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无双公主是拍卖行的幕后主人,我要你们将拍卖行扩大成为我有利的后盾。不能暴露,霓裳阁、宝鉴号与拍卖行的关系。

    艾金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道。目前自己的底牌还不能暴露,只有先将拍卖行的势力提升上来作为后盾了。现在她已经名正言顺的嫁给了天尘,那么也可以开始对付皇后她们了,已经让她们逍遥太长时间了。

    你要如何扩张?在外人眼中拍卖行不过就是一个比较赚钱的商行。林雷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这就要交给你们了,拍卖行拍卖的东西大多数都是一些冒险者提供的。他们无非就是想要钱,我们可以和他们谈一笔生意。

    艾金从上做起来,鄙视的看着她们。自己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会有这么笨的属下呢,她要深刻的检讨一下自己。

    你要和他们谈什么生意,他们都是一些喜欢自由的人。一定不会想被什么东西束缚住。

    林雷负责和那些人接触,他很了解那些人的格与喜好。若是小姐想将他们束缚住为拍卖行所用,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笨,我有没有想束缚住他们。我只是想为那些人建立一个冒险者公会,他们提供东西拍卖。而拍卖行则只收取他们百分之十的钱,只是当拍卖行有困难的时候他们要伸出援手。我想,他们会同意的。

    艾金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这件事她想了很长时间。也暗中让巧欣做了调查,她发现这些冒险者分散的很散。但人却很多,他们都希望有一个团体。这样结伴而行既减小了生命危险,也有人作伴。

    听了艾金的想法,林雷略微思索了一下。果然是个好主意,这是一个双赢的合作。那些冒险者一定会答应,对他们拍卖行来说也是一个助力。

    好,我知道他们冒险者中很多人都是认识的。其中有一个叫穆歌的人,似乎很有话语权。我可以约个时间,找他谈谈。

    好,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我要回去陪我家相公去了,希望很快听到你们的好消息。

    艾金从上下来,神愉悦的离开了房间。丢下房间中大眼瞪小眼的一群人,为什么她们觉得她这是在公报私仇。将所有的事都交给她们,自己做了甩手掌柜。

    艾金当然是在公报私仇,算计了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们。这件事,有得她们忙了。而她可以好好的陪着她家的相公了,心愉快的回到了尘王府。

    天尘此时正在书房里看书,看到推门而入的人嘴角露出温柔的笑。看她一脸的愉悦,想必是有什么开心的事。

    今天心不错啊,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伸手将她拉入怀中,放到了自己的腿上。抬手捋顺她额前的碎发,刮了个刮她的鼻子。

    我交给林雷她们一个艰巨的任务。

    艾金拍掉放在自己鼻子上的大手,将在元雷拍卖行发生的事和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他。

    恩,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我家小王妃真是聪明,来奖励你一个吻。

    说完,凉凉的薄唇已经覆上那红润柔软的唇瓣。吸取这她口中的香甜,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加深这个吻。

    吾…

    艾金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吻的差点不能呼吸,当天尘放开她的时候。大口的喘息,呼吸着四周的口气。送了他一对白眼,大婚后这男人动不动就亲她越来越没用节制。

    你这是趁机占便宜。

    娘子是这样认为的吗?天尘一脸惊讶的望着她,随后作出一副思索的样子。

    艾金以为他在检讨自己的过错,但听到他下一句被雷住了。

    那我让娘子占回来就是了。

    艾金彻底无语,一个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为什么结婚前后,变化如此之大。

    娘子,你不要占回来吗?错过这次机会,就没有了。嘴角勾起狡猾的笑。

    艾金沉默的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走出了书房。这动作一气呵成,连看都没有看天尘一眼。她突然觉得,论无耻这个男人绝对是第一。而面对这样无耻的人,她只能选择无视。

    听到书房中传出来的爽朗笑声,艾金的嘴角微微翘起。回到自己的房间,从柜子中取出一个锦盒。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对着窗外的天空燃放。

    没一会的功夫,房间中出现四名漂亮的女子。四名女子在见到艾金的时候,齐齐的下跪恭敬的道。

    主子。

    起来,我说过不要动不动就跪下。下次再犯,就去龙窟历练一个月。

    艾金沉下脸,目光锐利的看着四人。她不喜欢下跪,也不喜欢自己的人随便的下跪。她只跪可敬之人,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格。

    是,主子。

    四人从地上站了起来,对于这个新的主人。她们没有太多的了解,但她们相信紫护法看人的眼光。她能通过那个挑战,就是值得她们追随之人。这也是她第一次唤出她们。

    不知道主子叫我们出来是有什么事。其中一名面容秀美,声音温柔的女子开口问道。

    梅、兰、竹、菊你们四人,从今天开始就跟在我边不用再隐在暗处。

    艾金淡淡的唤着四名女子的代号,这四人正是紫衣派出隐在她四周保护她的隐卫。

    是,主子。

    叫我小姐就行,以后你们就是我的贴婢女。艾金对于梅兰竹菊还不是很熟悉,所以没有办法像对待巧欣她们一样对待她们。但也不会许,别人欺负她们。

    艾金坐在椅子上,打量着这四名女子。就如同她们的代号一样,是四名各具风格的美女。似乎围绕在自己边的人都是,男的帅女的漂亮。恩,果然是物以类聚。

    咻的一声,一枚飞镖从敞开的窗户飞了进来在了窗栏上。艾金目光一沉,梅纤细的子已经跃出窗外去追飞镖之人。走到窗栏旁,将那系着纸条的飞镖取了下来。打开一看。

    城门南面,小树林见。香伶留。

    看完纸条上的字,艾金就将它给毁掉了。而此时,梅也从外面回来了。

    没有追到,对方的轻功非常的好。

    梅语中带着歉意,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让那人给逃走了。

    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那个人是谁。她的武功很高,即使你追上了也奈何不了她什么。艾金拍了拍梅的肩,安慰道。

    梅抬头看向安慰自己的人,这个主子似乎和别人有些不同。兰、竹、菊也有些诧异的望向艾金,这一刻她有些明白紫护法为何会如此维护这个新主子。

    好了,你们就在这等着我吧。等我回来,介绍几个人给你们认识。

    艾金微微一笑,准备去赴约。她很好奇,那个消失一段时间的女子找自己又为了何事。以那个女子的聪明和她背后的势力,一定已经知道了她的份。

    小姐,你要独自去赴约。让我们跟着吧,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们要如何像紫护法交代。

    兰突然开口,她不知道小姐为何要自己去。但她们不能让她出任何的危险。

    不用,她不会对我怎样的。

    艾金没有再给她们说话的机会,推开房门离开了房间。出了尘王府,她直接往城门外的小树林走去。

    王爷,王妃自己一个人出府了。要不要派人跟着。戚冥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

    影,你暗中跟着她。别让她发现了,在她有危险的时候暗中帮一把。

    天尘依然翻看着手中的书,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是,王爷。

    影向天尘抱拳躬,转离开书房。向着艾金消失的方向跑去,很快消失在了王府中。

    你一点都不担心?

    戚冥有些奇怪,这个宠妻如命的男人竟然会放心他的妻子独自一人出门。

    你可不要小看了她,能伤她的人没有几个。

    在知道她的份以后,他对她的安全也放心了很多。天岚最近没有出现什么高手,所以她的安危不用他担心。

    兰贵妃最近对金儿很上心,你去找人查查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个皇后已经让他有的忙了,现在又多出一个兰贵妃。这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她们最好不要打金儿的主意。

    恩,我这就去派人查。

    戚冥站起,离开了书房。出门时,正好看到刚回来的巧欣。正想上去打个招呼,巧欣却将头一撇没有理他。戚冥摸摸鼻子,他到底怎么惹到这个姑了。

    巧欣看着戚冥离开的背影,心中也有些恼怒。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见到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绪。明明是想和他好好相处的,但每次都变成这样。心中一阵烦躁,算了不想了去找主子。

    巧欣推开房艾金的房门走了进去,见到四名陌生的女子一愣。

    你们是谁,怎么会在小姐的房间。巧欣回过神来,警惕的看着她们。目光在房间内搜索,却没看到艾金的影。

    我们是小姐的贴婢女,她出去赴约让我们在这里等她回来。兰扬起秀丽的笑容,这名女子应该就是小姐想要介绍给她们的人吧。

    巧欣心中的警惕慢慢退下,在她们上她感觉不到敌意。只是小姐去赴了谁的约,会不会有危险。

    林子中,一红一白两道影相对而站。风轻轻动树叶,发出沙沙声。在这个安静的林子中,分外的清晰。

    艾金看着眼前依然一袭白衣容貌倾城的女子,女子气质沉静如水。林间的风吹起她乌黑的秀发,划出美丽的弧度。

    没想到,无双公主与艾金竟然是同一个人。

    女子终于开口,声音依然让人如沐风。听不出是高兴还是气愤。

    你很聪明,竟然能查出我的份。只是,你这次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艾金看了眼天空,这个时辰巧欣她们也该回去了。应该看到房间中的梅兰竹菊四人了,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直奔主题。

    没想到你会独自一人前来,你应该知道我一直想要的是什么?

    女子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声音低柔。

    我的命?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我的命若我不想给连阎王来了别想取走。

    艾金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想要她的命,那就让她看看她是否有这个资格。看来今天这场架,是必不可免的了。

    女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眼中带着笑意的看向艾金。只是那笑里却隐藏着杀意,寒光一闪。女子的手中出现一把长剑,剑锋发出阵阵寒气。

    没给艾金反应的机会,女子如一把离弦的利剑直奔艾金的面门而去。动作快、狠、准一气呵成。艾金脚尖一点,体快速的向后掠去。

    剑尖离她越来越近,带着强劲的内力。艾金一个侧,险险的躲过了这一剑。感觉到女子动了杀意,将头上的菱纱扯了下来。

    武功不错,值得我用心一战。

    嘴角染上一抹邪肆的笑,将内力打到菱纱上。菱纱如同有了生命一般,与女子的长剑相碰。

    刹那间,整个林子中一片刀光剑影。两道纤细的姿在林中飞舞,完全不像是一场厮杀反而像两个人在跳舞一样美轮美奂。

    不知道两人打了多少的回合,依然是不分上下。这是一场持久战,比的是彼此的耐力与体力。

    这场架,艾金打的很畅快。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敌人了,突然白衣女子停了下来。目光依然柔和,望着艾金。

    你很强,但是对于我来说你还是太弱。一切,就到此为止吧。

    听到女子的话,艾金的眉头微微一皱。心中第一次升起不好的感觉,难道刚刚这个女子根本就没有尽全力。艾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股强大的内力像自己袭来。

    这股内力席卷起林间的落叶,带着让人窒息的压力向着她的方向飞来。面对这股压力,她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第一次她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是那么的近,但她不甘心。她若死在这里,那个妖孽要怎么办。

    脑中浮现出天尘那妖孽的脸庞,紫眸中盛满宠溺的样子。不,她不能就这样被打倒。动了下体,口一疼。喉咙传来一股腥甜味,一张口吐出一口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她如血的红衣上,盛开出一朵一朵暗红色的花朵。

    艾金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还没站稳就又被白衣女子一掌打飞出去。体入断了线的风筝,撞到后的大树滑落到地上。鲜血不断的从她的口中涌出,艾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似乎都移了位。意识渐渐的模糊,天尘也许我没办法陪你走下去了。

    你的意志力很强,我很佩服。现在,让我结束你的痛苦吧。

    女子轻柔的声音在艾金的头顶传来,艾金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突然伸出拉住女子的脚环,指缝间的针刺入了她的肌肤。女子感觉到脚腕一痛,抬脚将她踢了出去。

    你对我用毒?

    艾金努力的维持着嘴角的笑,虚弱的道:伤害…。我…的人,我。怎么会让。她好好的活…下去。

    女子原本带着笑容的脸终于沉了下来,明亮的眸子闪过很辣。那股压力再次袭来,艾金的意识终于消失陷入一片黑暗中。

    但在她陷入黑暗中的前一刻,似乎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味。想要挣开眼睛看看是否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整个人落入一道温暖的怀抱陷入了黑暗中。

    天尘抱着怀中如同失去生命的人儿,紫眸中盛满了心疼。他派影暗中保护她,当影发现她单独赴约的人竟然是香伶时。就知道要有事发生,连忙就回去禀报给他。

    还好他赶到了,若是他晚了一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抱着怀中生命在渐渐流逝的小女人,天尘的心痛的快要不能呼吸。如同被人用刀一下一下的捅着,鲜血淋淋。

    抬起紫眸望向将他心的小女人伤成这样的白衣女子,紫眸渐渐变的深邃。冰冷的如同千年的寒冰,一股暴戾的气息从他上散发出来。抱紧怀中的女子,运气体内的内力。衣摆因他运用体内浑厚的内力而无风自扬,如墨的发丝飞扬。

    此时的他,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让看到他的人都忍不住打寒颤,影站在他旁。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主子,那么的陌生。

    你想和我打吗?若你现在不赶快回去救她,我想她就再也没有活命的机会。

    面对如修罗一样的天尘,女子的神依然没变。只是没人看到她常在长袖下的双手有些颤抖,并不是因为害怕天尘。而是艾金刚刚不知道给她下了什么毒,她此刻体内的内力竟然被封住了。

    女子的话犹如一盆凉水,将盛怒中的天尘浇醒。现在救金儿才是最重要的,这个女人后他一定要让她为今天事付出代价。天尘手一抬,一股强大的内力向女子扫去。

    抱着艾金,足尖一点飞离林子。往尘王府的方向掠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林子中。

    林中又恢复了安静,只飘着混合着内力的声音。

    伤她则,死。今之仇,我一定会报。

    香伶静静的站在原地,当所有人都离开口。抬手捂住心口,体内一阵气血翻涌。一口血从口中吐出,染红了她的一袭白衣。刚刚天尘的那一掌内力很深,怕是伤到五脏六腑了。

    一股晕眩感袭来,再也坚持不住。纤细的体直直的向后倒去,却落入一个怀抱中。

    男子的面容很美,却过于柔给人一种很郁的感觉。低头卡着怀中昏迷的女子,声音如同他的人一样柔。

    为什么不按主子的吩咐办事呢,自作主张的后果你可承受的了?

    男子抱着昏迷的女子很快的消失在了林子中,若不是林中还冲刺着刺鼻的血腥味。没有人会相信,在这个宁静的林子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

    ---

    ..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