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天上掉下好大的馅饼

    紫衣女子激动的站起,现在她可以完全肯定眼前的女子就是她们一直要等的人。主子曾经说过,那个人一定会吧百毒秘籍烧毁。

    她走到艾金面前,突然单膝跪地。低垂着头,恭敬的说道。

    属下紫衣,拜见主子。

    艾金眼皮一跳,看着对自己单膝跪地的紫衣女子。一时间有些疑惑,她伸手将紫衣扶起来。

    紫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金觉得自己上似乎有太多的秘密,而这些秘密都从她拥有百毒秘籍开始。

    主子,请跟我来。

    紫衣带着艾金走到一个衣柜前,她抬手扭动了一下衣柜旁的烛台。没想到衣柜后竟然是一个密室,艾金跟着紫衣走进密室。

    穿过几个昏暗的通道,到了一个布置的雅致的房间。艾金大量了下这干净的密室,一排排的架子上摆放着整齐的书。与其说是一个密室,不如说是一个藏书阁。

    艾金随意的走到一个架子前,抽出一本书翻看。当她看到书上记载的内容时,心中已经翻山倒海起来。她感觉全的血液都沸腾起来,看着书的眼底是一片炙

    紫衣一直跟在艾金边观察着她,见艾金看着手中的书眼底的炙。她相信没有找错人,这里所有的书籍都是原主子的心血。他离开前,让她把这些交给新的主子。

    主子,这些都是原来主子留下的。他说,这些就当是他的礼物。

    听到紫衣的话,艾金对这个未见过面的人很好奇。她放下手中的书,走到椅子上坐下。

    紫衣,你们原来的主子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紫衣安静的站在艾金边,听到艾金的话连忙答道。

    他,很神秘。即使是我们,也没有见过的样子。他总是一白衣,脸上永远带着一个银质面具。他很厉害,即使不说话只是往那里一站也会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他。江湖上的人都叫他银面修罗,他的名字代表着强大与神秘。

    紫衣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渺,又带着崇拜。艾金将体靠在椅背上,心中想要见见这位银面修罗的想法越发强烈起来。

    那他为什么离开?你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紫衣眉头微微皱了下,叹了后气道:他向来神秘,他只说让我们等一个拥有百毒秘籍并且能看懂图腾的人。然后就消失了,任我们怎么寻找都找不到他。

    艾金抚摸着下巴,这人把自己弄的这么神秘。深深的勾起了她的兴趣,她一定会找到他将一切谜都解开。紫衣见艾金没有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便不再说话,静静的立在一旁。

    艾金把从拥有百毒秘籍出谷到今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的想了一遍。心中似乎抓住了什么,又像什么都没抓住。心中有些懊恼,柳眉皱起。艾金突然想到百毒秘籍里的那副地图,不经意的问道。

    紫衣,你可知道百毒秘籍里的地图是什么?

    那个,是他留下的考验。要主子你自己去完成,若通过了会有一个惊喜等着你。紫衣看着艾金回道,想了想现在这个红衣女子才是她们的主子只能叫原来主子他了。因为,他们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艾金一直都是喜欢挑战的人,既然人家给她设置了一个挑战。她若不接受,岂不是太不起自己了。她也很想知道,那个人给她安排了怎样的考验。

    两个人再密室里待了一会,紫衣将他留下的势力向艾金交代了一番。两个人出了密室,艾金回到客栈休息。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难以想象。

    就好像天上掉下来了一个大馅饼一样,那个人留下来的势力居然那样的强悍。纵是淡定如她,心里也有些许的欣喜。这样,她就可以帮助天尘。对于找她的朋友,也会有所帮助吧。

    躺在榻上,消化着今天发生的事。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洒在幔上。一阵困意袭来,艾金没一会就沉沉的睡去。

    天岚国最近传出一段话,续红衣女子后。又一女子进入尘王府,大家都在猜测女子的份。有人说那女子才是尘王的心上人,红衣女子不过是尘王寂寞时候的替代品而已。现在正主回来了,红衣女子伤心离开。

    元媚儿坐下椅子上,对于近段时间天岚城里的流言蜚语嗤之以鼻。她们家的小姐会是替代品,这些流言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虽然她还没有跟那个尘王打过照面,但小姐岂会看错人。

    净佲,你找人去查查这流言从哪里传出来的。

    让她查出来是谁,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净佲也很生气,她心中的信仰怎么可以被说成是别人的替代品。

    尘王府

    天尘的体有些好转,今的天气很好。外面的阳光充足,戚冥陪着他在院子中晒着阳光。

    天尘依然一袭白衣如雪,负手站于院子中的大树下。抹黑的秀发用玉冠束在脑后,额前几缕碎发随风飞扬。修长的手指抚摸着那贴在在颈间的暖玉,紫眸里漾着温柔。

    金儿快回来了吧,终于又可以将她揽入怀中。只是不知道,她回来时若是听到这外面的流言会是怎样的反应。应该会不高兴吧,想到这原本漾着温柔的紫眸沉下去。

    这些子的流言,他都知道。只是一直没有查出是谁散播出去的,他不许有一点让他的金儿难过的事发生。

    戚冥,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件事查清楚。冷冽的声音犹如腊月的寒风,让人忍不住打个寒颤。

    是!

    戚冥干净利落的回答,他知道王爷这次很生气。但凡是关于小姐的事,即使是芝麻大点的事王爷也会觉得那是天大的事。

    天尘摆了摆手让戚冥下去,独自一人站在大树下。这段子,那个叫香伶的白衣女子没有任何的异状。碧萝每天都跟着她,她不是在自己的屋子里,就是在院子中晒晒太阳。

    只是,这一切真的像表面一样的平静吗?为什么,所有的流言都从她住进来的那一刻开始。

    ------题外话------

    默默的码字,妞们不要抛弃我~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