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节 公曹当覆灭【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发生在陈留城下的这场大军攻防战,需要持续至少数,才会有确切的结果。但对于远在北方的黎阳战场而言,战斗只需要一时间,便能够分出个胜负。

    曹已经尽量高估了黎阳守军的实力。但是在最初的一番交手下来,他却发现,若是采取正面强攻的手段,曹军根本不可能顺利的及时拿下黎阳。

    夏侯渊所带着的一千五百精兵,是曹军这次突袭黎阳城的前锋。由于其作战时善于通过长距离的行军赶路,迂回到敌人侧后方,攻击敌人的不备之处,夏侯渊在曹军中向来有“奇将”之称。曹军中的士卒们,更是编了一句“三五百,六一千”的顺口溜,来形容夏华阳的作战风格。

    但是所谓有利就有弊,夏侯渊一味的追求行军速度,在各个方面自然出现了很多不足之处。想要快速行军,士卒上携带的各种装备,自然就不能太多。而高速行军对士卒体力的消耗,也是相当巨大的。

    所以呢,夏侯渊作战时,往往是通过对敌人出其不意的打击,来获得胜利。若敌人事先已经有所准备,夏侯渊所部便很容易暴露出他们不善硬战的弱点。

    因此,夏侯渊历年以来的战绩,也是胜负参半。好在由于他的部下腿长跑得快,哪怕战斗失利,夏侯渊通常也能够全而退。而一旦战斗获胜,则夏侯渊追击敌人的本事也不是盖的。

    黎阳守军既然事先已经做好了充分的迎战准备,则意味着夏侯渊需要与敌人硬碰硬的做过一场。当夏侯渊第一个来到黎阳城下时。由于士卒行军导致的疲敝不堪,遇上严阵以待的郝昭军。立刻被黎阳守军迎头一击,接过损伤近百人,遭遇到一场小败。

    得到先锋军夏侯渊小败的消息,曹马上就知道了,这次守卫黎阳的敌将,只怕是颇为难缠。

    为了得到第一手的资料,曹不顾前线可能存在的危险,特意近距离的潜到黎阳城下观察了一番。小半个城防巡视下来。曹发现黎阳城头的守备工作,做的可谓是井井有条。垛口间战具齐备不说,士卒的士气也颇为高涨,一点都看不出那些都是新兵。

    面对这样棘手的坚守者,别说曹为了奇袭,抛弃了所有会拖累前进速度的战具,就算是军中战具齐全。拥有大量的攻城器械,他也要再加上一倍以上的兵力,还需要多花上几天的时间,才可能攻克黎阳。

    当然对曹军来说,关于增兵和拖延时间的做法,都是不可能的。曹这是潜入张狂大军的后方。属于真正的军事冒险。他若不能在第一时间获得卓有成效的战果,等张狂得到后路遭到攻击的消息,反应过来了,曹带着的这支孤军,便会遇到数倍优势敌人的围追堵截。下场肯定不会太好。

    而这一次,曹既然胆敢带着部下不足万人的精锐。轻装奇袭敌后腹地黎阳城,肯定是有可靠的破城之计的。因此,在看过黎阳的城防布置以后,曹返回军中,并未急着攻城,而是命令部下开始修建临时营地,好好休整一夜。

    按照曹对部下将校的说法,他已经找到了黎阳城的破绽所在,今休息一夜,明便可一举破城。

    就这样,曹大军在贴近黎阳城墙不过三、四里的地方,开始扎营休整。曹军大营驻扎在距离城墙如此之近的地方,其实是很不安全的。万一黎阳守军夜里悄悄的派出一小队夜袭军,便能让曹军团吃个不小的亏。

    曹这种不合兵法的异常举动,让担任守城职责的孙礼和郝昭,都有些摸不清头脑。

    虽然黎阳守军在白天对夏侯渊的迎战中小胜一场,可是孙礼和郝昭倒也明白,那是己方占了以逸待劳的优势,并非曹军真就如此不堪一击。相反,夏侯渊那一战虽然战败了,军队却是败而不乱。作为获胜的代价,孙礼的部下也伤亡了足足五、六十人,敌我双方的伤亡比差异并不大。

    所以,在获得了初战的胜利,鼓舞起了城头守军士气以后,孙礼和郝昭一致同意,此后切不能再随意出城迎战敌人了,以免到时候己方吃了败仗,将刚刚鼓舞起来的士气,又跌落下去。

    不过,敌人靠的如此近距离下寨,拥有城池优势的黎阳守军,若是不好好的袭扰对方一番,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所以,孙礼命令两个辅兵百人队,在城头不时击鼓吹号,假装要出城袭击敌人,以便让曹军一夜都休息不好。

    然而曹治军严谨,部下又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在各级将官的有效控制下,曹军并未对城内不时发出的扰声响,做出什么明显反应。相反,借助夜色的掩护,颇有几个曹军一方的神手,悄悄的潜伏到离城墙极近的地方,在城头守军喧闹的时候,以暗箭伤了数名守城士卒。

    更有甚者,几队曹军潜伏到黎阳城的四门附近,突然放声呐喊,反而让城内的守军好一阵动。这般一搅和,黎阳城里的军民都被惊动起来,算是别想睡一个好觉了。见到曹军的这般反击,郝昭赶紧半夜里在城内带领亲兵进行弹压,才算是让黎阳城内得以恢复平静。

    就这样,双方各出计谋,相互比拼,谁也不曾示弱。如此纷纷扰扰下,不知不觉,一夜就过去了。

    曹军一方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在夜间那场扰竞赛中,显示出更加强大的抗扰能力。天色微明的时候,曹军已经纷纷整理好武器盔甲,生火做饭,吃过了早餐。接下来,一些临时打造好的简易攻城器械,被从曹军军营中推出来出来,摆在面色疲惫的黎阳守军面前,在东门外一字排开。

    看着眼前那稀稀拉拉的十多架云梯,还有几辆冲撞车,孙礼只觉得眼皮子一阵猛跳。这不但是由于疲惫,更是因为形的古怪。

    ——太诡异了!

    作为一名算得上优良的城池防御将领,孙礼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就凭眼前的这点儿破烂家伙,曹就能攻下守御森严的黎阳城。但是,偏偏曹就做出了这等完全无理的攻城架势。

    会是因为曹白痴吗?

    敢于这么说的人,绝对会被无数赵将士啐上一脸。

    冀州与兖州之间数年的交战历史,已经充分说明了曹的难缠程度。可以说,在曹上,赵至今为止,都没有占据过明显的上风。这一点,与赵国大军在青州、徐州一带势如破竹的辉煌战绩,可谓有天渊之别。

    面对强大的赵国大军,凭借手中弱势的兵力,能够做到如此地步,曹的军事能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思索了一阵,孙礼只能认为曹必然有什么诡计将要施展。但是,他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到曹可能会使用什么诡计。城内的各项防御工作,孙礼自认为都做到位了。而在己方闭门不出的况下,曹如果还能用出诡计来,那孙礼也自认无能为力了。

    这也正常。

    若是敌人的计谋一眼就能够被孙礼看穿,则曹就不会是赵当前最难缠的大敌了。

    在孙礼的推测中,曹若用眼前这些破烂器械攻城,想要成功破城的话,必须要在城中有强力的内应。

    只不过,自从当年冀州事变,大批冀州辅兵倒向袁绍,让袁绍大军得以突然北上围攻巨鹿城以后,张狂对部下军队忠心度的掌控形,就大为重视起来。

    如今被张狂配置在黎阳城内的赵中低级军官,都是被张狂的密谍审核过的。军中也许有不少是未经战火考验的新兵,也有可能夹杂着个别曹军细作,但在中低层的军官中,却不太可能出现曹的内应。

    可是,就在孙礼这样想着的时候,黎阳城北边突然响起了一片明显的喊杀声,随后在北边城头箭楼上,便果断的升起了双兔旗!

    一旦升起双兔旗,在军中就代表着求援的意思。明明曹军如今并未开始攻城,可是黎阳城中却突然间就乱起来。这一切说明,曹军的确在城中有内应!

    好一个孙礼,不愧是可以留名史册的强者。虽然城内遭到了出乎意料的事变,孙礼却临危不乱。他站在城头并不动弹,而是当即下令:

    “传令郝校尉,速速带人前往平乱!其余军将,不得妄动!”

    孙礼的命令显然非常的适合。就在城北响起喊杀声的同时,东城外的曹军也开始了他们的试探攻击。只不过,在发现黎阳城头的守城士卒虽慌不乱,依然有效的进行了防守反击之后,曹军抛下了占到了一半数量的被摧毁云梯和冲撞车,果断的撤回出发阵地,没有给黎阳守军以大量杀伤己方士卒的机会。

    成功挫败了曹军的攻城试探,孙礼心中略定。可是很快的,他的眉头又再次皱紧起来。

    因为,城北的喊杀声,不但没有随着郝昭的到达而渐渐平息下来,反而有向着城中蔓延的势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