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兖州名士劫【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艾叶客 书名:黄巾张狂
    这次兖州内部大乱最后的结果,是曹利用联军相互没有配合的弱点,各个击破,历时一年的苦战,艰难的取得了兖州战局的胜利。

    而他的反对者们,结局各不相同。

    张邈率军苦战半年无果,带着谋士陈宫,南下投奔刘表;袁遗的运气不佳,一开战就被曹部将夏侯渊突袭击败,早早逃出兖州,南下投奔同族兄弟袁术去了;至于鲍信,则被曹以偏师拖住,等到袁遗、张邈先后败走,曹又派出使者满宠劝说鲍信罢兵,鲍信明白胜利无望,深思之后,带着本部人马去徐州投奔吕布;还有带头起兵的臧戒,在曹围三缺一的进攻下也守城不住,只得带着残部东投青州袁谭;结局最惨的则是张超,他困守孤城三个月,粮尽突围不成,被俘后曹将其斩首示众。

    不过,费尽心力击败了一众反对者的曹,最终依然没有完全恢复对兖州的控制权。因为,北方的张狂虽然限于后勤的困扰,没有趁机大举南下用兵,却也不会干看着。出动大军是不可能的,可是动用小股部队还是没有问题。利用兖州内乱的天赐良机,张狂派出了部将褚飞燕带兵南渡黄河,将触角打入兖州。

    褚飞燕是张狂部下大将张燕的孪生兄弟,自从加入太行军后,多年以来,一直担任着臧霸的副手。他虽然没有孪生兄弟张燕的名声响亮,功劳巨大,却也是张狂部下的一员实力派大将。

    本来,入侵泰山的任务,最适合的人选,非泰山当地人臧霸莫属。不过。臧霸为张狂手下排在前五位的重将,负责镇守一方,责任不轻,一时间还抽不出来南下泰山。因此。这个任务才被张狂决定。交给臧霸的副手,同样擅长山地作战的褚飞燕来完成。

    在兖州残余黄巾军的配合下。褚飞燕率军悄悄潜入泰山郡,奇袭了郡守应劭,将其阵斩。等曹回过神来,摆平了叛乱的郡国大吏们之后。想要对付褚飞燕的时候,褚飞燕已经依靠泰山一带的有利防御地形,在群山之间构建了若干座险要的山寨据点。

    面对严阵以待的褚飞燕所部,除非曹出动数万大军分头并进,进行全面合围,否则的话,兖州军很难奈何得了善于山地游击作战的褚飞燕。

    好在泰山郡虽然属于兖州。其实偏居在兖州的最东边,与青徐两州交界。要论起张狂军控制泰山以后,对谁的威胁最大,则非徐州莫属。甚至就连青州所受到的威胁。都大过兖州。只要曹肯放弃对泰山郡的控制权,在泰山郡边缘构建一道防线,兖州反而并不怎么会受到泰山郡失陷的影响。

    且不提北边张狂的乘火打劫,经过这样一场全面战争的洗礼,兖州的经济可谓是大受打击。即使内乱已经结束了有一年左右,又成功的将几乎所有的兖州郡县都实际控制住,曹的实力依然没能恢复到战前。

    在留下足够的兵力,用于防御北面的那个恶邻之后,曹此次前往勤王,能够出动六千精兵,已经是咬着牙坚持的结果。至于辎重和补给的问题,若没有朱晧的就地支援,曹能够动用的兵力,还要再次下降一半。

    相对于曹勤王的积极行动,孙策率军前来的速度,就要慢上一些。曹在前线营地等待了三天,一支纯步兵大军才从东南方缓缓出现。不过,这些步兵的精神面貌倒是很不错,看起来一个个斗志昂扬,给人一种常胜精兵的感觉。相较之下,曹的部下就有些死气沉沉的味道。好在若论起行军的整齐度和军纪,曹军应当还略胜一筹。

    统领这只豫州军的将领,乃是孙坚的长子孙策。孙策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与曹的长子曹昂相差仿佛。不过,曹昂虽然也在军中呆了好些年头,由于临阵的时候不多,却依然没有磨去上的那些书卷气。相比之下,孙策固然长得很帅,可上的那股子凶戾之气,却是时不时的往外冒,充分说明这位“孙郎”,可是经历过尸山血海的苦战的。

    当然,孙策可不是光会以凶戾吓唬人。当他展颜一笑,立刻就从一名铁血将军,变成了开朗的青年。在与孙策接触过之后,曹回到营帐里,私下对荀彧感慨道:

    “生子当如孙伯符!孙豫州【孙坚】自己已经是人中英杰,生个儿子却同样出色,真是难得啊!”

    听了曹带着酸味的话语,荀彧笑了笑,开解道:

    “孙伯符虽然英气人,子修【曹昂】却也不差呀?以武略而论,孙伯符略胜一筹。可要比较经典文学,子修必然远在孙伯符之上。再说,你与孙豫州子嗣都如此杰出,却要让我家恽儿【荀恽,荀彧之子】躲到何处去?”

    听了荀彧的开解之语,曹的心好了不少,笑着说道:

    “长倩【荀恽】这孩子哪里差了?要是这孩子差了,不是说吾不识人才么?”

    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荀恽与曹之女结了婚,是曹的女婿。这也是曹与荀彧在长期的共事当中,为了拉近彼此间的关系,而特意做出的联姻行为。

    仔细剖析起来,其实当年荀彧从袁绍的幕府主动来到曹军中,可是肩负着为袁绍拉拢、沟通,或者暗中监视曹动向的责任。对于这一点,哪怕荀彧在常中做的再高明,也不能完全打消曹的戒备之心。

    好在后来袁绍兵败死,势力大为消减。荀彧也趁机摆脱了对袁氏的依附,真正与曹开始盟友合作关系。特别是自从荀彧与曹结成儿女亲家以后,曹对荀彧的提防和猜忌,就不再显得那么重了。而荀彧也终于可以插手兖州的军事,不再被限定在民事当中。二人的倾力合作,让兖州的恢复和重建工作,得以顺利的开展。还有曹用于保障军粮供应而在兖州开展的屯田活动,也被荀彧打理的井井有条。

    两人谈笑了几句,缓和了一下绪,曹将话语重新转回到眼前的战事上来。

    “马将军守城近一个月,韩贼的兵马攻城不下,想来已经疲敝。我军兵力与西贼相当,但胜在体力充足。只是,我军由三部分组成,在指挥上难免有些不能协调。文若,你看,我军是否应该分兵三路,夹击西贼?”

    荀彧虽然长期从事文职,在兵法上却有独到的见解。他听了曹的话语,想了一想,笑道:

    “若是西贼诸将云集,我军还当小心。如今弘农城下却只有韩贼一部,还曾被马将军重创过。以其区区一万余乌合之众,疲惫之军,我军独【和谐】立亦可击破,更何况三路合力?吾之忧虑,不在韩贼,却在北边的张狂……”

    一说到张狂,帐中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的确,以张狂善于把握时机的手段,曹这次大胆的率军外出,可是件相当有危险的事。虽然曹对外努力做出自己依然留在陈留的姿态,东郡又有大将夏侯惇率领重兵镇守。可是,天知道张狂会不会从曹军防线的哪个缝隙里突然钻出来,狠狠的给曹来上那么一下子?

    曹对自己在陈留所做的伪装,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在号称“无孔不入”的太平道密谍面前,张狂识破陈留的假曹,只是个时间问题。但是,天子的份对曹来说,有着别样的地位。他既然敢于亲自率军前往勤王,心里就对丢失个把郡国,有了足够的准备。

    “这件事,只能靠元让了。能够守稳东郡,便能扼住张狂南下的线路。若是张狂想要在泰山有所动作,想必吕奉先和袁青州也会有所防备的。”

    张狂的行动向来难测,牵涉到张狂的话题,显然多谈无益。下一刻,曹便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到,即将面对的韩遂所部凉州叛军上。

    “要说起来,吾与韩遂还曾经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吾还在京师为郎【郎官】,彼则在太学扬名。谁能想到,当慷慨激昂,痛斥宦官为祸的血士子,后来居然变成祸国殃民的一代叛贼?”

    曹提到韩遂,心中的感慨又来了。说起来,曹格颇有些多愁善感,要不然也写不出那么多流传千古的诗篇佳句。不过,他显然能够将公事和私分得清清楚楚。刚刚才提到与韩遂的过去交,下一刻,曹已经冷酷的策划着,如何才能取得韩遂的首级。

    “西凉多骑士,尤为擅长用长矛。我军当以弓弩克之。羌人勇猛,却天散漫无纪律,我军当以阵型克之。韩遂向来不擅临阵指挥,以往大战都以马腾为前部督。这次他无人可用,只得自己上阵。我军若突然出动虎骑,倒有可能一举讨取此僚……”

    曹口中的“虎骑”,是他在兖州内战中,组建起来的一支精锐重甲骑兵。受到张狂在河北之战中,大规模运用骑兵的影响,即使在不产马的中原,诸侯们也对新式的骑兵军团大感兴趣起来。

    真要是说起来,张狂在部下骑兵中所进行的战术变革,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南方诸侯们只要多派人去打听一下,或者收买一两个北方骑兵的低级军官,就能够将张狂的战术改革琢磨到八、九分。

    对于这一点,张狂心中也早有所料。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小心的将某些骑兵技术藏着掖着,直到自己一方掌握了大汉最丰富的马源地,才大规模的推广普及开来。

重要声明:小说《黄巾张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