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节 征战漫天急【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两支天下有数的精锐,都在血战中飞快的消耗着。从战损的比例上来看,校刀手要略微低于陷阵营。但是,关羽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起来。这种变化的原因,就在于他明白,自己的部队即将遭遇一场失败了。

    校刀手的战斗力,并不比陷阵营要差。能够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威名的陌刀手,可是校刀手的后辈。但可惜的是,偏偏校刀手的兵力数量,却不到陷阵营的一半。短短的小半柱香时间里,双方各自阵亡了至少一百人。对陷阵营来说,这不过是六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数量。但对于人数少得多的校刀手来说,这已经是接近半数的伤亡了。

    能够伤亡近半,却依然死战不退,这样的强兵,天下间也没有多少。但是,如果伤亡进一步增加,达到了六成,或者七成,校刀手们还能够坚持下去吗?

    哪怕关羽对自己的练兵能力颇为自信,依然不认为校刀手们能够做到。

    事实上,校刀手已经做得很好了。此战,他们一直坚持到伤亡超过五成才开始出现动摇,可谓是虽败犹荣。

    没有人能够苛责他们,要求他们做到更好了——事实上,在这个时代,能够承受二成伤亡的部队,已经可以称为精兵了。

    关羽决定退兵。

    不过,还没有等到关羽真正下令撤退,校刀手已经自发的开始后撤了。此时,校刀手的战损率已经高达六成以上——就在关羽下决心发出撤退命令的时候,又有一成校刀手阵亡了。

    校刀手的溃退,引发了关羽全军的动摇。然而到了此时,关羽依然不认为此战就一定会败。他回头对着正在指挥的副将下令,在军中举起双兔旗求援,自己则跃马对着陷阵营冲上去,大刀一扬,对冲在最前面的陷阵营将士兜头斩去。

    于是。关羽当着千军万马,展示了何谓“万人敌”。

    何谓“万人敌”?

    就是即使面对万人的大军,依然有足够的实力和勇气杀入敌阵,杀出一条血路!

    此时的关羽。并不用杀出一条血路,他只要暂时杀退陷阵营的一波追击而已。

    “挡吾者——死!”

    来到厮杀第一线的关羽将大刀放低,正对着步兵的口高度。胯下的“飞电”欢快的耍了一个圈子,按照主人的要求,沿着一条选定的阵线飞快的冲刺起来。所有越过这条阵线的陷阵营将士,都必须自己想办法从关羽的刀下逃生。

    青龙偃月刀的刀锋过处,甲衣如薄纸,人命如落叶,鲜血如泉涌,伏尸如稻草!

    只一刀。关羽居然立斩二十七人,皆是陷阵营精锐!

    于是,刚才因为两支精兵的惨烈厮杀而目瞪口呆的数千观战将士,如今又为了关羽这惊天动地的一刀,一个个瞠目结舌。心神摇曳……

    “这还是人吗?”

    此话一出,立刻引起了一片共鸣声。而当双方的士兵们发现自己居然与敌人有着相同的观点时,一种尴尬之油然而生。但是不管怎么样,这种共鸣的出现,让敌对双方的斗志,再一次被大幅度削弱了。

    看到关羽如此夸张的一刀,站在指挥车上的高顺也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一刀虽然惊艳。他却也并非看不懂其中的奥妙。关羽借助了战马的力量,青龙刀的沉重,又巧妙的沿着两军的阵线边缘,只用一侧对敌,这才能够充分的发挥自己武技的优势,一刀斩过。达成了如此惊人的战果。

    哪怕没有看到关羽收刀后,跑回本阵时手掌的痉挛,高顺也能明白,短期之内,关羽是决计用不出第二次这样的刀法了。那位若能够再使出这样的一刀。则武力说不得还要超过温候吕布——当然,这是不太可能的。

    然而即便如此,高顺对关羽的武技,也有了几分佩服。以高顺的判断,除了温候吕布,徐州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在个人武力上与关羽相抗衡。

    哪怕是有着“小温候”之称的悍将张辽,也不行。

    只用了一刀,关羽便扭转了刚才由于校刀手溃退,而带来的士气低落。从这一点上来看,高顺也觉得敌人确实有抗衡己方的实力。但是,他是个正统的军人,自然要追求战斗的胜利。因此,高顺钦佩之余,并没有就此收兵的打算。他再次敲响战鼓,指挥着陷阵营的残部,向前列阵推进。

    陷阵营不愧是天下有数的强兵。哪怕气势暂时为人所夺,其回复的速度,依然快的让关羽吃惊。高顺的鼓声一响起,陷阵营便在一片沉默中结好阵型,沿着校刀手溃退的方向,大步冲杀下去

    陷阵营的这个举动,让关羽心中恼怒无比。

    ——败了,终究是败了……

    “万人敌”虽然号称力敌万人,毕竟不是真的。在战阵大势的主导下,任你号称“万人敌”,依然是不退便亡。

    安定六年【198年】七月二十,关羽战高顺于莒县城外,小败。

    关羽虽然战败,但损伤不多,共计四百人而已。高顺伤亡亦达三百左右。关羽小败,却守住了营盘,因此这次失利,并未对接下来的战事造成多大影响。

    两军的这一次交锋,只能算是一盘开胃菜。两天之后,于的主力到达。三天之后,吕布也亲自带兵来到莒县城外。伴随着双方主力军团的各自就位,一场大战仿佛就在眼前。

    吕布这次出动大军,由于时间紧急,来不及充分动员,军队的主力是他的直辖兵团。至于他那几位下属,如曹豹、陈登、糜竺、鲍信等人,各自只出动了两、三千人不等,加入吕布主力军团。

    当然,若是给他们一段时间的动员,这些郡国大吏们,至少可以再凑出两万以上的援军。别人且不说,在广陵屯田数年的陈登,只要把屯田的军民收拢一下,少说也有上万大军。

    而且,在得知臧霸攻下莒县萧建的时候。吕布已经派出使者前往曹、袁术、孙坚、刘宠,甚至是占据了江东不久的刘备处告知,顺便求个援。哪怕吕布相信徐州能够自己扛过这一次来自北方的进攻,若是有外力协助。岂不是更好?

    打着拖时间的主意,吕布随后一直拖延会战之事。于若是派人出阵挑衅,吕布便派出部下猛将张辽、成廉等人前去对付。有一次兴致来了,吕布甚至直接出战,将那个什么号称“并州八鹰”之一的家伙两招枭首,大大折损了于军的士气。

    但是,于能够成为张狂麾下最受重视的方面大将,岂会是一个弱者?

    就在吕布打定主意拖延战事的时候,从后方传来的消息,让他的战略一下子就破产了。

    “什么?开阳被攻?粮车被焚?”

    听到报信的士卒带来的消息。吕布在大帐里腾地一下站起来,两步来到报信士卒面前,居高临下的视士卒。吕布高九尺,而那士卒不过常人,而且还单膝跪倒。被吕布这么杀气腾腾的一瞪,那士卒还没有瘫倒在地,已经算是很有勇气的了。

    从士卒口中再一次得到肯定的答复,吕布脸上的怒气越发明显起来。好在他从士卒口中随后确认,开阳虽然遭到进攻,却并未被敌人攻下。而被焚烧的粮车,则是在距离开阳二十里之外的地点。这让吕布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没有将吕布的怒气减轻多少。不过,过了一会儿,吕布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扭头询问端坐在另一边的将领。

    “诚,以你之见,当下应该如何?”

    诚。便是鲍诚,其实也就是鲍信,在听到吕布的咨询以后,端坐了片刻,开口答道:

    “军中粮草不过五。形势迫。若不与敌军决战,便要退兵后方,等粮草运上来才行。其实,以方伯之勇武,就算与北贼决战,胜算亦在多数。”

    “这么说,诚是希望吾与北贼决战的了?”

    吕布眼中有些犹豫,接着询问鲍信。

    鲍信自从被曹从兖州赶走,急之下,投奔到吕布麾下,倒是颇受吕布看重。他为客将,军需大半依靠吕布接济。若非见识为吕布所看重,只怕手下的兵力连目前的一半都不会有。

    要说徐州的智谋之士,其实也不算少。陈登陈元龙号称“湖海之士”,智略冠于全州。糜竺善于观人,也是名动一方的智者。还有不久前投奔到吕布手下的孙乾,舌辩之术高超,亦是智谋过人之士。

    但是以上那些人,吕布都不怎么信得过。为武人,吕布隐隐可以觉察到州中那些士人们对自己的排斥。只有曹豹和鲍信这样的武人同道,才能够让心算不上宽广的吕布信赖。

    其实鲍信和曹豹也不是正宗的武人,两人只是武职任的久了,上充满了军旅气息。不过目前的徐州境内,各路地方实力派中,也就是曹豹和鲍信二人最能够被吕布信赖。

    “方伯如果想与敌人决战,也未尝不可。如今我军面对的,只是北贼【张狂军】一部。趁北贼主力未曾集中之时,先破其一部,也是好事。不过以信之见,此刻不必争一时之短长。泰山贼盘于侧翼,威胁我军后路,有此隐患,决战并非好时机。”

    泰山贼,指的是盘踞泰山郡一带的臧霸、褚飞燕等人。开阳城东侧连接着泰山地区,仍然盘踞在泰山一带的褚飞燕,便是这次袭击徐州运粮队的罪魁祸首。

    鲍信不动声色的给出自己的意见。吕布听了,眉头一皱:

    “那就是要后撤的意思了?”

    “不但要撤,而且最好一气撤到即丘。”

    “什么?”

    吕布大吃一惊。

    ps:

    小孩子发烧,折腾了半个晚上,真是麻烦呢。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