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被忽悠的王爷(首推求收藏)

    天尘将艾金拉入怀中,周冷空气外放。凤眸一眯,锐利的扫向踹门而入之人。脸上难看至极,任谁被打断了好事也高兴不起来。敢踹他天尘的门之人,也只有他的皇弟天逸。

    踹门而入的天逸睁大眼睛,薄唇张成0行。揉了揉眼睛,他看到了什么?他家那个有洁癖的皇兄怀里居然有个女人,虽然被皇兄护在怀里看不到相貌,但那曼妙的姿一定是个大美女。

    天逸,你在外面玩够了知道回来了?

    清冷的声音拉回了天逸神游天外的思绪,干咳了两声来掩饰刚刚自己的失态。抬头望向天尘却正巧看到刚从天尘怀中坐起来的艾金,黑眸中闪过一抹惊艳。

    皇兄,这么个绝色美人你从哪找来的。

    收起你那色眯眯的眼神,不然把你眼睛挖出来。她是你未来的皇嫂,艾金。警告的看了一眼天逸,即使知道天逸只是欣赏但仍然不喜欢别的男人看他的小女人。

    皇嫂好,我是天逸。我皇兄的皇弟,初次见面以后请多多关照。完全无视掉天尘那警告的眼神,笑眯眯的对艾金自我介绍。

    反正刚刚都已经被看到了,艾金索大方的靠在天尘上。打量着眼前这个浓眉大眼,生的十分俊俏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

    既然是初次见面,你都没有给我准备一些见面礼吗?

    闻言天逸的表微微一僵,转头看了天尘一眼。但见天尘一副还不快给的表,认命的从怀中取出一个红色的小木盒递给艾金。还恋恋不舍的看了好几眼,就好像和心之人分开一样。

    艾金的眼珠滴溜溜一转,把玩着手中的木盒。朱唇一勾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声音清灵。

    天逸这么舍不得这东西,定是心之物。正所谓君子不夺人所,这个你拿回去吧。不过见面礼还是要给的,那就一万两黄金好了。

    本来听到艾金要把那小木盒还给他的时候,天逸觉得这个皇嫂真是通达理的温柔女子。再听到那一万两黄金,瞠目结舌的望向笑的一脸温柔的女子。

    这是抢钱啊有木有,幽怨的看了一眼她旁边那嘴角带着宠溺的笑的男子。又看了一眼女子怀中的木盒,一咬牙。

    好,我给。

    将手中的木盒丢给天逸,回头略带歉意的看着抱着自己的男子。

    妖孽,我见面礼是不是要的太多了?

    不会,这小子有的是钱。金儿,不必觉得心里有愧疚。

    天逸无语的看着两人,一个一脸宠溺一个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哪里有一点愧疚的感觉,自己明明是来探病的结果无缘无故送出去一万两黄金。

    我说你们两个…。

    天逸刚想抗议被无视,立马被两道寒光给堵了回去。摸摸鼻子识趣的走到一旁的桌子旁坐下,等两人腻歪够了才一脸好奇的问道。

    皇嫂,你和我皇兄是怎么认识的。

    艾金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微微一笑。

    我救了他的命,他就以相许了。

    皇嫂,皇兄上的毒是你解的。你就是龙谷前辈的弟子?皇嫂,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学医,您收下我吧。

    天逸一脸讨好的看着艾金,传言龙谷老人的医术出神入化。当年他想拜师,可是人家嫌他资质太低不收他。如今皇嫂是龙谷老人的弟子,那他可以和她学啊,学点皮毛也好。

    教你可以,不过我可是不会白教的。素白的小手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天逸。

    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皇嫂肯教我就好。

    钱呢是必不可少的,学习医术之前你要先了解各种药的药效。而了解药效最好的办法,就是以试药。这样…。

    艾金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将天逸唬的一愣一愣的。看着艾金的眼神一变再变,最后黑眸中是满满的崇拜。

    天尘把玩着艾金乌黑的秀发,戏谑的看着一脸崇拜样的天逸。他怎么会不知道怀里这小女人打的什么鬼主意,不就是想找个人给她试药吗。不过他一点都不同天逸,谁让他刚刚破坏了他的好事。这些,就当是一个小小的惩罚吧。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艾金终于停了下来。看着完全被自己忽悠了的天逸,笑眯眯的说道。

    好了,你现在可以离开去准备了。明天要准时带着钱来报道哦。

    好、好皇嫂明天我会准时报道的。天逸乐呵呵的回道,完全没想过自己被人家给坑了。

    美滋滋的准备离开,前脚刚刚踏出房们。背后就传来天尘那清冷的声音。

    明天记得,把修门的钱一起带来五千两黄金。

    天逸脚下一个踉跄,皇兄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斤斤计较了。但一想到怀里那个一开口就是一万两黄金,一溜烟的跑出尘王府好似后面有恶鬼追赶似的。

    戚冥刚踏进院子,就看到如风而过的天逸连招呼都没打。奇怪的看向那被报废了的房门,踱步走进屋里。看到艾金靠在天尘怀中,温柔的眼眸中划过一丝了然。

    王爷,昨天的刺客已经找到。不过人已经死了,检查出的结果是中毒而亡。

    艾金的嘴角悄悄的翘起,中了她的毒还想活命?看出戚冥似乎有话想和天尘单独说,艾金便起离开了。

    房间中只剩下了天尘和戚冥两人,戚冥的眉头蹙起,神中带着一丝凝重。

    王爷,我们查出那黑衣人所中之毒是浣沙宫的腐蚀散。

    浣沙宫?两年前突然崛起的暗势力,去好好查查这个浣沙宫。挑起前的一缕秀发把玩,嘴角掀起邪魅的笑。凤眸微微一眯,冰冷的说道:若是敌人,就毁了。

    现在的他和以前不同,他的边有她。他不能让她受到一分一毫的伤害,即使屠尽这天下所有人。

    是,还有昨晚那刺客是杀楼的杀手。杀楼…。

    毁了吧!

    ------题外话------

    天逸是一个很可很奇葩的王爷

    遇到艾金注定了他今后的悲催

    求收藏求评论求勾搭各种求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