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中秋家宴

    八月十五团圆节,家家户户都齐聚一堂吃顿团圆饭。皇宫也一样,每年的团圆节,皇上都会将各宫妃嫔与皇子们叫回来。而每年的团圆饭桌上,永远都会少一个人的影。

    皇上天蒲远坐在主位上,看向那空缺的位置眼底悄悄滑过一抹失望。今年,他还是没有来。每年他都会找些理由,将这顿团圆饭给推掉。天浦远环顾了一下四周,见人都已经来了。

    人都到齐了,可以传膳了。今是家宴,就不必在意平里那些礼节了。声音有些低沉,带着天子的威严。

    是!

    众人齐声应答,随后一直等候在一旁的小太监太高声喊起,太监特有的尖细声音在大内响起。

    传膳!

    话音还没落地,大门口两排宫女端着精美的食物走了进来。

    皇后与兰贵妃居于皇上两边,这两个女人一个如牡丹般端庄艳丽,一个如兰花般恬静美好。面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认为这两个人很和善。

    只是在这吃人的后宫中,能端坐在高位屹立不倒的妃子。又怎么会是和善之人,皇后嘴角嵌着端庄的笑。

    皇上,尘儿今又未来。想必是体不方便,不如让人送些吃的过去吧。顺便也能让人看看,尘儿到底是怎么了。

    皇后为皇上夹了他最喜欢吃的菜,好似闲话家常一般。别人不知道天尘为何每个八月十五不来的原因,但她怎会不知。那药可是她亲眼见她喝下去的,她知道皇上疼天尘一定会同意她的意见。

    听到皇后的话,天蒲远有些诧异。这皇后背地里做的事他多少也是知道些,今怎么会一反常态的关心起尘儿来了。天蒲远心中虽然有些提防皇后,但不得不说皇后这次的提议正合了他的心意。

    皇后说的是,尘儿近段时间子是不好。来人,将这菜在做一份送到尘王府去。

    皇上的脸上终于见了一些笑,家宴的气氛也没有之前那样沉默。兰贵妃心中冷笑的看着一脸端庄的皇后,她会这样好心?这后宫中,谁都知道皇后是最恨天尘的人。

    当年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她与慕容月被娶进门。她做了正妃而慕容月做了侧妃,本以为以后会夫宠子孝的过一辈子。谁会知道,半路出现了一天尘的母亲。那个美的不似凡人的女子,夺走了她的一切。你说,她会不恨天尘。

    今天会这么好心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事,但兰贵妃是个聪明的女子她不会直接说出来。

    皇上,皇后娘娘真是细心。我都没想到要给尘儿送些吃的,看来还是皇后娘娘对尘儿平时关注的多啊。

    兰贵妃的声音轻柔,听起来如清分拂面般舒服。但这话语里。却是含着别的意思。

    尘儿母妃去的早,本宫自然要多关心关心他了。皇后怎会听不出她话中的意思,喝了口碗中的汤淡淡的说道。

    是啊,皇后娘娘那是将尘儿当亲儿子一样的疼着。就连这从小到大的汤药都要细心的准备,想必对自己儿子也没有这般细心。

    谁不想多心疼自己的儿子,但本宫是后宫之主。自然不能只顾着自己孩子。说着还略带愧疚的望向太子天锦。

    兰贵妃面上依然挂着柔和的笑,但窝在手中的丝帕已经皱成一团。皇后已经把话点明,她是这后宫之主。后面的话,还让他说什么。

    皇上冷眼看着两个女人暗中较劲,这么多年了。他不曾对谁偏袒过,就是为了平衡这后宫中的争斗。不让其中任何一个人做大,皇后今之举他怎会不知道其中定有什么谋。他随了她的愿,就是想知道她要做什么。

    好了,皇后说的是。她是后宫之主,尘儿母妃去世。她是该多关心关心尘儿。

    皇上发话了,自然两人也不再多说什么。安静的用膳,到是一直脸色不太好的天逸开了口。

    父皇,儿臣体有些不适想现行回去。

    天逸放下手中的筷子,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两个女人之间的虚伪。他不喜欢呆在皇宫,不喜欢这些明争暗斗和谋诡计。所以,他常年都在外面游离。看着那两个女人,他想起了自己的母妃——德妃。

    为什么都是后宫中的女人,他的母妃就能那样的洒脱。正在天逸思绪游离之时,皇上的声音将他拉了回来。

    既然体不舒服,那你就早些回去休息吧。天蒲远看着自己的小儿子,这儿子让他又又头疼。他不那些权利,独自由的生活。但他很欣慰的是,他与尘儿的关系非常的好。

    天逸起向皇上行了个礼,转就来开了大。走出大,夜风袭来伴随着淡淡的泥土味道。漆黑的夜空中,繁星点点皎洁的月亮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天逸抬头看着月亮,突然感觉有些伤感。世人都羡慕他们,又有几人知道生在这皇家的辛苦。漫步在宫中的小路上,月光照在上将影子拉的欣长。

    夜晚的皇宫很静,不远处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天逸侧过子躲在了一旁的假山后,透过石缝望去。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