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出谷

    青芒大陆214年天岚国

    白云朵朵,蔚蓝的天空如大海般清澈。突然一阵狂风袭来,原本清澈如海的天空此时却乌云密布。大片的乌云遮挡住阳光,天空瞬间沉下来。

    宣政内,静的可怕似乎连一根针掉落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大之上,一龙袍加的天岚国皇帝天浦远,俊美的脸上云密布。薄唇紧紧抿着,长袖下握紧的双拳似乎在极力隐忍着心中的怒火。

    大之下,一部分大臣跪在地上低垂着头。而另外一部分大臣则静静矗立在一旁,眉头紧紧蹙起。

    皇上,国师的预言不可不信啊。为了天岚国的社稷,请处死尘王。

    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气氛。而打破这一气氛的人,正是天岚国的丞相大人亦是当今皇后的父亲朱偷。朱家在天岚国可谓是权势滔天,很多重要的职位都有朱家子弟的影。

    处死尘王。

    处死尘王。

    在朱偷一句话后,那些跪在地上的大臣齐齐的跟着附和起来。声音异常的整齐洪亮,仿佛是排练了很多遍。而这些人,正是属于丞相那一派的党羽。

    天浦远坐在龙椅上,眼眸睑起遮住了眸中的狠戾与杀意。这些年来,丞相是愈发的无法无天了。三番五次的将爪子伸向了他最喜的儿子上,看来是往太过于放任他了。

    国师的预言,去他娘的预言。低垂的眼眸中划过深深的痛处,就是这该死的预言害死了他最的人,当初是自己没有能力去护住心之人。而如今,谁都别妄想动尘儿一根汗毛。

    那一声声的请求传入风浦远的耳中,低垂的眸子暮然抬起。漆黑的瞳孔中酝酿着无尽的风暴,冰冷的目光扫向跪在大之下的几人。紧抿的薄唇张起,低沉冰冷的声音在大中响起。

    朕绝不会处死尘儿,若再让朕听到那些话。杀、无、赦

    嘭!宽广的大掌重重的拍击在金灿灿的龙椅的手柄上。风浦远冷哼一声,起离开宣政。不愿在多看一眼,那跪在大之下的几人。而在他离开后,只见那威风凛凛用纯金雕刻的手柄顷刻间化为了粉末。

    在皇帝离开后,跪在大之下的几人抬起头看到那龙椅。心中不一惊,密密的细汗布满额头。

    退朝

    尖细的声音从一名老太监口中传出,而这老太监正是皇上边最看重的太监总管严洺。严洺看了眼龙椅又看了一眼跪在大之下的几人,细长的眼中划过一道光亮。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每隔几天就会上演这么一出戏。微微摇头,转跟上已经走远了的主子。

    看着离开的两人,跪在大之下的几人如同获得了大社了一般。揉揉已经跪得发麻的双腿,缓缓的站了起来。尽管皇上没有说什么,但皇家的威严依然压的几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朱偷的老脸沉着,这么多年每次提到这事皇上都会大怒。看着皇上对尘王爷愈发的喜,锦儿的地位岌岌可危。狭长的双眸中,一抹狠戾闪过。天尘必须除掉,尘王爷别怪老朽狠心,要怪只能怪你是那个女人所生。抬手拂了拂衣摆,沉着脸离开了宣政

    众大臣也随后跟着离开了大,随后一道黑色的影快速的闪出了宣政

    狂风暴雨过后,乌云散去。经过大雨的洗礼,天空变的更加清澈透明。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泥土味道,格外的新鲜。

    尘王府,曲径通幽,亭台楼阁,假山环绕华美而不失优雅。

    主子,今天朱丞相一党又向皇上请命要处死您。

    房间中,一道黑色的影不知从什么地方凭空出现。低垂着头,恭敬的对靠在贵妃椅上的男子说道。

    只见一名男子侧躺在红木镂空的贵妃椅上,修长的体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如墨的发丝随意的披散下来,双眸半合着,如扇的睫毛在阳光的照下在眼底投上了一层影。高的鼻子,淡粉色的薄唇微微的抿着。只是皮肤透着一丝病态的苍白,晶莹剔透的如美玉。

    听到黑衣男子的报告,半合的眼眸缓缓睁开。一双紫眸出现,原本就精致俊美的男子更增添了一丝魅惑的气质。

    这么多年了,这群老家伙还不肯放弃。低沉感的声音从紫眸男子口中传出。

    主子,我们要不要…。黑衣男子说着,抬起手在脖子处一横。想到那几个总是想要置主子于死地的老家伙,锐利的双眸中浮出冰凉的杀意。

    不用,让一个人死很容易。你不觉得把一个人捧到云端,在拉到地狱更有意思吗?冲黑衣男子挥挥手,嘴角勾起一抹魅惑邪肆的笑。紫眸中闪烁着一抹算计的光芒,这群老家伙想玩本王就陪你们玩到底。

    咳咳,一阵轻咳声从紫眸男子口中传出。

    一切按计划进行,我累了。合上双眸,因那一阵咳嗽白皙的皮肤此时更加苍白。挥挥手,示意黑衣男子下去。

    是,主子。黑衣男子弯抱拳,眨眼间消失在屋子中。

    屋子中安静下来,天尘慵懒的靠在贵妃椅上。修长的手放在心口处,嘴角嵌着一抹冷笑。

    皇后这个表面上温婉大度的一国之母,背地里害死他的母后之后居然还让人用一碗毒药喂给刚出生的他。而这个仇,他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云雾缭绕,那一层层的薄雾似乎给高耸的山峰披上了一件若隐若现薄纱。龙谷中,一抹火红色的影穿梭在林间。红影飞过之处,响起一串清脆的银铃声。

    红色影停在一株不起眼的白色小花前,素白的玉手将白色小花摘下扔到后的小竹篓中。然后足尖一点,又接着穿梭于林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红色影在一颗参天大树下停下。体慵懒的靠在树干上,看着竹篓中那一堆的白色小花。红唇微扬,露出一抹惊艳世人的微笑。素白的小手擦了擦额头上的细罕,如星光般灿烂的黑眸看看时辰。差不多,她也该回去了。反正今天的药材已经采够了,这些白花足以她制作那些毒药了。

    红衣少女站起来,一眨眼消失在林间往龙谷深处掠去。

    龙谷深处,百花齐放。美丽的蝴蝶在花海中纷飞,潺潺的流水清澈而透明。

    一位老者,盘膝静静的坐在花海里的凉亭中。一袭白衣一头白发,看着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缓缓睁开双眼,便看到一抹红色的影像自己飞来。老者的嘴角露出一抹算计的微笑。

    只是眨眼间红色影已到眼前,一句话没说。一只素白的小手便向老者袭去,老者微微一动轻松的躲掉了少女的攻击。

    两人飞掠出凉亭,一白一红的影在空中对打着。片刻后,胜负已分。白衣老者嘴角镶着满意的微笑,一手提着少女回到凉亭中。

    丫头,进步不少啊。现在都已经能和我对打过百招了。老者伸手抚摸着鬓角处的白发,睿智的双眸中露出满意的神色。这丫头果然不负自己所望,短短三年便进步如此之大。可比他另几个徒弟,天赋好多了。

    老头,你以为你赢了吗?抬手挥掉老者的手,漂亮的红唇露出一抹狡猾的弧度。黛眉微微挑起,慵懒的说道:你是忘记,我最擅长的是什么了吧。

    听到少女的话,原本淡然自若的老者迅速变了脸。他怎么会忘记,这丫头武功从来不是她的底牌而用毒才是她的底牌。那一手的毒那叫一个使的出神入化,想到这老者心中就一阵委屈。他明明当初教给她的是医术,可这丫头偏偏就偏研究各种毒药。

    你这丫头,居然对你师傅用毒。一阵怒吼从老者口中传出,老者吹胡子瞪眼的看着眼前笑的狡猾的少女。每次这丫头研制出新的毒药,总是要在他上试毒。

    您老人家慢慢享受吧,我去研制解药。说完转离开,留下怒气冲天的老者。

    嘴角勾起一抹暖暖的笑,三年前若不是被老者捡回来。也许那时就会在森林中被野兽吃了,来到这异世三年已经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亦把老者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加快脚步,消失在老者的视线中。

    嘭!房门被一脚踢开。老者大摇大摆的走进少女制药的房间,一股淡淡的药香味扑面而来并伴随着一枚银针袭向老者。

    你是不想要解药了是吗,来打扰我制药。凉凉的声音从少女口中传出,背对着老者,而手中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下。

    我来就是看你解药制出了没有,老头子我现在全难受死了。老者拉拢着脑袋,睿智的双眸中带着点点的委屈。哪里还有刚刚那种仙风道骨的样子。

    少女转看着一脸怨念的老者,一枚丹药弹入老者的口中。随即将子慵懒的靠在后的木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老者。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题外话------

    琉璃的第一本古言

    希望看文的亲们支持下

    扑倒求收藏求评论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