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她这是被挑衅了

    丞相府,朱偷一脸沉的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听着面前的黑衣人禀报。一双略微粗糙的大掌握紧,手指的骨节处因为力气过大微微泛白。

    主人,我们派出去的那几个人全部被杀了。一名黑衣男子单膝跪地,低垂着头恭敬的说道。

    而且…黑衣男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接着道:赶到的时候我们根本就没看到尸体,只剩下一滩血与黑衣。

    一群废物,连一个女人都杀不了本相要你们何用。一掌拍在楠木书桌上,一旁的和田白玉茶盏微微颤动。

    属下知错,请主人责罚!

    罢了,你去打听下尘王府最近有什么消息。朱偷摆摆手让黑衣人下去,他需要静静的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

    是,属下这就去。黑衣人站起,抱了个拳便离开书房。

    朱偷独自一人坐在书房中,手指敲击着桌面。早在几前,派出去的几人没有回来他便知道那些人凶多吉少了。只是没想到会全部被杀,难道说这女子背后有神秘人保护。

    想必她现在已经到了尘王府了,在她治好尘王之前必须将尘王除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只是该如何做呢。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一道险的光芒闪过。

    啪啪!朱偷双掌在空中轻轻一拍。一道黑影闪出,朱偷附小声的在黑影耳边嘀咕着什么。只见黑影点点头,随后眨眼间就消失在书房中。朱偷的嘴角露出一抹险的笑,这次看你如何逃脱。

    而此时画舫上却闹异常,众人都看着穿明粉色花蝶长裙的俏丽女子挑衅那红衣绝色女子。

    艾金抬头看着一脸挑衅的女子,柳叶眉、杏儿眼、朱唇不点而红,冰肌玉肤真是个俏佳人。再看那明粉色花蝶长裙手工精致,发髻上的镀金蝴蝶簪更是价值不菲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

    你想找我比试?黛眉微微挑起,略带诧异的说道。这是什么况,她这是被挑衅了?

    而在女子向自己走来的时候,玲珑就小声的告诉了自己这个女子的份。这女子是太傅的女儿萧涓,她从小就喜欢那妖孽男子,难怪会来挑衅她。

    对,我要和你比试。萧涓双手掐着腰,下巴微微抬起一脸的挑衅。她喜欢尘王那么多年,她一直觉得以后她会嫁给他。今天看到尘王居然带一个女人来游湖会,而且这个女子还那么美这让她如何接受。

    而她看着红衣女子面生,在皇家和个大世家都没有见过。定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子,妄想攀上皇家登上枝头变凤凰。

    艾金抬起素白的小手抚摸着下巴,星眸骨碌碌一转。嘴角上扬,这白送上门的钱不要的是傻蛋。

    萧涓见红衣女子不出声,讽刺的说道:怎么,不敢接受挑战吗?

    站在一旁的玲珑与巧欣看到艾金的动作还有那上扬的嘴角,同时用怜悯的眼神看着那挑衅的女子。每次小姐做那样的动作的时候,就代表着有人要倒霉了。

    当然不是,既然是比试当然要有些奖品才行啊。艾金眉眼一弯,笑眯眯的说道。

    艾金的话刚落下,一道低沉感的声音响起。

    我压一万两黄金赌金儿赢。

    此话一出引起一片抽气声,一万两黄金虽然对于他们来说不是很多但也不少。而尘王一出手就一万两黄金压在红衣女子上,看来这红衣女子与尘王关系不一般啊。

    只是萧涓是天岚国有名的才女,武功不低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这红衣女子周没有内力波动,也不是什么世家子弟肯定赢不了萧涓。

    王爷,您为我下这么多的赌注。我要是输了,可还不起你啊。艾金一张小脸纠结在一起,那样子很是可

    天尘琉璃般的紫眸划过一抹笑意,前几天刚从自己这里坑走一万两黄金现在说还不起自己钱。这小女人真是个守财奴,不过这个样子的她还真是可

    我相信,金儿一定会赢。

    萧涓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完全把她当做的透明人。心中一阵气闷,不过这女子果然如自己所想的一样不过是个想要攀高枝的货色。摘下手腕上的翡翠琉璃手镯,作为这次比试的赌注。

    而此时众人也下好了赌注,大多数人压的萧涓赢只有少部分人压艾金赢。萧涓看着重人下的赌注,下巴高高抬起语气中充满了轻蔑。

    大家都下了赌注,你用什么来下注。

    天尘闻言,剑眉微微蹙起。他怎么忘记这一点了,艾金刚刚从龙谷出来。上肯定没什么可以下注的,天尘刚想开口,便被艾金拦住了。

    玲珑,把东西拿过来。

    艾金接过玲珑递来的紫檀描金木盒,打开一支白玉簪子躺在木盒中。玉钗通体雪白毫无瑕疵,设计新颖。

    这是鉴宝号的白玉蝴蝶钗,我用它来做这次的赌注。

    艾金的话没有人怀疑,宝鉴号的每件首饰上都会刻着一个鉴字。而这白玉蝴蝶钗的尾部一个小巧的鉴字刻在上面。

    萧涓看到那玉钗的时候就被吸引了眼球。这么漂亮的玉钗只有她才配得上,而这红衣女子拥有这玉钗肯定是尘王送给她的。还真是不要脸,拿别人送的东西来当赌注。

    好,别说我欺负你。这次比试的题目就由你来定好了。

    王爷,金儿除了医术以为只有琴技还勉强可以。若是金儿让王爷失望了。您可不能怪罪人家哦。可怜兮兮的看着天尘,那样子有些怯弱好似怕输了这比试一样。

    本王怎么会怪罪我的金儿呢,输了便输了不怕。天尘微微一笑,大掌一挥将艾金揽入怀中。这小女儿喜欢演戏他便奉陪到底,随便还能占点便宜。

    艾金温婉的靠在天尘怀中,表似松了口气般。扬起柔美的笑,声音温柔婉转。只是谁都没看见,那环在健硕腰上的小手狠狠的掐了天尘几下。

    有王爷这句话,金儿就放心了。那…那我们就比琴艺与唱歌吧。

    看着两人亲密的举动,萧涓咬牙恨恨的盯着一脸懦弱的红衣女子。那目光好似要将她撕裂一般,她定要让她输的凄惨也借此在尘王面前好好表现。她相信凭她的样貌与才艺,一定会让尘王对她刮目相看。

    好,那就由我先开始吧。

    ------题外话------

    琉璃的文正挂在馆内推荐

    求收藏求评论

    乃们的支持,是琉璃写下去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