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心思各异的两人

    闻声望去,只见一名穿华服的俊美男子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近。华服男子肤白如雪,面相俊美只是有些虚浮的脚步则证明了主人不过是一名纵过度的纨绔子弟。

    玲珑站在艾金边,附在她的耳边小声的禀报;此人名为郝佘,是天岚国御史郝健的小儿子。平时仗着自己的父亲,强抢民女无恶不作。

    听了玲珑的禀告,艾金微微的点了点头。原来不过是一个仗势欺人的狗东西罢了,只是看这眼前的况此人似乎很不满那妖孽。

    郝佘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一白衣的天尘,细长的眼中划过一抹嫉妒。明明就是一个染恶疾的废物,凭什么能拥有王爷的头衔。可是出这个东西是天注定的,这也郝佘为什么每次看到天尘都要来奚落一番的原因。

    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我们从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尘王下居然来参加游湖会了。

    是啊是啊,真是稀奇。尘王下居然会踏出王府,出来游玩。

    郝佘边的几名锦袍男子符合着,那模样卑躬屈膝一副讨好的嘴脸。而天尘只是瞟了他们一眼,便转接着欣赏明月湖的美景仿佛他们不存在一般。

    见人家连理都不理会自己,郝佘心中一阵气恼。居然敢无视他,而此时湖边已经聚集很多看戏的人了。

    艾金抬头看着没有被那华服男子激怒,反而一脸淡然的妖孽。这人还真够黑的,让人家在那演着独角戏。像个猴似的被别人欣赏,又看了一眼一脸铁青的华服男子。噗呲一声,艾金没忍住笑出了声。

    郝色听到笑声,心中更加气恼。双眼一瞪扫向发出笑声之人,当看到那一脸笑意的女子时,眼中充满惊艳。刚刚他把目光都集中在了尘王上,却没发现他边站了个如此绝色的人儿。

    肤若凝脂、黛眉星目、红润的朱唇如那盛开的蔷薇花瓣。乌发随意的束在脑后,一袭红裳似一团红焰灼烧着人的眼球。尤其那眼角的墨绿色古藤花纹,为红衣女子增添的一丝魅惑人心的气质。一抹贪婪与念从眼底划过,这个女人他要定了,他已经能想象到这女子在自己下承欢的欢愉。

    郝佘那一闪而过的贪婪与念没有逃过艾金几人的双眼,黛眉微微皱起。她很讨厌这个男子看自己的眼神,巧欣看到那华服男子用那色眯眯的眼睛看自家小姐。心中一阵厌恶,藏在袖中的小手一转一枚飞星镖就要出。

    谁给你的胆子,见到本王不下跪。

    而就在此时,一道淡淡听不出任何绪的声音传入众人耳朵。但是尽管这样,众人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森冷的寒意。方才一直没有说话的尘王,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红衣女子面前。凤目冷冷的扫向一脸色眯眯的华服男子,那目光如千年的寒冰般。

    天尘不想理会他,毕竟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而当他看到郝佘看着艾金那不加掩饰的眼神时,心中涌出一股怒火,恨不得将那一双色眯眯的眼睛挖出来。

    下跪?你凭什么让我给你下跪。不过一个废物罢了。感觉到自己的视线被挡住,红衣没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再听到那冰冷的声音,一股怒气直冲脑门。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里大多数人都认识这两人。很多人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华服男子,天尘再怎么没用他依然是一国的王爷不是他一个御史大人的儿子能惹得起的。

    大胆,你可知道顶撞王爷是何罪?站在一旁的影突然蹦出来,寒光一闪,一把散发着冷冽杀气的宝剑指向华服男子。

    那冰凉的杀意唤醒了郝佘的理智,对啊尘王再无用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不甘不愿的跪下,语气中充满不甘。

    拜见王爷!

    而就在此时,一艘豪华的画舫缓缓驶来看在了岸边。这画舫的周围一律悬着灯彩;灯的多少,明暗,彩苏的精粗,艳晦,特色各异,妙趣横生。

    天尘转牵起艾金素白的小手,往画舫上走去。艾金微微挣扎,却被那大手握的更紧只能放弃挣扎任由他牵着。艾金悄悄抬眸看了眼那妖孽,心中不叹息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果然够快,刚刚还云密布现在已经晴空万里了。

    再用余光看扫了一眼那跪在地上一脸铁青的华服男子,心顿时愉快起来。活该谁让他刚刚敢用那种眼神看自己,弄的她一阵恶心。

    没有王爷的命令郝佘是不能起来的,众人鄙夷的看了一眼华服男子纷纷上了豪华的画舫。独留郝佘一人跪在岸边,看着大船缓缓驶出他的视线。郝佘紧紧握起双拳,细长的眼睛中充满对天尘的憎恨。

    今之辱,他必将全部奉还。今天天尘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以后他一定不会让他好过。还有他边那个美人,他一定要得到手。

    站起,揉了揉发麻的膝盖。咬牙望着大船消失的方向,目光如毒蛇般狠。天尘,我们走着瞧。狠狠的拍拍衣上的灰尘,愤懑的离开明月湖。

    画舫上张灯结彩,顶上漆着黄漆,船柱雕梁画凤,彩灯个个人物都刻画得栩栩如生,呼之出处处都透着精致。艾金的星眸中满是欣赏,她喜欢美的事物。

    众人的目光都悄悄的往天尘这边聚集,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红衣女子那绝世的小脸上。而女人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天尘上,只是痴迷的目光中夹杂着一丝惋惜。

    感觉到那些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边这小女人上,天尘突然有点后悔带她来这游湖会。握着那双软软小手的大掌不重了几分,仿佛怕一松手就什么都没了一样。

    艾金感觉到握着自己的大掌比刚刚紧了很多,收回打量画舫的目光抬头看向这个比自己高很多的妖孽。三条黑线出现在了脑后,这男人怎么又从晴空万里变成云密布了。

    星眸扫了一圈画舫,突然发现所有女人都用痴迷的目光看着天尘。难道,他是讨厌女人这样看他?莫非他不喜欢女人,看他边贴护卫都是男人。看着天尘的星眸变了又变,他让她接近他。难到他没当她是女人,这想法让艾金的心中一阵郁闷。而那些女人看着天尘的目光,也让她觉得格外的刺眼。

    天尘眯着凤眸扫过盯着艾金看的那些男人,眼神中充满警告。而接触到那目光的人纷纷移开视线,不敢与那寒气十足的紫眸相对。

    满意的收回视线,一低头就看到艾金那变幻莫测的小脸,而那双星眸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若是天尘此时知道艾金心中的想法,不知他会是何种反应。

    ------题外话------

    求收藏求评论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琉璃的文文呢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