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天逸发现的秘密

    一名小太监与一名宫女的影出现在假山前。因为两人是背对着他,天逸看不见两人的模样。依稀觉得声音很似乎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听到过。

    这个给你,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事办成了,这东西少不了你的。宫女将什么东西交给了小太监,并利道。

    小的一定替…。小太监话还没说完就被宫女推了一下。

    这里是皇宫,小心隔墙有耳。宫女的声音带着警告。

    是、是、是,是小的忘记了。小太监一拍脑门,连忙说道。

    两人又说了几句,之后四处瞧瞧没人。各自往不同的方向离开,直到两人的影消失,脚步声渐渐远去。天逸才从假山后走出来,若有所思的望向宫女离开的方向。

    他想起两人的声音为何那样熟悉,原来那宫女是皇后的贴婢女。而那小太监就是刚刚被皇上吩咐去给尘王送饭的人。果然藏在那虚伪的关心下,又是一场谋。

    天逸抬起脚刚要向小太监离开的方向跟去,脚下却好像踩到了什么。他蹲下子将脚下的东西捡起来,借着月光一看。是女子上带着的香包,淡淡的牡丹香逸出。

    天逸嘴角勾起,将香包握在手心纵一跃跟上已经走远的小太监。暗中跟着小太监去了御厨房,只见那小太监走到为尘王准备的饭菜旁鬼鬼祟祟的左瞧瞧右看看。见四下无人,将白色粉末倒进了一个汤中。然后又悄悄的离开了。

    天逸在小太监离开后,走到被下药的汤前。用手抹了下小太监因为着急而洒落在外的白色粉末,用鼻子轻轻闻了下。眉头微微蹙起,四处看了看。在放菜的架子上发现了一张纸。他用纸将那白色粉末包起来,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连忙飞当了一次梁上君子。

    小太监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走到准备好的饭菜前指挥着他们将吃的装进食盒。

    你们几个小心点,别弄坏了。尖细的声音中带着点盛气凌人。

    其他几个太监虽有不满,但还是小心的将食物都分类装进的了食盒中。没一会,这群人就离开了御书房。远远的似乎听到小太监那尖细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很多。

    这是王爷最喝的汤,你小心点。真是的,做事毛毛躁躁的。

    等人都离开后,天逸从房梁上跳了下来又紧跟着几人离去。来到尘王府,天逸就见到戚冥将几人带了进去。他翻墙进了院子,然后人就消失在了。

    这是皇上特意让御膳房为王爷准备的饭菜。小太监脸上扬起奉承的笑,跟在戚冥边。

    其他几个太监将食盒放到大厅的桌子上,将食盒的盖子打开。精致的美食被摆到了桌子上,色泽鲜润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戚冥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却让人觉得有着距离感。

    我带王爷叩谢皇上了,王爷体不适刚歇下。这些先放着吧,等王爷醒了我让厨房再给王爷吃。

    这…小太监心中有些着急,他本来是想亲眼看着王爷吃下。这样他的心也能放下,也好交差。但人家话都这么说了,他总不能让王爷起来吃东西吧。

    戚冥见小太监似乎有些着急,微微一笑。走到那汤前闻了一下,啧啧道。

    这汤是王爷最喜欢喝的,我想他醒了后肯定会喝这汤。皇上还真是有心了。

    看到戚冥端起汤闻了一下,小太监的背后惊的一片冷汗。听到他的话,提到嗓子的心稍稍的放了下来。连忙扬起笑脸,语气带着谄媚。

    是啊,皇上对尘王可是好的不得了。每次见家宴上不见王爷的影,都有些失望呢。既然王爷休息了,那我就回去向皇上复命了。

    小太监说完就让人将空了的食盒拿好,在戚冥的陪同下离开了尘王府。戚冥将人送走后,回到了大厅。

    天逸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喝着茶,见戚冥从外面回来。将茶杯放到桌子上,把包着白色粉末的纸交给了他。

    你查查这是什么,我见那小太监在御膳房中鬼鬼祟祟的将这东西混入了那汤中。

    戚冥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白色粉末闻了闻,没有任何异味。从新包好后揣进了怀中,眼中带着调侃看向天逸。

    逸王爷怎么也干起暗中跟踪人的事来了。

    天逸脸色微微一红,不过不是因为尴尬而是被气的。想他天逸从来都干过这样的事,还不是为了他皇兄。戚冥这死人还调侃他,真是气煞他了。

    哼,还不是为了皇兄。微微一撇头,冷哼一声。但没维持多久,就有些担忧的问道:皇兄到底怎么了,每年都不去参加家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天逸这才发现,王府里竟然连一个下人都没有。而影和蔚然两人也不见踪影,这些足以证明皇兄是一定有事了。

    戚冥微微叹口气,看来这事是瞒不了了。他带着天逸往王爷的房间走去,一路上安静异常。到了房门口,影和蔚然守在门口。天逸一看,心中一紧。

    蔚然和影守在门口,见戚冥过来后还跟着逸王爷时微微一愣。但很快的回过神来,跟天逸打了招呼。

    逸王爷!

    逸王爷!

    天逸点点头,快步上前将房门推开走了进去。房间中很暗,摇曳的烛光下。那榻上的男子眼睛紧闭,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打出厚厚的影。只是那脸色苍白如纸,连唇瓣都失去了血色。

    天逸走到窗前,才看清那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着。额头上布满了密密的细汗,眉头紧紧的蹙着。整个体都是僵硬的,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就如同死人一般。

    这就是他每年都不去参加家宴的原因吗?

    天逸就这样静静的矗立在前,低垂的眼脸遮挡住他眼底的绪。声音中带着颤抖,长袖下的双拳握紧。

    戚冥走过来轻轻拍了拍的肩膀,看向榻上昏睡着的人。

    是,每年的八月十五王爷都要经受毒发的折磨。你现在看到的纸是沉睡的他,若不是有小姐的药。王爷,他现在要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折磨。

    多久了?

    天逸想想都觉得快不能呼吸,连皇嫂都无法完全解的毒是何其的毒辣。从他有记忆以来,就没有见过皇兄参加家宴。

    王爷的毒是从母体上传下来的,从出生开始。戚冥的声音中染上了一丝激动,想到那些人对王爷做的事他就忍不住想要杀人。

    轰的一声,天逸只觉得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竟然是从母体上传承下来的,也就是说皇兄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被下了毒。这下毒之人可真够狠毒的,只是青芒大陆上真的有这样厉害的人存在吗?

    知道是谁下的毒吗?

    话刚出口,天逸就觉得自己问了一个白痴问题。这世上最想让皇兄母子死的人只有她,再想到今在家宴上她的一举一动。所有的一切天逸终于明白了,他是想趁着这次机会除去皇兄。

    我想这个人,大家已经心知肚明了。只是我有些疑问,这毒她是从何得来?

    戚冥与天逸并肩而立,都望着穿上的男子。这个人,在他们的生命中站着很重要的位置。他们不许,他有任何的差错。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